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8.报仇
    悟觉诧异极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认识来人,而那个人就是吕伟,更没想到他会打伤思云路。

    乐珠正欲走上前扶起思云路,对方却制止:“你最好老实地站在原地,我这枪可不长眼睛。”

    “你……你是谁……”思云路费力地看着对方说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那你应该知道东方玲是谁?”吕伟横眉倒竖,一副恨不得将思云路吃掉的样子。

    悟觉一惊,他不明白吕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思云路惶恐地看向对方。

    吕伟却没有马上解释这句话而是侧身看向悟觉:“好久不见!”他在笑。

    悟觉打了一个激灵,他曾经听到过他说的关于路线图的秘密,但是酒吧的老太太也告诉过他,那是她故意让吕伟引他去听的,可酒吧老太太还没说明原因就死了,现在吕伟却突然又冒了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谁?”悟觉害怕,他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人都有各自的目的,他好像就像一只老鼠时刻被别人把玩着。

    “她死了,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吕伟脸色有些难看。

    “她?”悟觉心中揣测着这个她到底指的是谁。

    “怎么,你才刚见过她就忘了?难道你不是看着她倒在你面前的吗?”吕伟的表情似笑非笑。

    悟觉突然明白了,她原来指的是酒吧的老太太。“她死了吗?”悟觉的声音没有底气。

    “死了。”吕伟给了悟觉一个肯定的回复。

    悟觉张着嘴却没有说出什么,他并不为她的死而感到难过,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她的死让他感到恐惧,他发现有个人似乎永远围绕在他们身边,就像影子一样,时刻监视着,而他却找不出这个人。

    乐珠并不认识吕伟,只是细心听着二人的对话,同时关注着思云路的伤势,她看起来似乎不太好。

    “本来她告诉我可以带我一起离开这里,就因为这样我才答应她做那些事。可是现在她死了,承诺也没兑现,我跟踪你们来此,原以为可以逃出去,却没想到这原来只不过是一场骗局。现在我什么希望都没有了,但是我还有一件事可以做!”吕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重新移向思云路。

    思云路的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她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但是她还是要坚持听完下面的话,她死也要死得瞑目。

    乐珠却一直保持着沉默,这个时候她只想慢慢理出头绪来。

    “你为什么要冒充东方玲!”吕伟质问思云路。

    思云路冷笑:“我……愿意……冒充……冒充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的身子已经开始发抖,她感到了身体的温度正在慢慢降下去。

    “你知道东方玲跟我是什么关系吗?”吕伟突然哭了,他这一哭让思云路和乐珠都感到奇怪,但是悟觉的心中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悟觉记得自己曾经在孩子的房间里看到一张像是全家福的照片,照片上除了吕伟之外还有一名陌生的女人,难道……难道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东方玲?悟觉忽然恍然大悟,原来很多答案就在身边,只是自己不去想不去琢磨,才会身陷囫囵,他在心中感叹。

    “我爱她。”吕伟的这句话让乐珠和思云路更加意外,悟觉却不语。

    “都是我的错!是我带她来到这儿的,如果不是因为我找她来陪葬,她就不会死。”悟觉抬头看着吕伟,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乐珠却趁机缓慢地向思云路靠拢。

    “你干什么!”吕伟立刻叫道。

    “你继续说你的,枪在你手上,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是想看一眼她的伤势。”乐珠解释道。

    “她刚才拿枪对着你,你还要看她的伤势?”吕伟有些想不明白。

    “我只说看看,并没说要救她。”乐珠说到这儿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思云路的身边。她也不理会吕伟,低头问道:“你还能撑多久?”

    思云路苦笑:“不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生命就要到尽头了,乐珠抬起头看着吕伟道:“你继续说,我们都听着。”

    “好,我继续说!”吕伟瞪了思云路一眼继续说道:“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她很可怜,我不应该让她来,可是我太寂寞了,我杀死了要我陪葬的人,我感到很空虚,但是她来了,我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头一次有了幸福感。”吕伟又哭了起来。

    乐珠却皱起了眉头,这个故事……她似乎在万通那里听过,难道万通讲的就是他的故事?可惜她却没有听下去,所以并不知道故事的结局,现在她可以知道了。

    “我爱她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我知道她是我的陪葬品,而我永远都不会伤害她,可是她最后还是死了,是被人杀死的!”吕伟说到此的时候,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他瞪着思云路,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中迸出来。

    “原来你是认为她杀了东方玲,又假扮成东方玲,所以现在你也要杀了她?”乐珠知道了这个故事,又是一个通俗的爱情故事,没什么感人的。

    “东方玲在这里不认识任何人,她只和我来往,如果不是她杀的,她怎么知道东方玲死了,怎么会去假扮她!”吕伟认定了是思云路所为。

    “恶有恶报……善有……”思云路的话还没说完,一口气就差点没咽下去。

    这也许就是佛家说的因果报应,有因就有果,种什么因就有什么果,谁也无法逃脱,包括悟觉和她自己。

    “现在你可以死了。”吕伟冲了过来,将枪对准思云路。

    乐珠却突然出手了,一脚将吕伟手上的枪踹掉,然后再一拳将对方打倒。对方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了对方:“有因就有果,不管是谁杀了东方玲,追根到底都是你将她带到这里的,如果没有你她就不会死,所以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有因就有果,你要为自己的因负责任!”说完,乐珠开了枪。

    悟觉闭上了眼睛,有因就有果,这句话仿佛敲醒了他。他也杀过人,那么等待他的果将会是什么?他突然感到很害怕。

    “你……”思云路望着乐珠,已经有些看不清她的样子了。

    “你应该相信我不是这里的人。”乐珠只是淡淡地说道。

    思云路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很高兴……能在死之前有个……朋友……”

    朋友,乐珠没有朋友,但是她却没有打扰思云路,对于一个将要死去的人,她愿意承受朋友二字,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她也承受过朋友二字。她不自觉地将手伸进大衣口袋中轻抚着那瓶红酒。

    “乐珠……你要……小……”思云路没有能说完她要说的话,但是乐珠替她完成这最后一句话。

    “我会小心的。”乐珠同情思云路,同情施翔,同情那些被迫身陷到这个鬼地方的人。谁都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人的力量往往是有限的,很多时候一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发生了就意味着它悲剧的结果,不可改变,不可逆转。

    “我们该走了。”当乐珠回过头的时候,她看到悟觉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乐珠走上前,本打算伸手拍醒悟觉,但手抬到半空中却突然愣住了。

    那墙上是……乐珠怔住了,那墙上挂的画竟然跟她房间里的一模一样,同样是那名身穿旗袍的女人,乐珠感到震惊。

    悟觉抬头看着乐珠,顺着她的目光望向身后,她也在看那幅画。当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也是有些发愣,因为他根本想不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一个女人的画像,难道这个女人曾经住在这儿?住在这个密道?

    悟觉轻拍了一下乐珠。

    乐珠却伸手制止,并且幽幽地问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悟觉转过身看着画中的女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也许她是我们的母亲。”乐珠的声音就像在梦境中回荡,显得异常飘逸。

    悟觉吃惊地看着乐珠,乐珠却回过头苦笑一声,道:“我那个所谓的家中也有一幅,直到今天我才注意到画上的女人戴着一枚戒指。”乐珠从衣服中将戒指掏了出来。

    悟觉拿着戒指走到画前,跟画上的戒指一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悟觉,你想过母亲吗?”乐珠想知道悟觉的真实感觉。

    悟觉低下头转身走到了乐珠的跟前,“曾经很想,可是现在……”

    乐珠明白他的意思,他不是以前的那个悟觉,现在的他在经历了一些事后已经变了很多。

    “你后悔杀了人吗?”乐珠很想知道他的感受。

    悟觉没有出声,他不知道,他本不想杀人,可是他们都在逼他,他不愿意卷入这些事,可是他们却选择了他,他自己又有什么选择呢?他不这样做,那么他会站到今天吗?

    “你想师父吗?”乐珠看着悟觉,她在仔细端看着他,他是她的弟弟,可是她不愿意看到现在的他。

    悟觉再次选择了沉默,他能说什么?师父已经死了,也许师父只能成为他记忆中的某个碎片,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他真的很后悔来到这里。

    乐珠伸手拍了拍悟觉的肩膀:“我会帮你离开这儿的。”

    悟觉有些意外,他看着乐珠。

    “我答应过……”乐珠只是一笑,说出后面的话,“总之,我会让你离开这里,相信我!”

    但是悟觉愣愣地看着乐珠,她现在看起来真的太像一个姐姐了,她的话听起来是那么地动听,她的坚定同样感染了悟觉。

    悟觉看着乐珠,身子缓慢地滑落,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