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28.他还活着
    母亲还没有死,她还活在这个世上,也许真的可以找到她。

    乐珠低着头默默地向前走着,身后留下了她沉重的脚印。

    脚印深深地陷进雪中,仿佛千年遗迹诉说着自己的历史。

    雪花围在乐珠的身旁,轻轻跃起,又轻轻地滑落,丝毫不打扰她的沉思。

    乐珠没有感觉到寒冷,她只感到心痛。

    痛,就像病魔一样缠绕着她,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乐珠选择了沉默,选择了自己承受,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事情,她习惯了。

    但是这次她不习惯,她本来以为自己就这样孤孤单单地活下去,本来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的牵挂,但是没想到上天竟然跟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当师父找到她的时候,她以为她会坚持地拒绝下去,但是她错了,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自己,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来到这里,带着自己的弟弟来找母亲。

    乐珠想笑,那是一种心酸过后的苦笑;她想哭,可是她哭不出来。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哭了,她已经太久没有哭过。当别的孩子还依偎在母亲的怀中撒娇时,她已经开始沿街乞讨,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当别人的孩子吃着母亲做的美食时,她却要去与别人争斗,只为了一块不知被谁丢弃的馊面包。当别人的孩子与母亲结伴而行的时候,她却只能成为一个小偷去偷那些母亲为孩子准备买礼物的钱,她只有在偷到那些钱的时候才会感到快乐,她喜欢看到那些孩子哇哇哭闹的样子,那是她儿时惟一快乐的时候。

    这一切都因为她被母亲抛弃。

    她恨过,也怨过,甚至为此曾经痛哭流涕,但是她从来没想过母亲还在世,她一直以为她死了。

    可是师父告诉她母亲还活着,而且现在万通也告诉她母亲就在她的身边。

    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丝莫名的温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一边恨一边暖,一边伤一边感。

    她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有!一定有!无论如何她都要找到她!不论恨与否她都要找到她问个清楚明白。

    乐珠微微抬起了头,雪不知在什么时候下大了,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她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希望,连她也说不出来那具体是一种什么感觉。

    “你好!”

    声音响起的时候,乐珠猛地一惊,赶紧睁开了眼睛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年长的老太太,只是看上去她的身材不成比例,身形看起来像是个侏儒。乐珠上下打量着老太太,她身上由上到下套着一条厚厚的黑色绒布长裙,左胸前别着一朵白花,那是一朵小雏菊。她正站在一座房门前冲乐珠招手。乐珠抬头看了一下那座房子。

    度母酒吧。

    这里竟然还会有酒吧,这倒让乐珠有些意外。

    “你好,进来喝杯饮料吧。”老太太热情地招呼着乐珠。

    乐珠看着老太太,她没有马上拒绝她,而是愣愣地看着对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也许因为对方是个年长的老太太,她的年纪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请进来吧。”老太太再次发出邀请。

    乐珠本来都迈出了脚步,但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立刻现出冷漠的表情,转身离开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酒吧,即使有也一定有问题,乐珠笑自己太大意了,光顾着想母亲的事情,竟然忽略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老太太诧异地看着乐珠,然后发出一声轻笑,转身走进了酒吧:“看来又要一个人度过了,最近来此自杀的人真是越来越少,好无聊、好寂寞啊。”

    乐珠站定脚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蔡子佳的房间,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家里似乎没有人,也许蔡子佳又躲了起来,她迈上台阶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乐珠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她缓缓地转过头望向对面的房子。

    那是施翔的房子,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虽然不大,但是因为这里太安静了,所以听得相当清楚,似乎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有人!

    乐珠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转身冲到了施翔的房前,一脚将门踹开。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乐珠调整好角度快速地扫视着房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她抬腿迈进房间走到正中间的垫子前再次扫视了一下房间,仍然没有人。乐珠伸手在垫子上轻抹了一下。

    有浮土。

    乐珠皱起了眉头,从浮土的沉积上看,似乎是没有人来过,乐珠低下头看着地板,却发现地上隐约有一些杂乱的脚印。

    乐珠心中一惊,蹲下身子认真地看着。

    果然有人来过!

    乐珠站起身望向二层,眼中露出一道寒光,立刻冲上了上去。在快速地迈过那些台阶后,乐珠完全看清了二层的样子。

    依然是老样子,根本没有人。

    乐珠有些失望,看来她又来晚了一步。走上前几步后,乐珠用脚随便踢了踢地上的杂物。

    有些乱,看来有人来这儿翻找过东西,到底是来找什么的呢?

    乐珠心中纳闷,她蹲下身子随便翻着地上的东西看。

    大多是一些书,和一些看起来零零散散的纸,纸上画着一些图。

    乐珠想起自己第一次来到施翔的房里时,就看到这些纸,当时施翔似乎显得很紧张。想到此,乐珠随便挑了一张纸拿起来。

    纸上绘着一张平面图,像是一个房间的结构图纸,上面标着客厅、卫生间、主卧等名称,乐珠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于是扔下又拾起另一张纸。

    这张纸倒是对乐珠有吸引力,这是她住的那间房的结构图。看来施翔也研究过了,只不过这图画得太潦草,看得出施翔在绘制的时候也很犹豫,也许他也发现乐珠住的房间有问题,可是却找不出问题在哪儿。

    乐珠猜问题就在那个黑暗中出现的男人身上,那间房里一定有一间多出来的房间,而那个男人就躲在里面。

    乐珠又拿起了地上的几张纸,却发现纸下面有一本书,而那本书她以前见过。

    “《蝴蝶梦》。”乐珠轻轻地念着书名,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本书,乐珠心里一揪,它就像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乐珠。乐珠拾起来轻轻地翻开。

    一封信滑落。

    乐珠没有作过多的反应,似乎早已猜到这一点。她伸手将信拾了起来。

    信封上依然只有施翔的名字,没有寄信人的信息,依然有一个邮戳,而从那几个模糊的数字上来看,这封信是今天刚寄到的,而且还没拆开。

    施翔已经死了,还会有谁给他寄信?

    乐珠拆开了信封,将信从里面取了出来,打开后却只看到一行字。

    我知道你没死。

    乐珠猛地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

    施翔真的没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