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25.万通知道的事
    乐珠望了一眼发白的天边。

    现在应该是清晨六点左右。

    乐珠并没有看表,她懒得去看,她只是凭自己的感觉去猜。

    又是一夜未睡。

    现在要去哪?乐珠瞟了一眼回家的路,那条路现在看起来显得很沉重,乐珠犹豫着。

    他一定在,乐珠肯定,可是现在她并不想见他。

    他到底是谁?乐珠开始仔细思考这个问题,蔡子佳见到的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还有他说蔡子佳是思云路,而蔡子佳说那具尸体才是思云路,还有蔡子佳说那个女人死前提到了黑暗中的声音,会是他杀死她的吗?他和蔡子佳谁说的是真的?

    乐珠不禁轻叹,这世间有太多的疑问,真真假假,似乎永远也理不清,她懒得去想,迈开步子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天边泛红光的时候,乐珠来到了那座灰色的袖珍城堡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也许应该去万通那里,他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他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况且还是黑暗中的那个男人让她去的万通那儿,因此万通一定认识他!最重要的是悟觉应该收到了那封信,那么他有可能已经找到了万通。

    现在离密道开启的时间还早,但在这休息一下应该不会被人打扰。

    想到此,乐珠伸手移动门上的铜板,五秒后,乐珠轻松地推开了门。

    一个人影突然一闪,紧接着冗长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谁!”乐珠大声喝道,同时快速从口袋里取出手电筒拧开。

    脚步声更加急促,转瞬间就消失,什么都没看到。

    乐珠立刻奔向走廊的另一端,来到那间有喷泉的房子里,用手电筒照去却没发现有人。这间房子只有一个喷泉,其他地方也不可能藏身。

    “哼!”乐珠冷笑一声,双目紧紧地盯着喷泉道,“如果你能在水下待到夜晚,那你就不用出来。”

    一个人立刻从水池中冒了出来,仰着面不停地喘息着,她浑身上下早已被池水浸湿。乐珠冷眼望去,发现对方是个女人,她的面孔削瘦,两腮微缩,脖子倒是细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她的身上穿着发白的棉袄,右手正拿着一个白色的口罩。

    是她!是那个扫街的女人。

    乐珠缓身盘腿坐在了地上,将手电筒放在地上,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一根烟叼上,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女人,仿佛像一只猫看到了自己的食物一样,她突然发现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你……”女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的表情显得有些无措。

    乐珠却更有兴趣了,她喜欢看她紧张的样子,她吐了一口烟圈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讥笑,“你现在肯定很冷吧?”

    “不,我……我没事。”女人的表情显得异常紧张,双眼中流露着害怕,仿佛像是在看一头猛兽。

    乐珠微微挑眉,道:“你好像很喜欢我。”乐珠依然在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显得太过平静,让人心中不免发虚。

    “什么,不是,我、我只是好奇。”女人从池子中跳了出来,偷眼瞟了一下走廊。

    她想找机会跑,乐珠笑了,道:“告诉我原因。”

    “什么原因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因为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而感到好奇,所以想知道你是谁,是不是要杀我的人,仅此而已。”女人避开了乐珠的眼神。

    乐珠没有吭声,低下头继续抽烟。

    女人瞟了一眼乐珠,见她低下了头,立刻朝走廊奔了过去,乐珠却以最快的速度奔上前,一把将女人按在墙上,然后右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左手举起手电筒照在了女人的脸上。

    “是活是死自己选择。”乐珠很公道,起码她给了她一个选择的机会。

    女人惊慌失措地望着乐珠,身子哆嗦地靠在墙上:“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我跟你一样来到这里就再也没出去过,我害怕被人杀死,所以每看到一个陌生的人,我都会了解一下,我害怕自己被杀死。”女人的泪水立刻涌了出来。

    乐珠松开了手,虽然她并没有相信她的话,但是看到一个长辈流泪,乐珠还是决定放她一马。

    女人还在哭泣,显然是吓坏了。

    “你走吧。”乐珠讨厌看到这种场面,她不明白女人为什么总要流泪,那根本不能解决任何事情。

    女人像是得到了赦免,整张脸都充满感激之情:“谢谢,如果你想知道什么,可以找万通,他知道很多事情。”说完转身一溜烟消失在走廊中,门响过后一切又变得异常安静。

    乐珠冷笑,她当然要去找万通,起码她要去那里等悟觉出现。

    乐珠走到池边坐了下来,现在只有她自己了,她转身低头看着清清的池水。

    池中的女人冷漠而没有表情,仿佛一尊没有生命的石雕。

    那是她吗?

    乐珠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自己,她已经习惯了那种长相,那种表情,但是现在从池水中看去,她却又有种陌生感。

    那真的就是她吗?

    乐珠不断地在问自己。

    乐珠笑了,笑自己的呆,笑自己的傻,她在想什么,那本来就是真实的她,感情对于她来说是外星产物,她需要的只是自己,对自己好,为自己而活。

    乐珠抬起了头望着四周,真是太静了,人生难得会有这么清静的时候。

    乐珠将烟头掐灭扔进了水池,然后将手电筒关上。

    一切变得那么漆黑,仿佛置身于坟墓中。

    多么安静的感觉。

    乐珠闭上眼睛,她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那种感觉就像观音菩萨净瓶中的圣水一样冰凉而清爽,没有尘怨,只有一种出奇的心静。

    乐珠惊醒,她做梦了,竟然在梦中梦到了观音菩萨。她伸手从口袋中又掏出一支烟点着,用力地吸了一口。

    现在感觉好多了,乐珠深深地吐出一团烟气。

    她还是喜欢这种感觉。

    一件衣服掉落,乐珠不禁一怔。

    这是件男人的衣服,怎么会从她的身上掉落?乐珠快速地扫视了一下房间,依然没有人。乐珠弯腰拾起了那件衣服。

    是件灰黑色的风衣。乐珠伸手翻了一下风衣的口袋,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会是谁给她盖上的衣服?

    乐珠想了一会儿后突然皱起了眉头,难道是他?

    他在找她吗?

    乐珠低下了头再次看向那件风衣,她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的心中突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感觉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喷泉突然停止了喷水,乐珠回过头却看到喷泉的中间已经在下沉,她来不及多想快速跳到了喷泉的中间。

    她最后瞟了一眼风衣,风衣正静静地躺在池边。

    乐珠低下了头,狠命地吸了一口气,她在劝自己不要有任何杂念,否则到头来后悔的一定是自己。

    来到万通的房前,乐珠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四下看了看,没有人,没有扫街的女人,也没有悟觉。乐珠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后伸手敲了三下门。

    “请进吧。”是万通的声音。

    乐珠推开那扇小门爬了进去。

    万通依然穿着那件紫衣的睡袍躺在躺椅上,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动过似的。

    火炉里的火很旺,乐珠走上前蹲在旁边烤着身子,很暖和,寒意正在慢慢退下。

    “继续听上次的故事?”万通在征求乐珠的意见,他面露微笑,似乎对于乐珠的再次到来感到很高兴。

    “你只会讲故事吗?”乐珠没有看万通。

    “我当然会讲故事。”万通的回答很巧妙。

    乐珠回头冷眼看着万通道:“你应该还知道很多其他的事吧?”

    万通没有回答,只是给了乐珠一个可爱的微笑。

    “不回答就是承认,”乐珠替万通回答,“我想知道很多事。”乐珠毫不避讳自己的贪婪。

    “说来听听。”万通很大方地表态。

    “施翔是谁杀死的?”乐珠说得很直接,她已经不准备兜圈子。

    “这个我回答不了,我确实不知道。”万通诚恳地回答道。

    “那么你告诉我施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乐珠搓着手指。

    “好吧,”万通妥协,“我认识的施翔是个内向的人,他不太喜欢跟别人说话,但是他有些神经质。”

    “神经质?”乐珠侧过脸不解地看着万通。

    “嗯,他总是说自己已经杀死了那个要杀他的人,见到谁都说,说多了也就没人理他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人在乎他的死活。”

    乐珠冷笑:“照你这么说,他不一定杀死了那个让他来陪葬的人?”

    “不是不一定,是一定没有杀死。”万通的肯定让乐珠有些意外。

    “为什么?”乐珠想知道万通肯定的原因。

    “因为他现在已经死了,他的死足可以证明杀他的人还存在。”万通的解释似乎很合理。

    乐珠的心却揪了起来,如果说施翔没有杀死那个让他来陪葬的人,那么他就没有权力再让别人来陪葬,那么她和悟觉就不是施翔叫来陪葬的,而是另有其人!乐珠心中一惊,她开始担心悟觉。

    万通看出了乐珠的异样,没有再出声,只是静静地等待。

    乐珠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让我来这儿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来过我这儿的有很多人,但是并不一定每个人我都认识,更不一定会知道让你来的人是谁。”万通诚恳地说道。

    “那你是谁?”乐珠道。

    “我?”万通淡笑,“我就是万通,万通就是我,和你一样,和这里所有的人都一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只不过上天给予我一个讲故事的本事,我愿意将自己的这些故事与大家分享,仅此而已。”

    乐珠不出声,眼睛冷冷地望着面前的火苗,望了一会儿后从旁边的椅子上扯下两块布巾缠在右手上,伸手从壁炉里取出一块燃着的木棍,然后快速起身举到了万通的面前。

    “快说,那个男的是谁?你们是不是想串通好害我?”乐珠的眼神冷得足可以杀人。

    万通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乐珠会有如此反应。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吗?”万通的脸色微沉。

    “什么过分,我只要事实和真相,其他的一概不管。”乐珠将木棍又向万通的脸凑了凑。

    万通已经感觉到了热烈的火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不懂人类的感情,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

    乐珠发出一声讥笑,她在讥笑万通的这句话。人性是什么?那些所谓的人性不过是人们虚假的表象,可笑,简直太可笑!

    “看来你真的想死。”乐珠已决定动手,一个无用的人留着也没用。

    火马上就要挨上万通的面孔,万通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悲伤之色,但紧接着他又睁开了眼睛,瞪着乐珠道:“你不想见你的母亲吗?”

    乐珠怔住,燃烧的木棍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