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6
    那男人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正要叫罗楠,罗楠伸出一个指头放在了嘴上,然后又指了指房间,示意他房间有人,说话不方便。那男人甩开了怀里NO?5香味的女人,不再装醉,让她回包房等他,拉了罗楠向大厅走去。?

    “怎么这么巧?峰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罗楠边走边问。?

    “哎——!这就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既然要做这笔生意,我怎么可能让你们牵着鼻子走?告诉你,我来一个礼拜了,对阜阳的黑市市场、经营范围、地理环境挨个熟悉了一遍。所谓不打无准备之仗,我在这儿啊,单等着你们回来呢。”?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罗楠凭着特殊的心理和嗅觉,知道刚才那个NO?5香味的女人,并未老老实实地回包房,而是就在附近哪个角落里,“那你考察的结果如何?”?

    “还行,明天能和你们老板见见面吗?”?

    “记得我给你说过,峰哥,这事情都是你弟妹负责,要不我先给她说一声,看看她是如何安排的?”罗楠接过卢雪峰递过来的烟。?

    卢雪峰一听,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罗楠装做没有看见:“要不这样,你明天直接给你弟妹挂个电话,我想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好吧。”卢雪峰无可奈何地说。?

    “对了峰哥,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怎么?你感兴趣?那我把她叫过来陪你?她是这个歌厅的招牌货,只卖唱不卖身的,我来了一个礼拜让她坐了我六天的台,到现在竟然没有把她摆平,真是气愤。今天晚上你来试试,让老哥看看你的手段如何?”卢雪峰嘴角露出坏笑。?

    “免了吧。我只是奇怪一个小姐怎么会用这么昂贵的香水而已!刚才我还以为是你弟妹在我身后呢?”罗楠突然想起来点什么,起身就要告辞,“不能陪你多唠了,峰哥,我里面还有客人,咱们明天见吧。”?

    “好。”卢雪峰也站了起来,“对了楠弟,超子说,你曾经委托他看望一个退隐江湖的外号‘沈一刀’的铁匠沈震江,临别的时候,沈震江给了超子一件东西,让他带给你。超子家里事物太多,这次没来成,所以就托我给你带来了。”?

    卢雪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有拇指大小,很薄、很小巧的木盒子,没有油漆,是那种很松软的泡桐木材制成。尽管是原色的木头,但是盒子的外面却密封了一层塑料薄膜一样的东西。卢雪峰把它递了给罗楠问:“什么鬼东西,阿楠?”?

    罗楠神秘地笑了笑,打着火机对着小盒子晃了一下,盒子外面那层塑料一样的东西哧啦一声,冒出一团绿色的火焰,在盒子盖上燃烧了片刻,留下了点残骸。噗地一下就熄灭了。罗楠掀开盖子打开小盒子,一道刺眼的寒光划过罗楠、卢雪峰的眼睛之后,一片柳叶大小、薄如冰晶的刀片出现在盒子里。罗楠伸出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小刀背,把刀刃对准刚才火焰燃尽时遗留在盒子上面的一点灰烬上拉了两下,只见刀片的刀锋,眨眼间神奇地变成了蓝色,泛着森人的青光。?

    罗楠做完了这一切,夹着柳叶刀片往嘴里一丢,装做嚼食物的样子,使劲嚼了几下,又做了一个下咽的动作,笑道:“好香的宝刀!”?

    罗楠把小木盒丢进了走廊的不锈钢垃圾筒里,接着道:“多谢峰哥。咱们明天见吧。”?

    “好的,明天见。”卢雪峰又开始迈起了醉醺醺的步子,一摇三晃地向走廊深处走去。?

    进了包房,葛伟正在闭目养神,尚心正在电脑旁找着歌曲,尚可正在深情地唱着刘若英的《后来》。尚可一看罗楠进来,赶紧招手让罗楠和她一起唱,罗楠坐在了尚可的身旁,摆了摆手,示意尚可继续陶醉。?

    等尚可唱完了,葛伟睁开了眼睛,没有评价尚可的歌曲唱得如何,而是问罗楠:“阿楠,谁的电话?”?

    罗楠转过身来说:“郭佳的,我照例邀请他有时间过来玩。”?

    “他怎么说?”?

    “他说这两天把手头的事情安排一下就过来。”?

    “嗯,很好。”葛伟欠了一下身,扔给了罗楠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还有吗?”?

    “没有了。”?

    罗楠看了一眼葛伟,葛伟若无其事地看着屏幕,大声叫道:“哎哎阿楠你看,这个MTV后面的伴舞也太差劲了,表演得非常不好,很做作,我敢打赌,这几个妞是花钱才上镜的,或者跟导演、制片有一腿,你信不信?”?

    罗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知道葛伟话语的弦外之音,葛伟分明是在含沙射影地说自己,难道葛伟已经知道自己和卢雪峰见面了?想到这里,他装做一种刚才自己的话题没有说完,意犹未尽还要接着说的样子:“对了大哥,你猜我刚才接完电话碰见谁了?”?

    “谁?何乐?”葛伟转了一下脸,又转过去,继续欣赏那几个丑陋蹩脚的伴舞。?

    “不是,是卢雪峰。”?

    “是吗?”尚可睁大了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噗嗒噗嗒地眨着,“是通尉市的那个?我们前脚刚到阜阳他后脚就来了,真够神速的,怎么也不言语一声?”?

    “不是今天来的,已经来了一个礼拜了。”罗楠补充道。?

    葛伟笑了笑,没有答话。尚心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靠在笔记本点歌台上说:“我下午就知道了。阿楠还说河南人的钱好赚,什么‘要赚钱,到河南’,鬼才相信呢。你看他们贼的,特别是这个卢雪峰,已经对我们摸了一个礼拜的底。他来的第一天,就开始打听伪钞的卖家和行情,老板的线人觉得不对劲,当天就回报过去了,只是老板怕我们分心,没有告诉我们。”?

    “哈哈,这就叫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他卢雪峰岂能过得了大嫂的五指山,是不是啊?”罗楠以汤沃雪地化险为夷,心里轻松了许多,接过话来就开始奉承尚心。?

    “哎——停!又开始了不是,南霸天?”尚可习惯性地把手掌放在罗楠的嘴前面,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什么时候你把天给捧塌了,你才开心不是?”?

    “别闹小妹,”葛伟制止住了尚可。尚可做了个鬼脸儿,转向电视屏幕去了。葛伟接着说,“阿楠,你要记住,我们要面临的对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别看他们表面上跟你套得跟亲兄弟似的,心里面阴险狡诈着呢,卢雪峰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大哥说得极是,我刚才接完电话,一转身确实吓了一跳,真没有想到卢雪峰比我们还先到阜阳,和他们这些人打交道,的确是要谨小慎微。”?

    “这只是给我们提了个醒,说不定郑志、郭佳、牛军也早就到了,只是还没有浮出水面而已。赵敏和伍杜肯定没有来,他要是来了党爱民也早有电话了。商场和战场一样,都是战争,你要知道阿楠,凡是战争都是很残酷、血腥的。”?

    “我也有这种感觉,”罗楠冷静下来,“感觉他们可能全到了,他们每个人都说这一两天到,开车肯定是赶不过来的,只有坐飞机才能赶来。可是他们都是应邀而来的,来的时候抱着我们送给他们一两件货的幻想,他们自然会考虑得到了货以后怎么才能安全地返回。乘飞机、坐火车都不保险,那么,他们也只有开着车提前到达阜阳,走的时候开自己的车把货接回,才是最安全的。”?

    “不错,阿楠,”葛伟赞赏道,“你分析得非常有道理。好在老板早有准备,只要他们敢浮出水面,就会被老板的人锁定,他们终是在我们的圈子之内。老板在卢雪峰来的第二天,已经在他身边安排了一个很得力的人。”?

    “哦,我猜到了,”罗楠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心说幸亏自己刚才反应快,给葛伟实话实说见到了卢雪峰,不然今天葛伟心中对自己的信任程度,就会因为这么一个无所谓的小细节而大打折扣。?

    尚心翘着二郎腿问道:“猜到了什么?”?

    “大嫂,大哥说的那个得力的人就是那个卖唱不卖身的小姐吧?”?

    “什么小姐不小姐的?”尚心反驳道,“那是老板最得力的秘书,是我的好姐妹。”?

    “是吗?”罗楠恍然大悟,“我说她怎么会和大嫂用一样的香水,我还奇怪呢,一个小姐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档次,用得起这么名贵的香水,原来和大嫂一样是个巾帼英雄。”?

    “拉倒吧你,你这个‘南霸天’的职务啊,我看百分之百是靠拍马溜须搞上去的,”尚心开心了,一边说一边走向门口,“懒得和你们同流合污,我去洗手间呕吐一下。”?

    葛伟见到尚心开心地走了出去,心情也被带动起来:“所谓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阿楠,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们今天为什么开出来这辆业务车来这里唱歌了吧?告诉你,这是半年以来这辆业务车出动得最早的一次。本来想下午回北三角的时候,开着你大嫂的高尔夫、大哥的奔驰回去,晚上让你好好兜兜风,刺激刺激你,给你点儿上进的决心,可是我们一到老板那里得知了这些情况,私家车自然就不能露面了。不过开宝马出来更好,我们就是要让卢雪峰之辈,看看兄弟们的气派和档次,让他们对我们产生的戒备之心和小人之心,好好地忏悔和惭愧一下。一会儿唱完歌回去的时候,由你来开车,我想,他们会看到的。”?

    “好。不过……”罗楠突然犯起愁来,葛伟说,不过什么啊,有什么就说。罗楠说,“大哥,当时和郑志接头是我和尚可去的,而和卢雪峰接头是我和大嫂去的,如果按照大哥猜测的,郑志也来的话,势必会造成冲突,这样的话,就需要大嫂和可子做出一点牺牲,都来扮演几分钟我的女人,可是大哥你怎么办?”葛伟自嘲说,大哥我可不想当灯泡,还是我自己打车回去得了。罗楠不好意思地说:“那只好委屈大哥和大嫂一下了。”?

    “委屈我什么?”尚心推门进来。?

    “哦,大哥的意思是委屈大嫂假扮几分钟我的老婆。”?

    “这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这种情况,在生意场上是常有的事情,”葛伟淡淡地说,“我现在就撤,等一个小时之后,你们再走,回去的路上小心别被人跟踪了。”?

    “放心大哥,有大嫂在,我想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走的时候,我们会到外环高速上兜它个十圈八圈的再回去。”?

    “嗯,就这么着了。”葛伟把西服脱掉,领带去掉,用塑料袋子装好了,把衬衣故意整得邋遢一点,露出发达的胸肌,弄乱了头发,像个打手一样横行霸道地出了包房。?

    葛伟一出门,尚心不顾尚可的感受,放下了大嫂的尊严,又来涩涩地亲近罗楠:“小妹,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啊,我只好委屈一下自己,当他的老婆了,你不会吃醋吧?”?

    “楠哥哥是让你假装,又不是真做!其实我心里有时候挺不是滋味的,姐,你说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也真是可怜,芝麻大的一个小机会都不放过,我算是领教了!如果楠哥哥愿意把自己给你,你想要就拿去了,东西又不是我的,况且我年龄这么小,又不是没有人要了。”尚可说这么尖酸刻薄的话,依然是在她上挑的嘴角上保持的笑容里,像机关枪一样连发而出,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听到了这种表情和内容大落差的嘲讽,不撞墙羞死才怪。?

    但是尚心这个蛇蝎美人听了,不但毫不生气,反而开心起来:“看,看,小妹,还是吃醋了不是,姐姐跟你开玩笑呢,这么较真。阿楠永远都是你的,谁也不会抢走,谁敢来抢,光是我这一关也过不去,我喜欢的东西,除了是我的小妹,谁也别想碰一下。”?

    “哎——哎——,大嫂,丫头,你们姐妹两个说点别的好不好,你说我是东西,她说我是东西,我告诉你们我是人,不是东西!”罗楠成心要逗她们两个开心,义正词严地为他们设了一个快乐陷阱。?

    姐妹两个一听,果然上当,突地哈哈大笑起来,尚心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哈哈,我的天——小妹——哈哈,你的楠哥哥——说他自己不是东西——”?

    尚可也被罗楠的话整得紧紧抱住他,在脸上亲个不停:“啵——楠哥——哥,你真是——傻——啵——得可爱,你逗死我了。”?

    三个人笑作一团,嘻嘻哈哈地又唱了许多自己把自己感动得流泪,为自己亲近对方能找到借口的歌曲。不知不觉就到了约定的时间,他们收拾着随身物品正要离去,忽听有人敲门,罗楠拿起话筒说:“进来。”?

    只见两个小姐各自端着一打百威鱼贯而入,走到罗楠面前说:“先生,这是鸿运厅的贵宾送给您的啤酒。”?

    “鸿运厅的贵宾?谁?谁这么看得起我,给我们送酒?你把酒给我退了,告诉你们的贵宾不是我们不领情,而是因为我们现在就要走了。”罗楠已经穿好了外罩,“哎对了,这位贵宾是不是姓卢?”?

    “对不起先生,不是卢老板,卢老板天天在这里,我们都认识。”服务小姐躬身将啤酒放下,“哦——这里还有一张纸条,您自己看吧。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请按铃,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