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3.他的身份
    十二点四十。

    乐珠侧脸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悟觉。

    他像一个孩子。

    乐珠微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竟然是她的弟弟,她竟然也有亲人。

    乐珠一直认为自己要孤单地过下去,亲人朋友对于她来说都是多余的。

    可是现在她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伸手将自己的大衣盖在了悟觉的身上。

    也许这就是关心,也许这就是照顾。

    乐珠曾经认为自己不需要这种感情,但是她现在却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没有原因,连乐珠自己也找不到答案。

    乐珠最后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悄悄地开门走了出去。

    抬头凝望着夜空,又是一片暗色,但是却开始下雪点了。

    缓缓地,没有力度,但却有一丝柔情。

    乐珠不知道前面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但是她已经决定坚持走下去。

    为了自己,也为了……

    足印留在了雪中,延至深处。

    悟觉睁开了眼睛望向门外。

    乐珠刚刚出去,她什么也没说,他也没问。

    悟觉坐起身看着身上的大衣。

    那是乐珠为他盖上的。

    悟觉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她是他的姐姐,在她的心灵深处,她还是在乎他这个弟弟的。

    悟觉的心中又开始徘徊,他感到了矛盾。

    他有了逃出去的机会,他应该告诉乐珠吗?

    悟觉思考着,同时,手在轻抚着身上的那件大衣。

    她是他的亲人,除了母亲乐珠就是他惟一的亲人。母亲虽然有了线索却仍然没有找到,而姐姐现在就是他的依靠,同样他也是姐姐的依靠。他已经做错了很多事,虽然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开始的自责与悔悟,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渴望一份亲情,渴望一份真心。她是他的姐姐,他不应该丢下她。打定主意后,悟觉重新躺在沙发上,将大衣拉至肩部,他已经决定等乐珠回来。

    雪花越飘越大,越飘越急。

    很冷。

    乐珠没有穿大衣,身上几乎被吹透,可是她依然没有停下脚步,顶着风寒走向目的地。在走出那条暗道后,她又看到了她,那名扫街的女人。

    她的身上已经落满了积雪,积雪随着她身体的摆动而快速洒落,与地上的积雪汇成一片。

    乐珠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她,她曾经讨厌过她,也曾经吓唬过她,但是她现在却从心里佩服她。

    不管她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不管她是否骗过人,或者是否杀过人,她都坚持着这份清扫工作,她真正的目的真的是像她自己说的是为了观察来这儿的每一个人吗?乐珠不知道,她忽然发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像老鼠一样苟且偷生地活着,但却又各自有各自的伤与痛,没有人生来就愿意成为现在的自己,但是为了适应生活,为了适应环境不得不开始麻醉自己的神经,才开始变成连自己都猜不透的人。乐珠又想到了母亲,现在她又在哪里?又干着什么样的事情?

    扫街的人终于意识到有人在看着她,她抬起头看到乐珠的时候,她的脸上又露出了惶恐的表情,她快速地后退了几步。

    她怕她,乐珠心中明白。她继续前行,在经过扫街女人的身边时,她停住了脚步望向对方。

    “我没有跟踪你。”扫街的女人声音颤抖地说道,她看起来害怕极了。

    “我知道。”乐珠轻轻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扫街的女人一愣,她没想到乐珠会问这个问题,她没有马上回答,她在脑海中快速反应着乐珠问这个问题的原因。

    乐珠轻笑,没有再理会扫街的女人,目视正前方,继续前行,只留下扫街的女人站在原地发呆。

    当邮局就在眼前的时候,乐珠停住了脚步。心中在猜测是谁约她在这里见面。

    是邮局的老太太或者是另有他人?

    乐珠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邮局里却异常的安静,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乐珠不禁有些迟疑,她站在门口足足待了十分钟,里面却依然没有动静。

    乐珠伸手握住了门把手,用力地将门推开。

    里面只有一盏昏暗的顶灯,没有人,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乐珠没有马上出声,而是走进去环视了一下四周。

    仍然是那种绿,只是在昏暗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诡异。

    “有人吗?”乐珠终于开了口。

    很安静。

    乐珠站在原地缓缓地转了一圈,继续问道:“有人吗?”

    仍然很安静。

    乐珠不禁眯起了眼睛,没有人回答她,即使约她的人不在,那么邮局的老太太和她的儿子也是住在这里的,他们也应该出声,看来是出事了!

    突然,一只沾满鲜血的手自柜台后伸了出来。

    乐珠先是一愣,但立刻反应过来冲了过去。

    邮局的老太太正用尽最后的力气扒在柜台上,她浑身上下早已浸满了鲜血,当她看到乐珠的时候,脸上勉强露出了微笑,用尽力气说道:“我终于……等到你了……”话音刚落,整个人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乐珠赶紧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对方,“出了什么事!”

    邮局的老太太努力地看向乐珠,声音颤抖地说道:“有……有人……要……”邮局的老太太在拼命地喘了几口气后,才又继续说道,“有人……要害……你……”

    乐珠没有什么反应,她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她已经明白这里的生存法则,她伸手将老太太嘴上的血抹干。

    “那个人……那个人就是……就是……”邮局老太太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她一把扯住乐珠的衣服,紧紧地攥住,眼睛瞪得硕大,嘴巴大张拼命地吸着最后一口气。

    “砰!”

    伴着枪声一股鲜血溅在了乐珠的脸上,乐珠一惊,鲜血顺着老太太的眉心流了下来,老太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乐珠。

    一个人影自邮局门前匆匆闪过,乐珠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情,她轻轻地放下老太太,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朝着那个人影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追了一段后,那个人影突然不见了,乐珠站住脚在原地转了一圈,目光焦急地搜寻着对方,她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那个人,她要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邮局的老太太!

    正在乐珠寻找的时候,一把枪却悄悄地举了起来,对准了乐珠的后心。

    “砰!”

    一声枪响过后,乐珠匆忙转过身,却看到一个人自她的身后倒下。

    乐珠愣住,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她呆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那一枪应该是要取她的命的,可是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却为她挡住了这一枪。乐珠的心中突然没有了任何的感觉,她缓缓地蹲下身子,看着那个人,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声音中略带波动。

    对方只是笑笑,笑得很惨烈,笑得却也很温柔,他的目光充满深情。

    “你到底是谁?你一直在跟踪我?”乐珠本来认识他,可是现在的他却让她有了另一种感觉。

    “为什么不回家?”对方温柔地问道。

    是他!竟然是他!是那个躲在黑暗中的男人!乐珠听出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带有磁性。

    乐珠万分惊讶,甚至说不出话。

    “我一直……”对方咳嗽了一声,“一直在担心你。”

    “为什么要这样做?”乐珠低下了头,她不想看到他的样子,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她是一个坚强的人,她不想为任何人哭。

    “只要你能活下去……我做什么……做什么都可以……”对方面上流露出的情感让乐珠感到心碎。

    “你太傻了!我并不爱你!”乐珠本不想说这句,但是她却脱口而出,同时她的心中却突然有种莫名的感伤。

    “我知道……”对方发出一声苦笑,“我不后悔……”

    乐珠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她不想让泪水流出来。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是关于……”

    “不要说了,我什么也不想听,我带你去治伤。”乐珠打断了对方的话。

    “已经来不及了……不要打断我……这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知道……”

    乐珠低着头不再出声。他说得没错,他的生命现在已经是有限的了。

    “你要小心……小心一个人……”

    “谁?”

    “悟觉……”只说了两个字,对方就不再说话了。但是他的眼睛始终望着乐珠,那目光中充满了爱意与不舍。

    乐珠很难过,但是她没有流泪,她伸出手轻轻地将他的眼睛合上,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

    他死了,她却只能说声谢谢。她曾经看不起他,甚至给了他一个嘴巴,因为她讨厌他,讨厌那种打扮古怪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已经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原来他的头发是短的,而且非常的黑亮,原来他白净的脸上五官是那么的俊朗。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男人。

    “他死了?”声音幽幽地自乐珠的身后响起。

    乐珠没有回头,仍然望着他。

    “你终于知道他是谁了。”

    乐珠仍旧没有动,她听得出那个声音,那是万通,也许他听到了枪声,所以跑了出来。

    “对不起,我一直隐瞒你,是因为他不让我告诉你。”万通伤感地说道。

    乐珠一动不动。

    “其实我并不认识你的母亲。”

    乐珠的头微微扬了一下,但随即又低了下去,继续望着他。

    “是他一直在暗中帮你寻找你母亲的线索。”

    乐珠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他在默默地帮你,可是他却不让我告诉你真相,现在你全都知道了,也应该明白他了。”说完这句话,万通转身架着拐杖慢慢地离开了,他什么都帮不了她,只能将这些真相告诉她。

    乐珠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笑容,她为他而悲,为他的傻而悲,为他的痴而悲,也为自己的无情而悲,也为自己现在的感觉而悲。也许真正傻的人是自己。

    她真的从来没喜欢过他吗?

    乐珠抬头望向夜空,雪花漫天飞舞,带着眷恋,带着不舍从夜空中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