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菩提美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2.入口
    夜晚总是漫长而寂静,天空上几颗星星正在发着淡淡的黄光,偶尔会有流星划过,也许明天是个好天气。

    这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但茂密的不是绿叶而是干枯的树枝,树枝相错交叉,显得有些凌乱,整片树林隐蔽而幽深,没有人能找到这里,除非事先知道这条路线。

    乐珠正站在那里,双眼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前方。

    那是一座看起来高而厚重的城墙,它的高度绝对不亚于北京的紫禁城,只不过它是灰色的。灰色的感觉总会让人心里平添少许忧伤,况且现在还是黑夜,使得那种感觉更加诡异和凄凉。

    “我们到了?”悟觉小声问道,他有些不肯定,他不喜欢那里,那种感觉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到了!”乐珠答得很干脆,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悟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抚弄着手中的念珠。

    乐珠侧脸看向悟觉,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那年她只有十三岁。

    当时她正躲在某个黑暗的胡同里,翻着刚偷来的一个褐色钱包。钱包的主人一定是个有钱人,所以她得到了丰厚的“收入”,她正盘算着为自己买件什么东西的时候,老和尚悄然而至。他的目光看起来显得很慈祥,充满怜悯与疼爱,他的身后正站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和尚,胆怯地望着她,他就是悟觉。她讨厌他们,对于他们的关注充满厌恶,本来她打算离开,但是却被老和尚拦住了。

    老和尚当时一直注视着乐珠脖子上戴着的一个银坠子。

    那是一个相当别致的银坠子,坠子看上去分成上下两个部分,中间由一条看似河流的图形隔开。上部分画着一只眼睛,下部分却画着一颗心脏,坠子的最下面还延伸出一个三角尖,靠近尖的地方嵌着一颗蓝色的宝石。它看起来很特殊,这世上不可能再会有第二个。

    乐珠讨厌被别人看,她将项链收到了衣服内。

    老和尚却指着悟觉告诉乐珠他是她的弟弟。

    乐珠还记得自己当时的笑声,那是一种嘲讽。

    可老和尚又说乐珠的母亲还活着。

    乐珠却笑不出来,只是冷冷地盯着老和尚,然后再次想要离开。

    她当时真的以为老和尚是个疯子。

    但是老和尚告诉了乐珠一件事,一个关于她身世的秘密。

    乐珠和悟觉自小失去了父母,父亲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死了,而母亲则去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老和尚是父亲的朋友,领养了悟觉,多少年来一直在找寻乐珠的下落。

    乐珠相信老和尚找错人了,她不需要别人的照顾,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更不需要什么亲情。这世上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自己对自己才是真的。

    老和尚无奈,最终递给了乐珠一个字条,他希望乐珠准备好的时候去找他。

    那纸上是个寺庙的地址。

    乐珠当时就将纸扔了。

    但是很多年过去,她仍然记得寺庙的位置,甚至再也忘不了母亲这个词。

    不是因为亲情,而是因为恨!

    乐珠恨母亲,恨母亲抛下了自己的孩子,恨母亲的一切,她找母亲只想看看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但乐珠不恨悟觉,但是却也不喜欢他,她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甚至非常的陌生,她只希望他自己能照顾自己,不要来打扰她。

    乐珠重新转过了头继续看着那堵厚厚的城墙。

    那里面会有什么?她在思考,思考的同时从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玻璃瓶子。瓶子很精致,只有一个女人的手掌来高,形状瘦长,完全是按照女人的身形曲线制作而成的,很是雅致。瓶子里面盛着一种暗红的液体,金色的方形瓶帽设计得简单大方,更突出了瓶子的别致。乐珠伸手拧开了瓶盖,一股香醇之气从瓶子里冒了出来,乐珠将瓶子放在鼻前闻了闻,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就连拧紧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悟觉悄悄地看向乐珠,这一路上他们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但是他承认她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丽女人。虽然他见过的女人不多,但是他很肯定这一点。浓密而黑亮的秀发披在肩后,几乎及腰;上身一件长袖的白色大衣,大衣的领子大而外翻刚好衬托出她细长的脖子,下身一件深色喇叭腿的牛仔裤完好地裹住了她那两条又长又直的美腿;清晰有致的五官,每一样都相当到位,淡扫娥眉,尤其是那双充满智慧的双目,其中似乎总是隐含着某种忧伤。她的睫毛很长,每当她垂下眼皮的时候睫毛总是轻轻地覆上,很美。她的嘴唇略显薄嫩,但却粉红有色很是诱人,看得出她很倔犟。

    这就是他的姐姐。

    悟觉的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想试图叫她一声,但却总是张不开口,他有点怕她,她的表情永远都像冰山一样,让人望尘莫及不敢越近。

    “那是什么?”悟觉伸手指向乐珠手中的瓶子问道,声音显得略微有些生硬。

    “红酒。”乐珠笑得很肆意,“一种俗人喜欢喝的东西。”

    悟觉微微一笑,他不懂这些人世间的俗事。“你为什么不喝而是闻?”悟觉有些纳闷。

    乐珠低头看着红酒,秀眉微微皱起,她在沉默了几分钟后,才说道:“这是别人送的。”

    “朋友?”悟觉问。

    “不是!”乐珠似乎很厌恶这两个字。

    悟觉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只是我欠这个人一个人情。”乐珠却给了悟觉一个解释。

    人情?悟觉不会去刻意地弄懂这些事情,他将目光从瓶子上移开,移向了那座高墙。

    “我们什么时候去?”悟觉抿了一下口水,小声地问道,他有些紧张。

    乐珠再次看向悟觉,忽然笑了,道:“你真的准备好了?”那种笑带着一种讥讽。

    悟觉的脸立刻红了,低下头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他的确准备过,也的确认为自己准备好了,只是来到这里看到那堵城墙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中有些发慌。

    乐珠鼻间发出一声闷响,冷眼看着悟觉,他看起来还像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自以为可以承担一切,却不知道这世间有多少黑暗的事情要去面对。

    “你害怕了?”乐珠斜视着悟觉。

    “我……”悟觉本来犹豫,但当他抬起头对上乐珠略带讥讽的目光时,立刻坚定地说道:“我不怕!”

    “你很自信。”乐珠淡笑,从左侧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把红色的剪刀,将一绺秀发揪住,一剪刀下去,秀发断了。

    悟觉没有说话,只是以一种担忧的眼神望着乐珠,他并不明白乐珠的意思,但是他不敢问,也不想问。

    乐珠收起了头发,将其放在一块白色的手绢里,然后转身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伸出双手将泥土挖开,将包着秀发的手绢放了进去,紧接着重新将泥土埋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棵树。

    是一棵枯树,甚至没有了枯枝,只留下一截枯干。

    乐珠不在乎,她拍了拍手上的土,朝着那座高墙走去,悟觉迟疑了一下,但随即跟了上去。

    月亮有点斜,也很朦胧,让人心中不禁产生一种迷离的感觉。

    悟觉清晰地感觉到空气中那种说不出来的沉闷感,他耸了耸肩。

    乐珠选择了城墙的西侧,从西南角到西北角有一段很长的距离,甚至有种走不到头的感觉。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

    乐珠低头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步数,悟觉则乖乖地跟在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乐珠在走到第四十四步的时候停了下来,双目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墙壁。

    “你在看什么?”悟觉的话还没说完,乐珠就示意他不要出声。悟觉赶紧闭上了嘴。

    乐珠抬头看着月光。

    月光微亮。乐珠调整了一下角度,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地看着墙壁上的纹路。

    墙壁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纹路,这些纹路错乱地交织着,凌乱,让人看后感觉头晕。乐珠却双目紧紧地盯着,连眨都不眨,奇形怪状的纹路在她眼里变幻着各种组合,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

    悟觉没有再去打扰她,而是顺着城墙望向北侧,那里很深,似乎延伸到了树林的更深处,根本无法用肉眼看清那里的情况,但是悟觉却总感觉到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是人吗?是有人在看着他们吗?悟觉不知道,他也无法判断出来,但是他感到紧张。他低下了头继续拨弄着念珠,希望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一些。

    乐珠笑了,脸上露出了一种甜美的兴奋之色,她终于看出来了,那是一朵奇怪的花,她叫不出它的名字,但是却被它漂亮的花形所吸引,她毫不犹豫地对着花蕊处按了下去。

    墙发出了“咔”的一声,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寂静荒凉的环境下却显得异常突出。

    悟觉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有种莫名的紧张,他向乐珠靠了靠,想让自己放松一些。乐珠没有动,只是抬眼看着城墙上端。

    悟觉看得出来她的坚持,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再次确信。

    也就一分钟的时间,城墙的上端发出轻微的一声响,紧接着是什么东西滑动发出的声音。

    悟觉抬起了头与乐珠同时注视着上端。

    一样东西缓缓地从上端降了下来,看起来像是一个黑色的筐。

    乐珠猜那是铁做的。

    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黑筐落了下来。

    乐珠注意到黑筐的上端系有两根钢索,黑筐就是靠着这两根钢索任意上下的,上面一定还有一个滑轮。

    悟觉却一直看着站在黑筐中的那个人。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袍帽将整个脑袋都套了进去,就像西方教堂里的修道士。他身高有一米八左右,脸庞削瘦,表情淡漠,一双眼睛冷然地看着乐珠和悟觉。他的双手抬起,手中各拿着一块黑布。

    “蒙上。”他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冰冷而没有感觉。

    乐珠和悟觉没有出声,伸手接过黑布蒙在了自己的双目上。

    一片漆黑,仿佛真的来到了地狱。

    灰衣人扶着乐珠和悟觉坐进了黑筐。

    黑筐开始缓缓上升。

    又一颗流星划过。

    乐珠却看不到,她仰起头透过黑布望向远方。

    黑,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不清,就像儿时的噩梦,有种窒息的感觉。而梦醒了,一切又会恢复正常。

    梦会醒吗?

    黑筐终于越过了高耸的城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他们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