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3
    随着明亮的晨光夺门而入,两个刑警举着枪闯入室内,大声喝道:“举起手来。”?

    “不许动。”?

    “是。”罗楠的眼睛被强烈的光线刺得难以睁开,挤着眼道,“报告警官,手被捆着,没有办法举手。”?

    两个刑警一看眼前的两个人,血肉模糊,双手双脚被尼龙绳紧紧地捆着,大声向外面叫道:“来担架,这里有两个伤员。”?

    “不,是三个,警官。”罗楠看着申磊露在床外面的双腿说。?

    一个刑警收起了枪,弯腰把申磊从床下拉出来,问罗楠:“他是怎么回事?”?

    “报告警官,”申磊一脸的灰尘,跟个唱戏的花脸一样,睁开眼睛说,“我刚才在门后,被您踹门的时候给踹进去的。”?

    至此,伍杜的传销窝点全部被公安和工商部门的联合行动彻底摧毁,遗憾的是只有他的20多个打手落入法网,而伍杜和赵敏以及督导、孙指导等几个主要的人物竟然意外漏网。督导因为彻夜未归逍遥法外,孙指导在抓捕中扮做受害者逃跑,而伍杜和赵敏在这次代号为“夜鹰”的行动前10分钟,逃出了家门。公安机关赶到他们家的时候,被窝还是热的,难道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是的,的确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这个人就是党爱民。?

    “夜鹰”行动是在葛伟、尚心、尚可这些受害者家属的引路参战中开始的,原定早晨4点钟人最疲倦的时候开始,赵敏的手机3点48分突然响起:“喂,赵敏吗?我是党爱民,我刚到大连,给你打电话拨错了号码,竟然听到那人说几分队包抄伍杜家,9、10两个分队负责歌城包抄,那人喂了一声,我就赶紧挂了电话,是不是和你们有关啊?”?

    赵敏听罢顿时没有了睡意:“真的假的?别忽悠我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信不信由你,真假你一会还不知道?我现在还在火车站呢,要不要我给你们先买个火车票?”?

    “好,就这样,你在候车室门口等我们。”?

    赵敏挂了电话,慌忙下床,伍杜听得一清二楚,慌乱地穿着衣服,两个人顾不上洗漱,头发散乱地钻进车内,奔向车站。?

    快到车站的时候,伍杜有点愣过神来,看了看脸色煞白的赵敏说:“慌个球,你听清是党爱民的声音了吗?声音有没有什么异常?”?

    “应该不会错。再说了他也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他怎么会知道歌城?”?

    伍杜不放心地说:“到底党爱民是不是个好色之徒?你可别看走了眼,别妈啦巴子他的钱我们没有勒索成,再让他给坑了,那我到时候可真是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笑柄。”?

    “你胡扯什么呢?我是那么轻浮的人吗?亏得老娘和你这个四川矬子睡了这么多年的觉。”?

    伍杜赶紧赔笑:“敏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吃亏,总觉得这事情来得太巧合了,他怎么正好打到刑警的手机上?还正好是个领导?别是他和刑警设计的圈套,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我觉得不会,他有这个必要吗?把我们搞进去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现在的社会,害人不利己的事情谁干啊?”?

    伍杜把车开进一个小胡同,倒好了车说:“也是,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好。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有什么异常的状况没有。他妈的派出所你那个宋同学也太不仗义了,平时吃了我们那么多好处,关键时候也不见动静了,连通报一声都没有。人家都说‘警察要是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我看一点都不假。”?

    伍杜说着熄了火,就要下车,赵敏叹气道:“你顺风顺水,他们这些人就为你顺水推舟;你逆风逆浪,他们这些人就让你破釜沉舟。我算是看透了。嗯——我看还是我过去吧,你又不认识党爱民,再说女人不会引起别人太大的注意,还是我去合适点。”?

    “也好,”伍杜关上车门,“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去看看的,你去了要是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就打个车把他叫过来,我们不能坐火车。我想,我们先开车去沈阳我们的别墅里躲两天,没有人知道我们在那里买了房子,比较保险、安全,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想办法。我想如果党爱民说的是真的,我们走不到沈阳就会有消息过来。”?

    话音未落,孙指导的电话就来了:“伍总,我们的老巢被端了,你和夫人赶紧跑路吧。”?

    “你在哪里?”?

    “我刚逃出来,就赶紧给你打电话,生怕出了什么事情,正在码头附近等船。”?

    “你猪脑啊?去码头不等于往猪圈里钻啊,赶紧打个车去沈阳,回头我再和你联系。”伍杜挂了电话,看看赵敏,接着道,“我看还是我们两个一起去吧,我开车慢行给你殿后,你赶紧去把党爱民从候车室门口叫过来。”?

    党爱民正在候车室门口翘首遥望,一看赵敏向他摆手,看了看四周,噔噔下了台阶直奔过去。?

    刑警在医院里录完了罗楠等人的口供之后,已经将近10点钟。尚心、尚可拿着一面锦旗来到金州分局,一再感谢分局领导解救了她们亲人的大恩大德,立即引起了几位记者的注意。尚心对着记者一边扯淡,一边还居然挤出几滴妩媚的泪水。?

    尚可的心思却全在罗楠身上,神情恍惚地在一旁闲逛,等重新回到医院,再看见罗楠的时候,已经是两眼泪花。离开罗楠的短短几天,她仿佛和罗楠分别了几个世纪,拉着罗楠的手,再也不肯松开。?

    葛伟看到这一对小情人好像一根藤上的小哈密瓜,瓜儿离不开秧,鱼儿离不开水的亲密,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妒忌。这一丝妒忌恰恰被在一旁正在妒忌的尚心捕捉。尚心拉了一下葛伟,两个人悄悄退出房间,给尚可和罗楠让出空间,坐在走廊的连椅上,沉默了许久。尚心和葛伟似乎都在调整自己的心态,面对自己的妹妹,以及妹妹和罗楠之间真正的爱情,尚心肉欲的占有和发泄的渴望,葛伟变异的同性错爱,都无比的自惭形秽,不得不让位于尚可的纯情,各自与心魔在走廊上进行着搏斗。?

    尚心苦笑了一下,心想,她和葛伟这他妈算什么夫妻啊?两口子都同时钟爱着同一个男人,而他们两口子之间的婚姻,在性这一道无法逾越的、无形的高墙两面,形同虚设,偏偏这时候自己的亲妹妹又横加一杠,这种看似亲密无间的亲情,有了罗楠的到来,就开始有了灵魂深处的自我斗争,也有了和亲人之间的明争暗斗,这和人们说的窝里斗有什么区别?幸亏自己……她想到这里,转脸看看沉默的葛伟,恰巧这个时候葛伟也看她,两人心知肚明而又无可奈何地、苦不堪言地相视笑笑。尚心语带双关地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葛伟惆怅地吁了口气:“嗯——!等一天再说吧,如果顺利的话,今天他们三个就能出院,毕竟他们年轻,骨头肉都恢复得快。党爱民那边今天也会有消息。”?

    “早上我打开了罗楠的手机,秘书栏里卢雪峰、郑志、郭佳每人都已经打了10多个电话,就是不给我打一个,这帮老狐狸一个个都是拉‘单弦’的高手,气死我了。你看是不是把手机给罗楠,让他给他们回个电话?”尚心从包里取出罗楠的电话。?

    “你怎么也开始犯糊涂了?给罗楠电话可以,但不可让他给他们回电话。你知道这些人的心理,你越是热情,真心实意地对待他们,他们就越会觉得你是在骗他。相反,你对他们置之不理,他们反而觉得你牌大、可信。”葛伟从对罗楠的感情绝望中,回到了生意的理智和往日的冷静中。?

    “那倒也是。等会给他吧,我们先去吃点饭,填填肚子。”?

    “好,”葛伟站起身来,和尚心并行着,“心儿,你平时和老板接触得比较多,我们的这趟生意,老板给你说过什么没有?”?

    尚心扭过头来看看葛伟:“你什么意思啊?葛伟,什么接触比较多?”?

    “别误会心儿,老公对老婆会能有什么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老板似乎特别重视这趟生意,以前一万两万的都和我们计较,这次10万块钱的前期投资,他竟然大方得要给我们报了。”?

    “那你说是给咱们报了好呢,还是不报好呢?唉——人,总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最看不惯这号人了,没想到你也变成了这种人,真是可悲。”尚心说着加快了脚步,不再和葛伟并行。?

    葛伟却停下脚步,迷茫了片刻,马上又快步追了上去:“我发现你最近好像越来越喜欢钻牛角尖了,怎么净是对我的话产生歧意呢?我听着怎么感觉你有点胳膊肘往外拐?”?

    “我看你不仅胳膊肘往外拐,屁股、腿还往外拐呢!你说,你和罗楠到底有没有一腿?以前我就觉得不对味,你以为我是瞎子看不出来啊?葛伟,你说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了,得到了你一点好处没有?我为你受尽蹂躏糟蹋,独闯沿海两年多,本想着回来能跟你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了,没想到竟然跟着你熬起活寡来了,我说过什么没有?老板说只要我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他就给买一辆法拉利,法拉利啊葛伟!我动心了吗?说实话动了,但是我开口了吗?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心里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的丈夫,就是葛伟你!你竟然说我胳膊肘往外拐,你有没有一点良心啊你?”?

    尚心越说越气愤,委屈得眼泪扑簌而落。看来心里再狠毒、再阴暗、再残酷的人,也有软弱、脆弱、伤痛的一面。对于尚心这么一个从外貌、身材、面容等等方面来讲无可挑剔的蛇蝎美人,不能够在和丈夫的性爱中得到应有的满足和快乐,的确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和遗憾。?

    葛伟被揭了伤疤,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干瘪着脸没有了活力,惭愧地说:“对不起心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这不也是为了我们的生意吗?原谅我的冒失,好吗心儿?”?

    葛伟说着,拿出纸巾开始在尚心充满诱惑的脸上,沾着她的泪珠,一阵阵的心动,却无法有效地通过神经传达到两腿之间,展现出他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阳刚之气。尚心本来就有七分伤痛,三分作秀的怨气,一看葛伟可怜的样子,怒气遽然消失,接过来葛伟手中的纸巾说:“好了,老公,我们去吃饭吧。”?

    两个人吃完了饭,给尚可、罗楠他们四个人顺便带了些吃的。回到医院病房,他们夫妻谁都不想看到尚可和罗楠的亲热劲,而让自己心里无端地泛酸,放下饭菜,把手机给了罗楠,就要去何乐和申磊的房间。葛伟交代说:“阿楠,卢雪峰、郑志、郭佳再来电话了,你就记住两条,第一,一个电话都不要给他们回,只接就行;第二,告诉他们,我们三天后到阜阳,邀请他们到阜阳玩。别的想说什么你自己发挥,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