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花落的声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寺前无门关
    曾师兄、我,还有一位刚认识的在出版社工作的年轻刘姓女居士,三人撤下,向寺外走去。刚出寺门,我就听见有人急促地喊:“大妹子,大妹子!你刚才想给俺钱来着,俺在这里!”我一看,原来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乞丐。白天曾师兄和我曾出了一趟庙门,到外面街上的小佛具店转了转。当时这妇女和另两个乞丐离乞丐群较远,在法源寺前街的西边。那时她双腿蜷缩,斜坐在一块长方形的木板上,木板底下安装了四个滑轮,好像是个残疾人。但是奇怪的是,我只瞥了她一眼,就感到她的双腿毫无病气,根本就不残疾——包括她的全身,都散发出一种健康人才会有的气。彼时我离另两个乞丐比较近,就一人扔了一块钱。正欲扔钱给她,忽听一声怒吼:“住手!不许给钱!”原来一位男居士从庙里出来维持秩序,看到这么多乞丐,有些火。他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不许给钱!”我的手停在半空,冲那妇女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把钱收回,走掉了。一路上,我着意观察,发现这个乞丐群大多数是临时乞丐,他们没有长年乞讨生活所培养出来的那种乞丐气质,相反,大多数人有一种农民气质,应该是远郊或某个山区的农民,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么一条“财路”,遂在佛教的盛大节日,到庙门口客串乞丐来了。

    没想到我被这个女乞丐惦记上了。她记住了我,巴巴地跑到紧门口等着。她也急了,不再坐在木板上,干脆站起来了。我想起此前的欲给钱未遂,疲惫中未多想,掏出钱包,给了她两块钱。正欲前行,又听得一位中年胖女居士大声抱怨道:“真正的残疾人你不给,却给她!看看这里!”我定睛一看:真的,一位只有一截大腿的残疾人坐在庙门口的右下方。我打开钱包,又扔了五块钱给他。这下坏了,我刚转过身,就觉得周围的乞丐都涌上来,霎时间我就变成了“千手观音”,只不过这些手的方向都是倒着的——无数只手伸向我胸前的粉红色小包。我大骇。我以为他们会红了眼,将我的小包攫去,可是谢天谢地,佛菩萨保佑,他们没有,这些手都在离小包一、两寸远的地方停住了。我虚弱地大喊道:“没有零钱了!没有零钱了!”根本没有人搭理。这时一眼瞥见刘居士从乞丐圈外伸进一只手,我抓住这只救命的手,突破重围,冲了出来。三个人来到寺前广场的长椅上坐下。我惊魂未定,尚未来得及喘息,就发现有六个执著的乞丐始终尾随着我们,待我们坐下,他们便一字排开,站在我们面前,说什么也不走。

    我确实没有零钱了。纵使每个人十块钱,也没有那么多张十块钱的钞票。僵持间,我忽然灵机一动,拿出一张十块钱,说:“给你们十块钱,你们自己去分吧!”一位女乞丐似乎是个头领,她连声答应,说:“好的,好的,我们五个人分!”我扫了一眼,明明是六个人啊,就说:“不,你们六个人分!”女乞丐坚持道:“五个人!”我无力再纠缠,就给了她,果然五个人撤了去分钱去了。剩下一个乞丐,显然与那五个不是一伙儿的,奇怪的是他并不恼,一副淡定的样子,教育我说:“人多的时候你不应该给钱,给了钱你就脱不了身啦。”我朝他微弱地笑了笑。

    怕有更多的人来纠缠,我说:“咱们走吧!”三个人站起来,沿法源寺前街向西走去。曾师兄一边走一边说:“凡是主动向我张口的,我从来不给钱;如果不张口,看着确实可怜、有必要的,我才给。”我拖着疲倦的步子跟在后面,苦笑了笑——也许在大多数人的眼睛里,我都是一个“东郭先生”吧。

    事隔不久,我与紫航文化公司的蔡居士、任居士等人,到广济寺拜访续真法师。蔡居士对续真法师赞叹有加,说他是一位法相圆满、威仪具足的年轻僧人,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拉到《西游记》剧组去,都不用化妆,就是一位活脱脱的现成的唐僧。闲聊中,我与续真法师谈起上次在法源寺门前发生的事情,他便也给我讲了一些关于法源寺门前乞丐的轶事。

    他说多年前,法源寺门前只有两、三位固定的乞丐,其中有一位是留美回国的博士,一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姑娘。这姑娘很有个性,只要饭,不要钱。有一次几位外国人参观法源寺出来,不知议论些什么,大概是出言不逊,惹恼了姑娘,姑娘追上去,用英语与他们大声争辩起来。搞得几位老外大为惊诧:难不成连法源寺门外的乞丐都会说英语!?这法源寺也太高深了,真乃藏龙卧虎之地,千万不可小瞧呵!续真师讲完这一段,我们都开心地笑起来。言笑之间,我心一动:是啊,谁知道法源寺门前的乞丐中有没有佛菩萨的化身呢!也许他们在检验众生的施心呢!未进庙门,先过我这一关——每个进出庙门的人都从这道无形的关前过,而每个人过关的答案各各不同——这道“无门关”,就如同一面空镜子,照出了人世间的如许众生相。

    续真师还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年他在法源寺过春节,特地为门口的乞丐准备了“压岁钱”。当他来到街上准备分发的时候,每位乞丐都伸出了两只手!“从那时起,”续真师说,“我就知道法源寺门前的乞丐变了,变了……”事而至今,他们变得更厉害了,连乞丐也有滥竽充数的了。从乞丐之心不古,亦可看出人心之不古,看出末法时期众生善根之浇薄。

    众人沉默,有人发出轻声的叹息。我却没有什么沮丧的心理,因为我的想法与大多数人不同。我认为,一个人只要有乞讨的心,有乞讨的言行,他就是一个乞丐。不一定是生活条件太艰苦、过不下去了时乞讨才是真乞丐。只要这个人混入乞丐群中,向人伸手了,他就是乞丐,也无所谓什么真假。菩萨戒中有规定,曰:“若优婆塞受持戒已,见有乞者,不能多少随意匄分与、空遣还者,是优婆塞得失意罪,不起堕落,不净有作。”因此,多年来我就遵照菩萨戒的规定,随分随力地给一点儿。

    几年前社会上兴起关于真假乞丐的讨论时,我也曾困惑过一阵子。后来看了《六度集经》中的一个故事,方才释然。这故事说的是,释迦牟尼佛本生时,作大国王,名叫遍悦,国名乾夷。他悲智具足,广行教化,本国风调雨顺,人民快乐安康。邻国的国王见此很嫉妒,欲攻打乾夷国,又恐菩萨手下兵强将勇,粮草充足,战之不胜。此时他的谋臣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听说遍悦王曾发下大愿,凡有来乞讨的,不论讨什么,从不违逆,皆给予满足。到目前为止,遍悦确实兑现了他的诺言,凡有乞者,一一满愿,故而仁声大振。现在我们就利用他发的这个愿,派一个婆罗门前去乞讨他的头,如果成功了,其国必陷入混乱之中,我们趁此机会,兵不血刃,便可一举攻占敌国。”国王连声称善,遂物色了一个奸狡的婆罗门,打发到乾夷国去。

    婆罗门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乾夷国的王宫门前。他打扮成修道人,求见国王。国王疾速接见了他,向他恭敬礼拜,问他有什么需要。婆罗门说:“今有事,欲需大王头。”遍悦王面不改色,说:“好。只是我得先交待一下国事,再把头给你。”婆罗门同意了。

    五百大臣闻听,心急如焚。他们把本国情报部门探听来的关于这个婆罗门此行的背景,一一告诉了遍悦王。可是国王不为所动。后宫五百后妃、一千王子,听说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不觉悲从中来,匆忙赶到现场,声泪俱下,劝王三思,王说:“我自修行发愿以来,所发誓愿,无一违背;今已发‘一切施’之愿,理应无违,卿等勿劝。”百姓听说了这件事,想到这样一个仁君就要被敌国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夺去性命,都捶胸顿足,号泣不已。一时举国上下愁云惨淡,天地为之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