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埃及十字架之谜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埃及十字架之谜 第十八章 福克斯的解释
    第十八章福克斯的解释

    艾勒里和埃夏姆在星期五晚上出发,星期六尚未回来。在这段期间,波恩警官和梅加拉那趟谜一般的旅行引起布拉多乌多所有人的注意,大家议论纷纷。海丝·林肯也到欧伊斯塔岛上问凯加姆先生这件事由。

    但在波恩和梅加拉回来之前,布拉多乌多在平和的阳光下显得非常平静。亚多力教授则按照指示,在梦幻般的大宅内休息。

    中午左右——正当艾勒里和埃夏姆在哈里斯堡和匹兹堡间,也就是在南宾州往阿洛约疾驰之际——那队堂皇的车队也回到布拉多乌多来。其前卫及两边仍有四辆摩托车守护着,坐满警察的警车殿后。车子驶出公路,然后发出很大的声音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波恩跳了下来,后面跟着史蒂芬·梅加拉,他缓缓下车,锐刊的眼光如水晶珠子般到处扫描了一下,然后,护卫的人下来,一行人走向海湾,警艇在码头等着,梅加拉坐上后,发动警艇主机往黑林号方向逐渐消逝,游艇四周仍有巡逻。

    在殖民地式宅第外,一位警察正摇摆着身体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当他看见波恩过来,立刻交给他一封信。波恩原本无精打采的神情突然一变,好像得救般地解除了脸上泄气的表情,他看来极为严肃。

    "这是三十分钟前特使送过来的。"刑警说。

    此时黑林·布拉特小姐出现在门口,警官很快把那封信放入口袋中。

    "发生了什么事?"黑林质问着,"史蒂芬在哪里?警官先生,关于此次谜样般的旅行,我想你应该把详细情形对我说明吧!"

    "梅加拉先生在游艇上。"波恩回答,"不!目前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任何事,希望你能谅解——"

    "不!我不答应。"黑林生气地说,她的眼中因充满着泪水而发亮着。"我觉得你们这种作法太狠了,你和史蒂芬去哪了?"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请小姐……"

    "但是,我看他身体好像不太好,不会是你们用第三世界的酷刑拷问他吧!"

    波恩笑道:"你说什么?那只是报上故意渲染、毫无根据的,你说他身体不舒服,这倒是真的,他鼠蹊部疼痛。"

    黑林踱着脚叫道:"你们太无情了!我叫邓保罗医师去检查。"

    "好啊,我一点也不在乎。"他看着小姐由图腾小径走去,于是松了一口气,大声叫道:"强尼,来一下!我有事交代!"

    警官带着名叫强尼的刑警往西边的森林走去——司机兼园丁的福克斯被监禁的木制小屋不久在树林中隐现,门外有穿着警服的警察坐在那儿。

    "有没有什么异状?"波恩问。

    "没有。"

    波恩若无其事地进入小屋,瘦而略黑的福克斯,下巴的黑胡子有一段时间没刮了,眼睛四周泛出黑色眼圈,他似乎不太安稳地在房屋中来回踱步。门一打开,福克斯回头望了一眼,当地知道有人来,便又继续在房中踱步,紧闭着嘴默默不语。

    "我是为了给你最后机会而来的!要说吗?"警官问。

    福克斯毫无改变地继续走。

    "喂,你还不想老实说出你去找巴托西·马龙吗?"

    对方没有回答。

    "好!"波恩坐下,继演说道,"那么——你完蛋了,班都鲁顿!"

    青年人停下脚步,但不一会儿便又恢复漠然的神情。

    "真令人佩服!"波恩嘲弄地说着,"你真大胆,现在我已经完全知道你的事了。"

    福克斯喃喃地说道:"你在说些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

    "你被咬过吧!"

    "你在说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在监狱服过刑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被咬过』这句话的意思呢?好吧!好吧!"警官微笑地说,"但是班都鲁顿,你现在所作的事真是太傻了,我并不因为你曾在装有铁栏杆的房间中睡过,就对你有偏见。"微笑已经消失了。"我是认真地在跟你说话呀!班都鲁顿,一再否认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现在已经陷入泥沼了——你有前科,像这种时候,你最好把一切部说出来。"

    这个男人的眼神看来很痛苦。"我没有任何需要解释的。"

    "是吗?没有就好,那么我们来谈谈吧!假设我抓到一个纽约黑市的歹徒,而此时恰好有家宝石商的保险库被敲开……而那个人说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样就可以过去了吗?你再想看看。"

    这位个子高大的年轻人停下来,在黑色的桌子上紧握着关节泛白的拳头,"求求你,警官先生!"他说,"高抬贵手吧!没错,我的确是班都鲁顿,但我和这个案件没有关系,我是无辜的,我一直想老老实实地过日子,但——"

    "嗯!"警官说,"看来你似乎重新考虑过了,现在我们能够好好说了。你是菲尔·班都鲁顿,曾因强盗罪判刑五年,在伊利诺的般达立亚州立监狱服刑。去年发生越狱时,你英雄似地救了典狱长的命,伊利诺州长替你减刑了,你的前科是——在加州把了暴行殴打罪和在密西根的侵入民宅罪,这些你都已经被判刑了……所以如果你什么部没有作,我并不想追究你,但如果你作了什么。只要你坦白说,我可以尽量帮你忙,怎么样?你是否杀了汤马斯·布拉特?"

    在布拉多乌多被称为福克斯的这个男人软弱地坐在椅子上,"我没有作!"他小声地说,"我对天发誓,警官。"

    "你以前的工作是怎么找到的?"

    他连头也没拾起来,只是慢慢地说:"我希望能重新作人,他——什么也没问我。后来他生意失败,我就被解雇了,只是这样而已。"

    "你身兼园丁和司机这两个工作有什么企图吗?"

    "不!因为这两个工作都是在户外,而且薪水也不错……"

    "好!我懂了。如果你要我相信你刚才说的话,你还是要把马龙那件事,清清楚楚地告诉我才行。你如果真想重新作人,过正当生活,为什么要到马龙那种地痞流氓的窝去呢?"

    福克斯沉默许久,然后慢慢站起来,以险恶的眼神说道:"我有权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那当然,班都鲁顿。"警官考虑地说,"应该这样没错,我们会帮助你的。"

    福克斯很快地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在监狱的同伴找到了我住的地方。第一次,是在星期二早上,那个人要我去和他碰头,我拒绝,我说我已经洗手不干了,但那个家伙威胁我说:『你一定不愿意我把你以前的犯罪记录告诉你的主人吧!』所以我去了。"

    波恩点点头,他很专心地听:"然后呢?告诉我之后的事。"

    "对方只告诉我碰面的地方,他还给我纽约的地址。星期二晚上,我让史多林斯和巴库斯达太太下车后,就到那里去了,我把车子停在隔壁街,去找那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有个歹徒让我进去——我见到那个人,跟我商量一件事,我拒绝了——我说我发誓过不再作坏事,那人希望我考虑到第二天,如果我仍不答应,他就要把我的真面目告诉布拉特先生,于是我就离开了。之后的事你都已经知道了。"

    "听到发生了命案,当然就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波恩说,"那家伙就是巴托西·马龙吧!"

    "我……不……我不能说。"

    波恩以锐利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是说你不愿意屈从吗?他跟你商量些什么?"

    福克斯摇头,"我不能再说了,警官先生!你虽能帮助我,但一旦我泄漏消息,他们是会找我算帐的。"

    警官站了起来,"我懂了!没错,这是你我的事,我不会勉强你,刚才你说的话听起来有道理……不过,福克斯……"福克斯抬起头,以惊讶及感谢的眼神注视着波恩,"去年圣诞节你在哪里?"

    "在纽约,我正在找工作,看到了布拉特先生刊登的徵人广告,我去应徵,在元月二日被录用。"

    "完全吻合!"警官松了一口气,"为了你好,我希望你没有骗我,目前我忙得不可开交,你必须留在这儿。现在,我不再监视你,也不监禁你了,你懂了没?但你不可以逃走哦!"

    "我不会逃走!警官……"福克斯喊叫,他的脸上又呈现新生的希望。

    "你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地,你只要安分,我就不会把这些事告诉布拉特夫人,或把你的经历说出来。"

    福克斯听到他宽大的话,默默地楞在那儿,警官招来属下,便离开了小屋。

    福克斯缓慢地跟在后头,他站在门口看着警官和两个刑警消失在森林的小径上。他的心中充满了感恩。他深深地吸了口温暖的空气。

    警官在布拉特宅第外遇见黑林·布拉特。

    "你又来欺负福克斯了!"她好像嗅到什么以地说着。

    "福克斯的事你不必担心!"警官坦白地说,他的脸上露出疲劳及不踏实的感觉。"遇到邓保罗了吗?"

    "邓保罗医师不在家,他坐自己的汽艇出去了,我留下纸条,请他一回来就马上去看史蒂芬。"

    "出去啦?嗯!"

    波恩看着欧伊斯塔岛的方向,懒洋洋地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