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花落的声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五方佛殿
    从悯忠台下去,右绕到第四进院落,我发现了一个美丽的大石钵。它的底下是双层莲花石座,雕镂精细,钵身上面刻满了工丽的海水花纹。海水之上,在正东、正南、东北、东南等八个方向,分别雕刻了法轮、海螺、宝伞、胜利幢、宝瓶、黄金鱼、莲花、吉祥网等图案。这些图案在藏传佛教中称之为“八宝”。曾师兄告诉我,这个石钵也不是法源寺的,原是西华门内玉钵庵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重修法源寺时才搬了过来。

    原来当年元世祖忽必烈取得天下以后,为了犒赏诸位爱将,命令能工巧匠把一大块世间罕有的墨玉,雕琢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黑色钵盂。钵盂重达3,500斤,下配汉白玉莲花底座;钵身海涛翻腾,鱼跃龙舞,气韵飞动,煞是精美。世祖非常喜欢,为其取名“渎山大玉海”,将其安置在广寒殿中。每逢宴饮,就将大玉海内注满好酒,君臣共饮,酒香四溢。

    到了清朝时,由于世事变迁,不知怎么地,这尊瑰宝竟然流落到西华门外的真武庙中,成为庙中道士腌咸菜的坛子。乾隆皇帝闻知此事,十分惊异,急速派人将这尊大玉海买下,运到北海团城,赐名“玉瓮”,并专门在承光殿前修建了一座亭子,命名为“玉瓮亭”。他还颇有兴致地作了三首七言诗,以志此事,名曰《御制玉瓮歌》。此外,他还把这一组诗亲笔书写,命令工匠将诗和注释雕刻在玉瓮膛内。

    其后,乾隆皇帝余兴未尽,又命翰林院的四十名学士各写一首咏玉瓮的诗,将它们刻在玉瓮亭四角的石柱上。他自己也诗兴勃发,又写了四首,刻在亭子四面的门楣上,称为“诗额”。

    但是身为一国之君,掠取了民间的宝物,总觉得不好意思,于是乾隆帝又命工匠选料,精心仿制了一尊与原来一样的大石钵。只是那么大的墨玉石料一时难以找到,于是就使用了上等的汉白玉代替。玉钵雕好以后,乾隆帝又把它赐给了真武庙,从此以后,真武庙就被老百姓喊成“玉钵庵”了。当时拉墨玉大玉海的时候,乾隆皇帝没有要那个汉白玉底座,他为大玉海重新配制了一个墨玉底座,把那个汉白玉底座留在了真武庙。如今又仿制了一个与原来的大玉海尺寸一样的汉白玉石钵,这两件东西虽然新旧不同,但是材质一样,尺寸又吻合,因此倒也配合得天衣无缝,浑然一体。至1979年重修法源寺时,它被从玉钵庵调配到法源寺,带着清朝的钵身、元朝的底座,成为法源寺内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

    这真是一个罕见之物,不过更令人满意的是,它并没有被寂寞地闲置院中,供游客欣赏,在这个如一方小池塘似的巨大石钵中,不知是哪位法师那样有匠心,把它种上了荷花。从季节来看,荷花大约已经开过,但是它那亭亭的玉茎擎送着碧绿圆润的荷叶,探出石钵之上,高低错落,与古老的石钵相映,别有一种清美的风姿。不知入秋之后它是否会被清理出去,我想会有诗心如商隐或黛玉一样的人,舍不得拔掉它,留下残荷听那深秋的潇潇雨声的。

    路过美丽的石钵,走进第四个殿堂,里面供奉着五方佛。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五方佛,我就会联想到密宗。这一组铜像也是明代的,高约四、五米,结构分为四层。最上一层是法身佛——毗卢遮那佛,也就是大日如来。他头戴五佛冠,面相丰满端美,手结智拳印,双跏趺于莲花座上。第二层是四方四佛,分别是东方妙喜世界阿閦佛,南方欢喜世界宝生佛,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和北方莲华世界不空成就佛。这四尊佛是报身佛,故在法身佛之下。第三层如一个巨大的铜球,截去了上、下两小部分球面,上面是千佛小像的浮雕,如士兵方阵一样整齐、壮观。这千佛不知是不是贤劫千佛,不过一定是化身佛无疑,所以他们又在报身佛之下。第四层、也是最下面一层,是雕刻着莲花花瓣的石座,光这个石座就有一米多高。我第三次来法源寺的时候,佛学院的戒毓师父告诉我,这五方佛是“文革”后从别的地方挪到法源寺的。由于殿堂高度不够,就掘地三尺,才算把他安置了下去。经他这么一说,我仔细一看,果然,屋子正中央的地面向下深陷了一块,周围还镶上了保护性的石制栏杆。不知是谁那么聪明,想出这个主意,法源寺真应该感谢他,否则这么珍贵的文物就不知道“花落谁家”了。

    步出五方佛殿,像每次一样,都是从殿左向后绕,今天却发现一些工人在挖沟,铺设管道。曾师兄深怕我这个性情幽僻的人不喜欢像今天这样热闹和有些乱的场面,解释说法源寺正在整修。我明白他的意思,遂说:“没关系。法源寺就像一个气质绝佳的老人,即便掉了几颗牙齿,也无损于他的整个精神风貌。”师兄听了笑起来。

    是的,想想刚才毗卢遮那佛那长满了绿色铜锈的五佛冠和莲花座;五方佛那锈脏的脸,就像小孩在外面玩,抹了个花脸回来,这些影响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吗?它们诚然没有崭新的铜像那样光润洁净,但是岁月赋予它们的沉稳、幽邃的气质,却是万金不易的。同样,在殿旁挖个把条沟,虽然也会破坏一些局部的感觉,但是法源寺的古朴殿堂、古老佛像和花木瑶草所组成的寺庙整体,多年来已形成了一个稳定和谐的气场,它所散发出的独特的魅力光华,是不会被一条沟掩蔽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