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6.关系
    外面很冷,刺骨的北风几乎要将乐珠单薄的身子刮飞,她赶紧将衣领立了起来,同时身子略微向前倾。

    这是一个城市吗?乐珠突然感觉有些茫然。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她理好思绪,望向前方。前方是一条看起来幽深狭长的街道,两旁临立着各式各样的房子,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而且每个房子前约两米的地方都有一盏路灯。路灯的形状很简单,黄色球形,下面由黑色的圆形铁棍支起,只有半米来高,但是足可以让路人看清脚下的路。乐珠感到有些意外,她甚至怀疑自己根本就没来到这个鬼地方,还生活在属于自己的那座城市。

    这是错觉。

    它们都是灰暗的,虽然它们的上面已经覆上了白雪,看起来是那么的干净纯洁,但是乐珠依然可以看到它们的颜色。灰暗的房子,灰暗的街道,灰暗的路灯,灰暗的空气,甚至还有灰暗的心情。

    压抑冷漠的感觉,但是乐珠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乐珠继续前行,当走到街道的中间时,她回头看着自己住的房子。从外表看,它没有什么特色,只是一个带尖顶的平房,房子的颜色是灰色的,只是在一些边沿处会有白色的边线稍加修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只有一扇门,一个窗户。旁边的那间房子看起来则像一个两层别墅,虽然同样是灰色,但是从它欧式的外形结构上看要比乐珠住的房子大气得多。

    乐珠不在乎。家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那只是一个能睡觉休息的地方。

    乐珠将手揣进大衣口袋里,顶着风雪继续前行,同时眼睛仍在四处张望,说参观更符合她此时的想法。

    这里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每座建筑都有它自己的特点,有的房子像中国的古建筑,有的房子则完全是个草屋,还有的房子简直像个帐篷。乐珠心中想笑,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隐蔽在世界某个角落的小城,竟然有这么多不同种类的房子,而且看起来都相当结实牢固。

    一片雪花打在乐珠的脸上,似乎作了片刻的停留后,滑过她的面颊,带着一丝冰冷之意消失在空气中。乐珠停了下来,从裤兜里取出香烟点着抽了一口,抬起头双目紧紧盯着左前方的那座房子。

    乐珠已经走了约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这半个小时里她经过了一条直道,又拐了三道弯,但始终都没有看到人的足迹,但现在她却看见了那座小楼。

    那是一座二层小楼,外形上方方正正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层的房门高出地面一块,需要爬上几层台阶才能走到门口。台阶是石灰的,两边各有一个黑色栏杆。乐珠细心数了一下,共有六级台阶。

    乐珠深吸一口烟,然后轻松地将其吐出,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那座房子。

    那座房子亮着灯。

    本来一座房子亮着灯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事,说明房子的主人还没有睡,但是乐珠一路走来发现所有的房子都是一片漆黑,只有那座房子亮着灯。

    雪是半夜才下起来的。

    乐珠再次看向那六级台阶,雪很干净,根本没有任何痕迹,说明主人确实没出来过。

    乐珠并不打算去惊扰对方,她只想站在这里等,等着看她到此地之后见到的第一个陪葬品。

    但乐珠失望了,房子的主人似乎没有出来的打算。

    一根烟抽完了,乐珠将烟带扔在地上,用力地踩了一脚,乐珠决定继续前行,但是就当她准备迈步离开的时候,她无意瞄了一眼右边的房子,只是这一眼却让乐珠再次停了下来。

    那也是一座二层小楼,样式与左边亮灯的二层小楼样式差不多,只是它的门上方的左侧贴着一幅观音菩萨画像,画像是正方的,高也就十厘米左右,但是却很干净,就像新的一样,看来这房里的主人信佛,而且经常会换这门上的画像。

    乐珠转身走上前,走到那扇门的时候停了下来,仔细地打量着门上的那幅画。

    画得还算不错,乐珠赞赏地点了点头,目光从观音菩萨的脸上移到了她手中的净瓶上。净瓶上有一个缺口。

    乐珠笑了,她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

    门开了一道缝,一个男人从门缝里露出了半张脸。

    “你找谁?”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谨慎,也很小声,当他看到乐珠身上的灰色长袍时,眉头不禁轻轻皱起,同时眼皮抽搐了起来。

    乐珠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冷眼看着对方道:“我来找你。”看来这身衣服很容易让人的情绪不稳定,乐珠不禁在心中冷笑。

    “我不认识你!”对方很不友好地将门用力关上。

    乐珠发出一声冷笑,她并不着急,她发现看一个人紧张的样子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她再次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

    门再次开了,男人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厌烦的表情。

    “我们来了。”乐珠轻描淡写地说道。

    对方狠狠地瞪了一眼乐珠,随手又将门关上了。

    乐珠却站在原地没有动,继续吸着那根烟。

    门却在几秒后再次打开,对方的目光变得相当有神采,他压低嗓音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老和尚。”乐珠回答得很干脆。

    对方咬紧了下嘴唇,身子似乎有些颤抖,布满血丝的眼睛似乎有眼泪渗出。他看了乐珠足足有一分钟后才轻轻地说了一句:“进来吧。”

    乐珠吐了一口烟圈,拍了拍身上的积雪,缓步走进了房间。

    房里并没有比外面暖和多少,只是能让身体稍微感觉到温度。房里没有沙发,只有一张双人床大小的灰垫子横在大厅中央,垫子上放着一堆写满字画满图的纸,还有各种各样的笔。床垫东侧挨着拐角楼梯,从那里可以直接上二层。

    乐珠走到垫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垫子很软,乐珠的身子跟着上下颤动了几下。

    “你在这里生活得怎么样?”乐珠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地在对方身上扫视。

    他的眼中布满红丝,看起来一副几天没睡觉的样子。头发蓬松,凌乱地支起,似乎很久没有梳理。脸倒是出乎的白净,尤其配上那副金丝边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书生气。他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上沾了几滴油迹,深蓝色的西裤上也多了几个洞眼,总体看上去还是有些狼狈。

    “你无法想象这里的生活。”对方看出了乐珠的心思,他摘下眼镜用衬衫衣角擦了擦,然后又戴上,继续说道:“这里根本就是地狱!”

    乐珠没有动容,只是摆了一个优美的姿势继续抽着烟。

    对方看了看乐珠,对她的反应有些意外,她看起来很从容,他相信她绝对是一个不会受任何人影响的人。

    “你怎么会穿这种衣服?”对方目光中透着些许疑惑。

    “衣服的主人已经死了,所以我只是借用一下。”乐珠轻描淡写地说道,同时将袍帽摘了下来。

    对方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她是个美丽的女人,美得让人窒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只是她的行为和言语总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甚至感到紧张。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又接着说道:“我一直在等你们。”

    “我们来了。”乐珠重复道。

    “我曾经以为自己会死,永远等不到你们来的那天,”对方说到此的时候不禁落下了几滴泪,他不得不再次摘下眼镜伸手抹着眼泪,“但我算是幸运的,我找到了那个来找我陪葬的人,我杀了他。”

    “很不错。”乐珠的这句话的确是发自内心的赞赏。

    “但是我没有找到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对方有些歉意。

    乐珠看得出他受的苦,一个这么文弱的男人能够活到今天不容易,她根本没有抱任何期望,但是他还算成功。能够杀死那个让他来陪葬的人,这本身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会自己找。”乐珠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你的弟弟呢?”对方重新戴上了眼镜问道。

    乐珠皱了皱眉头,她还不太习惯弟弟这个词。

    “他知道这些吗?”对方问道。

    乐珠摇了摇头,悟觉的确什么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要去一个可怕的地方,而母亲就被困在了那个地方,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也不能知道,他太单纯,乐珠什么也不能告诉他。

    “不管怎么样,有你们在,我心里也踏实一些,毕竟我不再是孤身作战,而且就是我让你们姐弟来当陪葬品的,所以是不会有人来杀你们的,你们可以放心地在这里生活。”对方像是在给乐珠吃定心丸。乐珠却不在意这些,而是伸手随便拿起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些房子和路,看起来有些凌乱,而且每一个地方似乎都做了标注。

    “这是什么?”乐珠看不太明白。

    对方伸手将纸抢了过去攒成一团扔在了地上:“我要了解这里,就要把自己去过的地方标出来,好知道这里的结构。”

    乐珠看着对方,他显得泰然自若,脸上一点不安的表情都没有,但乐珠却感觉奇怪,他看起来太平静了,这倒引起了她的疑心。

    “以后的日子我会告诉你关于这里的一些事,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要找的人。”对方避开了乐珠的目光。

    “好的。”乐珠站起了身走到门口,“我走了。”她没有回头。

    “好。”对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乐珠笑了笑没有出声,拉开了门。

    “咚!”突然一个声音自楼上响起。

    乐珠警觉地转过头望向二层,那声音并不大,一般人不会觉察,但乐珠的耳力却相当好,听得相当清楚。

    “二楼有人?”乐珠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这里就我一个人!”对方摇着手。

    乐珠再次笑了,道:“也许是我听错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当门要关上的那一刹,乐珠回过了头,突然伸手挡住了门。

    对方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名字。”乐珠玩味地看着对方。

    “噢,我叫施翔。”对方的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但是乐珠看得出他很紧张。

    “我叫乐珠。”说完这句话乐珠带上袍帽转身走了,她能听到关门声,甚至能感觉到他放松的呼吸声。

    他在说谎,二楼一定有问题!

    雪越下越大,乐珠已经感觉到路越来越难走,她缩着身子凭着记忆沿着原路往回走,厚厚的积雪一脚踩上去仿佛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声音响起了。

    感觉上声音似乎很遥远,仿佛是天籁之音,但似乎又在慢慢逼近,直至耳畔。

    那到底是什么声音,乍听像是铃铛在响,但仔细听又似乎比铃铛发出的声音清脆缥缈,甚至还带着一丝凄凉之意。

    带着一丝疑问,乐珠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当她终于找到声音的源头时,她站在街道中上下打量着那座房子。

    它很漂亮,乐珠不得不承认,它看上去是透明的,房顶呈弧形,从外面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茂密的植物以及花草。里面亮着灯,这是乐珠一路走来看到的第二间亮着灯的房子,而且声音也是从这间房里发出来的。

    乐珠推门走了进来。

    两个人同时望向乐珠。

    乐珠看着这两个身穿灰色外衣的男人,心中已明白他们是这里的人。

    两个人只是看了一眼乐珠后又低头继续干着手上的活,一个人蹲着,一个人站着,站着的人手上正摇着一个看起来像是铃铛一样的银色东西,只是那东西看起来似乎比铃铛更大,而且下部的开口并不是向外而是向内缩了起来,乐珠猜不出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会在摇晃中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是她对这个能发出类似铃铛声的东西已经不感兴趣了。

    地上有两具尸体,他们的身子已经被塞进了像睡袋一样的黑色塑料袋中,袋子上的拉链还没有拉上,脑袋还露在外面,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

    老人头发花白,从乐珠站着的角度还可以看到他额头上的那几条有年头的皱纹。他的脸上有血,像是溅上去的。年轻男子嘴巴大张,眼睛直到现都没有闭上,虽然身体被袋子包着,但是依然能看到大量的血迹。

    他死得一定很惨,乐珠心中猜测,嘴上却没有出声,拾起地上的一把板凳坐了下来。

    声音终于停了下来,乐珠抬手看了一眼表,四点整,她没有出声,继续观看着二人。

    摇铃的人再次看向了乐珠,他道:“你不走?”

    乐珠摇了摇头,平静的脸上有着自然的表情,就像是在观看一场街头普通的棋赛。

    “这没有什么好看的。”摇铃的人冷冷地说道。

    “他们是陪葬品?”乐珠终于开口发问。

    “是。”摇铃的人回答得很简洁,另一个人则正蹲着收拾尸体,仿佛根本没听到二人的对话。

    “他们是怎么死的?”乐珠问道。

    “年轻的人找来老人陪葬,可是在杀人的时候失手,反被老人给杀了。”摇铃的人如实地回答。

    乐珠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老人怎么又死了?”

    “自杀。”

    “噢?”这倒出乎乐珠的意料,她以为老人是在搏斗中伤重而亡,“他既然已经杀死了让他来陪葬的那个人,为什么还要自杀?”

    “因为当老人杀死年轻人后发现了一件事。”摇铃的人倒是很耐心。

    “看来老人发现的这件事一定很有趣。”乐珠笑了,只是那种笑看上去有点狡猾。

    “的确有趣,因为老人发现年轻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乐珠的笑容猛地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