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10.死亡原因
    酒吧里突然变得有些寒冷,有风从大门处刮了进来,刮得门玻璃嗡嗡作响。

    有人进来了,听声音是个女人。

    悟觉的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现在最怕看到女人,每次见到女人都会有事情发生。

    “你怎么还不喝呢?”女人再次追问,那声音听起来就像冰冷的雪花一样没有生命力。

    “咔”的一声,门合上了,酒吧里又现出一丝暖意。

    悟觉缓缓地转过了头。

    她长着一个正常的脑袋。眼角下垂,鱼尾纹像一道道五线谱一样深刻于眼旁,鼻子不高,鼻尖处微微外翻,嘴巴鼓起显得异常突出。头发染成了褐色,烫成大卷。下巴处堆着厚厚的几层肥肉。

    但她却长着一个不正常的身子。有手有脚,四肢虽然俱全,但是却不成比例。身上由上到下套着一条厚厚的黑色绒布长裙,左胸前别着一朵白花,那是一朵小雏菊。

    她是个侏儒,一个看上去已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的身上还沾着一层薄薄的雪花,雪花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落,看来她出去有一阵了。

    悟觉一直看着她,他不知道她是谁,也没勇气先开口。

    “你不喜欢这杯酒吗?”老太太走路的姿势看起来很好笑,活像一个顶着满脸皱纹的大头洋娃娃。

    可悟觉并不想笑,他现在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怎么回事,它们发生得都太突然了,突然得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不喜欢,又为何来到度母酒吧?”老太太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微笑地看着悟觉说道。

    “我……我是跟着他们来的……我……我是和尚……不能喝酒。”悟觉支吾着回应道。

    老太太伸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悟觉坐下,悟觉倒是听话,找了最近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看来你是新来的。”老太太举起自己桌前的那个酒杯说道。

    悟觉笨拙地点了点头。

    老太太发出了一声轻笑,晃着手中的酒杯接着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悟觉摇头,他的确不知道,但是他明白那可怕的液体能致人于死地。

    “这是一杯美酒,能够让人解脱无限烦恼。”老太太幽幽地说着,脸上浮现出一种奇异的表情。

    “解脱?”悟觉看着地上的那六具尸体。这就是她口中所谓的解脱吗?他们喝了这个都死了,难道……“这是毒酒?”直到现在悟觉才意识到这一点。

    老太太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在佛教里度母被认为是救苦救难的本尊佛母,所以这个酒吧就叫度母酒吧。”

    “你的意思是说来这里的人都是被解救的?”悟觉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人现在都躺在地上,而眼前的老太太却提到了度母,把普度众生神圣的度母跟死亡联系起来。

    老太太看出悟觉心中的疑虑,道:“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来做陪葬品的,不是被人杀就是去杀人,有的人坚强就可以在这个游戏中生存下去,有的人懦弱就会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所以他们选择这里,来到这里他们就可以放松下来,不用再去担心有人来杀他们,因为他们已经选择了放弃。”老太太盯着悟觉看了一会儿后才接着说道,“放弃其实也需要勇气。你看他们决定放弃的时候多么轻松,他们不是都在笑吗?”

    他们的确是在笑,那种笑是一种说不出的放松。

    悟觉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作答,他没想到这种地方还会有这么一个特殊的酒吧。

    “来到这里的人都要喝这杯度母酒,你也应该尝尝。”老太太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我,我还没想喝。”悟觉的心又紧了起来,他的眼睛落到了离门口最近的一条路。

    “进来的人都必须要喝这杯度母酒,即使你事先不知道,但你来到这里也要喝。”老太太轻吻酒杯,然后站起来缓步走到悟觉身旁平视着他,道,“现在轮到你了。”她的神情漠然,伸手将酒杯递给悟觉。

    黑色的液体在酒杯中轻轻晃动,仿佛毒蛇般蜿蜒蠢动。

    悟觉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手中死死地抓住了那串念珠,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那股刺鼻的味道在他的鼻间轻轻飘动,似乎在引诱着他喝下那杯酒。当冰凉的感觉在他嘴唇边产生的时候,他惊慌地睁开了眼睛,一把打翻了那杯黑色的液体,然后头也不回地逃出了酒吧。身后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嘲笑声,那笑声像魔鬼的一样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

    东边开始露出了一丝灰蒙蒙的光线,天快亮了。

    悟觉斜靠在墙角处,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就是尘世间吗?

    这些就是人吗?

    人为何生,为何死?

    人明知自己生出来就要死,为何还要去挣那一口活命的气?

    这生生死死到底为了什么?

    悟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突然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在寺庙里成长的点点滴滴,虽然生活清贫了些,可是那时的心情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没有一丝杂念,一心向佛,一心念佛,世间的纷纷扰扰都与他绝缘。

    可是现实是那么的残酷,连他都杀了人。

    悟觉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它们在颤抖,那还是他的手吗?他在质问自己,他突然感觉到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那是颓废还是无奈?连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他猛地将双手插入雪中。

    冰冷……

    可悟觉的心中依然没有感觉,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僵硬。他现在只想洗净这双手,洗净他内心的懊悔,洗净他所犯下的罪恶。

    手,已经被冻得通红,甚至快要失去知觉,可是内心的阴影却仍然存在,悟觉难过地将头埋进了雪中。

    怎么办?怎么办?悟觉的心中在叫。

    乐珠的影像就是在这个时候闯入了悟觉的脑海里。悟觉缓缓地抬起了头。他并不孤单,他还有乐珠,他可以找她,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况且她是他的姐姐,他们要一起找母亲。想到此,悟觉立刻清醒了过来,站起身走到街道中间望着街道两边的方向。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陌生,也许在这里根本没有方向这么一说,也根本不存在熟悉的问题,谁愿意熟悉,谁又愿意与谁熟悉。

    唉,悟觉心中哀叹。他随便选了一下方向,一切只能靠运气,希望那个方向能到达乐珠住的地方。

    天色渐渐亮了,今天应该算是个好天气。

    悟觉只是瞟了一眼天空,继续前行,脚下响起了“嚓嚓”的雪声。

    一个人影突然一闪而过。

    悟觉停了下来,望向右侧,没有人。

    悟觉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刚才的确有人快速地跑过去。他走上前来到一座房子的墙檐下,果然在洁白的雪面上发现了一行脚印,真的有人!悟觉立刻警惕起来,他顺着墙檐蹑手蹑脚地绕到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