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埃及十字架之谜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埃及十字架之谜 第九章 订金一百元
    第九章订金一百元

    笼罩在谜面上的雾,真是愈来愈浓。但是总算把"重要的"访问结束了。

    事实究竟如何?

    阿洛约村的庞校长和相隔数百哩的百万富翁布拉特同样惨遭杀害,他们之间是否有关联?这绝对不是巧合。此外,大家也注意到,那名自称哈拉克特的老人似乎也与这案件有着某种关系。

    谜,真是愈来愈难解。大家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小岛。

    船再次行驶在海上。那个疯子和男人已经渐渐被抛在背后消失了。

    这回,他们要到岛的东端,一访凯加姆。

    "喂!"波恩手指着前方吼道,"就是那个码头,快靠过去。"

    原来,在岛的东端也有一个港口,只不过比西端那个更简陋、更荒凉。海湾里似乎没有任何人造设施。四面望去,净是一片荒芜。由岛的这端向北望,可以看见纽约的海岸线。这儿的风浪很大,小艇泊在海上摇摆不定。

    平静下来的邓保罗和亚多力教授不想跟他们年轻人走一遭,所以决定留在艇上。艾勒里和埃夏姆、波恩三人踩着破旧的小木板上岸。在一个几乎被野草覆盖的弯曲小径上前进。小径的两旁丛林密布,他们亦步亦趋的前进,好像在原始森林里探险。

    大约走了一百五十码后,终于发现了人类文明——一间破楼的小屋。一个褐发老人正坐在小屋的台阶上,逍遥自在的叼着烟斗,当他看见警长一行人到来,立刻站了起来。他的个子不高,小小的眼睛透着锐利的光芒。他充满敌意的说:"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老人皱了皱黑白参半的眉毛。"你们难道不晓得这是私人土地吗?"

    "我们是警察!"波恩简洁的说,"你就是凯加姆先生吗?"

    老人点点头。"警察?喔——是为了那些裸体主义者而来的吗?其实我和我太太也没什么恶意,我们只是拥有这片土地,至于租地的主人做些什么,我们实在是……"

    埃夏姆打断了他的话说:"你知不知道本土发生了凶杀案,布拉特先生……"

    "嘎?"凯加姆吓得连嘴里的烟斗都掉了。

    凯加姆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向小屋里大声嚷着:"老太婆啊!你听到了没有?布拉特杀人了!"

    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从小屋探出头来。

    褐发老人指着波恩说:"血案啊……嗯,但是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没什么关系那就好。"埃夏姆说,"汤马斯,布拉特是被杀死的。"

    "布拉特先生,他……"小屋中的老太婆叫了起来。"真是可怕!我不是早就说过——"

    "老太婆,闭上你的嘴巴。"老凯加姆说。他的眼睛闪着冷冷的光,老太婆马上又躲回屋子里。"其实,我听到这些话一点也不惊讶。"

    "这可有趣了。"波恩说,"为什么呢?"

    老凯加姆眨眨眼睛。"因为布拉特先生和那名不太正常的家伙,就是今年夏天像我租岛的那些人,一直有争吵。你们也知道,这个岛本来就是我的,我们四代以来就住在这里了,那时大概还是印第安人的时候吧——"

    "嗯,这个我们知道。"艾勒里插嘴说,"凯加姆先生,是谁向你租这个岛的?"

    "是一个名叫克洛沙克的人!他好像是一个外国人。"

    "克洛沙克!"三个人同时惊呼。

    艾勒里露出兴奋的神色。"哈!终于找到线索了!"他急急地接着问,"他跛脚吗?"

    "我没看过他,所以……"老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等一等,我这里有一样东西,你们可能会有兴趣。"说完,他走进黑暗的屋里。

    埃夏姆想了一下说:"艾勒里,你的推测好像对了。庞是亚美尼亚人,而布拉特是罗马尼亚人——嗯,也许事实并非如此。克洛沙克在阿洛约事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回可有希望了。波恩,你说是吗?"

    "嗯!大概是吧!"警官小声地说着,"我们恐怕要快点采取行动了。嗳,他出来了。"

    凯加姆从屋子走出来,他满脸通红的喘着气,想必刚才一定费了不少力气。他得意洋洋的挥着一个信封。"瞧!这是克洛沙克给我的。"

    波恩拿了过来,埃夏姆和艾勒里靠过去看。这封信是用打字的,上面的日期是去年的十月三十日。大意是说,看到报纸上的广告,想租用欧伊斯塔岛,随信并附有一百元汇票,是预付的定金,并且说明要到次年三月一日才正式搬进来。"克洛沙克"这几个字,也是打字机打上的。

    "汇票不是也一起附上了吗?"波恩问。

    "就是这张。"

    "好!我派人去查查这是从哪个邮局寄来的,这样就不难得到他的笔迹!"

    艾勒里不太相信地摇着头说:"这可不一定。以前我们追捕四处逃亡的克洛沙克,总是陷于困境。而那张汇票申购单,说不定是他朋友代笔的呢!何况,我在搜查庞的命案时,也没有看过克洛沙克的笔迹。"

    埃夏姆不肯放弃希望,又急急的问凯加姆:"那你在三月一日有没有再次见到克洛沙克?"

    老头摇摇头。"没有,一次也没有。三月一日当天是那个名叫哈拉克特的老疯子和另一个名叫洛敏的小子来缴钱的,从那天起他们就住下来了。"

    大家一阵沉默,没有人在提到克洛沙克。因为,他们知道即使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警官把信放进口袋中,再问起有关布拉特和哈拉克特争吵的事。

    据凯加姆说,自从哈拉克特搬来岛上组织疯狂的太阳教,并实行裸体主义时,就一直受到汤马斯·布拉特的强烈反对。布拉特曾不止一次到岛上交涉,希望哈拉克特这群人搬走,甚至他还愿意提供一笔十分可观的补偿费。但是布伦布拉特如何软硬兼施,洛敏一帮人还是坚持到底。

    "哈拉克特和你签有契约吗?"检察官问。

    "是的。"

    "是谁签的字?"

    "那个疯老头。"凯加姆把手插进裤袋,继续他刚才没说完的话,"哈拉克特拒绝布拉特的请求后,布拉特便以妨害风化的罪名控告他们,但是,洛敏却恼羞成怒,以他们并未造成任何妨害,以及这个岛在他们租用期间都归他们所有来反驳。后来布拉特还曾经跟我那老太婆说,如果我能赶走那群疯子,他要给我一千美金,一千耶,老天爷!他可真阔,用这来引诱我,可是我跟我那口子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出尔反尔、背信忘义的事。所以我们便以不喜欢上法院的理由来拒绝了。"老头子吸了口气继续说:"最后一次吵架,大概在三天前,嗯……就是星期天吧!布拉特好像要进攻特洛伊城似的,开着他那艘大游艇渡海而来。他跟那个老疯子在树林边大吵大闹,哈拉克特更是暴跳如雷,当时我就站在大老远的地方瞧。"老人很平静的诉说着。

    "后来,那名强壮的男人洛敏便站了出来。我从森林中看过去,只见他伸出强壮的手臂,揪着布拉特的领子说:‘喂!老小子,快给我滚,否则我让你面目全非。’布拉特当然也不甘示弱。‘哼!等着瞧,我一定有办法把你们这群疯子赶走。’"

    埃夏姆搓了搓手说:"凯加姆先生,你真是个好人,这个社会如果能多一点像你这样的好人就好了。现在,我再请教你一件事——之后还有人过来和哈拉克特或洛敏争吵吗?"

    "有。"凯加姆高兴的说,"就是那个叫约那·林肯的男子。他上个星期到这儿还和洛敏打起来呢!"

    "真的,然后呢?"

    凯加姆眼中闪着光亮,兴致高昂的谈论着:"他妹妹的身材真是不错,她就一丝不挂的站在那两名男子面前,结果做哥哥的当然很生气,后来那个女子又说他从小就遭哥哥限制自由,现在长大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唉,你们没瞧见,我从树林中看过去……那个女孩竟然当场把衣服脱个精光,那个女孩真是漂亮。要怪只能怪她哥哥管得太严了。你知道,像他那个年级的女孩,是管不住的!"

    凯加姆太太从屋子里以高八度的嗓音喊着:"说够了没?你这个老不羞,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种事还说的出口,真是羞死人了。"

    来人不理会这个突来的咒骂。"总之,他们两个人为了海丝·林肯打了一架。林肯被打的鼻青脸肿,一塌糊涂,差点没被洛敏丢到海里喂鱼呢!哇,洛敏可真是强壮啊!"

    老人说完这一串话后便停住了,于是艾勒里一行人沿着原来的小径回到小艇上。亚多力教授正坐在船上,悠闲的抽着雪茄,欣赏六月夏季的美丽风光;而邓保罗医生则不停的在甲板上踱着方步,他好像心情不好,一脸忧郁。

    "怎么样,悠有线索了吗?"亚多力教授关心的问。

    "嗯,有一点。"

    主机的声音响起,向着本土驶去。一行人只是静静的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