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5.等待
    等待。

    到底在等待什么?希望、机会、奇迹,还是解脱?或者是死亡……

    雪花飘零,就像寄住心愿的蒲公英漫无目的地游荡。

    天一直没有晴,仿佛充满悲怨的心情一样。

    一切都是黑的,也许这正是地狱的最佳颜色。

    留声机里传出的仍然是那首老歌,“TheLastWaltz”。

    音乐在空洞没有朝气的房间中弥漫,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幽静。

    乐珠迈着自己轻快的脚步,像一位高贵的公主一样翩翩起舞。

    他就在她的对面,轻搂她的腰间,紧握她的小手跳着最后的华尔兹。

    虽然乐珠看不到他,但是她的脸上仍然掩饰不住微笑。

    好久没有这种安祥而放松的感觉,乐珠闭上了眼睛,在黑暗中她体会着他的存在。

    他宽敞的胸怀让她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暖流像温泉水一样流遍她的全身,包括她最深处的地方。

    那里曾经像久冻不化的雪山,得不到阳光的普照而渐渐成为一个死城。

    可现在死城在复苏,雪山在融化,阳光像一只调皮的小鸟般尽情飞翔。

    飞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随意,让人忘记一切,置身于梦幻之中。

    飘啊,飘,飘向自己心中的目的地……

    音乐声戛然而止。

    乐珠感觉自己仿佛从云宵上跌落下来,身子猛地一怔。

    房间里出奇的静。

    乐珠没有马上睁开眼睛,她还在感觉他的存在,可是冰冷的气息让她的心碎了。

    碎了,就像一块通透的玻璃碎成数片一样,永远没有修复的可能。

    乐珠流下了眼泪,眼泪是凉的,像她的心一样。她明白她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他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乐珠放下了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这就是等待,带着自己心中空驶的记忆去幻想着一切。

    然后一切都不复存在。

    乐珠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中。

    生命对于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她在等待死亡,那是一种人类最崇高的解脱。

    雪继续在下,仿佛永远都无止尽。

    乐珠疲倦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他真的不在了。

    良久良久,乐珠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也许他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是他给予她的太多太多,甚至为她付出了生命。

    乐珠承受不起,她最怕的就是欠债,可是她知道这个债她根本还不上。

    眼泪再次泄了下来。

    乐珠难过极了,她几乎把自己这辈子的泪水都要流尽。

    为了他也为了自己。

    眼泪浸湿了眼眶,带着酸楚流向心中的某个目的地,没有人知道它的去向,但却都愿意享受它的感觉。

    乐珠抬头盯向墙上的那幅油画。

    她依然倚在那里,丝毫不知道疲倦,总是同一个姿势。

    乐珠拿起了桌上的红酒,喝了一大口。

    红酒已经不重要了,乐珠已经不需要它的香气,她现在只需要麻醉自己。

    也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会感到舒服些。

    重新看向那幅画的时候,乐珠有些醉意。

    她很漂亮,她的眼神有些幽怨……

    乐珠突然感觉那眼神似曾相识,似乎自己曾经见过。

    也许是醉了,她怎么会认识画上的人。

    乐珠自笑,笑自己的傻。

    再次举起红酒喝了一口。

    酒真是最好的东西,可以让人暂时忘却烦恼,忘却忧愁。

    可是乐珠还是忘不了,她难过,她痛不欲生,她真想大哭一场。

    她又不自觉地望向那幅画,然后瞳孔突然放大。

    那是什么?

    乐珠摇了摇头,她怀疑自己真的醉了。

    可是她又看到了。

    乐珠霍地站起身扑到了油画的面前。

    她从来没有注意过,因为她根本不关心那幅油画,根本不在意这幅油画本身的故事,可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错了。

    她伸手轻抚着画上女人的手指,在她的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蓝宝石戒指,指环是黄金的,而且在边沿处还隐约可见一片柳叶……

    乐珠一惊!

    难道这画上的女人就是母亲!

    乐珠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她的眼神有些似曾相识。

    她呆呆地望着那幅画,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酒瓶。

    “原来这就是她。”乐珠对着酒瓶说道。

    “原来她很漂亮。”乐珠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充满无奈充满感伤。

    “你原来就住在这间房吗?”乐珠突然发现自己离母亲竟然那么的近,近得让她都不敢接受。

    “你现在在哪儿呢?”乐珠很想看到她,那是内心长久以来的一种渴望,只是她一直压着自己,不让那份渴望侵占她的心。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若隐若现缓缓地传进了房里,传到了乐珠的耳朵中。

    乐珠讥笑,又有人死了,那个人真是很幸福,她羡慕,她想体验被别人杀死时的那种快感,那种放松,那种解脱。

    声音越来越近,很快就要经过乐珠的房前。

    乐珠蹲下,缩着身子,将头埋在了腿间,她已经不再好奇死者是谁,那对她已经毫无意义了。

    声音终于近了,而且就停留在房门口。

    乐珠只是静静地听着,她什么也不想做。

    声音还在继续,马上就要从房前消失。

    乐珠突然站起身冲了出去,冲向灰袍人拖着的那具尸体。

    也许这具尸体就是他,她真的还想再看他一眼。

    两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人并没有制止乐珠,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乐珠缓缓地拉下了黑色袋子上的拉链,她此时的心情相当的复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真的想再看他一眼。

    当拉链拉开的时候,乐珠却有些意外。

    尸体是个陌生人,她并不认识,她苦笑,她还以为会是他。

    “他是被枪打中的?”乐珠看着他眉间的洞眼,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邮局的那名老太太。

    “是的。”冷漠的声音在乐珠的头顶上方响起。

    “他在哪儿死的?”乐珠拉上了拉链。

    “蔡子佳的房前。”身穿灰色长袍的人似乎很乐意告诉乐珠这些。

    乐珠僵住,她突然想到了悟觉,他现在就在蔡子佳的家里,她竟然把他给忘了。

    “那其他人怎么样?”乐珠有些焦急地问道。

    “不知道。”声音继续响起,两名灰袍人带着那具尸体朝远处走去。

    乐珠缓慢地走进房间,再次看向那幅画。

    “你在哪儿?”乐珠在问自己,同时在想他临死前最后的那句话。

    悟觉……

    没错,他的确提到了悟觉,他说的那件事跟悟觉有什么关系?而刚才那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悟觉有什么事瞒着她?

    想到此,乐珠再也不能等下去,她急匆匆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外面很冷,而且雪花越来越大,呼呼的西北风几乎将乐珠单薄的身子吹飞。她不得不在跑了几步后,重新跑回房里找出那件曾经穿过的灰色长袍披在了身上,同时拿起了桌上那瓶未喝完的红酒,最后看了一眼那幅画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