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40.幕后主人
    声音响起的时候,乐珠的脑中“嗡”的一下,她并没有马上回头,她用力地喘息着。那个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她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揪心。

    他没死,而且他还在说话,这意味着什么?

    乐珠的心中隐隐作痛。“你果然没死。”乐珠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是的,我没死。”对方在回答乐珠,声音中充斥着冰冷的感觉,仿佛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你……你真的没死……”万通的脸上现出惊讶地表情,他指着乐珠的身后,高声说道:“你骗了我!”

    乐珠放下了枪,转过头看着对方,她又见到了他,这次他活着,并且穿着那件厚实的像毛毯一样的黑色衣服,如果不是他的脸露出来,乐珠还是无法认出他。

    “现在你知道我的身份了。”男人冰冷的眼神像一道寒冰射向乐珠。

    “原来你就是这个地方的幕后主人……”乐珠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笑还是应该是哭。

    “骗子!”万通气愤地浑身颤抖,“枉我把你当好朋友,你却一直利用我!”

    “那又怎么样。”男人从乐珠的身旁走过,冷笑地看了她一眼后,走到万通的面前道,“这些年你都白在这里生活了,你还是没有明白这个地方的真正意义,这里本来就没有信任,没有朋友,没有感情。”

    乐珠的心碎了,她曾经为他哭过,那是她长大后流的第一滴泪,可是他却不值得她那么去做,他给了她最大的欺骗:“原来那天你为我挡那一枪是假的。”

    “没错,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怎么会对我动情,如果我死前不提到悟觉,你又怎么会去跟踪他。”男人发出一声嘲笑。

    “难道你的母亲也是你杀死的?”乐珠不相信他竟然是如此的残忍。

    “母亲?”男人讥笑,“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工具,一个帮我做事的人,一个按我吩咐给你写信的人。也只有让你看到施翔的那两封信,你才会对施翔的死疑心重重,才会关注他,也才会帮我引出是谁散出逃离这里的谣言,并且帮我们找出那个人这么做的原因。只可惜,她突然良心发现想要告诉你真相,所以我不得不杀了她,就像那个酒吧的老太太,她帮我引诱悟觉破戒,让悟觉自己看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本来她是一个很好的帮手,可是她也想背叛我,想要逃离这里,所以我也不得不杀了她,对于叛徒我向来不手软!”

    乐珠紧紧地攥住了拳头。

    “你们想要信任,想要朋友,想要感情,我就给你们这些,就陪你们演这场戏,你们想要设计找出我这个幕后人,那么我就耐心等待,陪着你们看到自己的悲惨结局。”男人笑得有些阴险。

    乐珠真想给他一嘴巴,她痛心,彻底地痛心。

    “你简直不正常!”扫街的女人再也按捺不住,大声痛斥着对方,“我们都跟你不相识,可是你却建立了这么一个鬼地方,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你到底为了什么!你又能得到什么!”

    “一些人自认为自己是善良的,自认为自己是大公无私的,但是当他们来到这里,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显露出了自己的本性,成为真正的凶手,真正的恶人。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因为有了欲望,所以才会有各自不同的结局。我就是要让你们明白这些,然后将自己看得彻彻底底一些。”男人看向乐珠。

    乐珠抬起头刚好跟他的目光对上,她心中发寒:“一切都是假的,对吗?”

    男人的目光中突然有了某种复杂的变化,只是太复杂了,乐珠看不懂:“一切都是假的。”他说得很轻,但是却很肯定。

    乐珠猛地举起了手枪,对准了他。

    “我不会对敌人手软的,为了那些死去的人,也为了那些被你们带到这儿的人。”乐珠狠狠地瞪着男人。

    男人却没有动,目不转睛地盯着乐珠。

    乐珠突然发现自己很害怕与他对视,他的目光让她感到不自在,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万通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如何是好,扫街的女人却高声叫道:“打死他,快打死他,只要打死他我们就能活下去了,就能离开这儿了!”

    她说得没错,只要打死他,这里的人就都能离开了,不会再有死亡,不会再有谋杀,不会再有算计,只要她轻轻扣动扳机,一切就都结束了。

    万通摇了摇头,他看出了乐珠的感觉,也看出了乐珠的不舍,他没有去强求什么,他轻轻地拍着扫街女人的肩膀,柔声说道:“让乐珠自己决定吧。”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一把枪不知什么时候从门缝中伸了进来,而且直指着这个方向。

    “不要!”万通一声尖叫,扫街的女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万通扑倒,紧接着“砰”的一声枪响,万通的胸前露出了一个血洞。

    “不要!不要!”扫街的女人像疯了似的扑在万通的身上,拼命呼唤着他。

    乐珠惊呆了,她并没有开枪,她看向男人,男人也是一愣,但当他看向门口时,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当乐珠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从门外钻进来,但乐珠却惊得连手中的枪都掉在了地上。

    “乐珠,我们又见面了。”他的身上也穿着一件黑色的像毛毯似的衣服,但是乐珠这回可以看清他的样子。

    乐珠真希望这是做梦,真希望这不是事实,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竟然就是悟觉的师父!那个抚养悟觉长大,让乐珠来找母亲的老和尚。现在她终于知道老和尚为什么会知道来这儿的路线,为什么知道施翔会来到这里,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看来你很意外。”老和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乐珠摇着头,她真的无法接受。

    “你……”扫街的女人却突然抬起了头,并且放下万通缓慢地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老和尚,神情惊讶地叫道,“是你!你竟然还活着!”

    老和尚在望向扫街的女人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哼,你这个贱人!”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万通半躺在地上看着老和尚,脸上露出了苦笑。

    老和尚快步上前,举起枪对准万通,扫街的女人却一下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现在你还护着他!”老和尚狠狠地给了扫街的女人一嘴巴,扫街的女人以仇视地目光瞪着老和尚。

    “不要打她……要打就打我……”万通的声音越来越弱。

    “够了!”乐珠再也看不下去,“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老和尚回过头看着乐珠,脸上露出阴笑:“你想知道真相,好,我告诉你,让你死也死个明白。”

    “爸,您坐这儿。”男人从旁边拉了一把椅子,同时接过了老和尚手中的枪来回对着面前的三个人。

    爸?乐珠现在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只怨自己太笨,想起悟觉,更是为他不值。

    老和尚坐了下来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故事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当时,我的事业正值顶峰,简直是春风得意,我有自己的集团,我有着别人羡慕的生活,我有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我甚至认为我的生活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但是这个女人,”老和尚伸手指着扫街的女人,“她本是我的妻子,可是她却背叛我,与万通私通。”

    “错!我们根本不是私通,我们是真心相爱,是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是你只在乎自己的事业,你根本不关心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家,而万通却懂得我,每当我生病的时候他会照顾我,每当我伤心的时候他会安慰我,是他让我对未来有了希望,而你只把我当成宠物,高兴的时候理我一下,不高兴的时候就把我丢在一旁不管,所以我才要决定离开你!”扫街的女人怒斥。

    乐珠却没有出声,她在听,在等,她知道这一切一定跟她有关,她的心中此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此时扫街女人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闭嘴!”老和尚猛地站起身,像一只发狂的狮子冲到扫街女人的面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使劲地嚷道,“你这个贱人,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丈夫,你却为了这个男人对我下毒手,在我的酒里下了药想毒死我!”

    “没错,我是要毒死你,因为我恨你,我在你身边的这些年你从来不关心我,而当我决定跟你离婚的时候,你却说除非你死,否则我别想离开你,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扫街的女人疯狂地嚷道。

    “臭女人,你竟然说是我逼你的,你竟然敢真的让我死,你真是好狠心,枉我们那么多年的夫妻,哈哈……什么夫妻,什么爱情,全是骗人的!”老和尚的口中发出凄惨的笑声,“我发誓,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所以我一直在找你们,不惜任何代价找到你们,我要报复你们。所以当我终于找到你们的时候,我就把你们的孩子偷出来,一个跟我当和尚,另一个我给她脖子挂了一个银坠,以便将来能找到她,然后我就把她扔在街头,我要让她尝尽苦头!我要让你们一辈子都后悔!哈哈……”

    乐珠突然明白了,彻底明白了,她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万通与扫街的女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是你抢走了我们的孩子,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扫街的女人怒瞪着老和尚,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没错,你不仁我不义!我被你下了毒,虽然还能活下来,但已经是半个死人了。我要报复,我一定要报复!我扔下自己的事业,把所有的钱全部投建这个地方,我就是要把你们困在这里,让你们活受罪,还要让那些自以为正直、自以为善良的人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万通挣扎着说道:“你……太可怕了……你要报仇……就来找我……不要动我们的孩子……”

    “我可怕!如果不是你们先下毒,我怎么会只有半条命,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所以你们和你们的孩子都要偿还我!”

    “孩子!”扫街的女人惊得冲上前一把抱住老和尚的腿叫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年也是我下的毒,跟孩子们没有关系,你要报仇找我,放过孩子!我愿意承担一切,只要你放过孩子!”

    老和尚看着扫街的女人发出一声尖笑,他苦着脸看着她道:“你终于肯承认是你的错了?哈哈……可惜你承认得太晚了,一切都发生了!你们的孩子……”老和尚看向乐珠,突然发出一声震天的笑声,“你们的孩子真孝顺,他们都来这里找你们了。”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扫街的女人惊恐地看着老和尚。

    “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不问她?”老和尚在笑,笑得很放肆。

    乐珠嘴唇颤抖,她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只是木木地望着扫街的女人和万通。

    “你……”万通看着乐珠,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乐珠点了点头,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扫街的女人站起身吃惊地走到乐珠面前,“你是……我们的孩子?”

    乐珠的泪水已经浸湿面颊,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母亲此时的眼神和画像上的很相似,可是她的面容却变了太多太多,也许这就是岁月的洗礼。

    “孩子!”扫街的女人一把将乐珠抱在怀中,乐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悲伤地叫道:“妈……”

    这就是她一直想找的母亲的感觉,那感觉真好,充满了温暖,而且现在她竟然多了一个父亲,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们一家团圆了。

    团圆了吗?一想到悟觉,乐珠就感到心痛。

    “弟弟呢?弟弟在哪儿?”扫街的女人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乐珠看着她,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乐珠低下了头,声音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

    “他怎么了?快告诉我,快说啊!”扫街的女人抓着乐珠的衣服着急地问道。

    “他死了。”乐珠真不愿意说出口,她太难过了,太悲伤了。

    扫街的女人跌跌撞撞地后退数步,然后瘫坐在地上。

    万通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老和尚的脸上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等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了,现在终于来了。

    男人站在一旁,一直注视着乐珠,她看起来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无助,男人的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颤动。

    “你刚才为什么阻拦乐珠开枪?如果你不挡着,乐珠就会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那样比我动手效果更好!”老和尚埋怨男人。

    乐珠瞪向老和尚,他简直不是人!虽然他有仇恨,但是他已经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和尚,早应该化解了,可是他却依然做着这种可怕的事情,他就像一个魔鬼!

    “我……我刚才没考虑太多。”男人解释道,同时看向流泪的乐珠,他的心中不知为什么也有种莫名的伤痛,为她吗?他在问自己。

    “难道你喜欢她?”老和尚似乎看出了男人的心事,问道。

    “没有,爸,我是您的儿子,我只是为了计划才那样对她,对她我根本没有任何感觉。”男人说服不了自己的心,他发现自己似乎在说谎,那种感觉他说不清楚。

    “是吗?”老和尚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枪,对准了乐珠。

    “爸!”男人不自觉地叫了一声。

    老和尚一脸严肃地看着男人:“你真的没动心吗?”

    “没有,爸。”男人摇头。

    “那你为什么这么紧张?”老和尚从他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什么。

    乐珠抬起头,看着男人,她的眼中已经没有先前的冷漠,也没有先前的坚定,有的只是伤痛,有的只是难过。

    男人心痛不已。

    “如果你承认你爱她,爸就不杀她,如果你不爱她,我就……”老和尚立刻将枪口对准了乐珠的眉心。

    “不要!我爱她!”男人这句话脱口而出,乐珠惊呆了,就连万通和扫街的女人都感到意外。

    “爸,我承认我已经爱上了乐珠。”男人看着乐珠,他不想再掩饰,他想忘掉她,本来也以为会忘掉她,但当看到她有危险的时候,他才发现她早已在他心中根深蒂固。

    乐珠动容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恨他还是应该爱他,她的心中虽然有千言万语,但是她却不能说任何话,现在他是她的敌人,一个设计害死自己弟弟的敌人,她能原谅他吗?乐珠低下了头,她不想再看他的目光。

    乐珠避开了他,男人心中刺痛。

    老和尚的表情变得异常复杂,他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

    “你要杀就杀我,不要杀我的孩子!”扫街的女人突然冲了上来,一把按住老和尚手中的枪,二人争斗起来,突然一声枪响,二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乐珠屏住了呼吸,是谁中了枪?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飞出来了。万通和男人都瞪大了眼睛。

    终于,扫街女人的身子软软地摔在地上,腹部流出了鲜红的血。

    “妈!”乐珠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扫街的女人。

    “你这个疯子……我跟你……跟你拼了!”本来对于老和尚,万通心中还有着愧疚,但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倒在血泊中,万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无法接受,他要杀死他。但是当他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他却怎么也吸不进最后一口气,他僵直着身子,伸手指着老和尚站在那里,再没有任何的反应。

    “万通!万通!”扫街的女人忍着疼痛呼唤着。

    乐珠放下扫街的女人冲了上去,伸出手轻轻地在万通的鼻间探了一下,脸色立刻变了,手马上抽了回来。

    “他死了……”乐珠悲痛欲绝。

    扫街的女人流下了眼泪。

    老和尚却笑得更加放肆,整张脸都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乐珠想要冲上去,却被扫街的女人拦住,她轻抚着乐珠的面颊,柔声说道:“孩子,你长得真漂亮,妈都没有认出来你是自己的孩子,如果早认出来就不会变成这样,妈和爸对不起你们。”

    “妈……”乐珠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眼泪却一直不停地流。

    扫街的女人看向男人,他正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充满悲伤地看着乐珠。扫街的女人心中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的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她放心了。扫街的女人最后看了一眼乐珠道:“孩子,你要保重!”说完,她最后看了一眼万通,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紧接着用尽最后的力气一头撞在壁炉凸出来的地方,鲜血从她额头处流了出来。

    “妈……”乐珠简直是痛不欲生,短短的一会儿她又先后失去了两个亲人。

    男人怔住了,看着乐珠伤心欲绝的样子,他的心都要碎了。

    枪掉了,是自老和尚的手中脱落的,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奇怪,嘴唇颤抖,似乎想表达什么却又表达不出来。突然,他一下子冲到了乐珠的身旁,将乐珠推开,一把将扫街的女人抱在怀中:“不要,不要死!不要离开我!”老和尚拼命地大叫着,想要从死神中将她带走,可惜太晚了。

    乐珠愣愣地看着这一切,老和尚应该高兴才对,这不正是照他的计划进行的吗?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她感到迷茫。

    老和尚突然哭了起来,他哭得相当的伤心,相当的难过:“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要!不要!”他感到了痛苦,他原以为当她死去的时候,他会开心,但是他错了,他发现当自己看到她撞死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几乎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不要碰她!”乐珠一把推开了老和尚,她不想再让他肮脏沾满鲜血的手碰自己的母亲。

    老和尚怔怔地看着乐珠:“我错了……我错了……”

    乐珠不明白。

    “我原以为我恨她,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深爱着她,即使她曾经想要杀死我,可我还是爱她……”老和尚难过地嚷着。

    爱?乐珠苦笑,什么是爱?现在她真的好迷糊,爱为什么能使人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这还是爱吗?

    男人看着这一切,他的心低落到极点,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吗?这是父亲所追求的吗?这就是计划的结局吗?这到底是什么?他找不出答案,也许世间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答案。

    老和尚停止了哭泣,呆呆地望着扫街女人的尸体,轻轻地说道:“你们走吧。”

    乐珠转过头看着老和尚,她没有听明白他话的意思。

    “离开这里吧,我累了,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现在她已经回到我的身边,我只想跟她在一起,你们离开,马上离开这里!”老和尚的声音听起来很苍老,看来他真的是累了。

    “走吧,赶紧走吧!”老和尚一把将乐珠推向男人,“你们两个快点离开这里,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男人愣愣地看着老和尚,他不知道老和尚为什么要这么做:“爸,我哪儿也不去,我就陪在您身边。”

    “快走,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你们马上离开这里!这里马上就要被全部毁灭。”老和尚吼道。

    “爸,我不能丢下您!”男人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抬起头望着男人,脸上露出了苦笑:“孩子,对不起,我有件事一直在隐瞒你。”

    “爸……”

    “你过来。”

    男人将头凑到老和尚的面前,老和尚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其实悟觉不是乐珠的亲弟弟,你才是。”

    男人惊住了,望着老和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本来想报复她,可是我却发现自己错了,孩子,对不起,你们不能相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现在带着你的姐姐离开这里吧,忘记我,忘记这里的一切!”

    男人缓缓地站起身,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的目中流露出父亲般的目光,他挥了挥手,让男人离开。

    男人紧咬双唇,一把拉起了乐珠:“我们走!”他不能让乐珠留在这里等死。

    在出门的时候男人回头看着老和尚,他的脸上已经堆积了很多皱纹,岁月已经在他脸上留下了印记,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可怜的老人。

    男人带着乐珠头也不回地走了。

    随着一阵轰隆声,乐珠面前的城墙缓缓倒塌,带起了一阵浓浓的尘土。

    它结束了,和这里所有的人一起结束了,全部被埋葬。

    乐珠悲伤地注视着这一切,她知道以后不会再有这种地方存在,但是真正的现实生活中难道不也是这样的吗?也许它只是真正世界的一个浓缩,只是让她更能看明白一些事情。

    男人回过头望着乐珠。

    她竟然是他的亲姐姐,而他竟然爱上了自己的亲姐姐,这到底是谁的错?男人不知道,他只感到心痛。

    乐珠抬起头,目光忧伤地望着男人,她不知道是不是要跟他说话,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爱恨,太多的牵扯,他们还能在一起吗?乐珠不知道,她只感到难过。

    “我要走了。”男人幽幽地说道,同时松开了乐珠的手,他已经在心中作了一个决定,他不会将真相告诉乐珠,也许这样对她最好。

    乐珠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也许这就是结果。

    “答应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男人捧着乐珠沾满泪水的脸庞,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深情。

    “你要去哪儿?”乐珠还是忍不住问道。

    “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男人不舍地看着乐珠,她是他的姐姐,可是在他的心中她却深爱着她,他无法抹杀那份深情,只能将其深深地藏起。

    “不要!”他要回去送死,乐珠不允许!

    男人轻轻地在乐珠的额头吻了一下:“好好保重,答应我!”

    乐珠哭了。

    “答应我!”男人肯求。

    乐珠勉强地点了点头,眼泪像泉水般涌了出来,她明白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转身坚定地朝着那个地方走去。

    乐珠痛不欲生,她真想冲上去阻拦他,但是她知道他决心已下,他属于那里,他不可能回头。

    乐珠低下了头,她不忍再看下去。

    老和尚看着扫街的女人和万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这些年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我真是疯了?也许我真的疯了,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的孩子……”老和尚伤心地哭着,全然不理会外面震天的轰响,他已经启动了机关,这里马上就要全部毁灭,虽然他感到很寂寞,但是他再也不想出去,他真的太累太累了。

    一只手突然在他的肩上轻拍了一下,老和尚下意识地回过了头,立刻惊讶地叫道:“你为什么不走?为什么回来!”

    “我已经习惯这里了。”男人给了老和尚一个温和的笑容,就像是儿子对父亲的笑容。男人不恨他。虽然是他拆散了他的家人,虽然是他毁了他的幸福,但是母亲也有错,他不恨他。他养育了他这么多年,他感觉得到他对他是真心的,只是他心中有个结,所以他才会做这些事情,但这些归根到底都是因为爱。

    爱是没有对错的。

    “傻孩子,你不应该回来!”老和尚哭了。

    “我怕你太寂寞了,所以回来陪你。”男人坐在了老和尚的身旁,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这样感觉很好,就像小时候。”

    老和尚伸手搂住了男人,“孩子,谢谢!”

    男人微笑地闭上了眼睛。

    再见,乐珠,如果真的有来生,不要再做我的姐姐……

    一阵响声过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乐珠望向那棵埋着自己头发的枯树,它正孤零零地屹立在那里。虽然它已经没有了生命,但是他仍然坚强地屹立在那里陪伴着她的秀发。

    从前的她已经死了,现在的她要重新做人,要好好地生活,因为她答应了他。乐珠从怀中取出那串念珠,念珠已经重新串好,并且多出了一颗菩提籽。

    “悟觉,姐姐答应你带你出来,而且要带着你好好地活着。”乐珠仰头看向天空。

    天空继续在飘雪,仿佛在净化着一切。

    乐珠默默地注视着天空,她仿佛看到了所有的人。

    悟觉、邮局的老太太、蔡子佳、施翔……

    他们已经没有仇恨,他们的脸上呈现着温和平详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明媚的阳光一样灿烂。

    乐珠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从怀中掏出那瓶红酒,然后从脖子上取下项链,最后看了一眼,将它扔向了那个地方。

    “你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圆了。”

    (全文完)

    200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