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用心去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九部分 美国 玻璃蜗牛的故乡
    在美东访问时,有朋友建议我去康宁看玻璃,我本来对玻璃并无特殊的爱好,所以冷然对之;可是,他笑着问我:“是怕有人在那儿塞给你玻璃蜗牛吗?”一句话,逗出了我去那里的特殊兴趣。

    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大都还记得,七十年代中期,出现一桩轰动一时的“蜗牛事件”。当时,经周恩来总理批准,我国派出了一个考察团赴美,打算引进一条电视机彩色显像管生产线;在考察过程中,他们接受了美方一个机构赠送的小礼品——玻璃蜗牛形的镇纸,回国后,此事被人告密于江青,江青发难,指斥接受这样的东西是甘心被美国人侮辱,后来更把这件事和另几件事联系起来,大批“洋奴哲学”、“爬行主义”,并将矛头指向了周总理;后来总算弄清,玻璃蜗牛在美国是很流行的社交礼品,蜗牛寓有吉祥、幸福的含义,以此送人绝非讽刺接受者笨拙丑陋、做事缓慢的恶作剧,汇报给毛主席后,他也在有关报告上划了圈,一场闹剧才暂告停演,但从美国引进先进技术的计划,也便由此泡汤。当年赠送玻璃蜗牛的机构,就是康宁玻璃公司。

    美国的大企业,钱赚大了,往往要以对文化艺术的尊重与赞助,来显示自己的“高品位”,以博社会各方的好感,其实说穿了,如此树立企业形象,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不管怎么说,这样总比把赚来的钱大把地浪花了好吧。在纽约州,我去逛过百事可乐花园,那家饮料公司,免费让人进入它总部周围那占地极广的大花园,花园里的花草树木、湖泊亭台倒也平常,难得的是它在其中安置了不少当代雕塑名家的大型代表作,形成一个极富特色的圆雕博物馆。康宁玻璃公司呢,总部在纽约州西南部,称康宁玻璃中心,那里首先引人瞩目的,是一座相当大的玻璃博物馆,馆中收藏了从全球各处搜罗来的数千件大大小小的玻璃制品,大的,有大至布满整整一面墙的欧州哥特式教堂的嵌花玻璃窗;小的,有蚕豆般的古代护身符;既有林林总总的各类实用玻璃器皿,更有花团锦簇的各色玻璃艺术作品,展品陈列既体现着世界玻璃发明制造的历史,又具有趣味性乃至休闲娱乐性,比如,它里面的许多展品不仅可以看,还可以抚摩,一只两千年前的古香水瓶,令多少参观者在抚摩间浮想联翩;有的展品还允许轻叩听音;一具埃及木乃伊,前面装有X光观察仪,参观者可以用它窥视其中的玻璃陪葬品——据说古埃及人认为玻璃能帮助灵魂顺利地渡达另一世界。

    除了玻璃博物馆,康宁还有一所展示高科技新成果的科学及工业展览馆,在那里面可以看到任人像地毯一样卷曲而不破裂的玻璃,看到比头发丝还细的光导纤维,也可以看到一块两公尺厚的玻璃,它居然具有同你平时所接触的所有优质薄玻璃一样的透明度。此外,在该地史都宾玻璃工厂,有一个车间是呈舞台状向参观者敞开的,在那里你可以目睹一件玻璃器皿烧制成型的全过程。

    在康宁玻璃中心附设的礼品商店里,琳琅满目的玻璃制品令人眼花缭乱,我去寻找玻璃蜗牛,在那过程中,才发现美国人不仅不以为蜗牛的形态具有“侮辱性”,举凡蜥蜴、恐龙、鳄鱼、蜘蛛、蟾蜍、豺狼、狐狸、乌龟、鲨鱼、骷髅、眼镜蛇、老妖婆、外星怪物……都可以作为礼品题材,倘一味地多心,动辄怀疑赠礼品者不怀好意,那会引发出纠纷的真是太多了。当然各民族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心理,民族间交往时,互相尊重对方的忌讳,是应守之道;一旦因为实在是不知道,犯了忌讳,也大可实行“不知者不为罪”的恕道;中国人何尝有对蜗牛的忌讳,当年康宁公司以蜗牛为礼品,其实恐怕主要还是想以之显示一下其玻璃制品晶亮澄澈的工艺水平,以拉牢生意;打“小报告”者讨好江青一伙,为“四人帮”搞政治阴谋提供子弹,实在可鄙,“四人帮”借“蜗牛事件”兴风作浪,实在可恨。二十多年过去,在玻璃蜗牛的故乡回想起这段荒唐的往事,鄙恨之余,想笑,却没笑出来,只是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