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7.竟然是双重身份
    “东……东方玲……”悟觉只感觉眼前发黑,整个人都要昏过去了。

    乐珠却愣了一下,转身看着悟觉,他认识她吗?他怎么会叫她东方玲?乐珠目光收紧,冰冷的面色像霜一样白,她瞪着对方冷冷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对方在听到乐珠的声音后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谨慎地说道:“你是谁?”

    乐珠缓缓地摘下袍帽,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对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意外,但随即发出一声冷笑,道:“正如我所料,你果然有问题。”

    乐珠皱起了眉头。

    悟觉看看对方又看看乐珠,他有些迷惑,但现在他最想知道的就是东方玲为什么没有死。

    “你……不是死了吗?”悟觉声音颤抖地说道。

    乐珠侧头看着悟觉问道:“你也认识他?”她听到悟觉管对方叫东方玲,这让她有些不解。

    “哈……”对方仰头大笑,但随即脸上又露出悲愤之色,恨恨地说道:“我真的差点儿死了,这全是拜你所赐,可惜我命大,还死不了!”

    “我……”悟觉难过地低下了头,现在他只感到身子发软,他喃喃地像是自言自语,“我本来并不想杀你……可是……”悟觉重新抬起头的时候,目光变得有些灰暗,“可是你一直不也在欺骗我吗?你为什么让人将我打伤,为什么又假意帮我疗伤,假意对我好,你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悟觉一想到这些心中就感到难过,他虽然“杀死”过她,可是她现在还活着,而她却是从一开始就设下了陷阱,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对方冷笑,“我们来到这里都要为生存而活着,为了生存我们必须作出很多选择,所以这里没有什么好人,我是你也是!”

    悟觉猛地从地上站起身,他已经没有刚才的恐惧,现在他的心中充满了憎恨:“可我曾经对你用的是真感情!”

    悟觉的这句话刚一出口,对方先是一愣,似乎有些动容。

    乐珠一直没有出声,冷眼旁观着这一切,通过他们的话她在分析着事件的整个发展。看来悟觉曾经经历过一段感情生活,不过这段感情生活似乎充满着欺骗,不过最让乐珠感到意外的是,悟觉似乎杀死过她。

    悟觉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和尚,就像老和尚信中预料的一样,他还是受到了环境的影响,还是变成了一个俗人,甚至是一个坏人。

    乐珠心中非常难过,为悟觉感到难过,也为自己感到难过。她突然有种感觉,感觉现在的悟觉太像她了,像她的冷血,像她的淡漠,像她的无情,像她的狠。他仿佛就是一面镜子,从他的身上乐珠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那真的是她吗?乐珠在心中问自己。她突然想到了主人写给她的信,那信中的二人不正是自己和悟觉吗?难道对方早已预料到事情是这样发展的?难道对方真的看透了他们?

    “我们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对方嚷道。

    “哼!”悟觉冷冷地盯着对方,现在他的心中全部是仇恨。

    “等一下,”乐珠不得不打断二人的谈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谁?”乐珠很想再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

    对方笑了:“我是思云路。”

    这回轮到悟觉发愣了,他猛地看向对方,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果然不是东方玲!”

    乐珠也有些惊讶,原来男人告诉她的都是真的。

    思云路笑得很无奈:“为了生存下去我只能这么做。那天你跑到蔡子佳的家中,而我刚好躲在她家,而那个蠢丈夫正跟着他心爱的妻子在二楼睡觉,我只是把他打晕了,结果他醒来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乐珠奇怪。

    “很简单,因为那个蠢男人家中有珍珠,我要将准备好的假路线图藏在珍珠中,所以你来的时候才发现房里很乱,那是被我翻乱的。”

    “你曾经告诉过我关于一个女人死前提到的黑暗中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乐珠继续问。

    “哼!根本没有什么女人,只不过是我潜入那房里想了解一下情况,却突然被一个黑暗中的男人给吓跑了。”思云路一想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乐珠曾经还怀疑过他,而他却为她而死。

    “现在我明白了,你在我面前是蔡子佳,但你在悟觉面前却扮成东方玲,以另一个身份接近他。”

    “没错!”思云路换了一只手,手枪仍然对着二人。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到底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些什么?”悟觉一直想不通。

    “我需要一个人为我做事,所以我选择了你。”思云路看着悟觉。

    “做什么事?为什么选择我?”悟觉有些生气。

    乐珠保持沉默,她在等着思云路的回答,她需要知道真相。

    “你是个和尚,本就是一个不沾染世俗的人,换句话来说你头脑简单,对于身边的人没有什么防备,所以你是最佳的人选,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至于我让你做的事,虽然中间出了一点儿岔子,但是你做得还是很好,我很满意。”思云路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悟觉讨厌被人算计,讨厌看她的那副表情,他猛地冲向前,但立即被乐珠拦住:“难道你不想知道她想利用你做什么事吗?”

    悟觉愤怒地瞪着思云路,最后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看来你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却比男人强多了。”思云路笑着说道。

    “现在你随时可以杀了我们,但你先要告诉我们你做这些事的用意。”乐珠冷眼看着思云路,她需要知道原因后再想对策。

    “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真相:我在这里待了一年了,这里简直是人间地狱,我再受不了这种生活,所以我想要离开这里。”一提到这个地方,思云路的眼中就流露出一种愤恨,“可是所有想越过那道城墙或者想要逃离这里的人都会死得不明不白,没有一个幸免,”说到此,思云路悲伤地环视着四周,“这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死,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可是我不想当猎物,我不想就这么白白地枉死,所以我要离开这里,但是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找到那个幕后的主人!”

    乐珠品味着思云路的这些话,悟觉却仍然怒视着思云路。

    “所以我想出了一个计划。”

    “噢,是吗?”乐珠冷眼看着思云路。

    “我要找出那个幕后的人。”思云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乐珠。

    乐珠的心中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她看向悟觉,虽然心中已经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但还有很多事情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悟觉,你为什么会来这儿?”

    悟觉刚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他看了一眼思云路,在心中盘算着是否将自己知道逃离这里的路线告诉乐珠,虽然她是他的姐姐,可是他一想到她和师父一起瞒骗自己,心中就感到不舒服。

    “悟觉你不说我来替你说,”思云路根本不理会悟觉,自顾自地说道,“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就是在某颗珍珠中藏有一幅路线图,而根据这幅路线图可以找到一个密道逃离这里,而我恰巧拥有了这颗珍珠。”

    乐珠猛地看向悟觉,悟觉低下了头,他不敢正视乐珠的目光。

    “原来你杀她就为了抢那份路线图,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乐珠失望,并不是因为悟觉没有告诉她这件事,而是因为悟觉真的变了太多太多,让她感到心寒。

    “没错,他就是为了那个能逃离这里的路线图。”思云路冷笑,但随即又笑了,“悟觉,其实你不杀我,我也会将路线图给你的。”

    悟觉心中一凛,她还没明白思云路这句话的意思。

    思云路又发出一阵笑声:“你好像从来没考虑过那份路线图是谁绘制的,也从来没考虑过那份路线图是真是假吧!”

    这句话刚落下,悟觉立刻怔住了,他的确没想过这些,难道……他缓缓地看向思云路:“难道根本就没有这份路线图,难道是你……”

    “没错,根本没有什么路线图,那是我计划的一部分,我只是想引起那个幕后人的注意,引出对方。”思云路在说完这句话后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可是,施翔发现路线图在我这儿,他不知道是假的,于是在我的水中下药将我迷晕带到他家中,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就逼我交出路线图,否则就要杀了我!”思云路的眼中冒火。

    乐珠皱起了眉头,她问道:“他什么时候把你带到他家中的?”

    “好像是十二月十三号……”思云路不明白乐珠为什么问她这个,但还是如实地回答了。

    十三号,那不是正是自己来这里的第一天晚上,也是去施翔家的那天晚上吗,难道当时她听到二层发出的声音就是思云路的:“你当时是不是在二楼?”

    “你怎么知道?”思云路有些意外,“我被迷晕一直睡在二楼的纸箱上,等我醒来的时候,还从纸箱上掉了下来。”

    乐珠明白了,怪不得当时施翔的神情那么紧张。

    “你继续讲。”乐珠想听下去。

    思云路有些狐疑地看着乐珠,她不知道她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施翔怎么死的?”乐珠却指引她继续说下去。

    “他是我杀的。”思云路终于承认,“是他逼我的,他把我带到这个密道中,逼迫我,不交出路线图就要杀了我,所以我在匆忙之下杀了他。不过他的死却让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计划,我将路线图绘成施翔家这个暗道的地址,然后将一小块残缺写得模模糊糊的有施翔家地址的纸条塞在了他的手中,我知道当收尸的那些灰袍人看到时一定会告诉幕后的主人,然后那个幕后的人就会为了找出是谁发现的密道而关注施翔的家,同时也会关注来此的人。”

    “而悟觉就是来这儿的人,所以你就在想跟踪悟觉的人一定跟这里的人有关,或者说跟踪悟觉的人也许就是那个幕后主人。”乐珠替思云路说了她要说的话。

    “没错,而且在这之前我就发现你似乎很关心施翔的死,所以我早就怀疑你了,现在果然证明了我是对的。”思云路握紧了手枪。

    “你真的相信我就是那个幕后主使人?”乐珠苦笑。

    “你以为我不相信吗?”思云路冷笑。

    “你的确有相信的理由,因为我来到这儿了。”乐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那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思云路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板机上。

    “只是……”乐珠斜眼看着思云路,“有一些事情你还不知道。”

    “什么事情?”思云路不解地问道。

    “我在来这个鬼地方之前就知道这里有一个叫施翔的人。”乐珠此话一出,思云路的手抖了一下。

    悟觉看着二人没有出声,他知道乐珠要说什么。

    “你们什么关系?”思云路质问道。

    “如果你在十二月十三号晚上醒得再早些,你就会听到我和施翔的谈话,就会知道我来这是找母亲的,而施翔就是帮我在这找母亲的人。”乐珠笑了。

    思云路紧紧地握住枪:“你胡说!你就是这里的人,你想骗我!”

    “还有,你也没有弄清楚我和悟觉的关系。”

    思云路感觉到自己的手在出汗,她从来没想过悟觉和乐珠会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悟觉是我的弟弟,而且是亲弟弟。”

    乐珠此话一出,思云路整个身子都哆嗦起来。

    “你是我的姐姐,你也知道你是我的亲姐姐,可是你却在骗我,而且和师父一起骗我!”悟觉突然抬起头瞪着乐珠说道。

    乐珠心中一酸,望着悟觉那双冰冷的眼神,那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得让乐珠难过。她什么也不想回答他,她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你们在说什么,你们是姐弟?不可能!不可能的!”思云路摇着头,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乐珠侧头瞪着思云路:“你不能接受,但这是个事实。如果你认为我是这里的人,那么悟觉也是这里的人;但是如果你认为悟觉不是这里的人,那么相对的来说我也不可能是这里的人。如此推断,你的计划根本没成功,你要引出来的人根本没有引出来。”

    思云路不禁皱起了眉头。

    “砰!”突然一声枪响。

    悟觉和乐珠都吓了一跳,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倒在血泊中的竟然是思云路。

    “我终于找到你,终于杀了你!”一个阴森的声音自铁门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