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花落的声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人间天上
    门左的开阔地总是很吸引我。地面极洁净,显然是早上刚刚清扫过的。现在已经快11点了,一上午的时间,又有不少槐花落下来,在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小层。我痴心地想,如果寺庙里有个人,与我的想法一样就好了:隔上个几天不清扫,这些槐花会不会铺成一层淡绿色的花毯,发出淡绿色的幽香,就像极乐世界里的一样……

    在夏莲居老居士汇编的《无量寿经》里,在第二十品《德风花雨》中,经文描写道:柔和的德风吹拂着七宝林树,各种宝花随风飘落,在黄金地上铺成了厚厚的花毯。这些花毯都按照颜色,一块一块整齐地排列着,铺满了整个极乐世界……花朵柔软光洁,就像兜罗树上生长的兜罗棉一样。极乐世界的菩萨们踩在花毯上,花毯就陷下去有四指深,可是等菩萨们一抬脚,花毯就又恢复原状了……

    其实这一小块地方只有两、三棵老槐树,就已经有这么多闲寂的落花了。记得上次去广济寺,那个安静的院落里老槐更多,不过印象中没有看到多少落花——因为落花都已被扫在一起,混合着很多的泥土、枯枝,堆成了两、三个大土堆。这应该是一位喜吟“大江东去”的关东大汉,挥舞着一把大竹笤帚干的吧……

    中元节的时候,人太多。今日人迹寥寥,很多小麻雀在地上跳来跳去。我随意地游荡着,觉得自己就像寺内的一只小麻雀:没有多少人注意,而又自由自在、怡然自得。

    天王殿前的东西两面都有古碑。西面有两个石幢,一个石幢上刻着“南无多宝如来、南无宝胜如来”等如来的名号。这种石幢很多寺庙里都有,因为据佛经的记载,上述这些如来的名号,只要读过一遍,就可以不堕入恶道中,乃至超生天上。所以佛教大德为了能使众生更便捷地得到佛法的利益,就把这些名号刻在石幢上,认识字的人都会习惯性地读一读……不过这个石幢字迹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遗物。另一个石幢更古老,几乎字迹全无。

    挨着石幢,是四个历朝历代流传下来的石碑或石幢的底座。碑幢已无,只有这几个底座,不知承载过什么,而今光秃秃地撂在地面上。

    另有石碑一块,是明朝的,题目是“金台华严禅寺讲经沙门万空大师重修记”,落款是“大明弘治四年岁次辛亥佛诞辰日第四代住持空海立”。

    东面有四块大型的古碑。靠近甬路的第二块,用一只大石龟驮着,即俗称“龟趺”的。大石龟磨损得太厉害,头上的五官几乎都磨没了。第三块没有详看,只见题头上有“圣旨”两个大字——又是一块御赐的碑吧。最后一块紧挨着一棵弯着腰的老国槐,好像老国槐很好奇——而且这好奇心百十年来不改——要竭力探头看看围墙那边有些什么似的。

    回到甬路上,忍不住又看了看那大铁香炉,发现炉身上那些仙鹤的冠、眼睛、爪子和羽毛,都雕塑得非常清楚,堪称精工之至。在朝阳门外东岳庙的七十六司外,也有七十六个铁制大香炉,是明朝万历年间皇太后李圣造立的,上面题着“大明圣母慈圣皇太后李圣诚造”、“万历岁次乙酉孟夏吉日”、“慈宁宫管事提督太监王臣呈奏”。这最后的落款,几乎与眼前香炉上的一模一样,只是眼前香炉上的最后四个字看不清楚,或许也是“王臣呈奏”吧。

    慈宁宫是明清两朝已故皇帝的后妃居住的地方,老百姓呼之为“紫禁城中的寡妇院”。清朝第一位入主慈宁宫的是孝庄文皇后。前两年由宁静主演的《孝庄秘史》热播以后,老百姓对她才熟悉起来。不过,很少有皇太后像孝庄那样身负家国的重任,大部分皇太后都正常退休,到慈宁宫里安享天年。说是安享天年,其实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除了元旦、立冬和皇太后万寿节等有限的几个节日以外,慈宁宫里是没有什么热闹和欢乐的。先帝的遗孀们每天除了在花园里逛逛、在花草树木之间获得一种清趣之外,就唯有学佛了,所以慈宁宫里设有很多佛堂。想一想这一群特殊的人,当老皇帝驾崩的时候,她们中有很多人还很年轻,却就要在这孤清的院子里了此残生,所以多愁善感的诗人们,替这群人儿写了很多宫怨诗词,像元稹的《行宫》:“寂寥古行宫,

    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

    一生啊,就这样过去,思之宁不可伤可悯!作为皇宫里的人,在人间可谓富贵已极——当时底层的老百姓大概已视她们为天宫里的天人了——可是到头来,她们又得到了什么呢?所以这些人必也对自己的人生有所审视、反省,之后皈依佛门,将希望寄托于修行和来世上。眼前的这个香炉,就是她们在深宫大院里用心寄托于外界的一个希望啊!岁月如梭,而今几百年过去,不知她们中有多少人已经修行成功、又有多少人转生到了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