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花落的声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观音殿
    观音殿前的地方比较小,东西也不多,但却令人印象深刻。首先是门左右各有一株古柏,为了保护它们,围上了两方铁栅栏。妙就妙在这两方铁栅栏上爬满了牵牛花。大家都知道牵牛花的生命力极强,它们以铁栅栏为篱笆,蓬勃地生长着,尽情地缠绕着。密集的绿叶青翠如瀑,上面点缀着朵朵蓝紫色的牵牛花。身姿略嫌单调、黯淡的古柏,与这新生命的热闹、清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可谓相映成趣。

    另有一更绝的景观,乃是一株爬山虎“塔”。称其为“塔”,是因为它的确有塔的气势:高大、威严,孤高独立。原来很早以前,那里也有一株柏树,不知是谁在树旁种了一棵爬山虎,爬山虎的生命力也极强盛,年深日久,它越长越茁壮,最后竟把柏树包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可想而知,结果这可怜的柏树死掉了,捐躯做了这爬山虎塔的“塔心”,成就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由于分别心的缘故,我总觉得这爬山虎喧宾夺主,又有一种“小人”逼死“君子”的感觉,不免中心戚戚,有些不忍;可是同时又觉得优胜劣汰乃是自然法则,其生命力之旺盛亦让人无可奈何,便也有几分敬佩。

    步入观音殿,一眼看到殿正中供奉着一尊青色的男相观世音菩萨,头戴佛冠,面容端正饱满,颇有唐朝之风。(后来知道这尊造像叫禅定观音。)它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塑成的,非常润泽。

    观世音菩萨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可能是最亲切的一位菩萨了。他和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缘分甚深,据我所知,就连不信佛的人,也对大慈大悲的菩萨怀有深切的好感。对观世音菩萨的信仰始自印度,他的梵名是Avalokitesvara,后传至西域、中国内地、西藏、日本和南洋等地。在中国,自从晋朝的竺法护把《正法华经》译出之后,对观世音菩萨的信仰就逐渐兴盛起来。《法华经》中有一品,名《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非常详细地讲述了菩萨在这个娑婆世界是怎样帮助和救护我们这些渺小众生的:在水火灾难面前,在兵戈官讼之时,在毒蛇猛兽的威胁之下,举凡种种天灾人祸,只要我们在危急苦痛的时候,能够一心一意地称念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在心中虔诚地呼唤他,他立刻就能听见我们的心声,把我们从危难中解救出来。这是“拔苦”的一面。

    在“与乐”的层面上,只要是正当的要求,菩萨是有求必应的。求子也好、求财也好、求长寿也好,求功名也好……,只要心虔诚,一心祈祷观世音菩萨,称其名号,菩萨都会满足你的愿望的。因为佛教中有句话,叫做“欲令入佛智,先以利钩牵”,观世音菩萨深通此道,所以老百姓莫不对菩萨有极大的好感。

    在帮助我们解决世间的问题之后,菩萨还根据我们不同的根基,随缘变化出佛、菩萨、出家人、居士、官员、女人、童子等各种形象,来度化我们,使我们觉悟向佛。咱们中国人所习贯供奉的女相观世音菩萨,其经典依据就在此。大约是女性的慈悲、宽容、柔美更能打动国人吧,女相观世音菩萨自唐朝以后,深入民心,更演化出白衣观音、鱼篮观音、骑龙观音、净瓶观音等各种各样美丽的女性观音菩萨形象,使得现在一提观音菩萨,大部分人的脑海中立即就会浮现出一个慈悲、纯美、绝尘无瑕的女性面庞,这也是菩萨在中国的普遍示现吧。

    此外,观世音菩萨还有一个名号,叫“观自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开头就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这里的“观自在菩萨”,即是观世音。我对这两个名号的总结是:向外去观察这个世界的痛苦,去帮助众生,行菩萨道,就是观世音;向内去观察自己的心,观察自己存在的实相,观察自己的本来面目,就叫观自在。简而言之,就是“上求下化”。“上求佛道”即观自在,“下化众生”即观世音。所以我们每个学佛的人,只要内省外化,就是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不光是用来求助的,更是我们学习的对象。学佛的人,不仅仅要以佛、菩萨为依处,更要学习佛、菩萨的一切身、语、意,把自己转变成佛、菩萨,作他人和众生的依处,与这世界为灯、为皈、为救,才是我们学佛的本怀。

    拜完中间的禅定观音以后,我和曾师兄从左向右绕起。殿内右第一尊是位送子观音,高约不到一米,也是青黑色。菩萨的右掌上托着一个双手合掌的肥胖小婴儿,左手中指轻轻地搭在婴儿的头顶,有一种轻松拈弄的感觉,似乎菩萨稍微一弹指,就能把他弹到不孕妇女的子宫中去似的。

    我跟曾师兄开玩笑说:“呀,送子观音我得好好拜拜,我还没有小孩呢!”师兄笑曰:“那你拜呗。”我便真地磕了几个头。

    送子观音的右边,是一尊自在观音。记得一九九四年河北赵县柏林禅寺举办生活禅夏令营的时候,净慧老和尚带领营员去河北正定大佛寺参观,里面有一尊古老的木雕彩色倒座观音,也是这种造型,老和尚介绍说叫“自在观音”。眼前的菩萨坐在一个龙头狮身的坐骑(后来得知这种动物叫“吼”)上,龙头回首向上,仰望着菩萨。菩萨右手按放在龙颈上,右腿自然垂下;左腿跷起,踩在坐骑的身上,左手顺势搭放在左膝上,一幅很自在、很舒服的样子。这种造型是对“垂眉敛目,双跏趺坐”形象的一种反叛吧,符合人们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状态的向往。

    再向里,与中间主观音并排同向的,是一尊十八臂观音,也或许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准提菩萨吧,因为准提法曾经很兴盛过。据说《了凡四训》中的袁了凡,就常持准提咒。主观音的左侧则是一尊铜制的三面八臂观音,手持金刚杵、铃、鼓、莲花等法器。这一尊应是密宗的造像,腰不太粗,不似汉传佛教大多数佛像的丰润饱满。

    殿左有一尊极珍贵的文物,乃是明代的千手千眼观音铜像。她是真地有一千只手,然后每只手的手心上都有一只竖着的眼睛,合起来是千手千眼。这些手臂密密匝匝,一只挨一只,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看起来仿佛铜墙铁壁。在菩萨身后的这一千只大小相同的手臂之外,还重点雕塑了前面的四十四只手:有的两只结法界定印于小腹前;有的两只合掌当胸;有的手持念珠;还有的拈朵莲花……。此像有五层头,自下而上,头的数目逐渐减少,直至最上面只剩一个。

    看殿的居士说,这尊千手千眼观音很有名,据说自一九八九年以来,它的手还会经常分泌出“甘露”呢!我们凑近仔细一看,像身上果真有一两道液体流淌过后干了的痕迹——真希望不但观音菩萨有甘露可洒,每个欲发心救世的人也都可以自产甘露以应世。

    左边靠门边的这一尊观音是黑色的,没有跏趺,而是散坐着,右脚踩在小莲座上。这一尊看起来像是密宗的度母造像,因为此尊菩萨有极细的腰,与汉传造像的风格迥然不同。

    出了观音殿,感觉整个寺庙的进深已终于此,正欲回去,不料曾师兄说,后面还有一进院落。尾随师兄从西侧门穿出,向右,迎面是一堵寂寞的灰墙,一块干干的太湖石立在墙前,好在其左右各有一盆笔直的小树,一盆菩提树,一盆椿树,给这个近乎死角的地方带来些许生机。从太湖石再向右,一个前面都没有出现过的、青砖砌成的美丽月亮门出现了,一脚踏进去,立刻产生了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