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终幕 第五场  小丘
    第五场小丘

    我们一边夸张的吐着白气,一边在寒风中走上小丘时,太阳正从流冰的右方升起。唯有我们短暂停留的那梀屋子附近,好似还微微覆盖着一层柔软如棉的东西,在朝阳的渲染下,令人感到一种暖意。

    我们这一群人,转向流冰馆和它右边斜塔的方向。玻璃塔在朝阳的照射下,闪着刺眼的金光。御手洗将手遮在额前,一直在眺望,我本来以为他是在鉴赏,结果并不是。他是在等待金色的光芒退去。

    他终于开口了。

    「那是菊花吧?」

    「对,是菊花。『折断的菊花』。」幸三郎答道。

    我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就问道:「在哪里?」

    「就是那座玻璃塔呀。那不是折断的菊花吗?」

    我不禁发出啊的一声。过了好一会儿,警官也发出低微的惊叹声。

    玻璃圆筒上,开着巨大的断颈菊花。那真是壮观的景象。围绕塔脚的花坛,它那奇妙的圆形,映照在中心的圆筒后,就清楚的变成菊花的形状。那是无色的菊花。

    「如果是在平坦的地方,不搭直升机就无法鉴赏。站在花坛中央抬头看,什么也看不到。非得离得远远的,而且从斜上方俯瞰才行。这里正巧有这座丘陵,可是从这个顶上看去高度还是不够,所以才会朝这个方向略微倾斜吧?这样就能看得很清楚。那个塔所以是斜的,主要就是因为这个理由吧?」

    幸三郎默默点头。

    「我懂了。菊花就是菊冈的菊。把它折断,就是要杀菊冈的宣言!」

    我不禁大声起来。

    「我并不想逃,反而有意入监服刑。这种虚伪的生活过久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人能一眼看穿我这辈子唯一造的孽,所以我才盖了那玩意,可是那已经毫无必要了。

    还有一点,野间家是开花店的,他父亲是种菊花的名人,战前常常将精心栽培的菊花做成人偶去展览。野间似乎也梦想着退伍后能继承父业种菊花。而且我们这一代,对菊花始终有一种特别的感情,这算是我献给老发的一点供品吧。

    老实说,我很想忘了跟野间的约定。如果身边有更多不同的人,我或许可以做到……」

    幸三郎稍微停了一下,悲哀的笑了。

    「御手洗先生,最后我想请教一下,你这次为什么一直要像小丑似的装疯卖傻呢?」

    这时御手洗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不是装的,那是我的本性。」

    「我可不这么认为。那是为了让我放松戒心。你怕如果一开始就露出头脑明晰的样子,我就会提高警觉,不受骗了吧。

    不过,我早己隐约预感到昨晚英子会睡着,搞不好是你设的陷阱。到了这个地步,不是我要嘴硬,不过我一想到万一那不是陷阱,我就无法安心。」

    滨本幸三郎无言的看着御手洗。

    「对了,御手洗先生,你觉得我女儿英子怎么样?」

    御手洗呆了半响,然后谨慎的说:

    「她很会弹琴,是个教养很好的女性。」

    「嗯,还有呢?」

    「是个非常任性的利己主义者,不过没我这么严重就是了。」

    滨本幸三郎听了之后,将目光从御手洗身上转开,露出苦笑。

    「嗯,我和你虽然有极为相似的地方,这一点却有决定性的差异。同时,想到现在的我,你的确是正确的。

    御手洗先生,很高兴认识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由你来将事情经过告诉我女儿,不过我不勉强你。」

    幸三郎伸出了右手。

    「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呢。」

    御手洗说完后握住那只右手。

    「是更想要钱的人吗?」

    「是有地方用钱的人。我想,你不也是如此吗?」

    短暂的握手结束,两人的手恐怕将永远分开了。

    「好软的手。你不常劳动吧?」

    于是御手洗笑着说:

    「只要不一直握着钱,手就不会变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