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6.逃跑的路线
    当乐珠来到蔡子佳的房前时,房里依然亮着灯。

    乐珠低头立刻看到了地上的血,虽然已经被新雪掩盖,但是那深红的印记却显得相当耀眼。

    乐珠迈上台阶,轻轻地推开了门。

    悟觉不在,蔡子佳也不在。

    “悟觉,你在吗?”乐珠试着叫了一声,同时将袍帽向后拉了拉,可以让自己的视线看得更清楚。

    房间里只有她的回音,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乐珠缓慢地走上二楼。二楼除了那些已经凋谢的花之外就是一股恶臭,根本没有人。

    乐珠感到奇怪,她望向沙发,自己的大衣还在,可是却没有人。蔡子佳还没有回来吗?她去了哪儿?而悟觉又去了哪儿?

    重新走下一层,乐珠在房里转了一圈,发现餐桌上放着的那碗牛奶已经被喝光,而地上撒落着几片碎纸。

    乐珠弯下腰将纸捡起来,放在桌上拼起,她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

    看来悟觉已经看到这封信,而且很生气。

    乐珠皱起了眉头,这不像是悟觉的做法。他是一个和尚,应该是平心静气的才对,即使有什么事发生,他也应该心平气和。也许他真的变了,来到这里又有哪个人不会变。乐珠不禁开始担心,悟觉会去了哪儿呢?他会不会有危险?还有“他”临死前为什么会提到悟觉呢?

    乐珠走到窗前,将目光移向外面,她脑中有很多疑问,但似乎都找不出答案,但现在她最想知道的就是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

    乐珠的目光缓慢地移到了对面施翔的家中,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是在施翔的房里见到悟觉的,悟觉的解释听起来合理,但似乎也存在着很多漏洞,他应该不认识施翔,可是他为什么会去他的房间,难道是在找什么?或者……

    乐珠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寒光。

    再次走进施翔的房间,乐珠立刻打着了打火机,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悟觉的影子,她蹲下身将打火机凑到地面上,却发现地上有脚印,从其中一个脚印的大小上看,跟悟觉脚的大小差不多。乐珠顺着同样的脚印缓慢地往前走,直至绕到了垫子的另一侧,脚印突然消失了。

    乐珠伸手拍了拍垫子,垫子晃动了几下,很柔软,没有什么异常。乐珠抬脚用力将垫子踢向一边。

    什么也没有,只是一块地板,根本没有暗道。

    乐珠有些奇怪,脚印明明就是在这里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

    乐珠掀起垫子的一角又仔细端看了一番,发现地上的部分脚印似乎被清扫过,难道是有人怕被发现将脚印抹去了?

    乐珠直起身环视了一下房间,心中盘算着。正在这个时候,她似乎听到了动静,像是走在什么东西上发出的声音。乐珠转了一下身,仔细分辨着声音的出处,当她的目光望向楼梯处的时候,她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她轻轻地走到楼梯下面,那里有一个狭小的空间。乐珠举着打火机往地上照了一下,忽然她发现在墙角处有一个模糊的脚印,脚印只有一半,另一半隐在了墙体内。

    从脚印的方向来看是不可能出现半个的,乐珠心中顿悟。她伸手在墙上摸索着,希望能找出入口。她试着推了推,墙没有动。乐珠又试着在不同的地方敲了敲,墙仍然没有动,乐珠双眉拧了起来,她摸着自己的下巴仔细思考着,同时眼睛不停地在楼梯处上下扫视。

    当楼梯底部一根干净的钉子映入乐珠眼帘的时候,她的脑海里突然一闪,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干净的钉子?

    难道……

    乐珠伸手轻抚着那根钉子,试着按了按,按不动,又试着拧了拧,依然拧不动。

    乐珠秀眉微蹙,难道猜错了?乐珠不甘心地用力拔了一下钉子……

    墙意外地转开了。

    乐珠惊讶,原来是要拔那根钉子,乐珠不禁笑了笑,赶紧迈步走了进去。

    墙立刻合上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钉子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一个人从二楼悄悄地走了下来,来到墙前伸手轻抚着钉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乐珠并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但是当她顺着那种不知是什么石头制成的梯子走下去的时候,她终于知道刚才在房里听到的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石头的声音有些清亮,在狭窄的空间里发出了幽幽的回荡,就像鬼嚎一样!乐珠赶紧停住了脚,她不想惊扰任何人。她低着头举起打火机看着地上的石头。

    它们看起来像是半透明的,有一些没有规则的茎脉相互交替穿插着,整体感觉更像是某个岩洞中的钟乳石。乐珠伸手摸了一下。

    冰凉。

    乐珠站起身试着放慢脚步轻轻地一级级地往下走。

    果然不再有声音发出。

    真是奇怪的石头。

    当最后一级台阶走完后,乐珠松了口气,她举着打火机看向两旁,却发现这里原来是个酒窖。狭长的过道两旁放着酒架,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地上还放着一些圆形的木桶。也许是为了通气,木桶在酒窖中一字排开,并直接从地面往上重迭堆积,堆了两层。上方的屋顶由原木制造的实心屋梁构成,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陈旧,但依然十分雄壮。乐珠随手拿起了一瓶酒,上面印着的文字看不懂像是法文。乐珠细心辨认了一下,只能依稀看出酒的年份有二十年了,其他的字她一个也不认识,随手将酒放回了酒架。抬起头平视前方,却看到前面有一扇紧闭的铁门,铁门看上去似乎已经生锈,还有一些浮土在上面,整体看上去很脏,也很沉重。

    乐珠走上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铁门。

    铁门约有三米高,上方是圆形,圆形的边缘雕刻成了葡萄架的形状。门的上半部分刻着各式各样的葡萄,就像一幅精心绘制的葡萄园的景象。只可惜这个景象是黑色的,只能通过凹凸不平的方式来表现出它的美。

    铁门的扶手有两个,笔直地竖在门上,就像两根钢管一样,没有任何颜色,只有厚厚的尘土。不过厚厚的尘土上却多了两个手印。乐珠走过去试着比画了一下,现在她可以确定这两个手印是男人的,会是悟觉吗?

    乐珠伸出右手握紧了铁门的扶手,轻轻地拉开了一道缝。

    乐珠原以为铁门看起来很重,拉动时一定会有响声,但是门却很轻,一拉就开,而且一点响声都没有。

    乐珠却来不及反应,赶紧合上了打火机。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悟觉。

    铁门后是一间屋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书房,透过门缝乐珠可以看到面对自己的墙是一个整体的书架,上面堆积了成千上万册的书。每本书看上去都很厚,而且上面都覆着厚厚的尘土,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动过。在面对乐珠的那面书架前有一个弧形的写字台,悟觉就坐在写字台的后面,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正在随意翻动着桌子上的东西。桌子上的东西看起来有些乱,桌子的左侧亮着一盏台灯,台灯的样式跟乐珠房里的那盏一模一样,它的光亮刚好让人可以看清悟觉脸上的表情。

    悟觉看起来很专注,似乎对桌子上的每一样东西都很感兴趣。

    乐珠屏住了呼吸,她并不知道悟觉来此的目的,但是悟觉又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个暗道?而且临死前“他”为什么会提到悟觉,“他”并不认识悟觉啊?

    乐珠心中越想越奇怪,似乎有很多结都解不开。

    就在这个时候,悟觉站起了身。

    乐珠赶紧缩了缩身子,同时将袍帽向前拉了拉,等了几秒钟后,乐珠又望向了那道门缝。

    悟觉不在了,从乐珠的视线里消失,乐珠不得不换个姿势转向另一侧,但却仍看不到悟觉,只听到悟觉似乎将什么东西拽了下来。

    乐珠再次轻轻地拉了一下门,脸几乎贴在铁门上,她换了一个角度,费力地望向右侧。终于看到了悟觉,他正愣愣地看着前方,目光看起来有些呆滞。

    他在看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乐珠不解,她向前拱了拱身子,突然门一下子开了,而且发出了剧烈的响声。

    乐珠差点摔倒在地。

    悟觉更是吓了一跳。

    乐珠刚想抬头,立刻感觉到有样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头上。

    乐珠没有动,她能感觉出那是什么,那是一把手枪。

    “你是主人派来的吗?派来跟踪我吗?”悟觉的手已经扣在了扳机上,随时都有可能扳动。

    乐珠没有出声,她的手想要掀开袍帽。

    “不许动,抬起头,让我看你是谁!”悟觉却下了命令。

    乐珠缓缓地抬起头。

    当悟觉透过半遮的袍帽看到乐珠的面容时一惊,失声道:“怎么会是你?”

    乐珠刚想摘下头上的袍帽,却听到身后突然有人叫道:“都别动!”

    悟觉和乐珠立刻看向来人,来人正举着一把手枪,乐珠一愣,没想到会是她!而悟觉却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退后数步瘫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