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26.珍珠的作用
    珍珠晶莹饱满,悟觉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

    “你去哪儿了?”悟觉伸手托起东方玲的下巴幽怨地问道。

    “对不起,我必须离开。”东方玲的面颊上浸满泪水,眼睛通红,“我不走就会被人带走。”

    “有我在,谁也带不走你。”悟觉伸手轻拭东方玲脸上的泪水,他的心中充满怜悯之情,他真想将东方玲永远地拥在怀中。

    “你不知道的,我是一个已死的人,但是我现在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东方玲低下了头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

    悟觉诧异,他还没明白东方玲的意思。

    “其实在这里我已经死过一次,逃过了那些人的视线,我一直像一个幽灵一样躲着,希望找机会逃出去。”东方玲抬头看着悟觉,她知道悟觉一定明白她所指的那些人是谁。

    “这么说那些人都以为你死了?”悟觉想到了那个主人说过的话,他再次看向了东方玲的脖子处,也许她已经找到了逃出去的机会。

    “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等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东方玲道。

    悟觉微微一笑走上前低头看着东方玲脖子上的那串珍珠道:“这串珍珠很漂亮!”他在等待东方玲告诉他珍珠的秘密,虽然他早已知道了,但是他还是希望从东方玲的口中亲耳听到。

    东方玲伸手摸了一下珍珠,道:“是吗?谢谢。”除了这些她什么也没说。

    悟觉有些失望,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他猜测这串珍珠的某一颗里一定藏有那份地图:“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这串珍珠,你是从哪里找到的?”悟觉在观察东方玲的反应。

    “我买的,”东方玲的神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她站起身道,“我做了这么多饭,你怎么没吃啊?”

    “这饭原来是你做的?”悟觉意识到东方玲在逃避他关于珍珠的问话,而且东方玲竟然说自己是买的,显然是在说谎,这种地方哪有卖东西的。悟觉的心沉了下去,东方玲为什么要骗他?难道她对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

    “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却发现你在睡觉,没敢打扰你,就为你做了这些饭,我们一起吃吧。”东方玲夹了一些青菜放到悟觉面前的碗里道,“菜都凉了。”

    悟觉脑中虽然想着很多事,但脸上却仍就不动声色,只是露出了温和的微笑,他也夹了一块鱼肉准备递给东方玲,但是突然他失手了,鱼肉一下子从筷子中掉了下来,掉到了东方玲的衣服上。

    “哎呀!”悟觉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赶紧从旁边取过一块毛巾替东方玲擦着衣服,“看我笨手笨脚的。”

    “没关系,”东方玲赶紧说道。

    “我看这样是擦不掉了,要不你换件衣服,我帮你洗一洗。”悟觉皱着眉头说道。

    “好吧,我先随便找件衣服。”东方玲道。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悟觉突然握住了东方玲的手。

    东方玲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道:“刚从外面回来,所以还有些冷。”

    “这么冰凉怎么成,你赶紧先去洗一个热水澡吧,让身子暖和了再来吃饭,况且这些饭菜都凉了,你洗澡的时候我再热热。”

    “这也好。”东方玲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悟觉起身带着东方玲走到了卫生间打开门道:“慢慢洗,别着急。”

    东方玲嫣然一笑走了进去。

    悟觉关上了门,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把耳朵贴到了门下。

    两分钟后,悟觉听到了水声。他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一道缝。

    透过深绿色的塑料浴帘,悟觉隐约看到了东方玲修长的身材。

    那就是女人。

    悟觉愣住,他的心突然砰砰地跳个不停,他明显得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他赶紧捂住了脸,将头低了下来,同时将门拉上,整个人都蹲在地上快速地喘息。

    在想什么?悟觉突然感到自己的脑中产生了可耻的念头,他伸手用力地拍了几下,闭上了眼睛又念了几遍阿弥陀佛,然后轻呼一口气后才又将门轻轻拉开。

    门一拉开,悟觉就躬身钻了进去。

    衣服就放在水池边的凳子上,悟觉缓步挪了过去,轻轻地翻动着衣服,突然眼前一亮。

    那串珍珠东方玲果然在洗澡的时候摘了下来,而且还放到了上衣的口袋中。

    悟觉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回头瞟了一眼东方玲,然后悄悄地退出卫生间将门轻轻拉上。

    悟觉松了一口气后赶紧走到餐桌前将珍珠举起,对着灯光一颗颗地仔细察看,他希望能从这些珍珠中找到那张逃出去的地图。

    “你不应该偷拿别人的东西。”

    悟觉吓了一跳,手中的珍珠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向四处散落。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悟觉显得很尴尬。

    “你为什么要偷拿我的珍珠项链?”东方玲的脸色变得很严肃。

    “我只是好奇,随便看……”悟觉的目光一闪,他忽然发现有一颗珍珠摔成了两半,其中一半里有一小块白色的纸团露了出来。

    与此同时东方玲也注意到了那颗珍珠,二人互望了一眼,几乎是同时伸手去抢那半颗珍珠,但还是悟觉抢先了一步。

    “那是我的。”东方玲的眼中充满怨恨。

    “这是什么?”虽然悟觉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但还是想从东方玲口中再次得到答案。

    “这珍珠是我家传的东西,那纸上写的当然是我家里的事,你还给我。”东方玲有些急。

    悟觉心中很难过,她竟然骗他!

    东方玲不等悟觉回应,上前将珍珠抢了过来,不悦地说道:“你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

    悟觉心寒了,但是他依然不动声色,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你别生气,是我的错,我去热饭,我们一起吃饭。”

    见悟觉认错,东方玲的脸色好转些,她也露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道:“我刚才的话重了些,你别见怪,我帮你热饭。”

    两个人各自端起饭菜热了起来,可是两个人再也没说话,只是闷头热着饭,闷头吃着东西,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吃完饭后,东方玲说累了到二层去休息,一层只留下了悟觉。

    悟觉一直坐在餐桌前抬眼看着二层,他在想事,他的表情异常的冷漠。过了一会儿,悟觉伸手从刀架上取出一把切水果用的刀藏在身后,缓步走上梯子。

    东方玲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个放大镜正趴在床上仔细看着那张纸,丝毫没有注意到悟觉正露出半个脑袋看着她。悟觉又向上走了几步。

    东方玲抬起了头先是一怔,然后道:“你怎么上来了?”

    “那纸上写什么了?”悟觉也不理会东方玲的问题,弯身走上二层,靠着墙坐了下来,刀夹在后背与墙壁之间。

    “我说过跟我家里有关。”东方玲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噢,是吗?难道不是一张地图吗?”悟觉冷笑。

    东方玲一惊,猛地看向悟觉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那是一张逃出这里的路线图,”悟觉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沉,“不管你是不是东方玲,你都不应该骗我。”

    “你想怎么样?”既然悟觉已经摊牌,东方玲也不打算再隐瞒下去。

    果然是地图,悟觉心中冷笑,道:“把地图给我。”

    “不可能!”东方玲瞪着悟觉。

    悟觉的心情很坏,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曾经救过他命的东方玲吗?她不是个善良的姑娘吗?可眼前的东方玲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也许这才是她的本性。

    “如果你不给我,就别怪我了!”悟觉下了狠心,从身后拔出了刀。

    东方玲吓了一跳,没想到悟觉竟然会带刀上来,她整个身子都挪向了床里。

    “给我!”悟觉的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他挥着刀凶狠地逼近东方玲。

    东方玲转身想要逃向楼梯口,却被悟觉一把按住:“把地图给我!”

    “我不会给你的!”东方玲拼命地挣扎着,同时对着悟觉大吼道,“你这个畜生,忘恩负义!”

    悟觉瞪圆了双眼,眼睛通红,整个人都像受了刺激一样发起狂来,他挥起刀照着东方玲的腹部捅了过去:“你才是畜生!你才是!你才是!”

    东方玲惊恐地看着悟觉,身子挣扎了几下后瘫倒在床上。

    悟觉开始喘息,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瞪着东方玲道:“我不是畜生,我不是!不是!”悟觉靠向墙壁,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发胀,上下快速地起伏,仿佛马上就要崩溃。

    东方玲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一样。

    悟觉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他是爱她的,他头一次对一个女人动情,可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悟觉突然低头哭了出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伤心,仿佛就像一根针在刺痛他的心。

    “师父!师父!你都教了我些什么!为什么尘世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悟觉仰面狂叫,仿佛要把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出去,“我不应该来这儿的,我根本就没准备好。”悟觉缩起了身子,整个人像个委屈的孩童一样蜷在墙角低声哭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悟觉终于停止了哭泣,他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死去的东方玲。

    她是那样的美丽。

    悟觉走上前伸手轻抚她的面颊,面颊还是热的。

    悟觉不禁又流下了几滴眼泪,声音哽咽地说道:“别怪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本不想这么做,但是我被逼到了这一步。你要恨就恨那些人吧,是他们把我们带到这儿的,是他们制造了这些。”说完后,悟觉在东方玲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擦了擦眼泪转身走下了楼梯。

    东方玲,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悟觉放下了放大镜,脸上露出了淡定的笑容,虽然这张地图缺了一块,但是却依然能推断出那条路线。

    悟觉走进了卫生间,脱下衣服拧开水龙头,热水流了出来,流到悟觉的脸上、身上,悟觉全身都放松了。

    洗完澡,悟觉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

    那是自己吗?悟觉在问自己,他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他真的有点不认识自己了。头上已经长出了一寸来长的头发,就连下巴上都长出了一堆胡须,眼窝深陷,皮肤没有血色,整体看起来相当狼狈。

    悟觉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已不再是和尚,他已没有办法再当和尚。对于乐珠和母亲,他只能在心中说声抱歉,他感到难过,但是一切都到了这个地步,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逃,能逃多远逃多远,自我谴责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想到此,悟觉重新睁开眼睛,看着镜子下面的洗手台,用手翻了翻,找出一个剃须刀,然后对着镜子小心地将胡子剃掉。

    换上新的衣服,悟觉准备走出洗手间的时候看到了换下的衣服里露出的录像带,他想伸手去拿,但是最终还是缩了回去。

    邱志已经死了,就是他的家人知道又能怎么样,就是他真的出去了,他能找到他的家人吗?想到此,悟觉决定将录像带留下来,转身走出了洗手间。从厨房的水池里取出了那把刚洗净的水果刀揣进了怀中,然后找了一个翻皮厚帽戴在了头上,最后向二层望了一眼。

    东方玲的尸体正静静地躺在上面。

    悟觉的脸上微微露出悲伤之色,他已经没有勇气再上去看她一眼。

    悟觉转过头拿起沙发上的一块布巾走到厨房,点着燃气灶打着火,将布巾放到了火上,火苗窜了起来,烧到厨柜上快速蔓延起来。

    “再见,东方玲。”悟觉低声说完后,转身走了。

    整间房子陷入一片火海。

    悟觉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个人正偷偷地站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看到悟觉离开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