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24.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
    悟觉的心情很坏。

    东方玲已死,她不是东方玲。

    悟觉不能接受这句话,他不相信东方玲会骗他,她是个善良的姑娘。

    当悟觉重新回到那座房子的时候,他开始了搜寻工作。他希望从这座房子里能找到与她有关的东西,哪怕是一根头发。

    翻开抽屉,里面放着很多女人的衣服,这让悟觉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安慰,起码这座房子曾经住过女人。除了衣服还有一些女人的用品,但也只有这些,也只能是证明曾经有个女人住过这里,但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甚至连张照片也没有。

    悟觉悲哀地坐在了椅子上,那种深深的失落感顿时侵袭了他全身。

    她是谁?现在连悟觉都在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了。

    她是好人,她应该不会骗他,她没有理由骗他,她救过他的命,她是他的恩人。

    这会是一个陷阱吗?

    悟觉想不明白,也理不清思绪,他痛苦地挠了挠头,他不想破坏她在他心目中的样子,但是他想不透这个纷争的俗世,他突然有种迷失感,似乎已分不清真与假。

    悟觉想起了乐珠写给他的那封信,他从怀中取出了那封信,在又仔细地看了三遍后,他下决心去那个地方看看,不管对方是不是乐珠,现在这封信是他惟一的出路,也许他可以试试。想到此,悟觉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雪很大,大得惊人,悟觉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次雪花的洗礼,让身体和心理都得到了一次清洗,暂时让他有了平静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可是应该往哪里走呢?

    悟觉迷茫地看着周围的街道,黑压压的一片房子早已被白雪给封上,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悟觉叹着气无奈地望着眼前的情景,人生总是要作各种选择,一个选择可能会影响到人的一生,但是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到底如何去选择,也许只有天来决定。

    悟觉抬起了头,夜空有一轮暗淡的弯月,下雪的时候竟然还能看到月亮,这让悟觉感到有些意外,也许那不是月亮,但是悟觉认为它是,这是他现在心中惟一的光明。

    悟觉终于迈开了步子,迎着那轮弯月朝着自己心中的方向走去。

    雪地上只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但随即就被雪花掩埋。

    一个小时后,悟觉感到寒气传遍周身。他的衣服太单薄了,经过数日已经变得破烂不堪,风毫不犹豫地从破口处袭来。

    悟觉停下了脚步,他根本找不到乐珠信上所说的那个地址,也许他迷路了,也许那封信是一个陷阱,总之现在他心中充满了绝望,对前途感到渺茫。

    悟觉低下了头,伸出双手在耳处快速揉搓,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地上依稀印有一些模糊的脚印,悟觉蹲下身端看。

    那不是人的脚印,悟觉可以确定,他顺着脚印望了过去。

    脚印延向旁边的一间房子,灰色的木门下方有一个方形小洞,小洞上挂着一块白色碎花小布,花是红色的,那种鲜红色,很是扎眼。

    悟觉走了过去,弯下腰掀起了那块碎花小布。

    一双蓝色的眼睛突然冒了出来。

    “啊——”悟觉大叫,身子向后仰去,整个人都栽倒在雪地里。

    “喵呜——”小洞中传出猫叫声,像是在嘲讽悟觉。

    悟觉直起身,掸了掸身上的雪,他没料到这个地方还有猫这种动物存在。

    “有人吗?”这间房子竟然养着猫,那么这房里应该是有主人的。

    没有人应门。

    悟觉又用力地敲了几下门,只有猫在里面轻叫了几声。

    悟觉心下奇怪,不禁伸手去拉那扇门,门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开了。

    悟觉将头探了进去,房间里很干净,但是看不到人的迹象。

    悟觉刚想迈脚进去,却又听到了猫叫,他低下头立刻看到了一只胖胖的白猫。

    它的毛发白如净雪,一对蓝色的像宝石一样闪亮的眼睛警觉地瞪着悟觉,似乎对于他这个不速之客很是不欢迎。

    但是那只猫非常的漂亮。

    悟觉蹲下身子伸手想要去抚摸一下猫,但是猫却非常不友善地伸出它锋利的爪子照着悟觉的手用力地抓了几道。

    悟觉慌忙缩回了手,可惜晚了,右手臂上已经被划出了三道血印。

    “该死的猫!”悟觉叫骂,而猫早已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悟觉站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

    舒适的房子。

    淡黄色的墙壁显得高贵稳重,淡绿色的双人沙发上放着一个乳白色的方形靠垫,沙发的前面放着一个木制的茶几,茶几上的右侧放着两排整齐的高脚杯,左侧横向放着三盏放在圆形短式玻璃杯中的粗形蜡烛。沙发的对面放着一组柜子,柜子上整齐地放着一些音乐CD和一些漂亮的装饰性小花盆。柜子的正中间刚好嵌进一台电视机。柜子前方的地上铺着一条棕黑色的地毯,地毯上放着一个白色的短型圆杯和装着几块饼干的白色盘子。沙发的后面有一个三十厘米高的四脚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一米来高两米来宽的敞口玻璃盘,底部小上部高。玻璃盘中盛着水,水下种着密密麻麻的像是水草的东西,水中流窜着一条小鱼。小鱼看起来也就有五厘米来长,通体黝黑,悟觉不知道这鱼是什么品种,但是乍一看让人心中不免感到有些恐惧。紧挨着玻璃盘的地方是一道绘着中国古代仕女图的门,悟觉伸手推开发现这里面是个卫生间,收拾得很干净。

    房间的另一侧则被一组齐腰的柜子隔开作为厨房使用,干净的餐桌擦得一尘不染,洁净的盘子整齐地插放在柜子中,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舒适安详。但是地毯上怎么会有冒着热气的杯子及饼干?

    一定有人!

    悟觉再次仔细环视了四周,刚才那只白猫跑到哪儿去了?怎么现在连影都看不到。他不禁抬起了头。

    “原来如此。”悟觉不禁笑自己观察力太差,竟然没有发现这房子很高被一分为二,上面还有半层面积,他猜那上面肯定是睡觉的地方,可是怎么上去?

    悟觉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儿后,终于发现在沙发右侧的墙壁上有一个跟墙纸一样颜色的圆形按钮,如果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悟觉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但他想试试,于是走上前按了一下。

    一个折叠的铝合金梯子突然从上面伸了下来,在伸的过程中缓慢地延续到地上。

    悟觉愣了一下,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房子,心中感觉很有趣,他只能怪自己见识太少。

    悟觉抬起脚登上第一个台阶,用力地踩了踩,还算结实,悟觉继续向上爬。

    二层果然是睡觉的地方,只是高度太矮,悟觉不得不爬着过去。

    床垫很舒服,起码比寺院里的床要舒服得多,悟觉陶醉地躺在上面,他现在感觉很累,但随即他就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僧衣。

    这身僧衣穿得太久了,已经脏得不成样,上面还沾染着血迹。悟觉抬起头望了望床旁边,那里整齐地放着一组矮柜。悟觉爬过去,伸手拉开柜子,发现里面全是崭新的男士衬衫、毛衣、裤子之类的,悟觉大喜,伸手随便挑了几件衣服换上,提着僧衣从二层爬了下来,他在考虑如何处理这身衣服。悟觉想了一会儿后走到厨房,找了一个铝盆,然后又找到了一盒火柴,将僧衣放到盆里,然后点着烧了。

    看着僧衣化为火团,悟觉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这身衣服伴随了他多年,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它就这么消失在这个世界里。他呢?他会不会像这件衣服一样有一天就这么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注意,更没有人去关心。想到此,悟觉不禁流下了难过的眼泪。

    烧完衣服,悟觉将灰烬倒进水池里,然后拧开水龙头让水冲走,紧接着叹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抬脚走到沙发前的地毯上拿起杯子和饼干,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饼干仍然孤零零地躺在盘子中,可是悟觉还是没有发现人,也没有等到人回来,他端起杯子在鼻间闻了一下,有种苦味,颜色看上去也有点发黑,他分辨不出那是什么。

    人到底去哪儿了?

    悟觉双眼盯在了面前的电视上。

    这种地方还能收看到电视?

    虽然悟觉一直生活在寺庙里,但是电视这种东西他还是知道的,寺庙里有时候也会有些讲经的电视播放给和尚看的。悟觉起身走向前,伸手摸着电视,乱按了几下后,电视终于被打开。悟觉退回到沙发上坐下来认真地看了起来。

    画面渐渐清楚,一个男人的面孔呈现其中。他的头发梳理得很整洁,连一根乱发都没有,胡子剃得也相当干净,只是脸色看上去有点发黄,他的眼睛很大,属于那种浓眉大眼型,嘴唇很有型,整体看起来相当英俊,一件白色的衬衫更显现出他的文雅。

    可是他看起来总有些不安的情绪,似乎在琢磨着怎么开口说话。

    悟觉靠在了沙发上,他不知道电视中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节目,但是他好奇。

    电视中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沉,有种男低音的感觉,很好听。

    “我叫邱志,”男人只说了一句话就又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并且低下了头。

    邱志?还不错的名字,悟觉心中想道。

    电视中叫邱志的男人再次抬起了头,从他的表情上看他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我叫邱志,我本来不应该属于这里的,我应该活在正常的生活中,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我有父母,有姐姐,还有心爱的女朋友,我们本打算今年结婚的。”邱志的声音有些哽咽,他难过地伸手捂住了脸,“我很爱我的女朋友,我真的很想她,她一定以为我死了,”邱志说到此处时哭了起来,“也许她现在很恨我,恨我突然离开她,也许她忘了我,没准心中已喜欢上了别人。”邱志哭得越来越伤心,连话都说不出来。

    悟觉心酸,他同情电视中的那个叫邱志的男人,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东方玲,她也是突然离去的人。他能体谅邱志的心情。

    “怎么能轻易忘记?”悟觉喃喃自语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说给电视中的人听,还是在说给自己听。

    “我现在只想对我的女朋友林慧说,我爱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爱着你,永远永远!”邱志抹了一把泪水后接着说道,“还有我的父母和姐姐,你们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可是我却不能再孝敬你们了,你们要保重,好好保重身体,姐姐你要找个好男人嫁了,好好替我照顾父母。”

    悟觉心中在叹气,邱志是一个好男人。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看到我说的这些话,如果能逃出去就将录像带带给我的亲人,我亲人的地址就在录像带上贴的那张纸上,谢谢了。最后我要说声再见,再见,我要离开了,我没有勇气在这里待下去,与其等死,不如我自己了断,再见了!”邱志说完后,端起了一个白色的杯子哭泣着喝了下去,然后泪流满面地伸手按了什么,电视一下子消失,什么也没有了,只有白花花的雪花。

    悟觉震惊,他低头看向桌上的那个白杯子,那不正是邱志端着的杯子吗?难道这里面的水有毒!

    悟觉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瘫倒在沙发上。

    原来这房子的主人就是电视里的那个叫邱志的人,他没有勇气活下去,所以他选择了自杀,而且是刚刚死在这间房子里,尸体一定是被这里的人给带走了。

    悟觉一拳打在沙发上,他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他同情邱志,更同情自己。他痛恨这里,他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他一定要为邱志完成他的心愿。想到此,悟觉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走到电视跟前开始找录像带,却不知道录像带应该放哪儿,他随手打开了电视下面的柜子,却发现有一台扁平的机器放在里面。悟觉看了一下机器上按钮的说明,然后找到了开仓键按了下去,一个长方形像盒子式的东西弹了出来。悟觉认识这东西,这就是录像带,他曾经见过,他伸手取了出来。

    悟觉相信自己一定有机会逃离这里,而且他一定会实现邱志的愿望。

    困意一阵阵袭来,悟觉不自觉地伸了一个懒腰,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他顺着楼梯爬上了二层,他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他已经不再去想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听到猫叫的时候,悟觉打了一个激灵然后惊醒,却刚好对上了那对蓝色发光的眼睛,悟觉再次被吓了一跳,身子向后一缩。

    “喵呜……”白猫就卧在悟觉的枕头边,正紧紧地盯着悟觉。悟觉闭开了它的目光,他总感觉猫的目光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他起身爬到楼梯处,顺着楼梯爬了下去。

    一股香气。

    悟觉愣住,他竟然看到餐桌上放着几盘热气腾腾的菜。有青菜,有鱼肉,还有排骨等等,那香气弥漫在整间房子里。

    悟觉确实饿了,他兴奋地奔到餐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准备放进嘴中,但是他的手却停了下来。他将鱼肉抬至眼睛前,仔细翻看了一下,又凑上前闻了一下,很香,但是悟觉却还是皱起了眉头,是谁做的饭?

    “喵呜……”白猫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悟觉的脚下,正用贪婪的目光紧盯着他手中的鱼肉。

    悟觉看看白猫又看看鱼肉,不禁一笑,伸手将鱼肉递到了白猫的嘴边,白猫立刻叨起鱼肉奔到沙发后的角落里狼吞虎咽起来。

    悟觉在离白猫不远的地方蹲了下来,仔细观看着白猫的反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白猫早已躲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悟觉一笑,笑自己太紧张,这菜里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毒,悟觉重新坐回到餐桌前,拿起筷子,刚准备夹几块青菜的时候,不禁又停住了手。他刚才只给猫吃了鱼肉,只能证明鱼肉没有毒,想到此,悟觉夹了一块鱼肉放进了嘴中。

    真是太好吃了,悟觉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鱼肉的美味。

    “砰!”门突然开了,悟觉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脸上带着惊喜之色。

    东方玲缓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

    悟觉扔下筷子快速奔了过去,一把将东方玲搂在了怀中:“你到哪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悟觉从没这么思念过一个人,他真害怕她再次消失。

    东方玲将头枕在悟觉的肩头,她好久都没有这种温暖的感觉了,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我们不是又见面了吗?”东方玲柔声说道。

    “是啊,又见面了。”悟觉紧紧地搂住东方玲,他不想再失去她,他已经不管自己的身份了,他知道自己真的是爱上了她,“我很担心你,还以为你……”悟觉的目光停留在东方玲的脖子处,在衣领的下面似乎有样东西,“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悟觉看清了那样东西,那是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