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5
    “我啊楠弟,郑志,你怎么搞的,这几天电话怎么一直无法接通啊?”?

    “不是吧郑哥?”罗楠这两三天电话安静得很,听郑志这样说不觉好笑起来,“电话掉水里了,是前几天的事情,早已经修好,没有见你打电话给我啊。”?

    “我就是打的次数多了,都打失望了,这两天才没有给你打。”?

    “哈,怪老弟不好,郑哥,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罗楠知道什么时候退让。?

    “啊——是这样楠弟,咳——”郑志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卡了一下,“这个生意我和几位兄弟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做了,但是第一次我们还是想请你考虑一下是否到西宁交易,哪怕先搞一件货,做成之后,不超过一天,我们随后就去阜阳搞他个10件20件的。”?

    “郑哥,我发现你真是跑江湖跑得胆子越来越小了,你怕什么?怕老弟坑你不成?”?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兄弟起码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我还不了解你,只是兄弟们不太放心而已,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哈,郑哥,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可考虑的,实际上具体的业务都是你弟妹和她姐姐操作,我看你还是给她们打电话吧,看看她们的意思?”?

    “忽悠我,楠弟,我找她们干什么?我这辈子做生意最忌讳女人了,再说了你郑哥只认楠弟弟,别给我推诿。”?

    “不是推诿,郑哥,我说的是事实,这样吧,你别挂电话,正好你弟妹在,我问问她什么意思。”罗楠说完,捂上电话,对尚可嬉笑道,“他弟妹,你来说说。”?

    “去你的,当真不当假的,我倒是愿意成为他弟妹,可是有个没良心的小狗嫌弃我的吻缺乏艺术水准啊。”尚可对罗楠说她的吻缺乏艺术水准的评价耿耿于怀。?

    罗楠松开手,故意叫道:“可子,郑哥来电话了,要一件货,问你可不可以到西宁交易。”?

    “嗨,不就是一件货吗?值得我跑那么远吗?这样吧,”尚可下床走到桌子前,也高声叫道,“让郑哥一分钱不用带,来阜阳玩几天考察一下,走的时候,送你一件先玩着。”?

    “好。”罗楠靠近了电话说,“听到没有郑哥?”?

    “听到什么?”郑志迷茫地说。?

    “你弟妹说,让郑哥一分钱不用带,来阜阳玩几天考察一下,走的时候,送他一件先玩着。”?

    “那敢情好。哈,我看弟妹比你都有气魄,女中豪杰,老哥还真没有看出来。好的,这两天我安排一下,就和两个股东一起拜访你们。”?

    “嗯,好的,就这样啊,那我就恭候郑哥大驾光临了。”罗楠挂了电话,笑道:“丫头,人家说你是女中豪杰呢,自豪不?”?

    “谁是女中豪杰啊?”葛伟面无表情地走进来。?

    “哟,大哥啊,”罗楠从床上下来,“可子啊,刚才郑志来电话了,说这两天就过来。”?

    “来提货?”?

    “不是,是可子邀请他来参观考察。”?

    “嗯,很好,你们两个配合得不错。”葛伟充满肯定和信任地说,“别那么紧张了,现在是我们放松的时候了。从现在开始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你大嫂说‘一个优秀的骗子得先会学骗自己,连自己都骗不了,怎么去骗别人?’同样,一个优秀的生意人得先学会跟自己做生意,连自己的钱和快乐都赚不了,怎么去赚别人的钱和快乐?今天,我就带你先去为自己赚点自己的快乐,小妹是否愿意一同前往呢?”?

    “愿意,当然愿意,”尚可干脆而开心地答道,“有快乐和开心可赚,谁会不去?”?

    “好。你们到大厅等我,”葛伟边出门边说,“我给何乐交代一下就下来。”?

    不一会儿葛伟从楼上下来,罗楠跟着葛伟一走出旅馆的大门,就看到一辆豪华的玫瑰色M6型宝马,光彩照人地停泊在旅馆门口。车旁的尚心已经换了新装,魅力四射地倚在车上,把这辆折合人民币约180万元的坐骑,当作靠背正和人通电话。香车配美女诱惑无极限,来往的行人无不流着口水,投来羡慕的目光。如果说有人因为偷看尚心而一头撞到电线杆上,那不是真的,而是罗楠看到了尚心倚车聊天的场景,想起的一个香水广告里的精彩镜头。?

    葛伟转到驾驶室旁,优雅地打开车门,对着有点不相信眼前的情景正在遐想的罗楠微笑了一下说:“上车吧阿楠。”尚可为罗楠打开了车门。?

    罗楠在没有入狱之前曾听说过这种车,当时这种车还没有引进到国内,这款车装备了来自F1赛车技术的V10发动机,排量5?0L,功率达到507马力,在4?7秒内可以从静止加速到时速100公里,并在36米内从时速100公里减速到静止,平视显示系统把发动机的转速、选择的档位和车速直接投射到驾驶员的视野中,这样就不需要驾驶者把视线从前方道路上移开。越冬当时听说以后,说什么都要让洗钱的老板走私过来一台给罗楠,但是罗楠考虑到这款车实在太招眼了,就婉言谢绝,越冬没有办法,只好作罢。?

    罗楠没有想到葛伟竟然驾驶着这样气派的坐骑,真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刚才罗楠还为因为25块钱讨价的葛伟给他买了一套七八千块的金利来服装的事情纳闷和不解,此时重新审视葛伟,原来是驾驭着如此阔气的坐骑的主人,那他送给罗楠一套七八千块的金利来服装,也就不足为奇了。罗楠从惊喜和意外中回过神来,感叹道:“大哥的坐骑可是我这个小南霸天梦想的呢,今天一睹芳颜真是无比爽快。”?

    “得了吧,又在忽悠大哥不是?你拍马的功夫可是勘称一流,一不小心就有被你麻醉的危险。这种车在阜阳有20台之多,没有什么好希奇的吧?”葛伟已经启动了车,随着一声纯粹、纯净、舒心的引擎声,把他们神速而平稳地送上了大道。?

    尚心还在通着电话,说的是与尚可刚才在旅馆交代罗楠时一样的话,也是如女中豪杰一样邀请那个叫牛军的人,来阜阳玩耍,只是言辞之中充满了暧昧的诱惑和撒娇。葛伟视若惘闻,好像早已习惯了尚心肆无忌惮地对别的男人讲这种赤裸的语言。?

    等尚心打完了电话,葛伟接着道:“这不是哥哥的专车,这是辆业务专用车,每个月开出来一次,每月换一种颜色、一个牌照,等我们的这笔生意收工,它又该进车库休息了。”?

    “业务专用车?”罗楠小题大做,惊讶地叫道,“不会吧大哥,你怎么老是连暴惊奇,让小弟砸牙,如果今天因为牙齿坏了,吃不了东西你可要找人来喂我。”?

    “好啊,楠弟弟,”尚心扭过头来,妩媚地说,“嫂子喂你如何?”?

    罗楠不由后悔起来,有尚心这个蛇蝎美人在的场合,自己怎么能说这种给人把柄的话?他一听尚心说要喂自己,不由想起被她当性奴糟践的那一个夜晚,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折杀弟弟了,大嫂,让你喂我,被那些年轻小伙们看到了,还不把我给撕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还是让可子喂我得了,行不行啊,丫头?”?

    “你什么意思啊,罗楠?”尚可故作嗔怒,“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人要,嫁不出去,你可怜我是吧?好,小南霸天,我一会就找10个8个的靓仔,让你看看本姑娘的魅力。”?

    “好好好,你们姐妹两个都美丽动人,美如天仙,美艳超群,国色天香,一笑倾城,有沉鱼落雁之美貌,有闭花羞月之丽容,小弟倾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一泻千里……”罗楠学着电影里星爷的口气说。?

    “打住,”尚可双手在罗楠的嘴前面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姐夫说你讨好献媚的功夫是一流的,你还不承认,这就来了。”?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了气势非凡的天伦皇朝浴场,车门还没有停稳,就奔来两位古色古香的宫女,拉开车门就要对着葛伟发情。等尚心、尚可两姐妹一下车,那两位宫女黯然失色,不由为自己的相貌汗颜不止,论性感比不上尚心,论清纯比不上尚可,论讲究比不上葛伟,论容貌更是显得粗糙俗气,只好站立两旁规规矩矩为四个人引路,连平时熟练妖娆的猫步,也走得生疏蹩脚起来。一个宫女上台阶的时候,还差点扭了脚。?

    四个人分别净身、按摩、松骨、踩背享受一番之后,开了个房间打了一会儿麻将,开车到商贸城附近的傣妹麻辣火锅城吃了点东西,就到颖州路的任逍遥KTV超市唱歌。尚心要和葛伟唱黄梅戏的《夫妻双双把家还》,葛伟应付了几句,自己在电脑上点了一段越剧《陆游与唐婉》的《浪迹天涯共三载》的唱腔,“浪迹天涯三长载……书剑飘零独自回。花易落,人易醉,山河残缺难忘怀……东风沉醉黄滕酒,往事如烟不可追……”?

    罗楠不知道葛伟为什么如此喜欢这一段凄婉的唱段,是为他说的尚心沿海一带三年的凌辱生活?是为罗楠三年的囹圄生活?是为他三年里对罗楠的不尽思念?还是他自己另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伤心经历?罗楠不知道,只看到葛伟在唱这一段的时候,特别投入。虽然他的嗓子阴森嘶哑,没有丝毫的悦耳之感,却不影响那种悲伤、凄厉的感情流露。隐约之中,罗楠似乎看到葛伟眼角的鱼尾上,有几滴蓝色的海水闪动,蓝得幽深,蓝得凄惨,蓝得绝望,这室内的蓝色彩灯,此时让这个包间仿佛成了大海中魍魉四出的暗礁间隙,他们在风平浪静的埋伏和等待中,捕食着贪婪的人性和贪婪的人们。?

    罗楠正在伟大的陆诗人的沈园徘徊,突然手机一阵急促的震动,把他从高雅文静的越剧曲调里叫出来,罗楠不好打扰葛伟的雅兴和沉醉,拿出手机悄悄退出包房,接听着郭佳来自大草原还带着淡淡的草腥味的电话。清新的草腥味总算退去,罗楠正要转身回包房,忽然闻到身后飘来一阵NO?5的香水味道。他还以为是尚心或者尚可悄悄尾随他,监听他的电话,不由心生一阵的反感,猛然转过身来,正欲大发雷霆,忽地又熄灭了怒火,因为眼前搂抱在一团蹒跚而来的一男一女,着实让他大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