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8
    第二天早上,一伙人在广场的地摊上吃完了早点,刚刚回到旅馆坐下,还没有喘过气来,罗楠和尚心的手机就开始忙碌起来。第一个电话就是牛军打来的,尚可装做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问道:?

    “谁呀?这么早打电话?”?

    “我是你牛哥。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这么早’呢,我的甜……”牛军亲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尚心打断了:“哦,牛哥啊,昨天休息得还好吧?”尚心看了一眼木然的葛伟,接着对牛军说,“不好意思牛哥,这么早就有人敲门,你稍等一下,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尚心挂了电话,沉思了一会,开始讨好葛伟:“阿伟,如果我估计得不错,我们尊贵的客人们全到了,你是不是来统筹安排一下。”?

    “是要统筹安排一下,”葛伟面无表情地说,“我看这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郑志就来了电话:“楠弟,我到了,现在火车站呢,我下午还要赶到六安去,那里有几个古玩,让我们来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这次准备带走。你看我和几个伙计先去六安看货,回过头来再跟你联系还是怎么着?”?

    罗楠正要回答,葛伟把一个写好的小条子递给罗楠,只见上面写着“突然出差,下午赶回”的字样,罗楠知道葛伟这是在为他统筹安排争取足够的时间,他顾不上考虑太多凭着直觉回答:“什么话郑哥?到了小弟的家门口了,哪有过家门而不入的道理?”罗楠停顿了一下,“只是——”?

    “楠弟,说起话来怎么变得吞吞吐吐的?”郑志不耐烦地说,“咱哥俩谁跟谁啊,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不好意思郑哥,记得昨天我们通电话的时候,你说你这两天安排一下,才能和两个股东一起过来,我没有想到你来得这么快。今天早上老板又突然让我出差,我想你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所以就应承下来了。你看我现在正在去亳州的路上,最快也要下午才能赶回去。要不这样郑哥,你在广场的塑像旁等着,我马上让你弟妹去接你,一定啊郑哥,好,就这样。”?

    罗楠挂了电话,瞅瞅葛伟,正要说话,电话又响了:“阿楠,我是你峰哥,昨天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我今天还要赶回通尉,家里的料场出了点小问题,等着我回去处理呢。”?

    罗楠正要回答,葛伟又把一个小条子递给罗楠,只见上面写着“突然出差,中午赶回”的字样,他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回答也流利起来:“我昨天已经让你弟妹给老板汇报过了,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和你弟妹天不亮就来了合肥,处理一点她个人的小事情,中午才能赶回去,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和我一起回去。”?

    “不会吧楠弟,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要是爽约,那可就忒让哥哥失望了。”?

    “你看你峰哥,老弟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不过峰哥你做事也忒循规蹈矩了吧?您老人家就不能变通下,别老是那么有板有眼的,就不能等上弟弟一等?哈哈,你放心,放心峰哥,我会尽量提前的,中午说什么也要和峰哥在一起吃顿饭,也让老弟表示一下心意。”?

    “也好,我们就等你回来再吃饭,中午见吧楠弟。”卢雪峰无奈地挂了电话。?

    何乐在一旁忍不住了,一边怡然自得地捏着个牙签,剔着他今天已经剔了一百遍的牙缝,一边跟个局外人似的说:“真他妈会凑热闹,全挤到一块了,生怕赶不上车似的。”?

    葛伟异常冷静,眉头似皱未皱,似展不展,似乎是在思考问题,又好像是在倾听他们的电话,听何乐说完才说:“这是好事情,他们乱,他们挤,我们不能乱不能挤。以我看还不够乱,要再乱再挤再热闹一点才好,这样我们才能乱中取胜。我觉得他们会为我们继续拾柴加火,不信你们等着瞧好吧。”?

    果然不出葛伟所料,没有超过5分钟,郭佳的电话也来了。说楠老弟可真是个大忙人啊,还以为今天打不通你的电话了,总是占线,然后说他们已经买好了机票,最多两个小时就抵达合肥机场,下午即可赶到阜阳拜会罗楠。?

    罗楠的电话还没有挂断,党爱民这边就拨通了葛伟的电话:“大哥吗?我是爱民啊,我和两个大连的朋友刚在阜阳火车站下火车,他们想见见你,跟你谈谈生意上的事情,不知道今天你有没有时间?”?

    “很好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朋友远道而来,我觉得你首先要做的不应该是生意上的事情,而是先给朋友安排个地方休息一下,带他们到附近的名胜古迹游览一下,替我尽尽地主之谊,这才是正理。”葛伟显然老练异常,不慌不忙地说。?

    “是是是大哥,你说得有道理。”党爱民唯唯诺诺地应道。?

    “我现在在外地,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赶回,我尽量赶时间吧,要是能赶回去的话,我给你电话吧。”葛伟一派大哥风范地说。?

    “好的大哥,谢谢你对我朋友的关心。”?

    尚可娇媚地说:“姐夫,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热闹,真有点百喜盈门的感觉。”?

    罗楠似有所悟,心说这个小丫头真是个鬼精灵,总是能够先知他人肺腑之言,想着想着不由替她念了出来:“今天是11月15日,1115,要要咬钩,丫头你真聪明。”?

    葛伟挂了电话,看了一眼一唱一和的罗楠和尚可,脸上沿袭出一丝他常规的笑容,开始派兵谴将,排兵布阵:?

    “好戏开始了同志们!我们现在按照客人今天出场的顺序,分工包干,落实到人,各个击破。首先就是你们大嫂,她身经百战,完全可以单刀赴会。心儿,你打车前往牛军所住的宾馆,你们的宴席11点整准时开席,这期间的程序和技巧你比我熟练,我就不再多说了。我会先赶到你们那里,和他见上10分钟,等我们的会议结束你就可以和牛军联系了。接下来就是如何安排郑志的问题,会议结束后由乐子开车,协助小妹前往火车站接站。估计现在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会你们两个接到他以后,先把他安排到中都大酒店,小妹在酒店留守。小妹,你们的宴席11点30分开席。乐子,在你把郑志和小妹送到酒店后,立即开车回返,把车交给阿楠,由阿楠驾车去见卢雪峰。阿楠,你们的宴席12点开始。这样把时间错开,给我一个周旋的空间。记住开席之前一定要跟我通电话。磊子跟着我行动,在暗处接应以防不测,有什么异常及时向我回报。乐子,你把车交给阿楠后,留守乡村旅馆,要保证你的手机对今天的战斗来说畅通无阻。今天的战斗不管成功与失败,所有人都必须在3点钟之前鸣金收兵,以迎接下午郭佳的到来,为晚上和郭佳、伍杜的战役做好充分的准备。大家都听清楚了没有?”?

    “Yessir!”除了尚心之外,几个年轻人一起打了个立正,异口同声地打诨,然后一阵哄笑之后,倾巢而出。?

    葛伟带着申磊打车去老板那里取样品,尚心一边给牛军打电话,一边打车直奔白金汉宫大酒店,何乐开着宝马载着尚可前往火车站接郑志,只剩下罗楠一个人在旅馆的门口等待何乐的返回。?

    他闲得无聊,走到北三角的广场上,找了一个石凳坐下,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嘴上,这时候他才感受到了这个广场上的闲人所具备的不一般性。也许这些人真的像葛伟、尚心说的那样,和他一样都是做大生意的人,想想有什么理由不认为他们是生意人呢?他们现在和自己不是一样吗?一样等待着一种大事物的来临,一个大事件的发生??

    罗楠拿出手机想给一个人打电话,拨了号码正要发送出去,他却按下了停止键,正是因为他偶然巧合地按错了键,才使他突然清醒了。罗楠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没有把号码发送出去,心想,老谋深算的葛伟和老奸巨滑的尚心,为什么连他自己都派出去了,偏偏给他罗楠丢下一个这么自由的、失控的时间段?难道是他们乱中出错吗?他想不是,葛伟和尚心决不是乱中出错的人,把他一个人丢下,恰恰是葛伟乱中取胜的绝招。?

    罗楠想到这里,又拿出烟来,发现盒子里空无一支,就跨过马路,到广场北面的一个烟酒店买烟。他从钱夹里抽出一张100元的人民币:“拿包苏烟。”?

    店里的女人看了看罗楠这个外地口音的陌生人,又捏着钱对着早晨的阳光看了看,给了罗楠一包烟,然后去钱箱里拿零钱,复又回过头来说:“对不起先生,找不开你,拿零的吧。”?

    罗楠突然想到口袋里还有50多块零钱,把口袋里50的给她,接过那张100的钱来。也许是这段时间里,每天都在听这真钱假钱的面相、手感什么的,他一粘手就感觉到了钱的手感不对,微笑着说:“老板,怎么是张假钱?”?

    “是吗?我来看看。”?

    罗楠没有给她,因为他没有怀疑是这位憨厚的女店主所为,他只是在思索这张钱有可能的出处。他昨天在广场西北角的邮局储蓄所取了1000元的零用钱,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时候和别人有过钱上的交易呢?尚心给了他这张邮政绿卡之后,他只是在通尉市取过一次钱,之后一直没有动用过,在大连交给伍杜公司的3900块钱,是用葛伟给他的4000块钱交上去的,难道这张钱是那4000块钱里剩下的一张?不可能啊,他明明记得昨天买烟已经花掉了,剩下50多块钱还在口袋里呢。想来想去,他不能够确定这钱的出处,最后他只能认定是储蓄所搞的鬼,想到这里他气愤地说:?

    “先别看了大嫂,估计是储蓄所内部的员工搞的鬼,我这就去找他们讨回公道。”?

    罗楠接过女老板的找零,朝路西的储蓄所走去,正好昨天那个员工在,罗楠向她讨教,值班的主任忙过来向罗楠解释:?

    “这位先生,我们是合法的金融机构,员工也都经过严格的挑选和培训,我相信我们的员工不会做出这种有背职业道德的事情。另外,假如说您的这张钱在没有走出营业厅大门的时候发现,我们会负责对此事进行调查,可现在已经是隔了一夜的时间,别说不是我们的人做的,就是我们的人做的,我们也不会负责。”?

    罗楠觉得主任的口气虽说强硬,倒是很有道理,自己的口气软了下来:“如果按照你说的,主任,那我只有吃哑巴亏了?然后把钱让你们没收了,连个假钱也得不着?”?

    “您又错了先生。可以没收您这张假钱的,只有公安机关和人民银行授权的三大行,我们无权没收。如果您觉得窝囊,您可以报110,您看您的这张钱成色崭新,现在还在您的手里,我们可以请公安人员做指纹鉴定,如果有我们员工的指纹,我们愿公开道歉,并做出双倍的赔偿。”?

    “算了,100块钱用不着这么麻烦,”罗楠收起了钱,准备离去,“对不起,打扰你们工作了。”?

    值班主任看事情已经解决,罗楠也不是什么故意捣乱的无聊人士,好心地说:“先生,我多问一句,这张钱还有第二个人接触过吗?您是怎么发现它是假的?”?

    “哦,刚才在门口买烟的时候发现的,那个店里的大嫂倒是拿着对着阳光看了看,也没有说假啊——怎么?难道是她?”?

    值班主任神秘地一笑:“我们不能说是谁,因为我们不在场,也不是我们的工作和职责,先生自己心里应该清楚是谁,现在的社会什么样的高人都有,出门在外小心就是了。”?

    “多谢主任,谢谢你。”罗楠说着从储蓄所出来,心里思索着刚才那位大嫂的每一个动作,都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她把他的钱给换掉了呢?他一边想一边过马路,一抬头,发现那位大嫂正在远远看着他,看到罗楠也在看她,赶紧回到店里去了。?

    罗楠心想,江湖真是险恶啊!他原来一直惊叹尚可敏捷的身手,无怪她号称“圣手仙子”,没想到在小小的阜阳城,连这样一位相貌忠厚的大嫂,都是一个玩假钞的高手,她居然能巧妙地避开罗楠的眼睛,把钱给调换了,实在不简单!反正闲着没事,罗楠决定回去试试这位大嫂的深浅。?

    “大嫂,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不会以为我是一个要去北站乘车的过客吧?您应该看到我没有带任何行李,我要在阜阳住很长时间的,您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肯定您调换了我的钱,我只是怀疑而已。作为一个受害者,我有权力怀疑任何一个摸过这张钱的人。刚才那个营业员摸过,您也摸过,我来只是想告诉您我准备报案,要求公安部门做一下指纹鉴定,要是没有那个营业员的,只有您的,到时候可不是你我能够控制得了局面的。”?

    “哎呀,这位大兄弟,您没看我一直在门外找你、等你吗?都是这个孩子不懂事,昨天我收了一张假钱被人坑了,就把钱给了孩子玩,没想到他却做了这种坑人的事情,”那位大嫂说着朝柜台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头上使劲拍了一巴掌,“快把你叔叔的钱拿出来。”?

    然后,那位大嫂弯下腰,强行从孩子的口袋里拿出一张100的钱递给罗楠:“对不起,大兄弟,孩子从小死了爹,是我没有教育好。”?

    罗楠笑了一下接过钱,心说明明是她自己搞的鬼,竟然推到一个孩子身上。不过他又一想,这大嫂也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高人,即便是公安人员来了,听了她的话也无法将她绳之以法,钱上有她的指纹合情合理,是她做的还是孩子做的无可对证,还说得那么可怜,孩子就是做错了天大的事情,那也只能属于犯错误,怎么也上升不到犯法上。?

    罗楠这么想着,苦笑着,摇摇头走出门,电话就及时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