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埃及十字架之谜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埃及十字架之谜 第二十章 两个三角关系
    第二十章两个三角关系

    当艾勒里、亚多力、埃夏姆、波恩这四个人由主屋的东边外侧走来时,背后传来邓保罗医师说话的声音。

    "你们开完会了吗?"邓保罗问,他不知道把诊疗箱搁在哪儿了,所以现在没有带东西,手中拿着烟斗,缓缓地散步着。

    "是的!"埃夏姆回答。

    就在这一瞬间,约那·林肯颐长的身子绕过角落跑了过来,他撞到艾勒里,道了声抱歉退到一旁。

    "邓保罗!"他瞧也不瞧周遭人一眼便叫道,"梅加拉怎么样了?"

    "你不必激动,林肯先生。"警官说,"梅加拉不要紧,只是疝气而已,你担心什么?"

    约那擦着额头喘息着。"总之,一切都像谜一般,我们难道没有知道的权利吗?听说邓保罗医师走后,你们也跟着街向游艇去,所以我……"

    "你是不是以为梅加拉犯了什么法呢?"埃夏姆说,"没那回事,一切正如波恩警官所说的。"

    "是吗?"林肯刻薄的脸上略微地褪了血色,他已经稍稍镇定。邓保罗医师悠闲地抽着烟。"总之,这里好像牢狱!"约那埋怨道,"我妹妹为了回到布拉多乌多而发生意外,当她由欧伊斯塔岛回到码头时……"

    "林肯小姐已经回来了?"波恩问。

    邓保罗医师从嘴里拿掉烟斗,他眼光中原有的平静神色已然失去。"什么时候呢?"他问。

    "刚才,刑警——"

    "是她一个人吗?"

    "是的,那些刑警——"林肯真可怜,他那种愤慨的心情一直找不到发泄处,他睁大眼睛,楞在那里,其他的男人也吓了一跳,全身都僵硬了。

    此时,由主屋传来粗鲁如同惊叫的女人笑声。

    "海丝!"邓保罗医师喊叫着,把约那推倒,由转角处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埃夏姆沙哑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约那·林肯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跟在医生后头,其他人也只好跟着过去。

    叫声是由房子二楼传来的,当大家走到玄关的回廊下时,管家史多林斯正站在楼梯口附近,脸上流着血,布拉特夫人强壮的脖子从楼上的窗口隐现出来。

    二楼并排着卧房,当大家部跑上楼梯时,看见邓保罗医师瘦瘦的身影,往卧房中的一个门冲过去……喊叫声尚未停止,那个女人激烈地叫着,歇斯底里的喊叫仍不绝于耳。

    他们看到邓保罗医师用双臂抱着海丝·林肯,抚着她的乱发,并竭力想让她镇定下来,但她的脸犹如染血般鲜红,眼中一点自信也没有,仅充满着凶暴的神色;而嘴角扭曲着,喊叫声无法抑制地一次次宣泄出来。

    "是歇斯底里症!"医师回头说着,"我要让她躺在床上,请帮忙。"

    波恩和约那跑了过来;女人疯狂的笑声更加嘹亮,这一次开始抵抗了,此时艾勒里听到走廊传来很快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穿着睡衣的布拉特夫人站在那儿,而黑林出现在后面的门口。

    "怎么啦?"布拉特夫人屏息地说,"发生什么事了?"

    黑林急急地走出来,邓保罗医师把不断挣扎的女人勉强压在床铺上,激烈地打她的面颊,她发抖着、尖叫着,然后归于平静。海丝半起身倘在牀上,注视着布拉特夫人苍白的脸,由她的神情看来,似乎已经恢复意识,同时也出现了冷酷的憎恶神色。

    "走开——快点走开——,滚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她喊叫,"我恨你,我恨你,你的一切一切我都恨,走开!走开!"

    布拉特夫人的脸突然红晕起来,嘴唇颤抖,喘着气,肩膀略微发抖,然后低叫了一声,转身消失了。

    "静下来,海丝!"黑林激动地骂着,"你神智不清地在说些什么呀!现在静下来吧!这样不是很难堪吗?"

    海丝的眼睛翻了一下,同时无力地垂下头,她的身体好像被丢弃的袋子,在床上崩溃了。

    "请你们出去吧!"邓保罗医师不客气地下命令,"请大家都出去吧!"

    他让昏过去的女人仰躺在床上,此时其他的人都离开房间了,约那红着脸,神经质地闪着夸耀的神情,轻轻将门关上。

    "为什么会这样?"埃夏姆皱着眉头说。

    "那是因为受到激烈的感情冲动而反应出来的。"艾勒里静静地说,"这种心理学的观察没错吧?"

    "的确是情绪的激烈爆发。"亚多力教授答道。

    "她为什么离开那个岛呢?"波恩间。

    约那虚弱地苦笑着说:"都已经过去了,所以我想可以把全部的情形告诉你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海丝迷恋上欧伊斯塔岛那位名叫洛敏的歹徒,但从她刚才急忙由岛上回来的情形看来,好像是那个男人作了什么对不起我妹妹的事。"他的脸色黯然,"那家伙又欠我一笔帐了。那个魔鬼,不过,就某种情况看来,我该感谢那家伙,因为他使我妹妹的眼睛变亮,恢复了正常。"

    警官淡淡地说:"这当然不关我的事啦!不过啊!你妹妹以为那个男人会为她吟诗呀!"

    门开了,邓保罗医师走出来。"她已经镇定下来了,请大家别再去打扰她。"他以严肃的语气说道:"请你看着她,布拉特小姐。"黑林点点头,走了进去,很快把门带上。"没有问题了,对!对!我让她服下镇定剂……我的皮包……"他急急地跑下楼梯。

    约那看着他走后,说道:"我妹妹回来时告诉我,她已经和洛敏及那种卑鄙的天体主义断绝了关系,她希望离开这儿到别处去。她想去纽约让自己静一静,我想这样对我妹妹比较好。"

    "原来如此。"埃夏姆说,"洛敏在哪里?"

    "大概在岛上吧!他不曾来过这里。那个禽兽——"约那咬牙切齿地说着,然后耸一下肩说道:"海丝离开布拉多乌多不要紧吧!埃夏姆先生。"

    "这个嘛……你认为呢?波恩。"

    警官摸着下巴说:"我想,应该没什么关系。只要我们随时能够很快地联络上即可。"

    "你会负责你妹妹的事吧!林肯先生。"

    约那用力地点头。"我绝对负责,我发誓……"

    "谈别的事吧!"艾勒里说着,"你妹妹好像对布拉特夫人不太谅解,林肯先生。"

    约那的微笑快要消失了,最后在他的眼睛深处冻结住了,"我想不出有何不对!"他断然地说,"请别理会我妹妹,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好奇怪呀!"艾勒里说,"我觉得当时她满清醒的,她说得很清楚,警官。我想该找布拉特夫人谈谈。"

    "这个嘛,我——"就在林肯快说出口时,楼下有了脚步声,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头。

    波恩的一个部下站在那儿。

    "那个名叫洛敏的男人和那个老爷爷到码头来了。说要和你谈谈,警官。"

    警官搓揉着手。"哇!这不是太好了吗?好,我马上去,昆恩先生和布拉特夫人聊天的事我们延期,有空再聊吧!"

    "我可以一起去吗?"约那静静地说,他的右手已经紧握成拳头了。

    "嗯!"警官看见旭握紧拳头,笑了一下,"好,我们一块去。"

    大家一起住码头走,在网球场附近遇到正抱着黑色皮包,赶住这儿来的邓保罗医师。他微笑着,好似兀自想着心事,和他们擦肩而去,他由东侧抄近路从森林的方向过来,因此可能没注意到由欧伊斯塔岛来访的两个男人。

    约那默默走着。

    保罗·洛敏挺着庞大的身躯站在码头上,高高的埃及学者哈拉克特枯瘦的身躯正发抖地坐在码头的汽艇上。这两个人今天都穿戴整齐了。自称长生不老的哈拉克特为了这次访问,特地带着他那根神圣的拐杖并穿着雪白的衣裳,似乎有点察觉到与其以神的身分来到这里,还不如当一个会死的人,较能达到目的。警察的汽艇在周遭徘徊,洛敏身旁站着几位刑警。

    洛敏的双脚牢牢嵌在码头的地板上,欧伊斯塔岛的绿色树木,及正慢慢移动的黑林号船体,似乎成为他的背景。姑且不论他是谁,他给人的感觉的确像是海阔天空的大自然之子,但在他脸上却浮现出犹豫不决的影子,那好似为了讨好对方而作出来的笑容,立刻暴露出他的心境。

    他立刻发言。"警官,我们不想打扰你太久,我们只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些事。"他说话的语调含有合作的意味,但却故意忽视约那·林肯,而仅注视着波恩。约那平静地呼吸着,好奇地观察着洛敏。

    "你说吧!"警官以不悦的口吻说道:"你要我怎么样呢?"

    洛敏回头看了缩在小汽艇的老人一眼说道:"师父和我的生意,由于你的关系搞砸了,我们的客户都被你留在岛上面无法动弹。"

    "嗯,这对你们来说不是太好了吗?"

    "是这样没错!"洛敏有耐性地说,"但如此一来,我们受不了,大家都像孩子般战栗着,他们都很想回家,但是你不让他们回去。不过,我并不是为这些人担心,我担心的是别人,因为我们再也招揽不到别人来了。"

    "所以呢?"

    "我希望你让我们离开这儿。"

    老人此时突然在小汽艇上站起来说道:"这是迫害呀!"他以他尖高的嗓门喊叫着,"预言者从未在自己的家乡受到尊重(马太福音第十三章);哈拉克特有要求传福音的权利……"

    "你安静一点嘛!"洛敏粗暴地骂他,这个疯子吓了一跳又坐下去了。

    "他的思路紊乱了。"亚多力教授说道。他的脸色苍白。"他的思路真的已经混乱不堪了,池是个疯子没错,他引用马太的话,而把埃及语和基督教的神学混淆不清了……"

    "不行,我不能允许你们离开。"波恩警官以沉着的声音说道。

    洛敏那张俊美的脸很快变得险恶不堪,他握紧双手向前跨出一步。坐在附近的刑警们立刻靠过来。他想尽量以温和的方式处理这件事,于是将突然涌起的冲动抑制下去,又把力量放松。

    "为什么?"他咽了一下口水问道,"你没有怀疑我们吧!警官,我们一直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呀!"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不能答应你及坐在那儿的山羊爷爷,我不允许你们离开——不会太久的,你们两人虽然都没有作坏事,但是在我的眼里看来,你们两个都是危险人物。洛敏,汤马斯·布拉特被杀害时,你在哪里呢?"

    "我以前不是说过了吗?我在岛上呀!"

    "喔!"警官好像很高兴地说。

    本以为洛敏又会冲动起来,但是非常意外地,他开始沉思了,警官的鼻孔动了一下。埃夏姆原想开口说话,但波恩碰了一下他的手,所以埃夏姆又缄默了。

    "怎么样?"波恩咆哮了,"我不能一整天都耗在这儿,快说吧!"

    "如果——"洛敏缓慢地开口说,"如果我们能针对那天的去处提出绝对可靠的证据及证人,是下是就能摆脱嫌疑?"

    "啊!好呀!"埃夏姆说,"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呀!"

    从他们的背后传来喧闹声,注意此事的只有艾勒里一个人。约那·林肯失去了他沉着的理智,他的喉咙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且一直想挤到前头去。艾勒里的指尖紧紧抓住林肯的肌肉,林肯挣扎着,但不久他静了下来。

    "好的。"洛敏突然有点胆怯了。"本来这话我不想说,那是因为别人。不,我是想,会有人把这件事住坏的地方想,但是因为现在我们想离开这儿,所以我……"

    "洛敏!"约那大叫着他的名字。"如果你再说一句话,你要小心,我会杀了你……"

    波恩回头看着叫道:"喂!喂!"他大声叱责:"你别太嚣张,林肯!"

    "懂了吗?洛敏。"约那说。

    洛敏摇着他那个大头笑了起来——那是连艾勒里都会毛骨悚然的笑声,如狗吠般的短笑。"笨蛋!"他说道,"我曾把你丢到海湾,现在你还想试试吗?不管是你或任何人我都不在乎,我告诉你警官,那天晚上十点到十点半……"

    约那无言地挥舞着双臂往前冲,艾勒里喊叫道:"干嘛!"就把一只手臂搭在他的颈上,住后拉回去,一个刑警跑过来抓住约那的衣领,把他勒着,短时间挣扎着,不久约那便静下来了,他喘息着,在那双炽热的眼神中有着浓厚的杀意。

    洛敏很快地说:"我和布拉特夫人一起在欧伊斯塔岛上。"

    约那推开艾勒里的手臂。"好啦!昆恩先生。"他冷淡地说,"都完了,现在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什么——和布拉特夫人在欧伊斯塔岛上?"警官如此问,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只有两个人吗?"

    "别开玩笑,又不是小孩子。"洛敏说,"我是这样子说的,我们两人在海岸附近的树下,大约有一小时的时间只有我们两人在一起。"

    "那天晚上布拉特夫人为什么到岛上去呢?"

    "我们事先约好的,我驾着小船到码头等她,刚好夫人抵达,那是十点半左右。"

    波恩警官由口袋中拿出破烂的雪茄叼在嘴里。"回到岛上去吧!我要调查刚才你说的话,也把疯子带回去吧!……还有,林肯,"他好像在沉思,然后背向洛敏回头说道:"如果你想揍这个卑劣如饿鬼般的畜生,那么你就揍吧!我要回主屋去了。"

    洛敏眨眨眼站在码头上,刑警们已逐渐离去,约那脱掉上衣,卷起衬衫袖子,往前走去。

    "第一是……"约那说,"你玩弄了我的妹妹;第二是你让那些愚笨的女人疯狂……知道了吗?洛敏!"

    那个疯子抓着小艇的舷边尖叫道:"赶快来,洛敏!"

    洛敏很快地环视四周充满敌意的眼神,"哼!你想教训我?还早得很呢!"他大摇大摆地耸了一下肩膀,半侧过身去。

    约那的铁拳挥到对方的下巴,这一拳角度刚好,是个激烈的一拳,而且在这拳的背后隐含着过去几个月来所受到的怨恨及愤怒。如果是普通体力的男人,一定会被他打昏过去,但是洛敏——像公牛一样,这拳只不过让他摇晃几下罢了。他再次眨眨眼,发出如猫一股的尖笑声,他那张俊美的脸不知道消失到哪儿去了。他用如棍棒般紧握的右拳,猛力地给约那一个上击(拳击中的上钩拳),约那的身体飞射出去,然后躺在码头的地板上,晕了过去。

    波恩警官那张高兴的脸消失了,他跟属下说:"跟我来!"然后如同疾风般向码头方向跑来,洛敏轻盈地跃上船去,以他那张蒲扇般的大手用力推船,很快地马达声响起,小艇像箭一般飞射出去,往岛的方向驶去。

    "我要坐汽艇!"警官温和地说,"你们把这个可怜人抬回布拉多鸟多去,我两三分钟后就会回来,我要稍微整一整那个家伙。"

    汽艇离开码头追小汽艇时,艾勒里蹲在门士旁,温和地拍拍他已经失去血色的面颊,亚多力教授躬身用双手捧起海湾的水。

    岸上的答员们大声替波恩警官打气,他站在汽艇的船头,脱去上衣。

    艾勒里把水洒在约那的脸上,说道:"这是正义胜利罕见的例外。"他淡淡地对教授说,然后又说:"醒过来吧!林肯,战争已经结束了。"

    十五分钟后,当他们坐在房外转弯处时,波恩警官出现了;约那·林肯坐在摇椅上,双手托着下巴,好像觉得下巴仍然留在脸上是件非常奇怪的事。艾勒里、埃夏姆、亚多力三人以自在的表情,背向他优闲地抽着烟。

    警官的脸——鼻子渗出血来,一只眼睛下有伤痕,所以不能形容他如天使般地降临,不过却很明显地,他尝试了骑士般的大竞赛,成绩便表现在脸上。

    "喂!"开朗的声音传来,他大步踏着回廊边的楼梯,砰砰地走上楼来。

    "哦!林肯,你的代理人已经把那个家伙打倒了。看来是一场激战,不过现在那个专门玩弄女人的家伙,起码有一个月不能照镜子了。"

    约那呻吟,"我呀!他妈的,我是臂力不够,我绝不是懦夫,不过那个家伙他呀——他是哥利亚,而我是扮演大卫的角色。"

    波恩舔了一下受伤的拳头,"我以为那个发疯的老头子会晕过去,因为我把他的大徒弟打倒了,教授,我会不会遭天谴呢?林肯,我看你还是回去洗把脸比较好。"

    他突然以认真的表情说话,"现在回去工作吧!有没有和布拉特夫人见过面呢?"

    林肯突然站起来,走进房内。

    "夫人好像在二楼。"埃夏姆说。

    "好!"警官大步地跟在林肯后面,并边走边说道:"趁林肯还没跟夫人见面以前,我要先见夫人一面。她过去一直以淑女姿态出现,这我们也没办法,但这是在办公务,所以我不能选时机或向别人打听事实情况。"

    黑林好像还在海丝·林肯的房内,根据史多林斯所说的,邓保罗医师好像也在二楼,他说医生刚才拿皮包上楼,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当他们上二楼时,约那正好回到自己的房间·史多林斯带路,他们被带到卧房的最末一间,波恩警官敲门。

    布拉特夫人以发抖的声音说:"是谁?"

    "是我,波恩警官,我可以进去吗?"

    "谁?啊!请等一下!"这女人的声音显露出慌慌张张的味道。等了一会儿,门缓缓地半开,布拉特夫人姣好的脸出现了,她的眼睛湿润,而且带着不安的神情。

    "什么事呢?警官。——我有点不舒服。"

    波恩温和地用力推开门说道:"我知道,但这件事很重要。"

    她往后退,所以大家都走了进去,那是间充满女人味的房间,香味、花边,还有满布化妆品的化妆桌,她一直紧拉着衣领往后退。

    "布拉特夫人!"埃夏姆开口说,"你先生被杀害那天晚上,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你人在哪里?"

    她停止拉睡衣的领子,停下脚步,令人觉得她似乎停止了呼吸,"你说什么?你在说些什么?"她好不容易挤出声音发问,"我跟我的女儿在剧场,而——"

    "保罗·洛敏——"波恩警官温和地说,"说他和你一起在欧伊斯塔岛上。"

    她不由得脱口而出,"保罗他……"她大大的眼睛不安地环视四周,"他,他是这样说的吗?"

    "是的,布拉特夫人!"埃夏姆沉重地说,"我们很了解这事对你而言是极痛苦的,如果事情仅是那样而已,那么请你告诉我们真相,我们保证绝对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那不是真的!"她喊叫,突然在铺有印花布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太太,那不是谎言,那是真的,那是完全吻合的事实啊!你那晚虽和小姐一块到公园剧场,但坐计程车回来的,只有小姐和林肯先生而已,还有公园剧场的侍者说曾看到你在九点左右,也就是第二幕上映一半时,离开了剧场,这也和事实吻合……洛敏说他跟你约好在码头见面。"

    夫人把耳朵蒙起来,"请别再说了!"她挣扎着,"我疯了,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自己也不知道……"大家面面相觑。"海丝恨我,因为我喜欢保罗,我的女儿也喜欢,因此我想她不会做出错事……"年龄是无法抗拒的,她脸上的皱纹清楚地隐现出来,"那个男人是最下流的动物。"

    "那个家伙大概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再做那种坏事了吧!太太。"波恩表情木然地说,"没有人要审判你,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由于你自己的愚蠢而和那种流氓发生关系,不过你已经付出了代价。你一直十分苦恼,对不对?不过我们想知道的是——你那天怎么回家?而那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样而已。"

    她将双手紧搁在大腿上,热泪地抽噎,喉咙都哽咽了,"我——戏开始不久我就出去了,我对黑林说身体不舒服,并要她在约那来以前别离开剧场……我偷偷地来到宾州的车站,要搭第一列驶来的南下列车……刚抵车站时,非常幸运地火车就来了,我在前一站下车,然后坐计程车到布拉多乌多来,之后,我便走路前往码头,不过好像没被人看见,所以,所以……"

    "原来如此,你一定是不愿意让布拉特先生知道你回来了!"埃夏姆说,"这我懂!"

    "是的!"夫人小声地说,她的脸染成不健康的红色,"我们约好在码头上见面。"

    "当时是几点呢?"

    "大约快十点半!"

    "这之间你没有看见或听见任何动静吗?你有没有遇见任何人呢?"

    "没有。"她的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她抬起头来继续说:"如果有过见什么人,我一定早就告诉你了。而——而当我回来后,我就偷偷溜进屋内,然后直接回到我的房间了。"

    正当埃夏姆还要提出下一个问题时,门突然打开,黑林·布拉特出现了。她站在那儿一直看着母亲悲惨的脸,接着巡视那些男人的脸。

    "怎么了?"她牢牢地盯着母亲说。

    布拉特夫人双手抱着头,开始哭了。

    "那么,还是被他们知道了?"黑林小声地问,她缓缓关上门接着说道:"妈妈太懦弱了,所以才无法隐瞒到最后。"她以诬蔑的眼光看着波恩及埃夏姆,然后走到哭倒在床上的母亲身旁,"别再哭了,既然事情被拆穿了,那就算了,想要抓住第二度爱情却不幸失败的人还多着呢!谁要……"

    "我们快点解决这件事吧!"波恩说,"我们和你们一样非常难过,你和林肯怎么知道那天你妈妈的去处呢?"

    黑林坐在母亲身旁,拍着哭得很伤心的母亲背部,"好啦!妈,那晚你离开我们出去时——是的,我就知道了,只是你不知道我早已知道了,事实上,我也很懦弱。"地低下头。"我等约那来,约那也早已注意到某件事了,我等他来后,告诉他一切原委,然后一块回去,当我来到你的房间时,你已经躺在床上睡了……发现尸体时……"

    "是她告诉你的吗?"

    "是的。"

    "这一点请容我打个岔好吗?"艾勒里以深切的语气开口,和母亲有着完全相同眼睛的布拉特小姐抬起头来看着他。"你第一次看出一点端倪来,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小姐。"

    "这个嘛!"她好像非常痛苦,摇着头说道,"那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了。"

    "你认为你的继父知道这件事吗?"布拉特夫人突然抬起头,她的脸由于泪水和口红的晕染,显得相当狼狈,"不!"她喊叫着说,"他不知道,绝对不知道。"

    黑林以细微的声音说:"我相信他是不知道的。"

    埃夏姆地区检察官说:"我想这样子就够了。"他简略地说完后,便走到门边说道:"来吧!"然后迳自走到走廊上。

    波恩警官、艾勒里、亚多力教授三人便乖乖地尾随在后,一行人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