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14.黑暗中的男人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窒息的气味。

    夜色中雪花像银叶般漫天飞舞。

    一切万物似乎都“死”了。

    太静!

    静得让人心中发颤。

    乐珠一直都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她的目光始终游移在黑暗中。

    停电了,但是却很突然,就好像光明突然消逝。

    可是乐珠总感觉事情似乎有些蹊跷。这个地方会停电吗?

    她的目光收了回来,在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乐珠伸出手试着在沙发上摸索,她在找那盒烟,她记得刚才争斗时烟好像掉在了沙发上。

    突然,留声机里传出了音乐。

    乐珠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她抬起头双目又陷入到无底的黑暗中。

    留声机怎么会响?刚才在争斗的时候明明已经将留声机打翻在地了呀。

    乐珠没有动。

    脚步声突然响起,在黑暗中听起来很稳健、很轻快。

    乐珠的血液凝结,果然有人闯进来了。

    脚步声走到餐桌前停了一下,然后传来了倒水的声音,紧接着是喝水发出的声音。

    乐珠的身子僵住,额头冒出冷汗,但她仍然保持着静默,一动不动。

    那个人似乎很镇定,不慌不忙地,乐珠无法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但是她猜对方是不是那个让她来陪葬的人呢?

    脚步声再次响起,这次却是移到了沙发处。

    没有灯,伸手不见五指,乐珠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样子,但是她感觉出来那个人就坐在了她的斜对面。

    “你好。”坐在对面的人突然出声了,声音浑厚低沉,具有一种难以抗拒的磁性魅力。

    是个男的。

    “你好。”乐珠以平稳的声音“礼貌”地回应道。

    “你紧张吗?”男人在问乐珠,从声音上听不出他的想法。

    “如果有一个你看不见的人在黑暗中突然跟你说话,你会有什么感觉?”乐珠冷笑道。

    男人发出一声轻笑。

    “你突然出现,难道是来嘲笑我的?”乐珠微笑地说道,她突然发现自己现在一点儿也不紧张。他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人就有缺点,她又何必怕他。

    “你不应该杀她。”男人恢复了平静,将话题转移。

    “你认识她?”在黑暗中乐珠看向“乐珠”尸体的方向。

    “不认识。”男人回答得很干脆。

    “既然不认识,我杀个人你又何必管我。”乐珠说的是实话。

    “她没有骗你。”男人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笑感。

    “没骗我什么?”乐珠有些疑惑,她还没明白男人的用意。

    “她的确叫乐珠。”男人幽幽地说道,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整间房里。

    乐珠一愣,平视着前方,但在黑暗中却连对方的轮廓都无法看清。

    “她是今天刚到这里的,被安排在这里住,而碰巧又跟你同名。”男人说到此停了下来,他在等乐珠的反应。

    乐珠没有马上作答。

    一切又变得异常寂静。

    “我想不是碰巧,是故意安排她住在这儿的。”乐珠脸上露出了寒冰般的表情,她明白是这里的人故意这么做的,不过她并不认识她,她死了也就死了,她不会为自己错杀谁而感到难受。

    “你看起来跟其他人有点不同。”男人接着说道。

    “难道你一直在看着我吗?”乐珠这句话本来是随便一问,但当问出口的时候,她自己心中也是一紧,难道他真的一直在观察着她吗?

    “真是又巧了,我刚好也住在这里。”男人的回答让乐珠感到非常的吃惊。

    “你住在这里?!”乐珠立刻站起了身。

    “烟就在你左脚旁的沙发下。”男人显然是先想让乐珠平静下来。

    乐珠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重新坐回到沙发,伸手摸向左下方。

    果然摸到了烟盒,她一把抓住正准备拾起来的时候,手指轻触了一样东西,乐珠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那样东西。

    是菩提籽。

    乐珠感觉出它的形状,同时也感觉到它外皮那层干涸的血迹。乐珠只是停了一秒钟就将菩提籽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同时打开烟盒取出了一支烟。

    当乐珠点燃烟的时候,男人再次开口:“进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但是大家都在想尽办法离开这里。”

    乐珠继续吸着烟,她不想打断他的话,虽然这些话她早就听过。

    “这里的一切都是残酷的,没有人有勇气面对,不过你例外。”男人的言语中表现出了对乐珠的敬佩。

    乐珠发出一声嘲讽的笑声。

    “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没有女人有你这样的勇气能这样沉稳。”男人表达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乐珠吐了一口烟气,她无法看见它,但是能感觉到它的气味。

    “你到底是谁?”乐珠懒得听下去,直接问道。

    “一个已死的人。”男人回答得很痛快。

    “噢?”乐珠倒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答案,“你是鬼吗?”乐珠想笑,这个世上哪里会有鬼,又是一个编故事的高手。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乐珠打算耐着性子听下去。

    “我也许应该算是‘鬼’,”男人发出一声无奈的苦笑,然后接着说道,“就因为我死了,所以没人再会来杀我,也没人再会设陷阱让我进去,也没人再会在意我的存在,我就像空气一样可以自由地行走,只要不被发现。”

    乐珠的手指紧紧地夹住烟身,她现在明白了男人的身份。他是一个活在死人与活人之间的人,这里作为陪葬品的人不知道他的存在,而这里的那些管理者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就像幽灵般活在第三空间。

    “你是如何做到的?”乐珠很好奇,因为她知道做到这一点太难了。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人监控,不管活人死人他们都会很快就知道,那么他到底是怎么避过这些人的眼线的?

    “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男人不愿意说出来。

    “既然不是说的时候,那又为什么让我知道你的存在?难道你不怕我揭发你?”乐珠威胁他。

    “你不会揭发我的,你会替我保守秘密。”男人很肯定这一点。

    “你太自信了吧。”乐珠想笑,她可不是一个值得如此信赖的人。

    “揭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这里的人也不会因此让你离开,但是不揭发你就有机会离开这里。”男人给了乐珠一个许诺。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乐珠问道。

    “其实我本来不想出现,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男人诚恳地说道。

    乐珠没有出声,她在等他说话。

    “蔡子佳已经死了,你见到的二层的那具尸体就是她,而你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叫思云路,她在你没来这里之前就曾经来过这间房子找过东西。”

    “你怎么知道?”乐珠狐疑。

    “我在这里的时间毕竟比你长,况且我是一个已死的人。”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忧伤。

    “你叫什么名字?”乐珠突然很想知道他的名字。

    “你以后会知道的。”男人不想说。

    乐珠冷笑,他虽然说了很多话看似对她有利,但是乐珠还是不信任他。她没看到他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最关键她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也许他就是那个要杀她的人,而为了弥补内心的空虚寂寞才以这种方式来开始他们之间的杀人游戏,总之,乐珠绝对不会轻意相信任何人。

    “我想你并不信任我。”男人淡淡地说道。

    “你也不用信任我。”乐珠说得很在理,这样他们就扯平了,谁也不信任谁。

    “我理解你的想法,在这里的确很难找到信任的人,大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展露出来,大家都不知道谁是那个要杀他的人,所以大家都习惯了自我保护。”

    乐珠没有出声,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费话,这些道理谁都明白。

    “你为什么会来这儿?”男人忍不住问道。

    “来找母亲。”乐珠心中在笑,她竟然是来找母亲才来到这个鬼地方的,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这是真的,不过她也从来没想过隐瞒什么。

    “我会帮你的,以后会一直帮你的,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你。”男人的这句话让乐珠感到意外,但她现在很想知道另一件事:“你认识施翔吗?”

    男人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过了几秒钟后才回答道:“我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他是谁?”

    他不认识,乐珠揣测着他这句话是真话还是假话:“我也不认识,只是看到他今天死了。”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说要帮我?”乐珠很想知道答案。

    “因为……”男人迟疑了,但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口,“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