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幕 第一场  会客室
    [第二幕]

    错了!这是面具。

    这只是虚伪的矫饰。

    --波特莱尔《面具》

    第一场会客室

    刑警刚从图书室来到会客室,眼尖的英子立刻发现,用发音异常清晰的声音大声说:

    「好了,各位,刑警己经下来了。正好晚餐也准备好了,我们就去吃饭吧。请各位就座吧。今晚请各位品尝北国的风味。」

    难怪英子如此得意,晚餐的确相当可观。整只水煮的毛蟹、奶油蝎扇贝、牛油烧烤蛀鱼、蒸鱿鱼卷等等,的确是在北海道才吃得到的盛宴。然而,在北海道土生土长的大熊和牛越,却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吃到这些东西。这的确是北海道特有的盛宴吧,他们模糊的想著,可是他们以往从来不知道在北海道的什么地方可以品尝到这些束西。

    吃完晚餐後,英子拉开椅子站起来,走向会客室一角的大钢琴。

    虽然没有聚光灯追在她身後,但是当萧邦的《革命练习曲》仿佛要向外面的暴风雪挑战似的在会客室响起时,众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目光都集中到钢琴上。他们是被吓了一大跳。

    英子在萧邦的作品中,最喜欢这首激昂的曲子。如果要欣赏,其他还有很多喜欢的曲子〔不过唯有《离别曲》,她就是说不上来的讨厌〕,但是如果要自己弹,这首曲子和《英雄》是最适合的。

    她激动的敲击键盘。一曲终了後,对寓女王突如其来的精采演出,报以赞叹的拍手声,还有打从心底发出的赞赏声,响彻整个餐桌。恐怕萧邦初次公演时,听众也没这么狂热吧。

    同时他们自然的要求安可。似乎是由寓太感动了,以致想不出别的话。刑警们也因为免费饱餐了一顿,含蓄的加入了拍手的行列。

    面对听众优雅的微微一笑後,英子安静的弹奏著《夜曲》,她边弹边仰起脸,凝视大大的窗子。

    暴风雪越来越强,每刮过一阵,窗子便喀搭喀搭摇晃。粉雪纷纷打在玻璃上,仿佛爱抚似的落下。

    她感到一切似乎都是为了自己而准备的道具。这场暴风雪之夜,还有彬彬有礼的客人,甚至连杀人命案,都是上天为了赞美自己这个美丽的女王特别预备的。美女仅凭著美貌,便拥有令人臣服的资格。因此就连桌椅、门,都应该自动为她一个人开路。

    弹完後,她没将琴盖圈上,站起来静静等候众人拍完手。

    「现在圈上琴盖还太早了,接下来该请谁弹呢?」

    当她这么说时,相仓久美的胃突然刺痛了一下。她现在终寓明白英子的意图了。

    「在我拙劣的钢琴演奏後,接下来表演的来宾应该没什么压力吧。」

    但是英子选的是最拿手的曲子,表现得也无懈可击。

    英子一边鼓动日下和户饲等人,一边朝著猎物咄咄逼近。

    那真是可怕的光景。就好似一头壮硕的野狼,缓缓排徊在吓得腿软的羔羊身边。

    她接下来的演技实在非常精采。

    「这里有位应该很会弹钢琴的来宾!」

    仿佛是突然问想到的,她发出极为女性化的叫声。

    「我一直很想听听有人在这个会客室弹我的钢琴,相仓久美小姐。」

    英子如此说明道。众人紧张得吞口水。

    由久美胆怯的不断看著菊冈,又看看英子的模样看来,她大概不会弹钢琴。接著,她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不会弹。」

    那个声音低得前所来闻,完全像陌生人的声音。

    然而,英子对这样的胜利似乎还不满足。一直站著不动。

    「哎呀,这孩子忙著学打字什么的,根本没时间让她学钢琴。英子小姐,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菊冈终龄出面代为缓颊。久美则一直低著头。

    接著菊冈用他那大嗓门吵著要多听英子弹几曲。为了争取自己的印象分数,金井也热心的奉承道,哎呀,英子小姐的钢琴弹得太棒了,我还想多听几首等等,结果英子只好又转身回到钢琴前。

    除了久美之外,众人似乎听不厌似的,再次响起如雷掌声。这些无聊的事再写下去也没意恩,就到此打住吧。

    客人们喝完餐後红茶时,应大熊之请赶来的壮汉--阿南巡查,带著一帽子的雪花出现了,并被带到众人面前介绍。

    英子说,那就请阿南先生和大熊先生睡十二号房吧。十二号房的原房客户饲,惊讶的抬起头。英子对著那张惊讶的脸说:

    「户饲就移到八号房,和嘉彦一起住吧。」

    户饲还有日下等人都在想,十二号房隔壁的十三号房比较宽敞,为什么要让户饲搬到八号房,而非搬到十三号房和日下一起住呢?大概是英子觉得让情敌共处一室不大好吧。这是出能女性心理的顾虑。

    可是,那也应该是让日下搬到八号房才对呀。日下现在住的十三号房比十二号房要大多了。如果要让两名刑警住,十三号房应该比较适合。这大概是因为日下参加国家考试的日子快到了吧。在私人时间最好尽量让他独处,才能专心用功。

    「牛越先生和尾崎先生,菊冈先生隔壁的十五号房还空著,请你们两位住那间吧。我马上就叫人整理好。」

    「真不好意思。」牛越刑警代表四人说。

    「你们大概没有带睡衣吧?」

    「呢,没有,我想不需要那种东西吧。」

    「我准备了几件睡衣,可是不够四人份。」

    「不不不,没关系。跟我们分局的破棉被比起来,这里简直是天堂了。」

    「那我替你们准备牙刷等盟洗用具。」

    这简直和拘留所一样嘛,大熊偷偷想。拘留所会替嫌疑犯准备牙刷。

    「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你们是来保护我们的。」

    「那我们非努力不可。」

    滨本幸三郎边喝著第二杯黑咖啡,边和菊冈荣吉说话。将糖尿病视为地球末日的菊冈,第二杯喝的当然也是黑咖啡。

    菊冈从刚才就一直著迷的盯著窗子。越过雾气迷蒙的玻璃,雪片就像邪恶的凶器破片似的满天狂舞。

    一到冬天,这一带大约每周都有一次这样凶暴的夜晚。能够隔著两层玻璃,待在如此温暖的地方,令人不禁想大声感谢神明。

    「菊冈先生,你觉得此地的暴风雪如何?」

    「真是惊人啊。我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么大的暴风雪,屋子好像都在摇晃呢。」

    「这让你联想到什么吗?」

    「你的意思是?」

    「没什么。因为这里是荒野中唯一的房子。有人曾经说过,在大自然中,人类做出来的束西只不过是卑微的『土拨鼠洞』,无力的暴露在不停歇的暴风下。」

    「的确,你说得对。」

    「你会回想起战争吗?」

    「啊?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哈哈哈,我只是突然想到。」

    「战争吗?我可没有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不过这还是我来打搅後,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夜晚。夏天来时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形,简直就像台风一样。」

    「也许是上田死不螟目吧。」幸三郎说。

    「拜……拜托你别开玩笑了。这种声音,再加上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今晚恐怕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睡著……明明已经很累了,可是这种时候偏偏睡不著。」

    这时金井在旁插了一句足可让他减薪的话。

    「上田说不定会在您的枕畔出现,问您:『董事长,要不要开车?』」

    不知为什么,菊冈听了立刻满脸通红,大发脾气。

    「你……你少胡说八道!真是,简直莫名其妙!你这是什么话?无聊透顶!」

    「菊冈先生。」

    「啊?」

    「我想请问一下,上次我给你的安眠药,你还有吗?」

    「啊,只剩下两颗了。」

    「那就算了。你今晚应该会服用吧?」

    「是的,我正在这样打算。」

    「那就算了。我再去向日下要。菊冈先生,你最好两颗都一起吃下去。常常服用的人,遇到这种晚上,吃一颗恐怕没什么用。」

    「说得也是。不管怎样,发生这种大事,今晚我只想早点睡觉。」

    「那最好。我们都上了年纪了。还有、你最好把门窗关好,别忘记把门锁上。因为这个家里可能有杀人犯噢。」

    「怎么可能?哈哈哈。」

    菊冈看起来笑得非常爽朗。

    「不,那可难说。说不定我就是杀人魔,正打算干掉你呢。」

    「哈哈哈!」

    菊冈又笑了,但是额头上却浮现汗珠。这时牛越佐武郎走到幸三郎身边说:

    「耽搁你一点时间好吗?」

    幸三郎快活的说:「好啊。」

    除了牛越之外,三名警官正聚在桌子一隅低声商谈。

    由于幸三郎背对菊冈开始和牛越说话,菊冈便转向久美。

    「喂,久美,你房间床上铺的是电毯吗?」

    但他的秘书却和往日不同,非常不高兴。

    「是又怎样?」

    她那副似乎老是惊讶的瞪大眼睛的表情虽然没变,那双大大的猫眼却无视于她的老板,似乎是在闹什么别扭。

    「你不觉得……有点靠不住吗?」

    「不觉得。」

    回答也冷冰冰的。她几乎想说「你比较靠不住」。

    「不是啦,我从来没有只盖电毯睡觉过,虽然够暖和,不过总觉得有点靠不住。你房间也没有准备被子吗?」

    「有呀。」

    「放在哪里?」

    「储藏柜。」

    「是什么样的被子?」

    「羽毛被。」

    「我那间根本没有这种东西。那本来就不是给人睡觉的房间,床铺也窄得让人几乎快要掉下去。椅垫倒是没得挑剔。你也看到了吧?就像把这种椅子坐的地方向前伸长,等能是一种长椅,枕头的地方有个靠背。真是奇怪的床铺。」

    「是吗?」

    由于回答实在太简短了,菊冈终龄注意到情人的异状。

    「你是怎么了?」

    「没有。」

    「还说没有,你明明火气大得很。」

    「我有吗?」

    「当然有呀。」

    看两人之间的这种对话,原来菊冈也可以视场合把声音放低。

    「你受不了了?」

    「我快憋不住了。噢,我明白了。我们到我屋里说吧,反正我也打算要睡了。我现在去打个招呼回房间,待会儿你再若无其事的到我房间来。我们『好好讨论一下行程』。」

    菊冈说完便站起来。于是大熊立刻从桌子一隅敏锐的予以认可。

    「啊,菊冈先生,如果你要睡觉,请将房间的门窗关好噢。别忘记锁门,因为才发生过那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