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20.这里可以寄信
    阳光隐在阴云处。

    乐珠回过了头。

    扫街的女人又出现了。

    她扫得很认真,但是她不再注意乐珠。

    乐珠没有去打扰她,很多事情是不用去追究结果的。

    乐珠推开了那扇绿色的大门。

    灯光有些昏暗,这里的一切都是这样,永远都不可能有明亮的感觉。

    乐珠习惯了。

    但是进入房内后却让乐珠多多少少感到有些意外。

    这里有一股青春气息。

    所有的都是绿色。墙,房顶,地面,柜台。

    绿色的柜台看起来似乎有些历史,柜台的上面正趴着一个熟睡的女人。

    她也是绿色的,绿色的衣服,绿色的头发,乐珠真担心看到绿色的一张脸。

    柜台上放着一瓶墨水,是驼鸟牌的,里面插着一根老式的绿色钢笔,旁边放着一叠信纸,纸上的格子也是绿色的,那些东西乐珠只有在童年时候才能见到。

    乐珠一直站在柜台前,她并没有打扰那个女人。

    一个人能安心地熟睡已经是人生中一大乐趣,起码在这个地方是。

    乐珠斜靠在柜台前,眼睛却停在了大门处。

    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但却刚好看到了门外的那个扫街的女人。乐珠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玩味的笑容,她突然感觉在某个暗处观察人是件很有趣的事,虽然那并不道德。

    但是乐珠很快就失望了,她只是一个劲儿地扫街,一个姿势,毫无创意。

    乐珠不禁打了一个呵欠,她突然感到有点困了。

    “信写好了吗?”声音是在离乐珠耳边没多远的地方响起的,乐珠整个人都打了一个激灵。

    不是女人,是男人,乐珠竟然判断错了。

    他的皮肤保养得很好,比女人还白嫩,比女人还细致,而且脸上还涂着浓浓的妆,如果不是他出声说话,乐珠一定还会认为他是个女人。

    “你的信呢?”男人显然不喜欢乐珠上下打量他的眼神。

    乐珠伸手在信纸上敲了敲,是空白的。

    男人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声音略带怒意地说道:“如果你不是来寄信的就请离开。”

    “这里允许寄信?”乐珠只是感觉有些荒唐。谁会去寄信,又去寄给谁,难道可以寄给外面的亲人朋友吗?

    “当然可以寄信。”男人用一种讥笑的眼神斜视着乐珠。

    “寄给谁?”乐珠又望了一眼门缝,扫街的女人不在了。

    “那儿写着呢。”男人指向自己的身后。

    乐珠转过身望向柜台侧面,那里并排放着五个圆形的像水桶一样的邮筒,每个邮筒上方都有一个开口,那是扔信的口。开口的下端写着一些字。从左侧开始五个邮筒上分别写着:主、己、陌、识、死。

    “你最好解释一下。”乐珠的语调更像是在命令男人。

    男人从鼻间发出一声不情愿的闷响,然后冷言冷语地说道:“你自己看不明白吗?”

    乐珠看出来男人并不喜欢她,不过她更不喜欢男人,她准备给男人点厉害看看,任何男人都不能轻视女人,否则他们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后果。

    “啪!”很响亮。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左脸已经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乐珠冷笑。

    男人却傻呆呆地盯着乐珠,连声都发不出来。

    “小姐,你可以将信寄给这里的主人,也可以将信寄给自己,还可以将信寄给陌生人,可以将信寄给自己在这里认识的人或者是已死了的人。”老太婆的突然出现让乐珠有些意外,她根本没注意到柜台下面竟然有一个驼背的老人一直站在那里。

    “我的儿子说话有些过分,请你不要生气,你现在可以写信了。”老太婆绝对长着世界上最善良的面孔,她的头发花白,身子还有些哆嗦,但是她慈祥的目光让乐珠的心情突然有了一丝好转。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还可以寄信。”乐珠发着自己的感慨。

    “你打算给谁寄了?”老太婆伸手将信封递到乐珠的面前。

    乐珠只是淡笑,没有回答。她拿起了笔。

    信只有三个字:你是谁?

    “你要寄给这里的主人?”男人的声音有些微弱,显然是被乐珠刚才那一巴掌给吓怕了。

    乐珠白了他一眼,她不屑跟这样的男人说话。

    “还寄给别人吗?”老太婆慈祥的目光再次映入到乐珠的眼帘里,乐珠微微一笑,也许应该给悟觉也写一封,她必须找到他,她希望他现在还活着。

    当乐珠将两封信递给老太婆的时候,她看到了她那树皮般难看的手,她突然有些难过。

    人的生命就是如此的不堪,带着白净的皮肤来世,携着无用的糠皮离世。人生来就知道自己会死,可还是会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挣扎,也许连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而挣扎,也许那只是本能。

    “另外,我还想知道这封信是谁寄的?”乐珠从大衣内侧掏出了在施翔家发现的那封信。

    老太太伸手接过了信封前后翻着看了看,道:“我不知道。”老太太将信封还给了乐珠。

    “你真的不知道?”乐珠表示怀疑。

    “这里寄信的人很多,有的时候他们会写好自己塞进邮筒里,谁也不会注意的。”老太太耐心地解释道。

    走出邮局的时候,乐珠的心情仍然感到不舒服。她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多愁善感,她讥笑一声,那是对自己的讽刺。

    乐珠累了,她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再去游逛,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她只希望那个黑暗中的男人不要再出现。

    当乐珠喝了一口餐桌上放着的热水时,灯又灭了。

    乐珠的口中发出一声讥笑,她不喜欢玩这种游戏。

    “听故事的感觉怎么样?”男人又出现了,像幽灵般飘然而至。

    “我讨厌那个故事。”乐珠并不掩盖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

    男人没有说话,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乐珠继续喝水。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男人再次开口时,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感伤。

    “你说吧。”乐珠放下杯子,也许他的故事会让她有些感兴趣。

    “本来我生活得很不错,有一份高薪的工作,有一套自己的住宅,还有一辆自己的爱车,最重要的是我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我本以为我会这样过下去,结婚生子,然后到老。”男人说到此时,声音听起来变得有些酸楚。

    乐珠吹了一声哨子,冷笑地说道:“你活得真不错!”

    “那又能怎么样,我还是被带到了这里,无缘无故地成为别人的陪葬品。”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和伤痛。

    乐珠没有安慰他,也不打算安慰他,她没有任何理由去安慰一个陌生的男人,况且现在她还分辨不出他是敌还是友。

    “刚开始来到这儿的时候,我很紧张,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真的有人来杀我,我总感觉这是一场梦,一场非常可怕的梦,总希望有一天梦醒。”

    乐珠没有任何的感觉,他说的这些她都知道,可是她没有他那么多的感觉,也许她天生就不能算是个好人,也许她天生就是一个冷血动物。

    “你很坚强。”男人称赞道。

    “谢谢。”乐珠冷漠地回应道。

    “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让我来这做陪葬的人竟然是我的亲妹妹。”男人的声音中充满着讽刺,似乎直到现在都无法正视这个事实。

    乐珠的心中略有所动,她又想起了那对父子。

    “后来呢?”男人既然活下来了,那么也就是说又重演了那对父子的悲剧?乐珠在猜。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乐珠诧异,她不知道谁会来找她。

    敲门声只响了三下就停了,乐珠没打算去开门,她继续问道:“你杀了你的亲妹妹?”

    寂静。

    乐珠皱了皱眉头再次开口问道:“你还在吗?”

    寂静。

    乐珠摇了摇头,她很想知道结果,很想知道自己是否猜对了,但是看来今天是无法知道了,她起身走到了门口处。在准备开门的时候,灯亮了。

    乐珠回头看了看,没人,她淡笑。

    拉开门的时候,乐珠看到了一封信。

    乐珠拾起信,却看到信封上有一个寄信人的落款。

    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