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9.悟觉的结果
    悟觉倒下了,脸白得就像一张纸。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乐珠措手不及。

    乐珠赶紧蹲下身子,抱住悟觉的头拼命地叫着:“悟觉!悟觉!”

    悟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丝鲜血自嘴角流了出来。

    乐珠伸手擦着悟觉嘴角上的血,心下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悟觉喘了几口气,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姐,你不是说带……带我出去吗……”

    “是的,我会带你出去。”乐珠抱紧了悟觉,她感到心痛。

    “为什么……为什么要下……毒……”悟觉还在微笑,可是眼泪却已经流了下来。

    下毒?乐珠愣住了,悟觉认为她下了毒?

    “我没下过毒,虽然我杀过人,可是我不会杀死你。”乐珠难过地说,悟觉的样子的确像是中毒了。

    “那碗牛……牛奶……”悟觉的嘴边的血越来越多,乐珠想要擦掉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什么牛奶?你是说餐桌上的那碗牛奶?那是一个孩子送给我的。”乐珠紧紧地抱住悟觉,她感觉到他的难过,感觉到他的痛苦,感觉到他在苦苦挣扎,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帮他。

    “孩子……”悟觉哭了,但他又突然笑了,“因果报应,真是……因果报应!”地狱不空,逆佛终将成魔,终将有自己该有的报应。

    “悟觉……”乐珠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现在她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痛苦地挣扎。

    悟觉看着乐珠,语调温柔地说道:“姐……你好漂亮……”他伸手轻拭着乐珠面颊上的泪水,“你是个……好人……”

    “你不会死的,姐姐会救你,姐姐这就去救你!”乐珠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想要抱起悟觉,可是他太重了,她竟然没有抱起来,但她继续抱,一次不成两次,两次不成三次……

    “姐……带我……离开这里……”悟觉颤抖地取出念珠递向乐珠。

    泪水流满乐珠的面颊,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她伸出手缓慢地去接那串念珠。

    悟觉的手却掉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念珠随着他的手摔向一旁,断了,无数颗小珠滚向四边。

    乐珠呆呆地看着悟觉,她的心中空荡荡的,仿佛被掏空一样。

    悟觉死了。

    乐珠的泪水却还在继续,她已经无法自控,那种悲伤那种痛苦只有她自己明白。

    悟觉闭上了双眼,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也许他真的睡着了,他只是太累了,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乐珠梳理着他的头发,清洗着他脸上的血迹,整理着他的衣服。

    他还有体温。

    “悟觉……”乐珠轻唤,悟觉却像熟睡的婴儿般丝毫没有反应,乐珠伸手轻抚悟觉的面颊,“弟弟,你竟然是弟弟……”乐珠停止了哭泣,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那笑容中藏满柔情,“你曾经问过我那瓶红酒是谁送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乐珠将悟觉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紧搂着他目视前方幽幽地说道,“那年我只有九岁,而我并不认识她,也许是命运将我们两个联系在一起,让我们同时去偷这瓶红酒,可是……”乐珠苦笑,“她成功了,我却失败了,于是我们打了起来,结果……我误杀了她。”乐珠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地继续说道,“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知道从那时候起我就欠她一个人情。”乐珠将目光重新移到悟觉的面上,接着说道,“所以我也欠你一个人情……弟弟……我答应你,一定要带你出去。”

    乐珠缓缓地站起身挨个地捡着地上的念珠。她答应过他,她一定要带他出去!

    当那颗菩提籽映入乐珠的眼帘时,她不禁一愣,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那颗的确是从她口袋里掉出去的,也许是刚才跟吕伟搏斗的时候掉出来的。乐珠伸手将它捡了起来。

    她为什么要带着这颗菩提籽来到这里?恐怕连乐珠自己也说不清楚,当她站在那棵菩提树下许愿的时候,她就被它吸引,它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让她无法抗拒它,也许……她真的需要它。

    乐珠缓缓弯下身,捡着地上散落的念珠。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乐珠一直在等,等着有人来收尸,她相信那个幕后人一定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这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三具尸体仍静静地躺在那里。

    乐珠抬头看着那幅油画。

    “你在哪儿?为什么这里会有你的画像?你跟这里有什么关系?”乐珠在问,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问谁。

    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乐珠只是微微侧目,身子却没有动。

    声音回荡在房里的时候,乐珠没有任何反应,她已经习惯了那种似铃非铃的声音。

    两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人走进来的时候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乐珠,就开始忙着自己的工作。

    乐珠没有动,蹲在悟觉的身边,低头看着悟觉。

    他们的手脚很麻利,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将两具尸体放进了黑色的袋子中,紧接着他们来到了乐珠的身旁,当其中一个人刚想碰悟觉的时候,乐珠却伸手制止:“不要碰他!”

    “这是我们的工……”话音还没落,乐珠抬手指向对方的额头,她的手中正握着刚才吕伟拿的那把枪。

    对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乐珠狠狠地说道:“我要让你们为在这里死去的人陪葬!”

    枪响了,二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倒在了血泊中。

    乐珠平静地收起枪,最后看了一眼悟觉和那幅油画,转身走了出去。

    铁门重新合上,乐珠不禁再次流下了眼泪:“悟觉,姐姐一定会带你出去的!”乐珠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念珠。

    雪依然在下,却难浇灭这场火。

    乐珠看着施翔的房子,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化为灰烬,而在地下的那些人永远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乐珠拉高了衣领,现在她必须要去做一件事!

    穿过那些阴暗却又熟悉的地方,乐珠再次来到了万通的房前。

    乐珠想要弄清楚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她相信万通一定会知道的,而且这些事情也只有他才会知道。乐珠伸手准备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她弯下腰,轻轻地将门拉开,然后走了进去。

    乐珠一愣,她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她,那个扫街的女人。

    “你怎么会在这儿?”乐珠看了看扫街的女人,又看了看万通,他们两个紧挨着坐在躺椅上,关系看起来似乎很不一般。

    “你……你怎么会来?”万通显然没有预料到乐珠会在这个时候跑来找他,神色看起来有些紧张。

    扫街的女人赶紧站起身,有些慌张地说道:“我只是有事来问,现在既然你有事找他,那我先走了。”

    乐珠看出他们之间有事,所以立刻伸手拦住了扫街女人的去路:“既然来了,又何必要走。”

    扫街的女人紧紧抓住衣角,偷偷地看着万通,她看起来很紧张。

    乐珠将门撞上,站在门口挡住了去路,然后悠闲地点燃一根烟,面露淡笑地问道:“万通,我有事问你,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你有什么事就问吧,”万通故作镇定,同时伸手示意扫街的女人不要紧张。

    “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你说的是哪天?”万通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问的是哪天。”乐珠吐了一口烟。

    万通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听到了枪声才出去看看,没想到却看到他替你挡了一枪。”

    “你真实身份是什么?”乐珠这句话一出,万通倒有些惊讶。

    “真实身份?这话什么意思?”万通诧异地看着乐珠。

    “难道你现在还想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乐珠又瞟了一眼扫街的女人。

    “我跟你一样,只不过是这里的困兽,能活一天是一天,也许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死了。”万通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悲伤之色,他略带深情地望着扫街的女人,扫街的女人却已经流下了眼泪。

    他们看起来真的很无辜,可乐珠再也不会被他们的眼泪所骗,她掐掉手中的烟头,从怀中拔出了枪:“够了,不要再演戏了,我不想再绕圈子了,告诉我你是谁!”

    枪口对准万通的时候,扫街的女人惊呼一声冲到万通前挡住了他的身子:“不要杀他,你要杀杀我!”

    很痴情,乐珠却不领情:“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这里的那个幕后人有关系!”乐珠再也没有耐心,手指搭在了扳机上。

    “别伤她!”万通一把推开了扫街的女人,“我没有骗你,我真的跟你一样,我在这里已经被困了将近二十年!”万通急了,猛地站起身,但是因为少了一条腿,一下子没站住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乐珠不打算再听任何的解释,她已经听得太多了,现在她要听实话,她想知道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万通开的枪,想知道是不是万通杀死了那对邮局的母子。他不可能那么巧出现在那里。

    “二……”乐珠的表情很平静,扫街女人的脸色却像死灰,她难过地扶着摔倒在地上的万通,似乎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乐珠深吸了一口气,她已经准备扣动板机。

    “你这么喜欢杀人吗?”一个声音突然在乐珠的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