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4天爱(下)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1
    罗楠是个自幼就受少林武功熏陶、经过刻苦训练的人,也许是条件反射,也许是一种本能,让罗楠从梦里瞬间回到现实,凭着直感,他就知道有人企图要捆绑他。罗楠就地猛然转身,由着那人强大的扭力方向,顺势一送,把扭他胳膊的那人,扑通一声送到了墙上,木制的隔断墙发出一声盘鼓般的闷响。?

    罗楠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叠起,定眼一看,发现四五个强壮的家伙,被他睡梦中表现出来的敏捷的反应弄懵了。一忽儿回过神来,看着罗楠,心说这人能在梦里把一个练武之人轻易地放倒,定然不是个凡人,看来申磊揭发的果然不错,总经理夫人的眼睛果然毒辣,旋即一拥而上,使出看家的本领围攻上来。?

    而此时的罗楠却突然变得既无招架之功,也无还手之力,因为他想到此行的目的是为摧毁伍杜的传销公司,他为刚才朦胧中的反击后悔起来。说实在的,这几个小毛贼罗楠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不说他们几个不堪一击,起码罗楠脱身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此刻不会再做任何的反击了,憋着一口气,把头避过去,肩膀硬是接下了一个家伙手握的六分钢管的重击。罗楠顿时感到一阵骨折的破碎剧痛,从肩膀直奔心脏,缩身蹲了下来,双手抱头,两腿夹紧,护住关键部位,在狂乱的重脚、拳头、钢管、棍棒中昏迷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楠激灵打了个冷颤,被人用一盆凉水泼醒,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固定在一把椅子上,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女,也被捆在椅子上。罗楠想,眼前的两位估计就是葛伟说的毛建和周玉了,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暴露身份的事情,怎么会遭来如此痛打?难道是赵敏认出他来了?如果是这样,那何乐和申磊岂不也要跟着自己遭殃了??

    想什么什么就来,刚想到何乐、申磊,他们就被七八个打手控制着,推门进来。?

    “孙指导,伍总说在这里审问对学员影响不好,”督导挂了电话说,“你们把何乐、申磊分别带到一二分部,小李带几个人把毛建、周玉带到三四分部,我们把罗楠带到五分部,赵老师要亲自问他,大家分头行事。”?

    大连的夜色真美,华灯多姿,霓虹闪烁,小情人,老伴侣,或欢声笑语,或呢喃依偎,为浪漫之都增添了不尽的浪漫色彩。而罗楠感觉到这些浪漫,仿佛与自己隔绝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仿佛回到帝国列强的铁蹄下的大连,特别是这些浪漫的欧洲建筑,更让他感觉到是在洋人的贪婪中行走,这种感觉加上浑身入骨的疼痛,使他步履蹒跚,举步艰难。?

    等行至一个小胡同的黑暗之中,督导便不再像在大街上的时候那么客气,干脆拿掉了掩盖在罗楠被捆绑的身上的外罩,稍一慢下来,朝罗楠背上就是一脚。?

    五分部设在一个六层居民楼的顶部,是楼上的居民搭建的临时出租屋。罗楠扫了一眼,估计有四五间的样子,从歌城到这段不到1000米的路程,足足走了30多分钟那么久,走得罗楠像散了架一样。这种毒打,罗楠一个练过排打的人还难以承受,要是换了常人,恐怕早就爬不起来了。?

    赵敏还是那么高傲而风韵迷人,坐在一张破烂不堪的床铺边缘,虽然极不相称,反而更加突出了她的魅力和神气,赵敏看到罗楠被押进来,整理了一下职业装的领口,盖了一下她肥硕的乳房。人都说胸大无脑,罗楠想,怎么就用不到尚心、赵敏这些女人身上呢?赵敏看到伤痕累累的罗楠,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司空见惯地道:“蹲下。”?

    “是。”罗楠马上就回到了监狱,想到了管教干警和服刑人员谈话时的情景。?

    “你叫什么名字?”?

    “罗楠。”?

    “你认识我吗?”?

    “认识。”?

    “在哪里认识的?”?

    “歌城开饭的时候。”?

    “哦——?”赵敏笑眯眯地向前探腰,那对巨奶更加显得沉重,摇摇欲坠,她突然伸出了巴掌,照罗楠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光。罗楠没有防备,他没有想到今天真的是见到笑面虎了,而且还是个母老虎,党爱民怎么就迷上了她呢?要是党爱民上了她,不被她搞死,也必然落得生不如死。赵敏坐直了身体,收住了笑容,脸色阴沉地说:?

    “孩子,这一巴掌是教你如何做人。人常说打是亲骂是爱,人不打不成材,玉不琢不成器。你想一想,我怎么不打走路的呢?因为走路的和我没有关系;和我有关系的人多了,我为什么不打别人,而专门打你?因为你在对我说谎。孩子,做人的第一个基本素质就是要诚实,知道吗?”?

    “是,夫人。”?

    “那还不老实交代我在哪里见过你?”?

    “想起来了夫人,我在富丽华大酒店做服务生的时候,见到过您。”?

    “哦——?是吗?”赵敏一听罗楠说在五星级的宾馆见过自己,不觉把笔直的上身又挺了一下,顿显身份地说道:“说说看。”?

    “那天你还和我说过话呢,夫人。”?

    “是吗?”赵敏脸上又洋溢出笑容来,“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是真的夫人,您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了,可我记得很清楚呢!记得那天我推着服务车路过你的房间门口,突然你的门就开了,你把一个年轻人一脚踹了出来,说‘滚!’然后对我说‘看什么看?没见过老牛吃嫩草啊?’……”?

    啪啪就是十几个耳光重重地扇在罗楠的脸上,他的嘴里又冒出了血水,赵敏脸色青紫,直打得手疼了方才住手,气急败坏地喝道:“让他尝尝家法的厉害——!”?

    话音还没有落地,罗楠只感到头部遭到了什么东西猛然的重击,当场昏倒过去。?

    罗楠是被人用肩膀扛醒的。?

    醒来的时候只感到头疼欲裂,后脑、脖子里有一层硬硬的东西,襁得他痒痒的,罗楠知道肯定是头上遭受重击时流下来,已经凝固的血。再看扛他的那个人,竟然是何乐,浑身上下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申磊也是满身污垢,躺在地上沉沉地睡着,罗楠看着两个难兄难弟,嘿嘿地笑了起来:“嘿嘿,这就叫不期然而然。你们怎么也被弄到这里了?井冈山会师啊?”?

    “还有心情说笑!”何乐垂头丧气地说,“昨天晚上,我们逃出来,要挟着一个打手,来这里救你,不曾想中了伍杜的埋伏。”?

    “乐子,你说他们有胆量搞死我们吗?”罗楠努力地抬了一下头问。?

    “不会,我昨天问了那个打手,他们只会用饥饿和毒打折磨我们,直到我们的意志被击跨,求他们给吃的,服从他们,好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那要是遇见我这样宁死不屈的怎么办?”罗楠自吹自擂地笑道。?

    “宁死不屈?现在的中国人还有这种骨气吗?我看小鬼子要是再来中国了,全他妈得当汉奸。我问了那个打手同样的问题,他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见一个,倒是有几个不服气的,忍辱负重地过了这一关,最后逃跑了。”何乐仰望着乌黑的房顶说着,叹了口气。皎洁的月光,从窗户里射落在他的脸上,虽然身陷绝境,却没有一丝的绝望,罗楠不知其中原委,不由对何乐改变了看法,心生几分敬佩和好感。?

    第二天,没有一个人来招呼他们。?

    三个人没有水喝,没有饭吃,饥渴难忍的时候,只好用睡觉来打发。但是又睡不着,只好苦中作乐,用闲扯来转移注意力,申磊不堪其苦地叹了口气:“你们说大哥能找到我们吗?真他妈饿啊。”?

    “估计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不把我们两个救出去还没有什么大碍,救不出去楠哥,三笔大生意就要泡汤,损失就大了。我想,大哥会想办法的。”何乐安慰道。?

    “不会吧?没有我大哥也照样做啊,我的三个朋友都有大哥他们的电话,如今这个世界,离开了谁地球不是照样旋转?”罗楠诙谐地说。?

    “话不是这么说,楠哥。给他们电话号码,主要是不想将来有什么不测牵连到朋友,能减少一个环节就减少一个环节,过去我们做的几笔生意都是这样操作的。大哥大嫂和我的朋友做生意的时候,我一次都没有露面,大哥一分钱也没有少我的。”何乐抬头看了一眼罗楠。?

    罗楠摆动了一下被捆绑的双腿,使劲砸了一下何乐说:“你小子,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是?不要以己度人啊!”?

    何乐无法避开,受伤的腿被罗楠的腿砸得生疼:“你这家伙的肉真结实。哎——不过,我发现啊,这次的操作与过去截然不同了,你的这些朋友一个个也他妈太老到,到目前为止一个电话都不给大嫂打,只给你打,我看这次你是跑不掉了。其实他们的这种信任,无形之中害了你,他们将来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落了网,被刑警揍得驮不住的时候,就是楠兄你倒霉的时候。”?

    罗楠又砸了他一下:“滚吧你,你以为我的朋友会像你的狐朋狗友一样,一个个都是软蛋汉奸啊,他们哪个不是久经(酒精)考验的革命干部,没有刘胡兰的壮烈,也有董存瑞的视死如归。”?

    “哈哈,真有你的楠哥。”何乐、申磊笑道。?

    罗楠笑道:“其实真没有什么意义,中国人喜欢窝里斗,连洋人都看不起,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就是三条虫。”?

    何乐说,这话我信,就像我们现在这样,还不是三条任人宰割的虫??

    罗楠突然打住了笑声,说:“乐子,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啊,咱们弟兄谁跟谁啊?”?

    “你认识何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