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部分 32.特殊的访客
    观察了大约一个小时,乐珠也没看到蔡子佳的房里有任何动静,只是灯还亮着。

    乐珠终于决定亲自去看看,她迟疑地推开了门,在还没看清房里有没有人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惨烈的哭叫。

    乐珠不禁愣住,她立刻看到一个孩子正蹲在地上,手中抱着一个碗,碗里盛着白色的液体。

    孩子看到乐珠的时候立刻止住了哭声,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心地说道:“阿姨好。”他的嘴很甜。

    乐珠并没有马上应声,而是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根烟,看着面前这个十来岁的小男孩。

    “阿姨,这里为什么都没人啊?”孩子瞪着天真的眼睛说道。

    “你是谁?”乐珠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孩子,他的衣服看起来不太合身,那完全就是一件大人穿的羽绒服,只不过它看起来有些脏,黄色的表层沾满了泥土和污雪。

    “我就是我,我一个人待着好害怕,都没有叔叔阿姨来看我。”孩子委屈地说道,“大家都去哪儿了,也没有人给我剪头发,我的头发越长越长,只好自己出来找人了。”

    乐珠看着这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他的每一句话都显得那么淳朴,那么简单,他根本不应该在这里。

    “你的父母呢?”乐珠问道。

    “什么是父母?”孩子端着碗不解地看着乐珠,“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问我?”

    乐珠一怔,孩子的话勾起了她心中的伤痛,是啊,什么是父母?父母应该负起责任将孩子带大,父母应该将爱给孩子,父母应该在孩子最需要保护的时候呵护在孩子的身边,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感受到过,有的只是内心的隐痛,也许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才是快乐的。

    乐珠走到孩子的面前,轻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没人给你剪头发吗?阿姨帮你剪好吗?”也许是同情,也许是同病相怜,不管是哪种原因,乐珠对眼前的孩子产生了好感。

    “太好了,谢谢阿姨,等你剪完了头,我就把这个送给你。”孩子开心地举起手中的碗。

    “这是什么?”乐珠接过碗闻了一下,是牛奶的味道,还有一些米饭的味道。

    “上回有个叔叔帮我剪完头,没吃就跑了,我想可能是我做的饭不好吃,所以我重新改了一下,多放牛奶,这样就很香了。”孩子天真的面孔让乐珠不禁嫣然一笑,她接过碗将它放在餐桌上,然后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了那把红剪刀。

    菩提籽再次掉了出来。

    乐珠站在原地看着它向角落里滚落,突然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它。

    “阿姨,这是什么?”孩子举起菩提籽对着灯泡照着,脸上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那是菩提籽。”乐珠走到孩子的跟前,将孩子抱到椅子上,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块方巾围在孩子的脖子处,然后举起剪刀熟练地剪了起来。

    “阿姨,什么是菩提籽?”孩子晃动着小腿,手中却不停地摆弄着菩提籽。

    “一种名叫菩提树的果实。”

    “树为什么要叫菩提?”

    乐珠的手停住,她有些迷茫地看着孩子手中的那颗菩提籽,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孩子的话。为什么要叫菩提,她知道,可是谁能想明白,谁能看透菩提这两个字呢?在很多人眼里,菩提只不过是为心灵求得平静的一种寄托,只不过是人们逃避现实的一种借口。

    “阿姨,你怎么不说话?这菩提籽是干什么用的?”孩子继续问道。

    “菩提籽是用来做佛珠的。”乐珠蹲在了孩子的身旁,看着他小手中捧着的那颗菩提籽。

    它上面沾着血,虽然血已经跟它本身的颜色融合,但是乐珠仍然分得出来,那是她在这里杀的第一个人,也是一个无辜的人,她以前从来不在乎,但现在她看到孩子手中拿着沾血的菩提籽突然有种奇怪的罪恶感。

    “阿姨,你怎么了?”孩子看着发呆的乐珠问道。

    “噢,我没事。”乐珠回过神,她想的太多了,刚才的她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也许那不是真正的她,她是一个冷血的人,一个根本不在乎别人死活的人。

    “好了,你可以走了。”乐珠冷着脸将方巾从孩子的脖子上抽了出来。

    孩子有些惊讶地看着乐珠:“阿姨,你怎么了?你好像不高兴,我做错了什么吗?”

    “赶紧离开!”乐珠突然怒喊道。

    孩子吓了一跳,丢下菩提籽,拉开门跑了出去。

    乐珠拾起菩提籽走到窗前,看着孩子跌跌撞撞地消失在黑暗中,心中却有些难过。她突然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又想到了自己的弟弟悟觉……她不自觉地伸手摸向脖子处的银坠子,愣了一会儿神后,她从怀中掏出红色的绒盒,打开后将戒指取了出来。

    母亲,你在哪儿?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丢下弟弟,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真的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母亲吗?真的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吗?乐珠的脸上不禁现出一丝愁云。

    她抬起头望向窗外,突然对面的门闪了一下。

    乐珠心中一紧,有人进去了?糟糕,刚才走神,没看到是谁。

    乐珠将戒指收好,将自己房里的灯关上,然后悄悄地走到门口,注视着对面。

    对面的房里传出轻微的响动,乐珠握紧门把手轻轻地推开,然后迈着碎步快速走到施翔的房间前,伸手将门开了一道缝。

    门发出了一阵轻轻的磨擦声,乐珠立刻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出击。

    里面很黑,一点声音都没有。

    乐珠缓步走了进去。

    依然是一片寂静。

    乐珠轻皱眉头,难道那个人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逃走了?

    突然有东西掉落的声音响起。

    乐珠的脸立刻转向那个方向,一个箭步窜了过去。

    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乐珠一把拉住其肩,对方刚想反抗,乐珠一下子将其按在垫子上。对方反手一拳打过来,乐珠没有避开,后仰在垫子上,对方一下子掐住了乐珠的脖子,乐珠发出一声轻叫,对方突然松了手。

    “姐……”

    听到这个字,乐珠全身都一颤,姐?难道是……

    “悟觉?”乐珠试着叫了一声。

    半天没有回音,一切仿佛变得静悄悄的。

    乐珠屏住了呼吸,她在等。

    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起,紧接着门开了。

    “悟觉!”乐珠站起身大声叫道。

    那个人终于停在了门口,在僵持了一会儿后缓缓地转过头道:“是我。”

    乐珠的心中突然有种放松的感觉,悟觉还活着,而且现在就在她的面前。

    “我们终于见面了。”乐珠走上前伸手轻拍在悟觉的肩膀上,借着昏暗的月光,她看着他的面容。

    他似乎成熟了很多,眉间已经没有了稚气,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复杂,乐珠竟然读不出它的意思。看来他一定经历了不少事情。

    “你的衣服……”乐珠突然发现悟觉身上穿的不是僧衣,而是一件深蓝色的毛料大衣。

    “衣服脏了,所以我换了。”悟觉轻轻地回答着,同时看着自己的姐姐,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开始的冷漠,悟觉甚至可以看到她眼中的期盼,那是对亲人的期盼。悟觉的心里突然有一丝暖意,他一直以为乐珠不在乎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亲情,也一直认为经历了许多事后,他只会为自己活着,但当他看到姐姐的时候,看到姐姐那双隐含情义的眼睛时,他突然发现自己错了,他还是有放不下的东西,还是有不舍的东西。

    “你最近过得好吗?”连乐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悟觉,她跟他之间从来就没相处过,本应该没有任何感觉,可是现在他们之间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我还可以,姐,你呢?”悟觉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

    “我们回去再说。”乐珠带着悟觉回到了蔡子佳的房里。

    悟觉一进门就环视着四周,他已经习惯在陌生的环境里找好退路。

    “坐吧,这不是我住的地方。”乐珠坐在沙发上点着了一根烟。

    “这里没人住吗?”悟觉看着乐珠,她抽烟的习惯还是没改。

    “有,一个叫蔡子佳的女人,她现在不在,一会儿她回来你就可以见到,我只不过是跟她一起住,互相有个照应。”乐珠并没有说出自己住在此的真正目的,因为她在想悟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施翔的家中。

    悟觉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继续环视着房内,他观察得很仔细。

    “悟觉,你怎么会出现在对面的房里?”乐珠试探性地问道。

    悟觉回过了头在对上乐珠的双目时,他在心中盘算着是否说出真相,她是他的姐姐,他应该告诉她,可是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决定什么也不说:“我一直在找你,可是找不到你,刚才又累又饿,所以想找间没人的房子里休息一下,但没想到你会进来。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对面的房里?”这也是悟觉心中的疑问。

    乐珠突然发现眼前的悟觉变了很多,他变得很聪明,变得很镇定,变得应答自如,变得学会说谎了!但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抽了一口烟后继续说道:“我已经有了母亲的消息。”

    悟觉猛地站起身,开心地说道:“是真的吗!你找到了妈?”

    乐珠看着悟觉,虽然他表现得很开心、很兴奋,但是乐珠总感觉这其中似乎掺杂了什么,她说不清楚。

    乐珠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一个红色的绒盒递给悟觉:“这是母亲的,本来是一对,一个人将这枚给了我,并且告诉我拥有另一枚一样戒指的人就是我们的母亲。”

    悟觉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可是他的心情却有些复杂。本来他已经打算放弃一切离开这里,可是现在姐姐出现了,母亲也有了线索,他应该怎么做,留下找到母亲然后带着他们一起离开?还是自己逃之夭夭?悟觉很为难,他以为自己已经下了决心,但是现在他又开始有些动摇。

    乐珠看出悟觉有些不对劲,正要问的时候,却听到门外有敲门声。乐珠起身走了出去,拉开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而地上却放着两封信。

    乐珠弯腰拾起了信,两封都是给她的,其中一封是主人写给她的,而另一封则什么也没写。

    乐珠随手拆开了主人的信。

    又是一幅图!

    跟先前这里的主人寄给她的那幅图大致相同,同样是一个餐桌,餐桌上同样放着一堆可口的食物,惟一不同的是女人的表情从冷漠变得有些愁眉不展,而身旁的男人却从喜上眉梢变成了不动声色。

    这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悟觉侧头望着乐珠,他很想知道乐珠收到了什么,当看到是信的时候,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原来这里真的可以寄信收信,看来先前收到的那封信真的是乐珠寄出来的。

    乐珠拆开了第二封信,信上只有一行小字:我有急事找你,请速来邮局见面。

    邮局?会是谁要见她?乐珠望向远处。突然,她猛地低下头仔细地看着那几个字。

    这字迹……这字迹竟然跟在施翔家发现的那两封信上的字迹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