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幕 第八场  会客室
    第八场会客室

    隔天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安然无事的来临。昨晚没发生任何状况,这虽是小事,但多少值得刑警骄傲一下。对他们来说,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说「是警方没让事情发生」。

    挑剔的客人开始发觉,这些一脸自大的专家手上掌握的线索,其实跟自己差不多。从耶诞派对那夜开始算起,他们经历的三个夜晚,有两晚发生了命案,一次居然还是毫不客气的在刑警眼前发生的。同时,说到这些可怜的专家掌握到的事实,只有死亡推定时间,以及确定凶手完全没有留下指纹之类的线索。

    终于--对客人来说是缓慢的,对警方来说却著实太快--二十八日的太阳沉落,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他们被叫唤後,缓缓面对豪华大餐开始行动。

    围绕餐桌时,客人逐渐变得沉默。幸三郎似乎颇为在意这一点。餐间他虽然勉强装出快活的样子,但这时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少了一个爱用大嗓门夸张奉承的男人,影响有多大。

    「原本应该开心享受的耶诞假期,看来变成了一场灾难。我深深感到内疚。」

    吃完饭後幸三郎说。

    「不,这不是董事长您的错。」金井在一旁说。

    「对呀,爸,你何必这么说呢?」

    英子也用悲鸣似的声音肯定的说。一阵短暂的沉默。这阵沉默仿佛在逼迫某些人开口。

    「该感到内疚的是我们。」牛越佐武郎认命的说。

    幸三郎继续说:「关于这次的事件,我本来只希望有一点绝对要避免。那就是我们之问,互相在背地里猜测『那家伙是凶手』、『不,那家伙才是』。如果我们外行人开始这样起内哄,彼此的人际关系就会崩溃了。可是现在看来,刑警先生似乎真的很困扰,最重要的是,我们也想赶快从这场无聊的灾难脱身。各位之中,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对这个事件有什么发现,或是有什么好建议可以提供给刑警先生的?」

    专家们聆听後,在一瞬间面带苦涩,接著便略微调整姿势,摆出严阵以待的姿态。也许是察觉到刑警的态度吧,幸三郎说完後,没有人立刻开口,因此幸三郎不得不继续说几句。

    「日下,你对这种推理解谜不是很拿手吗?」

    「是的,我有几个想法。」日下果然是有备而来,立刻便说。「怎么样,刑警先生?」

    「那就洗耳恭听。」牛越说。

    「首先,关于上田命案的十号房密室,我认为那是可以解释的。关键就在铅球。」

    刑警无人颔首。

    「那个铅球上绑著绳子,前端挂著木牌。那条绳子八成是凶手把它加长的,这显然是为了制造出密室。先把那个门闩上像平交道栅栏般上下的铁片抬起,用胶带固定木牌来支撑铁片,然後再把铅球放在门边,迅速把门关上,由于这个屋子的地板都是倾斜的,铅球自然会滚动,最後绳子被拉直,木牌跟著被拉掉,龄是门闩就栓上了。」

    「啊,原来如此。」金井说。

    至于户饲,显然心中情绪并不稳定。刑警只是默默的点了两三次头。

    「嗯,日下,你还有想到别的吗?」幸三郎说。

    「有是有啦,可是还没有弄清楚。关于菊冈先生的密室,我想那个应该也是有办法解释的。因为如果是完全密室,那就没话说,可是那个房间却开了一个小小的换气孔,如果用刀子杀了他,再把桌子直著放,用绳子支撑,绑在厕所或是哪里的门把上,再穿出换气孔,把绳子另一端垂到走廊的话,让桌子倒下後,桌脚押到门把中央之类的方法……」

    「这个我们当然也考虑过了。」

    尾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阻止他说下去。

    「可是柱子和墙上毫无钉子的痕迹,而且像这种作法需要大量的绳子,可是这个家里,或是各位的携带用品中,完全找不到绳索之类的东西。

    还有,若要制造密室,在早川先生他们随时会去地下室的情况,凶手要动手脚,就必须在五到十分钟内完成。可是若照你刚才说的作法,门锁又有三道,花费的时间一定更久。」

    日下默然。接下来的沉默比之前更令人窒息。

    「英子,我想听听唱片。你去放一张好吗?」

    幸三郎察觉到这种气氛,连忙说。英子站起来,接著华格纳的《罗安格林》〔Lohengrin)便填满了会客室这片无人能填补的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