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19.救命恩人
    脚步缓缓移向悟觉,在靠近他的时候对方蹲下了身,用手枪碰了一下悟觉的后背。

    悟觉没有动,子弹似乎擦着他的后背过去,立刻有血流了出来,染红了他的僧衣。

    手枪再次举起,这次瞄准了悟觉的后脑。

    手指在扳机处摩擦,子弹随时就要发出。

    悟觉突然睁开了眼睛,转身挥拳打了过来,正中对方的鼻梁,对方哼叫了一声,整个人撞向墙壁,手枪立刻飞了出去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然后掉在了二人中间的位置。

    悟觉没有动,对方也没有动,二人双目交替。

    悟觉不认识他,他想不出任何理由成为面前这个男人的猎物。但是悟觉讨厌他,他的相貌平平,但却有着奸人所有的特点。奸诈的豆眼,狡猾的鹰钩鼻,一双扇风耳外加一张歪嘴。

    “你是谁?”悟觉的额头在往外渗汗,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失去力量,伤口处的疼痛让他几乎再次晕过去。

    对方冷笑,也只是这样,那种冷笑中甚至夹杂着说不出的蔑视,他根本不屑于回答悟觉。

    悟觉心中气愤,那种气愤是一种被人忽视的感觉。

    对方突然猛扑向地上的手枪,悟觉见状也忍着疼痛扑了上去,二人最终扭打在一起。

    “你是谁!为什么杀我?为什么杀我?”悟觉急了,整张脸都皱在一起,双手死死地掐住对方的脖子。

    对方没有出声,只是露出狰狞的嘴脸,手指用力地在悟觉的背后一抓。

    “啊!”悟觉痛得惨叫一声,双手立刻松开。

    对方立刻一个翻身爬向手枪的位置。

    悟觉怒视着对方,整个人扑在其身上,照着对方的耳朵咬了下去。

    “啊呀!”对方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整个人立刻失去了斗志。

    悟觉快速伸手将手枪抢了过来,枪口指向了对方的后脑。

    对方不再挣扎。

    “你为什么杀我?”悟觉双眼通红,面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

    对方忽然笑了,那种笑仿佛在讥笑悟觉的胆小。

    悟觉真的生气了,他挥动枪把照着对方的后脑砸了下去。

    “让你笑!让你笑!让你笑……”悟觉发狂似的挥动着枪把,整个人都显得很疯狂。

    对方没有了动静,鲜血染红了整个后脑。

    他不动了。

    悟觉终于停下了手,喘着粗气,双目狠狠地瞪着对方。

    “你杀不了我的!杀不了!”悟觉瞪圆双目冲着对方又狠叫了几声后,快速地逃了出去。

    那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巨痛,仿佛一颗钉子钉在心脏上,让悟觉无法呼吸,也让他渐渐远离清醒。

    他是谁?为什么要杀他?他就是那个让他来做陪葬的人吗?悟觉不知道,他有的只是害怕,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远离那间房子,躲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但现在悟觉却感觉有些不妙,他感到自己正在远离清醒,眼前变得越来越黑,仿佛突然掉到了一个黑洞中。他不能死!他也不想死!他害怕死亡,害怕面对死亡的感觉,他害怕,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他不要死!不要死……

    悟觉完全失去了知觉。

    红色,好多红色,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的炫丽,在天空飘啊飘,感觉那么的温馨,那么的舒服。突然它们都化了,仿佛被火给烧化一样,汇成了水流,红色的水流,一滴滴地流了下来,然后变成一大片,最后就汇成一片酡红的海水流向了面颊、身上……

    血!好多的血!悟觉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他感到呼吸困难,仿佛马上就要窒息,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哪怕是一根稻草,那也是他活命的希望,但是他什么也抓不住,他感到害怕,感到无助,感到难过。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师父慈祥的面容以及他的教诲。师父总是告诫他世间任何事皆为过眼云烟,不论是睁眼看世还是闭眼看世,只要心中无事就皆无事,世间中的纷扰只不过是自己内心的争端,内心放下,则皆放下,内心平静,则无纷扰……

    悟觉长呼一口气,现在他感觉自己好多了,那片酡红的海水仿佛退去一样,他只感觉到冰凉,不,是一种舒服的感觉。

    悟觉蓦地睁开双眼,仿佛刚从地狱中回来一样,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你醒了。”声音是那么的古朴甜美,悟觉的心感到了温存,当那张白净漂亮的脸庞进入到悟觉的眼帘时,悟觉不禁愣住了。

    “你做噩梦了吧?”美丽的凤眼微微眯起,粉嫩的小嘴轻轻上翘,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动听可人。

    悟觉呆住了,眼前的这名女子虽然没有乐珠那样的美貌,但是却有着东方女性传统意义上的美丽与温婉,让人一触及到她的目光就不自觉地心中一动,更多的是为她脸上那种带着善意的笑容所吸引。

    “我叫东方玲。”

    “我不认识你。”悟觉不知道自己怎么冒出这么一句话,他避开了她的眼睛,那双眼睛让他有点心烦意乱,他从来没有跟女人如此的接近。乐珠除外,她是他的姐姐,况且她像座冰山一样总是让他感到不寒而栗。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是在街上发现的你,你的背部流了很多血。”说到最后的时候,东方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忧郁之色,伸手拿起悟觉额头的毛巾在身旁的水盆里洗了洗,然后拧干又放在了悟觉的额头上,立刻一阵冰凉的感觉传遍悟觉整个脑袋,他感到自己似乎又清醒了一些。

    “你发烧了,我用凉毛巾为你降一下温。”东方玲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

    悟觉不禁偷眼看着她,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美,但又不矫情,这样的女人真是世间难找。

    “是你救了我?”悟觉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同时目光与东方玲恰巧对上,脸颊立刻感觉有些发热,他赶紧低下了头。

    “我看你倒在雪地上,就把你带回来了,好在你背部上的伤并不严重,只要休息几天就会好。”东方玲从桌上拿起另一块毛巾在悟觉的脸颊上轻轻地擦着,她的动作很温柔,似乎很怕弄痛悟觉。

    但悟觉却本能地避开,他害怕这种亲密的动作,这让他心中感到忐忑不安,甚至心跳开始加速。

    东方玲却只是微微一笑,对于悟觉的反应并没有动怒,而是态度温和地问道:“你想吃苹果吗?”东方玲将早已削好的苹果递到悟觉面前。

    悟觉微微扬起了眼睛,再次偷眼注视着面前的东方玲。

    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一个在这种地方难得一见的好姑娘。悟觉开始紧张,他说不出原因,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他伸手接过了那个苹果,张大嘴用力咬了一口。

    东方玲笑了,被他笨拙的动作给逗笑了,她笑的时候下意识地伸手轻捂住自己的嘴。

    悟觉的心醉了,那种笑容太迷人了,在他的心中激起一阵波澜。

    “谢谢你。”当东方玲站起身准备将苹果皮拿去扔掉时,悟觉腼腆地说了一句。

    “一个人在这里是很可怜,虽然这里充满了险恶,但其实大家从心里还是渴望朋友的。”东方玲温柔地说道。

    她说得太对了,悟觉偷眼看向她。

    “好了,其他的先不要想,养伤最重要。”东方玲一边说一边将被子往上盖了盖。

    悟觉看着她心中顿生暖意。

    东方玲嫣然一笑,转身走出了房间。

    悟觉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也许伤口晚点愈合最好。

    模型就摆在身穿黑色外套的人的面前,火盆里的火仿佛永远都不会熄灭似的,永远燃烧着热烈的火焰。

    身穿黑衣外套的人将悟觉的模型挪向了一间微型房子,但是手抬到半空的时候僵住了,迟疑了片刻后将模型放在微型房子里,然后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这是东方玲住的房子?

    “是的。”说话的是一直站在旁边的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男人。

    身穿黑衣外套的人低下头在纸上继续写了几个字。

    东方玲不是死了吗?

    “她的确死了。”

    身穿黑衣外套的人陷入了沉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身穿黑衣外套的人缓缓地抬起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在纸上快速地写下了几个字。

    东方玲没有死!去查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