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中场休息 [中场休息]
    [中场休息]

    一月一日晚上开始,由于出现那封恐吓信,幸三郎不再独自睡在危险的塔上房间,改至十二号房,在大熊和阿南的护卫下睡觉。关于这个决定虽然出现一些争议,不过老是写这种事,只会带给读者繁杂的印象,所以我就省略了。

    隔天是二日、没有发生任何与犯罪有关的事件。警官又花了一天工夫,拚命把自己昨天敲坏的地方恢复原状〔但其实根本没有恢复原状〕。

    御手洗似乎完全没有和刑警打交道,唯有牛越来徽询我的意见。因为御手洗显然靠不住,所以我就自己思索了一番,整理出了四个问题。

    第一、上田一哉那两手高举成V字型,腰部扭曲的奇妙姿势。

    第二、菊冈背上的刀,不在心脏所在的「左侧」,而在「右侧」。这应该意味著什么吧?

    第三,上田命案和菊冈命案相隔不到一天,是「连续」发生的。这点说奇怪也真奇怪。凶手应该有很充裕的时间,却给人一种挺而走险的印象。杀死上田後如果先缓一段时间,刑警多少也会比较松懈。到时再伺机而动,才是比较合理的做法吧。

    那晚由于刚发生命案,四名警官都留下来过夜,如果过个两三天,阿南一定会离开。凶手为什么不等一下呢?上田被杀的隔天,应该是警备最严密的时刻。是不是可以据此判定,凶手有某种理由,必须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强行犯案呢?如果真是这样,那会是什么理由呢?是没有时间了吗?可是菊冈被杀後,并没有人立刻离开流冰馆。

    如果要加上第四点,就是这个屋子。由于楼梯分为东西两边,构造特殊,从一号房、二号房要去十三号房、十四号房的话,照理说「定要经过会客室」,但是这是真的吗?有人就是因为这点数度洗清嫌疑。这上面会不会有盲点呢?

    我大致把以上这几点告诉了牛越。我没有告诉刑警,其实我还想到更夸张的事。十四号房,尤其是十三号房的密室,照理来说绝对无法杀人。因此,会不会是从墙上的孔中,偷偷放映出什么恐饰得令人必须持刀戳心的影像给房客看,或是让房客听什么声音?

    然而,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房间被剥开墙壁仔细搜索过,并未发现什么放映机或喇叭音响。此外,就连类似的电器或机械机关也没有。

    到了一月三日,业者似乎开始销假工作了,上午有五、六名工人前来,把警官敲得一塌糊涂的墙壁和天花板恢复原状。十号房的房门虽在之前便己复原,但十三号房和十四号房的房门这下子才总算恢复原状。于是我和御手洗从三日开始,终于获准搬到十三号房。

    接著是三日中午左右,警官将高雷姆采样完毕的脑袋送回来,御手洗向他致谢後接过来放回在三号房的身体上,又给它戴上那顶皮帽。

    大熊和牛越等人虽然专注的听那名警官报告遗留物品的检验结果,然而内容却乏善可陈。登山刀、绳子、线,全是随便哪个杂货店都买得到的东西,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

    到了三日下午,天气开始转坏,窗外雪花狂舞。到了下午两点,流冰馆内己经暗得宛如傍晚,看来夜里一定会有暴风雪。以极北之地的怪屋为舞台所展开的杀人剧,现在总算要迎向不可思议的高潮了。

    在高潮来临前还有两件必须记载的事。一个就是三日傍晚时,相仓久美坚称她确实听见自己房间的天花板传来微弱的人类呼吸声。还有金井初江,也说她亲眼看见死人伫立在飞舞的雪花中,因而陷入半狂乱状态。

    不过这两件事,都可说是共同的理由引起的。换言之,客人们那种模糊的恐惧己经达到了极限。

    现在我再报告一则比较具体的事件。一月三日的晚餐,可说是名符其实的食不知味。坐在餐桌前的客人个个脸色苍白,没有人有食欲。女士将刀叉放在眼前,用餐时间一直听著窗外的风雪声。英子缓缓将左手搁在坐在隔壁的户饲右手上,轻声说好可怕。户饲便将自己的左手温柔的覆在那只冰冷的左手上。

    桌前包括四名警官,这个屋里还活著的人「全体都到齐了」。就在这时,会客室的楼梯有少许白烟飘下。最先发现的是御手洗。

    「咦,失火了。」

    他用在派出所发现警察似的寻常音调说,刑警立刻扔下叉子跳上楼梯。幸三郎也生怕三号房出事,脸色发白的跟著上楼。

    就结论来说,这场火在火苗阶段就被扑灭了,并没有造成严重後果。不知为何,火是在二号房英子的床上燃起的。似乎是谁泼上灯油放的火。但是大家当然猜不出犯人是谁,为何要放这把无聊的火。用不著我再重复,当时在会客室的餐桌前,「所有的人都在场」。

    现在流冰馆中,除了彼此熟悉的面孔外,至少还有一个身分不明的人--也就是隐形的怪异杀人魔--潜伏在此,这点大家己经十分确定了。可是若说要搜房子,之前警官明明己经仔细的反覆搜过好几遍了。

    不过,这时二号房没有锁,楼梯转角处的窗子也没上锁,所以这场奇妙的放火事件,并未具备什么不可能犯罪的条件。当然,这是在不考虑「谁是犯人」,以及「目的何在」的情况下。

    屋外的风雪,不时响起好似正在用手摇晃窗框的粗重声响,使得屋内群聚的一打以上无力的人们,都缩起了身子。

    中场休息的所有准备都已做好,最後的夜晚来临了。

    在揭开最後一幕之前,还有一件事应该在此记载。笔者甚至希望读者都己熟悉这句话。因为对能这样的读者,这句话一定可以传达笔者的本意,换言之,它一定会产生温柔的回响。如果这是您初次听见这句话,我想您一定会有些困惑,这点还请原谅,笔者实在无法抗拒在此写下这句名言的诱惑。

    ☆☆☆☆☆『我向读者挑战。』☆☆☆☆☆

    材料已经齐全,请找出事件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