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部分 13.我是乐珠
    七点整。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乐珠终于找到了自己住的那间房子。

    这一天她一直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寻找,她希望将这里的一切都弄清楚,也希望能找到蔡子佳或者是见到活着的第四个人。可是她又一次地失望了,她什么也没找到,更不用说找到跟施翔之死有关的线索,甚至连自己都差点迷路找不到住的地方,这里简直像个迷宫。

    不过,现在她看到了。

    有灯光。

    乐珠站住了脚,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已经将灯关了,现在灯怎么会是亮着的?难道有人?

    想到此,乐珠立刻警觉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有音乐声从房里传出来,但不是她经常听的那曲“TheLastWaltz”,而是一首陌生的曲子,悠扬而动听。

    乐珠的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她试着轻轻推开了门。

    门露出了一道细缝,乐珠将头凑了上去。

    果然有人。

    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飘逸的秀发染成了金黄色,五官妩媚可人,身材修长却又不失丰满,她穿着一件粉色的棉质睡衣,正斜靠在沙发上看书。

    乐珠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咚!”乐珠一脚踹开了门。

    女人吓得将书甩了出去,一脸紧张地看着乐珠,道:“你是谁?”

    “你是谁?”乐珠冷视着女人。

    “我……我是乐珠。”

    乐珠突然笑了。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灯光有点暗。

    乐珠走到餐桌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是热水,很舒服。

    “乐珠”惶恐地看着乐珠,身子没有动,依然坐在沙发上。

    乐珠脱下大衣随手放在椅子上,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乐珠”坐在斜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乐珠的每一个动作。

    乐珠拿起了桌上的香烟,那是她昨天晚上放在那里的。

    “乐珠”换了一个姿势,看起来放松些,但目光仍然死死地盯着乐珠。

    乐珠用力地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将目光移到“乐珠”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乐珠”怒视着乐珠,似乎对于她的行为表示不满。

    烟在燃烧掉三分之一后,乐珠终于开口:“你说你叫乐珠?”

    “乐珠”点了点头,目光并不友善。

    “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乐珠又吸了一口香烟。

    “乐珠”一动不动。

    “可是你不配叫这个名字。”乐珠依然在笑,笑容是那么的温柔。

    “乐珠”猛地站起来,伸手指向乐珠大声叫道:“我叫什么名字关你什么事!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

    乐珠挑眉看着“乐珠”,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为什么?你到底是谁?”“乐珠”大声喝问道。

    乐珠保持着笑容,这句话应该是她问她才对,是她无缘无故闯进她的家。

    “你不问我来这里是干什么吗?”乐珠的笑容中似乎藏着什么。

    “乐珠”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她慢慢地坐在沙发上,紧张地小声说道:“你来干什么?”

    乐珠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她紧张的样子,有趣,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猫正在摆弄着一只到嘴的老鼠。

    “你为什么不说话?“乐珠”越来越紧张,双手拧着衣角,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唇。

    乐珠收回了笑容,脸上突然变得异常严肃,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来杀你的。”

    “乐珠”吓得靠在沙发上,整个身子都开始哆嗦起来:“你……你……”

    她为什么这么害怕她?是她闯入到她的家,那应该是她对她有所企图,可是现在她却看起更像一个柔弱的受害者。

    也许她是一个成功的演技派。

    “你不应该在这儿。”现在是时候问下去,“你怎么会在这儿?”

    “乐珠”没有回答,仍然惶恐地看着她。

    “是谁让你来这儿的?”乐珠继续问道。

    “乐珠”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偷眼看了一下餐桌。

    餐桌上放着一杯热水,热气在杯口处徘徊。除此之外,餐桌上还放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刀身长约十厘米,在灯光下闪烁着独特的光芒。

    “乐珠”收回双眼,脸上隐约现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声音平稳地说道:“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乐珠心中冷笑,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烟已经燃烧到一半。

    “你想谈什么?”

    “乐珠”站起身很自然地走到餐桌前,然后背对着餐桌看着乐珠说道:“我想我们之间也许有误会,我们都是女人,什么事情都好说。”“乐珠”嘴上这么说,右手却悄悄地伸至背后,摸向那把锋利的水果刀。

    乐珠没有看“乐珠”,只是自顾自地抽着那根香烟,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乐珠”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她已经牢牢地抓住那把刀,“我想也许死的不是我。”

    “噢,是吗?”乐珠依然淡笑,没有去看“乐珠”。

    “死的应该是你!”“乐珠”大喊一声,挥着水果刀用力地刺向乐珠。

    乐珠快速闪躲,水果刀扎进了沙发中,乐珠一把扯住“乐珠”的头发向后一拉,“乐珠”发出死猪般的号叫,紧接着乐珠将烟头死死地按在她的右眼上。

    “啊……”“乐珠”几乎气绝,她的叫声响彻整间房子。

    乐珠松开了手。

    “乐珠”站起身横冲直撞,边撞边痛苦地大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留声机被她撞翻在地上,音乐立刻停了下来。

    乐珠退后,不理会她,只是躲在一旁冷眼旁观。

    “乐珠”最终摔倒在地上,呼吸困难,右手始终紧紧地捂着右眼。

    乐珠冷漠地看着,依然不动。

    “乐珠”终于平息了下来,她缓缓地抬起头,强睁开左眼看着角落里的乐珠,脸上露出痛恨的表情:“我要杀了你!”说完,她猛地爬起来冲向乐珠。

    在靠近乐珠的那一刹那,她的身子僵住了。

    水果刀轻而易举地扎进了她的心脏。

    乐珠冷笑,用力一推。

    “乐珠”向后仰倒。

    乐珠看着“乐珠”。

    她的左眼睁着,右眼闭着,看起来相当滑稽。

    乐珠踢了“乐珠”一脚。

    “乐珠”的确死了。

    乐珠蹲下身将水果刀重新插入“乐珠”的心脏处。

    “你不应该闯入别人的家,更不应该去冒充别人的名字。”这是乐珠给她的最后警告。

    鲜血滴落,染红了地毯。

    走进洗手间,乐珠将手上的血迹洗干净。对着镜子,她看到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渍。

    应该换件衣服。

    乐珠走出洗手间时,突然想到了那架相机,她本来想找来看看,却发现那架数码相机没有了。看来是有人给拿走了,也许是那个死“乐珠”,也许是别人。

    乐珠搜遍了整间房间都没有找到第三个人。

    乐珠打算先放弃,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洗一个热水澡。

    水很热,但却很温和,乐珠整个人都埋进了浴缸里,过了一会儿又将头伸了出来。现在她的心情感觉好了很多,她仰靠在浴缸中,现在她需要闭上眼睛小眯一会儿。

    一个人轻轻地走到餐桌前,小心地拉开椅子坐下,然后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随后缓步走到洗手间旁。

    乐珠突然惊醒,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她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个人总在追杀她,可她怎么也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子,她感觉很累。她将头重新埋进了浴缸中,热乎乎的洗澡水会让她在片刻间清醒。

    走出洗手间,乐珠来到卧室的衣柜前打开衣柜,里面有很多衣服。乐珠随便挑了一件白色的纯毛高领毛衣套上,又找了一条仔裤穿上。

    很舒服,看来都是名贵衣服。

    走出卧室,乐珠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乐珠”的尸体旁流出了很多血。

    乐珠依然冷笑,迈过尸体走到了沙发旁坐下,重新点燃香烟。

    她在等,她相信用不了多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将尸体带走。这里的人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就知道哪里有人死,乐珠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办事效率,但是她也明白一件事,来到这里的人时刻都被监视着。可这里的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监视,如果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个陌生人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窥探着,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那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

    乐珠将目光移到了地上的“乐珠”身上。

    她还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最重要的是桌子上怎么刚好有一把水果刀,是她放的还是事先有人放的?想到此,乐珠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餐桌。

    乐珠一惊。

    餐桌上此时正放着一瓶女人身形的瓶子,里面暗红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那不是她带来的红酒吗?

    乐珠冲了上去一把拿起瓶子打开盖,快速地闻了一下。

    味道很像是她带来的那瓶红酒。

    那瓶酒不是一直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吗?乐珠赶紧拿起大衣,迅速翻找着口袋,但红酒的确不见了。

    这真的是她的那瓶红酒,可是它怎么会出现?是谁放在这儿的?难道在她刚才洗澡的时候有人进来过?

    乐珠冲到门口将门打开。

    外面很冷,但的确没人。

    乐珠重新关上了门,回头望着那瓶红酒。

    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