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9
    “楠哥,你现在在哪儿?现在都快10点半了,你还不行动,别误了大事!”何乐焦急地说。?

    罗楠一边躲着马路上的车,朝广场走着,一边和何乐通电话:“我在广场等你呢,你在哪里?”?

    “我在旅馆门口。”?

    “看到你了,我心里还急呢,都几点了你还不过来,我还以为你和可子开房去了呢。”罗楠不慌不忙地向乡村旅馆走着,说着饱汉子不管饿汉子饥的话,何乐气得咬牙切齿的,心说有跟你算账的时候。?

    尚心在白金汉宫下了车,仪态万千地进了牛军的套房,把手提包和外衣挂在衣架上,进洗手间整理面容补妆,一下就被宽敞豪华的设施带回了她和老板缠绵的记忆里,特别是那种大得夸张的圆形浴池,演绎了他们多少夸张的游戏,那些镜头历历在目如在眼前。?

    她正在望着浴池,在激情中回味发愣,牛军不知道何时站在门口,看到尚心的神态,他还以为尚心在想象如何和他在浴池里翻滚呢,所以不去说话打扰她的思绪,遐想着如何在浴池旁肆无忌惮地剥光尚心的衣服。?

    尚心猛一回头,发现了垂涎欲滴的牛军,正在注视着她,脸庞不由飞起了两朵红霞。牛军再也按奈不住遏制已久的兽欲,喘着粗气,紧紧地抱着尚心,一边亲吻,一边按照刚才的想象,剥着尚心的衣服,一边往浴池旁移动。尚心可不是被蹂躏的对象,对于她来说,任何一次性欲的发泄,都必须以她为中心,她在任何一个男女的二人空间都必须是主宰者,这是她失踪的两年里,逐渐养成的良好习惯。她的衣服好像是专门为‘脱得快’而设计的,无论从哪个位置稍一撕扯,瞬间便全部坠到脚下。她野兽一样地撕扯着牛军的衣服,等走到浴池旁,两个人已经是一对的一丝不挂。牛军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突然从浴池后边的镜子里看到了尚心后背,长长的脖子,曲线优美的身段,高翘的臀部,性感的大腿,颀长均匀的小腿,让他想到了XO酒的一个广告中,那种和酒瓶并排的、在电脑里美化了的女人身体曲线,他每次喝这种酒时,都有一种亲吻这种女人身体的感觉,但是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那么优美的身体。?

    今天,他突然在镜子里就发现了,还以为又看到了那张广告画,定眼一看,才知道是尚心的背影,所以他停止了向前的脚步,松开了尚心,眼睛从镜子里拉进,落在了尚心的前面,这个女人!是的,牛军只有这样感叹,他实在找不出任何修饰她的词语,他觉得任何的词语在这个女人面前做定语、形容她都是多余的,她的身体无论是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不多不少。该肥的地方肥,但是让你感觉到再肥一点都有腻的可能;该瘦的地方瘦,但是让你感觉再瘦一点就是上天的残忍和犯罪。什么维纳斯?那只不过是一尊雕塑,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美神就在他牛军的眼前,她的这种美,让人感受到了什么是杀伤力,什么是穿透灵魂的杀伤力。牛军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饿狼一样地扑过去,两个人从柔软的环保橡胶的浴池沿上,鱼一样地滑入清澈清馨、温度适宜的矿泉中,纠缠在一起……?

    精疲力尽之后,两个人躺在浴池两端错落的两个冲浪靠背里,互相对视着,享受着身下矿泉的热浪的冲击。两个人从尚心进门开始,到现在的两个半小时里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似乎任何的有声语言,在无声的肢体语言面前都是多余的累赘。直到尚心手机定时的铃声响起,尚心蓦地从热浪里惊醒,用浴巾沾干了身体,从地上捡起了衣服,拿出手机,装做接电话的样子,自己和自己说了一番胡话,开始更衣化妆。?

    两个人收拾妥当,打车到了颖上路的东方渔港,找了个包间,点好了菜,已经是10点58分,尚可一看时间刚刚好,就给葛伟打电话:?

    “老板您好,哎——对的我是心儿。是的,我现在和一个西宁的朋友在一起吃饭,他很想见见您,想带点货回去,要多少?哦,他这次是来玩的,我想先送给他一点回去玩玩,让他大面积地使用一下,可以的话,下次还不弄个十件八件的?绝对可靠,我们可不是一年两年的关系了,要是不可靠我会引见给你老人家吗?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的性格。老板,你怎么哪壶不热提哪壶?上次西宁的那批货不是算在我的头上了吗?您放心,我这个朋友可不是上次的那种人,您还有事?什么事情啊老板,心儿的朋友您都不接见?您多年的一个朋友?不行,您说什么都要来,哪怕十分钟也好,不然您的心儿以后就不孝顺您了。好的,好的,老板,一会儿见,我们可是等着您开饭呐哈,您不来我们就不吃。好,我们等您,东海渔港红珊瑚雅间,哎,一会儿我到门口接您。好的,老板,拜。”?

    这个电话,把牛军听得是心惊肉跳提心吊胆的,一听尚心说他想带多少货回去,就疑虑起怎么和当初尚心邀请他来玩时说的是两回事呢?一听尚心说先给他弄点玩玩,心才放进肚子里,又听问可不可靠,就担心尚心说是刚认识的,又听说老板对西宁的人不太相信,提起了尚心被骗的事情,就恨那个骗子恨得操人家八代祖宗都不解恨,又听说老板有事情不能来,心里就凉了半截,一听老板来10分钟,心想真是好事多磨。?

    等尚心挂了电话,他的额头已经被尚心的这个电话折腾出汗珠来,尚心贴在他湿润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搞定,牛哥哥,你真有福气,一来就能得到老板的会见,上几次我的几个朋友在这里等了半个月,也没能见上老板一面。”?

    牛军庆幸道:“这还不是我的甜心小宝贝倾力相邀的结果?你放心宝贝,我决不会亏待你的。”?

    尚心娇柔地说:“看你说到哪儿去了牛哥哥,我们谁跟谁呀?人家连人都是你的了,还这么跟人家见外。”?

    “是我不好甜心儿,以后再也不敢这么说了,”牛军心说,他怎么没有一点“尚心是他的”这种感觉呢?只感觉自己已经是尚心的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水乳交融了,所以牛军还是谄谀地说道,“我的小甜心儿,你记住我说的话,以后我赚的钱,三分之一都是你的。”?

    “嘻,牛哥哥这么快就给我涨薪水了,原来说每件给我1万的好处,一下就承诺给我这么多,那我就再也不用辛苦奔波了。”尚心故意表现出一种贪婪和浅薄来,“不过,牛哥哥,一会儿等老板来了,我们可不许表现得这么亲热,省得老板起疑心,说我胳膊肘往外拐,我们还要靠着他老胳膊老腿的赚钱呢不是?”?

    “你放心我的小甜心儿,这一点我都不知道,岂不是白白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

    说话间,尚心的电话又响了:“喂,是我,我在你们雅间的门口,开门吧。”?

    尚心没有回话,直接到了门口,拉开门,只见葛伟新修剪了头发,整齐地从中间分向两边不远便向后梳理,薄薄地贴在头皮上,仿佛旧上海滩的那种小资本家模样,形状分明的嘴唇上一撇小胡子整洁有序,西装革履,气度非凡,手里拿着个手提袋子,极有亲和力地站在门口和一个服务小姐打趣:“是这间吗?红珊瑚?嗯,非常美好,这名字起得仿佛姑娘一样美,我很喜欢。”?

    那小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葛伟已经把刚才的话扔在了地上,走进房间:“您好尚经理。”?

    “你好狄先生。”尚心回答着,让开了等他完全进来之后,走向门外,扶着门框向两边张望,“狄先生,老板呢?”?

    “哦——是这样,尚经理,刚才老板正要往你这里来,一出门被一个上海的地产商截住了,不由分说,就把他给请上了车。他无法脱身只好让我代替他来问候一下你的朋友。说实在的,我也有朋友从外地来,还在饭店等我,没办法啊,谁让尚经理这么红呢,我只好让我的朋友等着了。”葛伟也不客气,把外罩脱下来,挂在衣架上,找了个椅子坐下。?

    “怎么会这样?”尚心失望地坐下来,拨通了何乐的电话,“老板,不是说好的你要过来的吗?怎么去见了别人?什么?上海的李老板?我最讨厌他了,老是色眯眯地看我,我才不和他说话呢,好,就这样,拜。”?

    尚心生气地挂了电话,看了一眼也有几分失望的牛军:“不好意思牛哥,让你失望了。”?

    “这有什么呢?常有的事情,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牛军反倒安慰起尚心来了,“这不是你的老板派代表来了吗?我觉得我的面子已经够大了。”?

    “也好,他不来我们三个吃。”尚心端起了酒杯,“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售房部的狄威狄经理,这位是西宁金钥匙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牛军总经理,怎么说大家都是同行不是?为了我们的初次合作能够取得圆满的成功,我建议大家一起干一杯!”?

    “你好牛经理,来,干。”?

    “你好狄经理,干!”?

    葛伟夹了一口菜,说:“牛经理从高原来到内地,气候还适应吧?”?

    “嗨,咱们这种人你还不清楚?天南地北地跑惯了,到哪里感觉好像都一样。”?

    “那也是。”葛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转向尚心,“尚经理,以我看大家都不是外人,也就不用绕弯子了,啊,咱们就长话短说——直奔主题,因为我那边还有几个外地来的朋友等着,咱们说完了事儿我还得抓紧过去,冷落了老客户不好不是?牛经理,您知道咱们这种人都是靠朋友吃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