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17.暗杀
    饿了。

    在重新进入到冰冷的雪地上时,悟觉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拼命地叫。他无力地抬起手,望向两侧。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并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同样是房子,同样是黑漆漆的一片。

    但依然没有人。

    悟觉实在是走不动了,他选择了左侧一间有着二层楼的房门前坐了下来,他现在需要休息一下。

    又冷又饿,难道真的要死在这吗?悟觉心中难过,他开始想自己也许没被别人杀死就先冻死或饿死在这里了,这简直是世上最可悲的一件事。

    悟觉拼命地搓着双手,他不能让自己失去知觉。

    他要鼓励自己振作起来,他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死去。

    眼睛开始有些迷糊了,似乎周围的东西都在动,而且越动越远。

    “你在干什么?”随着一声刺耳的声音,一个雪球重重地砸在了悟觉光秃秃的头顶上。

    悟觉清醒,缓慢地抬起头看向二层。

    那里有个窗户,里面亮着灯,窗户上趴着一个孩子,他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样子。头发乌黑,眼睛不大但却很亮。

    “我……我很累,想借……这儿休息一下。”悟觉说话有些吃力,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了。

    “要休息进来休息吧。”孩子的声音变得柔和多了。

    悟觉感动,他终于见到了人,虽然他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但是他很有同情心。悟觉试着站起身。

    身子有些打晃,悟觉立刻扶住了那扇门。

    门开的时候,孩子递上了一双棉制的黄色拖鞋。

    悟觉在迟疑了一下后,赶紧脱下了脚上的鞋换上了拖鞋。拖鞋很舒服,有种松软轻快的感觉,同时身上也传来一阵暖流,房间里很舒服,温度刚刚好。

    “叔叔,进来吧。”孩子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嘴角两边各有一个酒窝,看上去很可爱。

    叔叔,这是悟觉有生以来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他心中感到温暖,伸手摸了一下孩子的头。

    孩子伸手拉住悟觉的手将他带进了房间里。

    这简直像个孩子的乐园,悟觉不禁感慨道。到处都是玩具,到处充满生机。

    房顶上挂着各式各样各种不同颜色的气球,连房顶都绘着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彩,四周的墙壁就更不用说了,一面画着一望无际的草地,一面画着多姿多彩的游乐场,一面画着玩偶娃娃,一面画着成群的动物。地上到处堆放着毛绒玩具,以及各式各样的玩具手枪、拼图,以及各种车模等。

    悟觉看得眼花缭乱,傻呆呆地站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饿吗?”孩子的话终于提醒了悟觉,他现在的确非常饿。

    “家里有大人吗?”如果要吃东西,也要有大人来做。

    孩子摇了摇头,脸上继续露着招牌式的微笑,道:“我会做饭,我给你做好吃的。”

    悟觉诧异,没有大人?一个孩子独自住在这里?独自生活在这个地方?可能吗?悟觉心中开始嘀咕,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感突然从心底升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悟觉在问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着面前的孩子,他的皮肤很白,嘴唇红润,一身白色干净的休闲运动服让他看上去很活泼。

    “我没名字。”孩子依然保持着笑容。

    “嗯?怎么可能没名字?”悟觉不相信孩子的话。

    “在这个地方还需要名字吗?”孩子的笑容总是可爱的。

    可是悟觉的心却沉了下去,孩子说得没错,在这个地方不需要名字,名字毫无意义!

    “你父母呢?”悟觉不相信孩子是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的。

    “父母是什么?”孩子的这句话让悟觉震惊。

    “你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悟觉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解释。

    “没人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孩子蹲下身摆弄着地上的车模玩具,脸上流露着满足的神情。

    “谁把你养大的?”悟觉的心中充满着疑问。

    “不知道。”孩子抬头看了一眼悟觉后又低头摆弄着玩具,“有吃的不就能长大吗?”

    悟觉苦笑,这就是孩子的答案,也许在他生下来不久就随父母来到了这里,可是父母都死了,只留下了他,然后他就每天靠着这里的人提供的食物长大了,没有名字,没有父母,有的只是这些琳琅满目的玩具。悟觉有些同情孩子,他蹲下身抚摸着孩子乌黑发亮的头发,是谁给他剪头发?悟觉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个疑问。

    “是谁给你剪头发?”悟觉想到此开口问道。

    “不知道。”孩子玩得很高兴。

    又是不知道,悟觉不禁叹了一口气:“难道你没见过给你剪头发的人吗?”

    孩子再次抬起头,眨巴着自己黑亮的眼睛道:“叔叔,你给我剪头发吧。”

    悟觉先是一怔,随后一口答应了。

    孩子开心地跳了起来,双手拍着欢天喜地地叫道:“太好了!又有人给我剪头发了,叔叔,你剪完后我给你做好吃的。”孩子麻利地奔上二层,不一会儿的工夫又从二楼奔了下来,手中挥舞着一把精致的黑色剪刀。

    悟觉接过剪刀先是打量了一下,手指无意中碰了一下刀口却轻易地划出了一道血痕,悟觉一愣,但立即抽回了手。

    这是一把锋利的剪刀。

    孩子席地而坐,脸上掩饰不住兴奋的笑容。

    “叔叔快点给我剪,剪完了我就给你做好吃的。”孩子催促着。

    悟觉倒没想过让孩子给他做什么好吃的,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又会做什么,他只是很喜欢这个孩子,他很可怜。

    悟觉并不熟练,他担心这把锋利的剪刀会伤到孩子的头皮,所以剪起来很小心,甚至有些笨拙。

    十分钟后,悟觉干脆地说了一声:“剪好了。”

    孩子像个天使般从地上跃了起来,再次奔上二层,紧接着发出了喜悦的叫声:“叔叔,你剪得是最好的,比他们剪得都好。”

    他们?孩子不是说过他不知道是谁给他剪的头吗?怎么又说他们?

    “有很多人给你剪过头吗?”悟觉冲着二楼大声问道。

    “是啊,好多呢,有叔叔,有阿姨,还有很大岁数的婆婆和爷爷,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孩子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依然很兴奋。

    悟觉猜他在照镜子,所以自己随意地摆弄着地上的玩具。

    他从来没有过玩具,没有人给他买过,包括师父,师父只教他吃斋念佛,心求平静,所以他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孩子的幸福。摸着这些玩具,他似乎找到了一丝乐趣,一种心中封存已久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管他们叫叔叔、阿姨、婆婆、爷爷?”一个连父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名称?悟觉很好奇。

    “是他们让我这么叫的,他们还夸我做的饭好吃。”孩子回答道。

    任何地方都有好人,虽然悟觉还没遇到这些好人,但是他感到欣慰。

    一个相框映入悟觉的眼帘,他伸手从玩具中将其取了出来。

    那是三个人靠在一起的照片,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和孩子,就像是一家三口。

    悟觉只是瞄了一眼,就不禁一惊,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不就是叫吕伟的人吗?难道……这孩子……

    “叔叔尝尝我做的饭吧。”孩子边说边从楼梯走了下来。

    悟觉倒是颇感意外,孩子原来是去做饭去了,而且这么快就做好了。

    当孩子将自己做的食物递到悟觉的面前时,悟觉笑了。

    那只是一些浇过牛奶的米饭,这种吃法是他头一次见到。悟觉立刻伸手接过了那碗饭,温和地说道:“谢谢。”

    虽然并不是一碗很好吃的饭,但是悟觉已经不在意了,他很饿,现在任何东西摆在他面前,他都会觉得那是一顿上好的美味佳肴。

    “这相册上的两个人是谁啊?”悟觉试探地问道,女的她不认识,但男的他肯定是吕伟。

    “嗯,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不过他们很奇怪,不让我管他们叫叔叔阿姨,而是让我管他们叫爸妈。”孩子皱着小眉头嘟着嘴说道。

    悟觉一愣,原来吕伟真的是他的父亲,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有那么可怕的一个父亲,悟觉不禁为其叹息,他伸手抚摸着孩子的头发轻声问道:“有筷子吗?”

    孩子摇了摇头,道:“不是有手吗?”

    悟觉无奈地笑了,孩子就是孩子,孩子用什么方法吃饭都没关系,但是大人……悟觉也顾不了那么多,将自己有些发黑的食指伸进了饭里。

    “那些叔叔阿姨们住哪儿啊?经常来你这吗?”悟觉随意地问着,手指正将牛奶与米饭均匀地搅拌在一起。

    “不知道,他们给我剪完头发,吃完饭后就被带走了。”孩子又开始玩着地上的玩具,这回他挑了一把黑色的手枪,那把枪看起来做得很精致。

    “带走了?”悟觉感到不解,接着问道,“被谁带走了?”

    “不知道,他们穿着灰色的衣服,是两个叔叔,一个叔叔还摇着一个东西,那东西发出的声音还挺好听的,我特别喜欢听,另一个叔叔就将叔叔阿姨们装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带走。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反正我再也没见过他们了。”孩子边说边换了一把手枪。

    “咣当”,碗跌落在地上,立即碎成了几片,饭和牛奶洒了一地。悟觉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孩子,嘴唇翕动,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叔叔,你怎么把我给你做的吃的扔了。”孩子哭了,伸手抹着眼泪,看起来很伤心。

    “你……你见过的那些叔叔阿姨怎么死的?”悟觉的心在发抖。

    “什么叫死啊?他们只是吃了饭以后就睡着了。”孩子停止了哭泣,睁大眼睛迷茫地望着悟觉。

    悟觉的心凉了,他低头看看洒在地上的食物又抬头望着面前的孩子,惊恐地说道:“你在里面放了什么?”

    孩子摇着头,脸上充满童真。

    “你吃过吗?”悟觉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孩子依然摇了摇头:“我不吃这个的,这个是给叔叔阿姨们吃的,曾经有个叔叔告诉我这东西吃了可以让叔叔阿姨睡觉,就可以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他们给我剪头发,我要好好报答他们。”

    悟觉的身子开始哆嗦:“那个叔叔长什么样?”他已经听不出那是不是自己的声音,只是突然变得有些尖锐。

    “不记得了,好像穿着灰衣服,就像每次来的那两个叔叔一样。”孩子摸着自己的下巴努力在回忆,表情看上去很认真。

    悟觉冲出了房门,他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黄色的拖鞋被甩在了角落里,在雪地上印出了一道痕迹。悟觉哭了,身后传来了孩子伤心的叫声。

    他在叫叔叔,可是悟觉此时听起来已经没有了暖意,他的心在滴血。他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可是他没有像其他的孩子那样过上正常的生活,而是在不知不觉中陷进了一场场生死谋杀。悟觉不知道孩子一共杀死了多少人,他也不忍心去将事实真相讲给孩子听,他知道他已无力改变这个孩子,他只能选择离开。

    但是悟觉痛心,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这就是现实,当你身陷其中的时候,你已迷失了本性,也许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没有是非,没有亲情,没有自我,一切尽失。

    悟觉抹了一把眼泪,这泪水是为孩子而哭,也是为自己而哭。

    人的本性究竟是什么?是善还是恶,人内心深处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没有答案。

    世上很多事本就没有答案。

    冷风吹干了残留在悟觉面颊上的泪水。悟觉抬起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终于找到了路。

    悟觉心中突然有了少许激动,他终于找到了家。

    家,听起来虽然有些可笑,但这是悟觉现在心中惟一的依靠,起码那个地方能使他感到一丝暖意。

    房子前面的地方积满了雪,看来没有人来过,也没有人送过饭,这让悟觉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他现在非常饿,饿得已经前心贴后背。

    推开门,一股暖流立刻流遍了悟觉的全身,悟觉不禁打了一个喷嚏,紧接着一股世上最香的味道悄然飘进了悟觉的鼻间。

    悟觉睁大了眼睛,情绪在刹那间奔放,他一个箭步奔了上去。

    饭菜都是热的,显然是刚做好的。

    “感谢佛祖!”悟觉抬起头对着碗口大的洞口诚心地感谢着,眼泪顺着他的面颊流了下来。他又想起了刚才见过的那个孩子,他希望佛祖能保佑他,让他幸福,不要成为别人手下的亡魂。

    悟觉端起了碗,但是却又犹豫了。

    碗里正冒着热气,白白的米饭上面覆着几片油菜叶以及……许多油腻诱人的肉片。

    悟觉犯愁了,他是出家人,本不能吃荤,可是他现在真的饿得快要晕了,如果再不吃真没准就饿死了。

    悟觉抿着干燥的嘴唇,心中作着激烈的斗争。

    香气一阵阵袭向悟觉的鼻间,肚子的鸣叫让悟觉的心志越来越迷糊。悟觉终于拿起了筷子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

    佛祖请你们原谅我!悟觉心中诚心地忏悔着。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道缝,一把手枪轻轻地伸了进来。

    “砰!”

    悟觉连声都没来得及出就躺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