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你是一条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21
    辣辣死于一九八九年夏天。

    四清是置她于死地的直接因素。从小到大,从读书到高考落选到进工厂工作,四清都是个波澜不惊的人。平时不过爱看些《飞碟探索》之类的杂志。别的孩子都不谈了,辣辣认定四清会顺利地娶妻生子,让她好生做几日奶奶的。

    平日四清极有规律,钟点一样上下班。几天忽然不回家,辣辣就慌了。央咬金去找弟弟。咬金还说不要紧,这么大男孩还不兴在外面玩玩?结果一找吓了一大跳,全沔水镇就没见这个人。

    又是几日过去。那是傍晚时分,电视里播放新闻联播,忽然四清在屏幕上出现了。虽然镜头就片刻晃了过去,却也足以让人认出四清。咬金两拳相击,说:"好了。找到了。四清在北京。"

    辣辣愣说兴许眼睛花了。直坐着等沔水镇电视台的新闻重播,又实实在在看了一遍。

    "这小狗日的!怎么去了北京?"辣辣问咬金。

    咬金耸耸肩。说:"别管他了。"

    "怎么不管,他虚岁二十五了,该结婚的人了。到北京干什么?"

    辣辣固执地要咬金去找回四清,咬金不干,说人海茫茫,哪儿去找?别土儿巴叽以为北京也是沔水镇。

    四清出走半个月后,辣辣去找了灵姑。灵姑还住沔水镇一中后面,老朽得不成人形了。但生意兴隆得不得了,差不多是公开开业,五湖四海的人都寻到了这儿。一次五块钱,老太婆凭这本事盖了五栋三层楼的楼房,儿女一人一栋。

    辣辣的目的是查查四清是否在阴间,一说起话来,灵姑居然还记得辣辣。说:"你丈夫是好义茶楼蹋了丧命的不是?你还有个儿子是强奸妇女挨了枪子儿不是?"

    后来,灵姑只收了辣辣的半费。辣辣有钱,灵姑不要,说沔水镇老街坊一律半价。

    从灵姑那儿回来,辣辣就倒下了。长年卖血严重地损害了她的肌体。虚胖浮肿使她难以步行。极度的贫血使她每个重要器官的功能都衰竭了。

    辣辣在死之前支开了咬金。等咬金办完事赶回来辣辣已经穿好考究的寿衣躺在床上,脚上蹬着一双时髦的浅口高跟皮鞋,皮鞋擦得黑亮,辣辣四肢正在变凉,眼睛却极不甘心地睁着,仿佛有话要说。咬金连忙找人请来了姐姐艳春和老朱头。只有老朱头听清了辣辣的话。

    他说:"她要你们找回四清和冬儿。"

    辣辣听了老朱头的话,咯儿一声打个声音很怪的呃,双目一闭,咽了气。

    大家忙着辣辣的后事,艳春的儿子发现了得屋的尸体,得屋在自己床上,蚊帐垂着。辣辣给得屋服了超大剂量的安眠药,也换了一身新衣服。

    有些没经科学证实的怪事并不是人类的臆想,它是事实。就在辣辣一息尚存叨念着冬儿的时候,远在北京的冬儿忽然从噩梦中惊醒。她满头大汗坐起来,说:"我妈死了!"她丈夫开了灯,说:"你不是孤儿吗?"

    "不是!"冬儿说。

    冬儿害怕吵醒了儿子,她到隔壁房间看了儿子,踏着地毯无声地回到卧室。

    丈夫已为她冲了一杯咖啡。她啜着咖啡,在空调机轻微的嗡嗡声中给丈夫讲起她真实的家世。她是在做了母亲之后开始体谅自己母亲的,她一直等待自己战胜自己的自尊心,然后带儿子回去看望妈妈。

    辣辣就在冬儿饱含泪水的回忆中闭上了双眼。这年她五十五岁。

    一九九零年十二月

    汉口常码头二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