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终幕 第一场  会客室西侧楼梯一楼转角处,亦即十二号房门口附近
    [终幕]

    蹲踞着的不明物体啊,从暗夜中站起来吧,并赐给我解答之光。

    第一场会客室西侧楼梯一楼转角处,亦即十二号房门口附近

    滨本嘉彦从自己住的三楼八号房走下楼梯。

    牛越刑警去拜访十三号房的御手洗,似乎跟他在谈论什么。其他的人应该全部都在会客室。外面的风声很强,就像菊冈被杀的那晚一样,谁也不想太早回自己的房间。

    从二楼天狗屋前的走廊,朝着一楼边下楼边看前方,就会看到眼前高高耸立着宛如围墙的墙壁。那是十二号房和十号房上下重叠,有两层楼高的墙壁。

    在那面墙上,由于一楼十二号房只有门没有窗,显得壁面更加宽阔,令人感到毛骨悚然。除了门以外,还有两个那种二十公分见方的换气孔,分别是十二号房和十号房的,纵向排成一列开着。楼梯的灯光略嫌昏暗。

    几乎己走到一楼楼梯底部后,嘉彦随意抬头往上看。壁面远远的上方一角,应该是十号房的换气孔。就是上田一哉被杀的那间十号房。那个换气孔是朝着这边的主屋开着的。

    换气孔位于很高的地方。嘉彦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这时会想看十号房的换气孔。说来其实没有任何理由。然而当他沿着绝壁似的墙壁抬起头,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在远远的上方,四方形的小小灯光,现在正好熄灭。灯光的残影还残留在嘉彦的视网膜上。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正面对着巨大的暗壁伫立。屋外的风声拖着长长的尾巴,奇异的留在心上,风声突然飞入天花板那高耸的空间,给人一种将要开始尽情放肆的预感。

    仿佛是独自一人伫立在荒野中。

    拖着尾巴乱窜、宛如悲呜的风声,听起来又像是这个家中死去的冤魂的呻吟。不,不只是一两个,而是长眠于此地,数不清的幽灵吧。

    他撞见了难以相信的事实。从瞬间的恍惚清醒后,嘉彦顿时心想,应该大声叫谁来吗?

    十号房现在无人使用,而且照理说应该也没人在。御手洗和牛越在十三号房,剩下的人应该都在会客室。可是刚才十号房的换气孔中却映出灯光!绝对没错!他看得很清楚。那里面有「某个东西」在!!

    他不禁冲向会客室,猛力打开了门。

    「你们快来一下!」他大声说。

    待在会客室的人全都转向他,从椅子上站起。幸三郎、英子、金井夫妇、户饲、相仓久美、早川夫妇和梶原,还有大熊警佐、尾崎、阿南,全体都陆续转身看他。嘉彦用眼睛逐一检点。除了御手洗和牛越外,果然「全体都在」。

    「怎么了?」尾崎说。

    「跟我来!」

    嘉彦率领大家朝着可以看见十号房换气孔的位置回到走廊,然后举起手指向墙上一角。

    「我刚才看到那个十号房的换气孔露出灯光!」

    「啊?」

    众人同时发出恐惧的声音。

    「那怎么可能!」大熊说。

    「你们是怎么了?」

    牛越听见骚动声,和御手洗一起走出走廊。

    「啊,牛越兄,刚才你们有哪位去过十号房吗?」尾崎问。

    「十号房?」牛越发出惊讶的声音。「又出了什么事吗?我们一直待在十三号房。」

    从他的表情和音调,嘉彦和幸三郎可以看出他并来说谎。

    「据说就在刚才,那个换气孔还露出灯光。」

    「那怎么可能?这里不是十六个人全都在吗?」牛越也说。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的确看见灯光灭掉。」嘉彦很坚持。

    「这个屋里该不会是有什么动物吧?比方说猩猩之类的。」大熊说。

    「这是莫格街凶杀案吗?」〔注:爱伦·坡著名小说,凶手是一只大猩猩。〕幸三郎说。

    大家都露出「不会吧」的表情。然而就在这时,向来沉默的梶原插嘴了。

    「呃……这个……」

    「什么事?」

    「冰箱里,呢……火腿好像少了一些。」

    「火腿?」

    一大半人都发出惊叫声。

    「对,火腿,还有面包……」

    「之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吗?」大熊问。

    「不,我想应该没有,我是这么认为啦……」

    「认为?」

    「不,我也不太确定。对不起。」

    一阵微妙的沉默。

    「总之,先去十号房调查一下吧。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尾崎说。

    「我看是白费力气。」御手洗似乎兴趣缺缺的说。「不会有什么发现的啦。」

    然而警官还是勇敢的走向雪中。我和御手洗、女士们、幸三郎,还有金井和嘉彦留在原地等着。过了一会儿,换气孔亮起灯光。

    「啊,没错。就是那个灯光!」嘉彦叫道。

    但这次的调查依然没有收获。根据尾崎的报告,十号房的门上「锁挂得好好的,而且上面还积着雪,房里也是冷滩滩的,没有任何人待过的迹象」。结果只能说是嘉彦看到幻影。

    「那个锁的钥匙呢?」尾崎问。

    「是由我保管的,没有借给任何人。」早川康平回答。「至于那把锁,曾经在厨房入口处手阁过一阵子。」

    「那是有人住在那间房间的时候,是吧?」

    「对,是这样。」

    刑警们为了安心起见,后来又把整个屋内和院子的仓库、塔上幸三郎的房间,都大略检查了一遍,但是并无任何异常。

    「真搞不懂,那个光会是什么?」

    这是刑警照例的感想。

    这场骚动过了一小时后,会客室的门打开了,金井初江一个人出现。她朝着西侧楼梯走去。她想回房间去拿东西。

    风声越来越强。走上楼梯时,初江随意越过扶手俯视地下室的走廊。她平日就自负有通灵能力,或许这时的行为也是出自她那种通灵能力。

    于是,她也在地下走廊看到不该出现的奇妙东西。

    从一楼俯瞰地下走廊,灯光昏暗,看起来简直就像抬起墓碑后窥见纳骨堂的那种幽暗。在那一隅,有片白色模糊的光影,逐渐形成了人形。

    这个家中还活着的人全都在会客室。她才刚从那里出来。

    深不可测的恐惧,宛如强力磁铁,牢牢吸住她的视线不放。模糊的白色人影〔看起来是这样〕轻飘飘的,连纸张落地的声音也没发出,滑过地下室的走廊,移往菊冈被杀的十四号房,仿佛那里就是幽灵们集会的场所。这时,十四号房的门,好似在呼应它一般,悄无声息的打开,人影正要往里面消失。这时,那个人形般的光团头一次转过头。它缓缓把头转向背后,还来不及思考,就在这一瞬间,它看到了初江的脸。她在一瞬间和那个不明物体四目相对。是那张脸!是那个浮着浅笑,叫做高雷姆的人偶!

    她知道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全身的汗毛雾时倒立,起遍鸡皮疙瘩,等她察觉时,己经发出了可怕的惨叫。听起来不像自己的声音。就像外面狂乱的暴风,拖着长长的尾巴,没完没了的,不听自己的意志持续迸出。于是,由于这几天的疲劳与精神耗损,她瞬间陷入恍惚。初江听着自己不断发出的悲鸣,仿佛远处响起的山谷回音。

    等她回过神来,己经躺在丈夫的怀中,许多张脸挤在一起注视着她。时间似乎没经过多久。所有人的脸都在。平时丈夫靠不住的瘦弱手腕,这时却让她感到好强壮。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初江回答众人的问题,说明自己刚才看到的可怕景象。虽然她认为自己的说明简洁扼要,在场的人却完全不明了她想说的内容。这些人怎么这么笨?初江在心中焦躁的骂道,也许在精神错乱下还曾说出:「我已经受不了这么恐饰的地方了!」

    「快拿水来!」

    不知是谁这么说,但她一点也不想喝水。然而,当她的嘴一碰到送来的水,立刻很不可思议的镇定下来。

    「要不要在会客室的沙发躺一下?」

    丈夫温柔的问道。她微微点头。

    但是当她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将刚才看到的景象,不加任何想象的正确说明后,她的丈夫立刻恢复那种没什么大本领,却又顽固排外的小市民本色。

    「人偶怎么可能会走路!」这果然是做丈夫的意见。「你八成是在做梦。」

    正如所预料的,这是他的结论。

    「那个楼梯附近有点不寻常,有什么东西在!」

    她绝望的这么坚持。于是做丈夫的硬是下了结论:

    「你平时就有点不正常。」

    「好了好了。」

    刑警在夫妇之间打圆场,并且提议:「既然这样,大家就去检查一下三号房的那具人偶和十四号房吧。」但他们显然也不相信初江的话。

    来到三号房门前,幸三郎一打开门,尾崎就打开门边内侧的灯光。高雷姆依然在挂满天狗面具的墙壁前,靠着走廊这边的窗框坐着。

    尾崎立刻走到人偶伸出的脚边。

    「就是这张脸吗?」刑警问。

    初江站在入口处,不敢正眼看人偶。同时,也没有必要看。

    「绝对不会错,就是『这个人』!」

    「请你看仔细,的确是这张脸吗?」尾崎带着苦笑说。

    「绝对没有错!」

    「可是它不是在这里吗?」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

    「它刚才也这样戴着帽子,穿着这身衣服吗?」站在她旁边的牛越说。

    「这个……这些细节我记不清楚了。总之是这张脸没错,笑嘻嘻的让人很不舒服。不过被你这么一说……刚才它好像没戴帽子……」

    「没有帽子吗?」

    「不,不行。这种小地方我记不起来了。」

    「所以我就说你脑袋不正常嘛。」

    金井又发话了。

    「你给我闭嘴!」初江说。「遇到这种事,谁还会记得那么清楚?」

    刑警沉默了一会儿。她的话多少也有道理,因此没人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我是说,除了我的朋发之外。

    「所以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御手洗似乎很骄傲。尾崎和刑警顿时露出厌烦的表情。

    「犯人就是那家伙。虽然它装出人偶的样子,但你们可别被它骗了,这家伙可以自由走动。只要自己卸下关节,连小洞也钻得进去,而且杀起人来面不改色。凶恶得很。接着要去十四号房检查是吧?没问题,那我就到那边再解说这家伙的种种罪行吧。啊,警察先生,你最好别碰它,如果你还想要命的话。

    对了,梶原先生,刚才说到要泡红茶对吧,那就请你和早川先生一起送到十四号房去。哎,在十四号房说明正好。」

    御手洗转向刑警,充满自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