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21.悟觉收到了信
    当一阵猛烈地狂风刮开窗户吹进房里的时候,悟觉打了一个激灵,立刻从睡梦中惊醒。坐起身的时候,发现东方玲不在,他轻声唤了一句:“你在吗?”

    没有回音。

    悟觉又提高了嗓音接着叫道:“东方玲!”

    依然没有回音。

    东方玲不在,在确定了这一点后悟觉准备走下床,但正在这个时候他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

    床头柜上已经放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西红柿鸡蛋面。

    香气在空气中弥漫。

    悟觉呆呆地看着那碗面,他舍不得吃。

    他知道那是东方玲亲手做的,也知道是为他做的,他很感动,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会产生这种感觉,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只能在心中祈求佛祖的原谅。

    人的感情有时候是无法自己控制的,悟觉虽然是和尚,但是他也是人,所以心中的那份感觉冒出来的时候,他不想强将其隐藏起来,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只有这样他的心中才会有些寄托。

    面很好吃,悟觉用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将面吃完,他是为了等她,他想感谢她。

    但是东方玲一直都没有出现,悟觉有些失望,他的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他在猜测她的去向,他希望她平安。

    放下碗筷,悟觉走下床在房间里随便溜达了一会儿。这房是一间卧房,两边正对着有两扇门。在悟觉左手边的是一扇红门,右手边是一扇白门。悟觉吸了一口气,房间里不管任何地方都充斥着女人的香气,那是东方玲的味道,悟觉能闻出来。这也是一间具有古代气质的房子,不论是从装饰还是到家具都透着古味,都保留着中国古代的风格。暗色的紫檀木雕嵌家具看上去雕式繁复、体积宽大、气度宏伟。家具的上面是多宝格,里面摆放着一些做工精致的瓶瓶罐罐,也许它们都是古董。悟觉伸手谨慎地轻摸了一下,同时发出一声感慨。多宝格的下面则是两组对门。整体看来家具的背底是大幅蓝底描金山水,显得富丽堂皇而又不失高雅别致。房间的正中间放着一张圆形的桌子,台面像是用上等的石头制成,纹路就像一幅天然而成的山水画,整块圆石完全嵌在木头中,木头围着台面一圈被雕刻成不规则的镂空感觉,就像是有无数的藤枝攀爬在石头边缘。支持桌子的是一个形状奇特的树桩,从它扭曲的形态上来看,这个桌子更像一个艺术品。倒是悟觉曾经睡过的床看起来过于普通,就是一个木头床,床头床尾就是两块木板,颜色也已然褪去,跟这间房里的那两个家具比简直是黯然失色。不过悟觉还是非常佩服东方玲的眼光。

    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身体也有些无力,可是悟觉确实不想再躺在床上,是应该活动活动的时候了。在活动了几下腰身后,悟觉有些担心东方玲。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回来,她会去哪儿?也许她在其他的房间里?想到此,悟觉走向右边的那扇白门,伸手推开。

    一道耀眼的光束立刻扑面而来,悟觉赶紧伸手挡了挡,随后才慢慢适应了这道光线。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院子,只是略微小了些,但是院内什么也没有,显得很整洁。

    风有点大,但是悟觉还是决定站在这里待会儿,他需要多吸点新鲜的空气。

    光线有些炫目,万里无云,天很蓝,显得异常透亮。

    悟觉的手无意中触及到了那串念珠。他忽然又想起了师父,他现在怎么样了?他还能见到他吗?悟觉感到自己突然多了很多牵挂,那牵挂是对师父的。

    悟觉自小在寺庙里长大,从来未接触过外面,师父就像父亲一样,关心着他的生活,他的饮食,他的起居。他已经习惯了跟师父生活在一起的感觉,更怀念跟师父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如果不是为了找母亲,他不会离开师父,他会陪师父终老一生。可是他又放不下母亲,虽然她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陌生,但是是她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是她给了他生存的机会,他要报答她这份恩情。

    悟觉深吸一口气,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但是他要学会承担,他希望他能尽早找到母亲,然后离开这里回到师父的身旁。

    “砰!”门突然发出了响声。

    悟觉先是一愣,但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一定是东方玲回来了。

    悟觉随手将念珠塞进怀中,快速回到房里奔到了那扇红色的门前。

    门是敞开的,但是却没有东方玲。

    悟觉没有迈出门口,他心中开始警觉。

    这个现象不太正常,门开着,没有东方玲,也没有别人。

    悟觉没有动,他的眼睛快速地扫视着门口,双手已暗自抱成拳头,随时准备出击。

    风在扇动着门,就好像门是被风吹开的,根本就没有人开启过。

    也许太紧张了,悟觉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向前走了过去。

    当看到放在地上的那封信的时候,悟觉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这个地方也能收到信?

    悟觉拾起信,当看到落款是乐珠的名字时,他的眼前一亮。

    乐珠果然还活着。

    悟觉快速将信展开。

    东方玲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看身后,她总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可是她却什么也看不到,她伸手将帽子又向下拉了拉,她不希望有人发现她,更不希望有人认出她。在一个路口处,她快速拐向一条小路。当绕了几条路后,她终于来到了家门口,推门进去的时候,她看到悟觉正坐在沙发中看着手里的一张纸,那张纸看起来似乎更像一封信。

    “你回来了。”悟觉露出了笑容,同时将纸叠好揣进怀里。

    东方玲随手将门关上,问道:“你怎么起来了?”

    “我的伤差不多好了,想起来活动活动。”悟觉看出东方玲的脸色不太好,立刻问道,“你不舒服吗?”

    东方玲摇了摇头,表情黯然,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低着头不说话。

    悟觉很担心,走上前关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东方玲仍然摇头。

    悟觉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他本来就不擅长说话。

    一切都安静下来,东方玲低着头脸色阴郁,悟觉看着她却不敢多问。

    最终打破沉寂的还是东方玲。

    “我要走了。”

    悟觉一惊,瞪着眼睛看着东方玲却说不出话来。他不想让她走。

    “你自己要保重,这里的一切都不能轻意相信,一定要小心!”东方玲抬起头望着悟觉,眼中暗藏有留恋之色。

    “你要去哪儿?”悟觉难过,心中甚至有点恍惚。

    “总之,我要马上离开这里。”东方玲霍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悟觉一把拦住了她:“你别走。”他想不出什么话来挽留东方玲,但是他还是希望她不要走。

    东方玲看着悟觉没有出声,突然眼泪从她的眼角处流了下来。

    悟觉有些慌了,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东方玲,但是看到她哭,他心里更加难受。

    “你好好保重,我必须走了,否则就迟了。”说完东方玲推开悟觉快速奔向门口。

    “我们还能再见吗?”悟觉想哭。

    东方玲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看了悟觉一眼,然后奔了出去。

    眼泪还是流了下来,悟觉控制不了,那种心里的痛比肉体上的痛更加让人感到难受。

    她走了,来得那么突然,走得又是那么苍促,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再见到她,也许她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短暂过客,但是他喜欢她。

    悟觉的心动了,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有了异样的感觉,可是它却像昙花一样,一现而过。

    悟觉重新取出了那封信,那是一封见面信,乐珠在信上提到了一个会讲故事名叫万通的人,她希望悟觉能够找到这个人的住处,那样他们两个就有见面的希望。

    这的确是个希望,起码悟觉可以再见到乐珠,但是悟觉却迟疑了。

    这真的是乐珠写给他的信吗?

    这个地方能通信吗?

    悟觉又想起了东方玲说过的话:这里的一切都不能轻易相信。

    这也许是个骗局,也许是那个要杀他的人使的奸计,他不能就这么轻易地上当。

    门又响了,有人闯了进来。

    “我们主人要见你。”来人身穿着灰色长袍,脸庞削瘦,悟觉认得他,他就是那个带他和乐珠进到这里的那个人。

    “为什么要见我?”悟觉确实想知道原因。

    “去了就知道了。”对方递上了一块黑布。

    悟觉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知道他不会告诉他答案,所以他伸手将黑布蒙在了眼睛上。

    当黑布被取下来的时候,悟觉又看到了那个火盆和火盆后那个全身裹在黑色外套里的人。

    第一张纸写着:请坐。

    悟觉走到桌前盘腿坐了下来,他没有心思和兴趣再去观察面前的这个人,他只想知道带他来的原因。

    “带我来这儿干什么?”悟觉的声音有点冲。

    对方微微抬着头,似乎在打量着悟觉。

    “我在问你。”悟觉已经没有了来时的胆怯,他已经受够了,他差点死了。

    第二张纸举起的时候,悟觉看到了这样一个问句:你见过东方玲?

    悟觉犹豫,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如实回答这个问题。

    对方不再写任何字,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很静,只能听到火苗跳动的声音

    悟觉闭上了眼睛,沉默是最好的武器。

    桌子在响,是对方在敲动。

    悟觉懒懒地睁开眼睛却看到第三张纸上写着:真正的东方玲已经死了,你见到的那个女人不是东方玲。

    悟觉惊得已说不出话来,难道她真的不是东方玲吗?她为什么骗她?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善良,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可是她为什么要骗他?

    这里的一切都不要轻易相信,这是她留给他的话。

    悟觉感到迷茫,他应该信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