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幕 第二场  天狗屋
    第二场天狗屋

    喝完茶後,不知疲倦的御手洗便说:「高雷姆在哪里?」

    「你要逮捕他吗?」牛越在一旁说。

    「不,今晚没那个必要。」御手洗正经的答道。「我打算去确认一下,它到底是不是像我所想的,是个杀人魔。」

    「那真是了不起。」大熊假装敬佩的说。

    「那我就带你去吧。」

    滨本幸三郎说著站起来。

    幸三郎一打开「天狗屋」的门,那具巨大的小丑人偶就迎面对著我们。这具人偶是固定在台子上的,不能动。

    「咦?这是『史路斯』嘛。」御手洗大声的说。

    「噢?你看过那部电影吗?」幸三郎高兴的说。

    「看了三遍。」御手洗回答。「影片本身没什么映像感,就一部电影来说,或许正如影评家所说,是个二流片,不过我很喜欢那部作品。」

    「那是我最喜欢的片子。我在英国还看过舞台剧。实在演得很好。我会想收集这种古董,一来也是受那部电影的影响。那部片子色彩很丰富,柯尔·波特〔ColePorter〕的音乐简直好得没话说。哎,居然有人知道这部片子,我真是太高兴了。」

    「实在很遗憾,借用你刚才的话,这只是个『木头人』。我找追了整个欧洲,就是没有那种东西。那大概是为拍片特别制作的,或是利用什么特殊效果做出来的吧。」

    「那真是太可惜了。对了,『他』在哪里?」

    御手洗说著便自己往里面走去。幸三郎也跟在後面,指著房间的一角。

    「看到了,就是这家伙啊。嗯……这可不妙!」

    御手洗的声音大的使众人都吓了一跳。会客室的客人几乎全都跟在我们後面。

    「这可不妙,这样不行!他『光溜溜的』,这样不行哟,滨本先生。」

    御手洗一个人在那儿大呼小叫。

    「这家伙充满了偏执的怨恨,而且己经积压了两百年。用这种姿态放在这里,等能是在侮辱他。不行,实在太危险了。这就是这个家所以会产生各种悲剧的根本原因。一定要想想办法!滨本先生,像您这样的人物居然没注意到这一点,真是太遗憾了。」

    「那我该怎么做呢?」滨本无可奈何的说。

    「当然是给他穿上衣服。石冈,我记得你的袋子里,有一套你说己经不想穿的牛仔装,你快去拿来。」

    「御手洗……」

    就连我也忍不住想阻止他这种恶作剧。

    「还有,我袋子里有一件旧毛衣,拜托你把那件也拿来。」

    我继续试著开口忠告,可是他吼著叫我快去拿,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下去会客室。

    等我把衣服一拿来,他立刻兴冲冲的替人偶穿上裤子和毛衣。当他开始扣上衣钮扣时、口中甚至忍不住开始哼歌。另一方面,警校的毕业生们全都表情苦涩的注视著他的举动。然而他们实在很善于忍耐,没有任何人试图开口。

    「这家伙果然是真凶吗?」来参观的日下向御手洗问道。

    「绝对不会错。这家伙凶恶得很。」

    这时作业几乎己全部完成。人偶穿上衣服後,看起来更加令人不舒服,好像有个精神异常的西洋流浪汉混了进来。

    「这么说,是因为这家伙被光溜溜的放在这里,所以才杀了两个人吗?」幸三郎说。

    「如果只杀两个就停手,那还算万幸呢。」御手洗简洁的回答,然後又抱著手腕说:「这样子还不够呢。」

    「给它穿了毛衣、外套,还不够吗?」

    「少了帽子!需要一顶帽子。这家伙的脑袋是关键。一定要藏起来。这样的话,就需要帽子,不能让他光著脑袋。可是我没带帽子来……你们有没有哪位有帽子?什么样的都行。我想借用一下,只是借用而已。」

    御手洗转身看著观众说。厨师梶原谨慎的开了口:

    「呃……我有一顶皮的牛仔帽……就像西部片里的那种。」

    「皮的牛仔帽?」

    御手洗几乎是用尖叫的。旁边的观众一边揣测这个疯子又怎么了,一边等他下一句话。

    「用来防止犯罪简直太理想了!这真是神的恩赐。老弟,你能立刻拿来吗?拜托了。」

    「噢……」

    梶原歪著脑袋,百思不解的走下楼,终于拿著帽子回来了。

    御手洗的体内似乎充斥著无比的喜悦。他接过帽子後,立刻兴冲冲的以跳舞般的姿势,把帽子戴到人偶头上。

    「太完美了。这样绝对没问题了。老弟,真是谢谢你,你是这个事件的最大功臣。没想到能借到这么棒的帽子。」

    御手洗继续搓著手兴奋了一阵子,可是高雷姆变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真人坐在那里。

    绳子还缠在它的手腕上。「这个可以拿掉了吧?」御手洗说著就把绳子割断了。

    然後大家又回到会客室,御手洗和幸三郎及客人们谈笑。其中似乎又和日下最谈得来,两人到了深夜还在热烈的讨论精神病。

    这两人看起来虽然融洽,谈得极为投合,但我猜日下这个医学生八成是把御手洗当成病患,才会抱持那么大的兴趣吧。我听说精神科医生和病人谈话时,就是像那样融洽的情景。

    我们分配到的房间,竟是上田被杀的十号房,由此可知女主人对我们的欢迎程度了。

    还好,英子还记得命早川康平搬来一张摺叠床〔十号房的床是如假包换的单人床〕。由于十号房既没厕所也没淋浴设备,我们只好借用刑警的房间洗澡,消除旅途劳顿。

    在死过人的房间睡觉,也是一种难得的经验,如果参加观光团,可尝不到这种滋味。

    过了十二点,御手洗才继我之後钻入那张不舒服的小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