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幕 第五场  会客室
    第五场会客室

    极北之地的早晨虽然天气暗朗,但是开足了暖气依然很冷,仍需要暖炉中熊熊燃著的柴火。

    不管人类绞尽脑汁想出各种暖具,结果还是比不上这种可以亲眼看见火光的单纯设备。最明显的证据就是,暖炉周围挤满了人,客人只要一起床,便本能的靠近火边,结果众人陆续都集合到这个圆形暖炉的红砖旁。

    姑且不说那个长相奇特的蓄须男子,久美不相信有哪个客人能毫不知情的继续沉睡,完全没听到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悲鸣声,和她接著发出的尖叫。因为英子不在,久美便激动的说出昨晚的恐怖遭遇。

    金井夫妇、日下、滨本嘉彦都是听众,然而大家似乎都不相信。久美对能大家无法理解她的恐俱震惊,感到很郁闷。

    她也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在这明朗的晨光中,就连她自己也觉得昨晚那种莫名的恐俱简直就像假的一样。金井夫妇甚至露骨的浮现嘲笑的神情。

    「那你说的男人悲鸣声,是那个长相奇怪的男人发出来的吗?」嘉彦说。

    「这个……我想应该是吧。」

    被他这么一问,久美才发觉自己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两者的关联。

    「可是没有脚印耶。」

    远远传来日下的声音,大家朝他一看,日下正靠在窗边,歪著身体注视後院。

    「那一带就是你的窗下,可是根本没有脚印,雪地上乾净得很。」

    被他这么一说,连久美自己也觉得那似乎是一场梦。久美沉默不语。那到底是什么呢?那张不像人的可怕脸孔……

    户饲带著昨晚後来独自去画的花坛图形起床了,接著滨本幸三郎也出现了。

    「今早真是好天气哪。」

    接着,菊冈荣吉扯著他那工地监工似的大嗓门,也来到会客室。看来已经全员到齐了。

    正如菊冈所言,外面的朝阳耀眼,随著太阳逐渐升起,整片雪原好似变成一面巨大的反射板,闪闪反射著阳光,连多看一眼都令人痛苦。

    菊冈董事长似乎对久美昨晚的骚动毫不知情。因为吃了安眠药,他说。反正久美也猜得出他会说什么,所以就没告诉他。

    「好了,各位,该吃早餐了,请大家就座吧。」

    耳边传来女主人发音异常清晰的独特声音。

    众人坐下後,都把久美昨夜的遭遇当作话题。菊冈终于发现上田一哉不在场。

    「我公司的小伙子还没起床啊?」董事长说。

    「哼,真拿那家伙没办法,他要摆主管的架子还早了十年呢。」主管也说。

    英子这时才注意到,但她不知该叫谁去喊上田。

    「我去叫他起来吧。」日下说。

    他打开会客室的玻璃窗,轻巧的跳到洁净的雪地上,绕向上田住的十号房。

    「来,东西都要冷掉了,我们开动吧。」

    在女主人的招呼下,众人开始用餐。日下花了超乎预期的时问,才终于缓缓走了回来。

    「他起来了吗?」英子问道。

    「这个……」日下吞吞吐吐。「好像有点不对劲。」

    日下不寻常的样子,令众人都放下刀叉看著他。

    「我叫了半天,没人应声。」

    「他会不会是出去了?」

    「不,里面锁上了。

    英子大声推开椅子站起来。户饲接著也站起身,菊冈和金井彼此相视。接著大家都跟在英子身後走到雪地上。这时他们看到,在缓缓飘落的粉雪上,只有日下往返的足迹。

    「没人应声固然很奇怪,更奇怪的是……」

    日下说著指向十号房所在的西边。在流冰馆的西边一角,好像倒著一个黑黑的人影。

    众人都感到战栗不己。在雪中倒卧这么久,显然己经没命了。也就是说,那是尸体。那会是上田吗?

    大家一起将质疑的目光转向日下。这么重大的事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日下那么镇定?

    日下意识到众人的那种眼光。

    「可是……」他只是这么说。

    众人猜不出年轻的日下想说什么,只好先急急赶往陈尸之处。

    走得越近,众人逐渐被一种异常的气氛压倒。躺著的人影周围,散落著奇怪的东西,看起来似乎是一些随身物品,却又似乎并非如此。

    不,严格说来,用「随身物品」来形容其实也是正确的。一行人中,早川康平与相仓久美等人甚至忽然产生不祥的预感,不禁停下脚步。

    众人到了现场,忍不住怀疑眼前看到的事实,全都在脑中高叫著,这算什么?太荒谬了!不过他们总算明白日下的心情了。

    滨本幸三郎大叫著跪下,朝躺在地上状似人体的东西伸出手。原来那是幸三郎珍藏的与人等高的「人偶」。

    然而他惊讶的,不只是这个应该放在三号房古董收藏室的人偶竟然落在雪地上,更令他讶异的是,人偶的手脚散落四处。只有一只腿还连在身体上,两手与另一只脚分别散落在附近的雪地上。这是为什么呢?

    日下与户饲,还有菊冈、金井,甚至佣人们,都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偶,即使没有头也知道这是哪一个人偶。这是幸三郎从捷克买回来的吊单杠人偶,本来叫做「杰克」,但远从欧洲时代即有「高雷姆」这个绰号。

    除了手脚,高雷姆拥有浮现木纹的原木制身躯。现在大半都散落各处,埋在雪里,幸三郎连忙四处捡抬,仔细的把雪拍掉。

    日下虽在心中暗想,现场应该保持原状比较好,然而他并未说出口。至少在目前,这并不构成犯罪事件。

    「头不见了!」幸三郎以绝望的语气大喊。大家连忙分头寻找,但放眼望去,并来发现类似的东西。

    被主人检起的人偶手脚及身躯,形状清晰的深印在雪地上。这表示,雪还在下的时候,人偶就已经被埋在这里了吧。

    幸三郎说:「我先把这东西放回会客室。」

    说著便转身往回走。这可是他的宝贝收藏品。

    众人不等幸三郎回来,便走上通往二楼的十号与十一号房的水泥石阶。那里同样也只有日下来回留下的脚印。

    走到十号房的门前,菊冈董事长拚命的敲门。

    「上田!喂,是我啊!上田!」

    他这么喊著,然而里面毫无回音。

    众人看向窗子。窗玻璃是那种里面有铁丝网的毛玻璃,完全看不见室内情况,而且又有坚固的铁栏杆保护著。把手伸进栏杆的缝隙,试著触摸玻璃窗,发现窗子也从里面锁住了。连里面的窗帘似乎都拉上了。

    「打破也没关系。」

    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幸三郎正站在背後。

    「这是向外开的门吧?」菊冈喊道。

    这时大家都开始确信,在门的那一侧发生了什么惊人的大事。

    「是的,不过不是那么坚固的门。你先撞撞看好吗?」

    菊冈用巨大的身体撞了两三下,然而门却文风不动。

    「金井,你来试试看吧?」菊冈讥讽的说。

    「我怎么行呢?我是轻量级的。」

    金井畏缩的退後。仔细想想,最适合这项任务的男人,正在门的那一侧。

    「你们谁来试试。」

    英子发出斩钉截铁的话声。

    想在女王面前表现一下的户饲,果敢的用身体去撞门,结果被撞开的却是他的眼镜。

    日下不行,厨师梶原也不行,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居然没有想到一起去撞。直到初江和英子同时将身体撞向门时,碰的一声,终于发生了奇迹。门的上半部略微向里倾斜了。再撞一下之後,门终于坏掉了。

    初江带著大家一起冲入房间,众人虽已想像过,但眼前的光景仍然令人害怕。

    倒卧的上田一哉心脏正上方,只看到登山刀的刀柄,刀柄周围的睡衣上,紫黑色的血己经开始乾涸。

    久美尖叫一声扑进菊冈怀里。英子和初江保持沉默。男人中唯有幸三郎发出惊讶的轻呼声,大概是因为上田的姿势实在太怪异了吧。

    上田没躺在床上,而是仰卧在床脚下的地毯上,他的右手腕绑著白绳,另一端不知为什么,是绑在金属床上,因此右手悬在空中。床的位置和平日一样,似乎没有移动过。

    他的左手虽未被绑,但也朝头部方向伸著,换言之,一手缠著绳子,另一手没有绳子,但两手呈高呼万岁的姿态高举著。

    更奇妙的是他的「脚」。简直就像跳舞似的扭著腰,两脚几乎成直角向右侧〔从他本人看来〕伸出。如果要说得再正确一点,他的左脚和身体几乎呈直角,右脚在左脚的略下方,也就是说,右脚和身体大约成一百一十度到一百二十度左右的角度。

    同时,在他左腰侧附近的地板上,用手指沾血画出一个直径五公分大的暗红色圆点。看来似乎是用没被绑的左手,除了大拇指以外的四根指头涂抹出的圆形。会这么说,是因为往後伸的左手四指,被鲜血与地上的尘埃搞得脏兮兮的。也就是说,他在地上画下了这个图案,「之後再凭自己的意识」将左手往後伸?这代表什么意思?

    不过,最奇妙的还不是这个。这具尸体上还有更令人费解的特徽。插在他胸前的登山刀刀柄尾端,不知是为了什么理由,系著长约一公尺的白线。这点大大引起众人的注意。那条线距离刀柄约十公分处,略略沾到睡衣上的血,染成了淡渴色。尸体没有流太多血,表情也并不痛苦。

    虽然没必要再检查,学医的日下还是蹲在上田身边,稍微碰触尸体後说,这必须报警。

    为了去报警,早川康平开车前往一公里外,山脚下某个村落的杂货店。

    不久,穿著制服的警官大举来到流冰馆,用绳子将十号房围起,用粉笔在地上画线等等按照惯例开始一场大骚动。

    不知是哪里搞错了,上田一哉的尸体明明早己冰冷,却仍出现了轮胎上缠著雪链的救护车。穿著黑色制服的警官中混杂著穿白衣的救护人员,向来与世隔绝的流冰馆,立刻被一股纷乱的世俗气氛所包围。

    客人、佣人以及主人,都待在会客室,不安的听著这些骚乱的声音。

    才一大清早。对能大部分客人来说,第二天的逗留才刚关始。不管是菊冈或金井,仔细想想,来到这里都只有十几个小时。这下子可以预见会有什么下场了。才吃过一顿晚餐,接下来搞不好就得和警察一直耗下去。如果能顺利被释放还好,要是弄不好,说不定还得在这个地方耗上很久。

    从陌生的警官群中,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就像刑警,下颧宽阔、脸颊赤红的高大男子。

    「我是稚内分局的大熊。」

    他用略带傲慢的语气说。接著就在会客室的桌边开始向众人提出问题,但是他的问题似乎只是随口想到,完全抓不到要领。

    大致问完之後,大熊便说:「那具人偶是哪一个?」

    高雷姆除了脑袋外,已由幸三郎重新组好,还放在会客室。

    「噢,就是这个啊?这玩意平常放在哪里?」

    由于他这么说,幸三郎便抱著高雷姆,带大熊前往三号房的古董收藏室。

    等大熊回到会客室後,他似乎相当惊讶,对于那些收藏品陈述了一番外行人的单纯感想,接著却似乎在考虑什么,陷入沉默之中。这种样子果然像个犯罪学专家,让人觉得难以亲近。接著他将手放到嘴边,仿佛在低语似的对幸三郎说:

    「这么说,这是密室杀人事件罗?」

    这点大家一开始就知道了。

    由能大熊警佐的德性实在太不专业,所以直到下午四点,札幌分局派来的中年刑警牛越佐武郎,和年轻的尾崎刑警来到流冰馆之後,众人才开始感觉比较像在调查谋杀案。

    三名刑警并排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介绍完以後,自称姓牛越的男人,用非常悠哉的语调说:

    「这真是一栋奇怪的屋子啊。」

    和外表敏捷的年轻刑警尾崎比起来,牛越看起来面貌平凡,似乎和大熊没有多大差别。

    「如果不习惯,会在这种地板上摔倒耶。」

    牛越说,年轻的尾崎则保持沉默,以轻蔑的眼神绕著会客室转了一圈。

    「好了,各位。」牛越佐武郎坐在椅子上说:「我们己经自我介绍过了,不过我们当警察的,本来就是世界上最无趣的人,除了名字之外,也没什么好向大家介绍的。因此,现在我想请各位也自我介绍一下。最好能说出平常住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基能什么理由待在这里等等。至于详细事项,比方说和死者上田一哉的关系,待会我们会个别私下请教。」

    虽然牛越正如他自己所说,身上穿著无趣的警察制服,刚才说话的语气也很有礼貌,但他们那种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色的眼神,多少有些威吓作用,使众人紧张得结巴起来。

    客人们依序简短的自我介绍。牛越有时会谨慎的提出一些问题,但是并没有做笔记。轮番介绍完之後,他用「其实这才是重点」的语气,在语尾用力强调的开了口。

    「好吧,看来我也该说出难以启齿的话了。被害者上田一哉,从刚才各位的话中也可明白,他并不是这里的人。他来到这个家,不,来到北海道,加上这次据说也才第二次。如果说在这一带有他的熟人,特别来拜访上田,这似乎不可能,我们认为应该没有这号人物。

    那么会是强盗杀人吗?这个也不可能。他身上带的二十四万六千日圆,就放在上衣内袋里,一找就可以找到,结果却原封不动的留著。

    不管怎么说,这是从里面锁上的房间,如果有个陌生人来敲门,应该不可能随便开门吧。即使开了门,如果那个人进了屋,和他发生争执,一定也会大声争吵才对。可是屋里却毫无打斗的痕迹,而且上田出身自卫队,体力远胜过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轻易被搏倒,这点也叫人想不透。

    如此一来,目标就指向熟人,不,亲近的人了。但是我刚才也说过,在这一带,并没有和上田一哉熟识的居民。

    上田一哉这个人,根据各位刚才的说明,还有我们大略的调查,他出生于冈山,在大阪长大,二十五岁时自愿加入陆上自卫队,在东京和御殿场等地待过,三年後退伍,二十九岁时进入菊冈公司工作,直到现在三十岁为止。他在自卫队时就不善与人交际,没有亲近的朋友,这种人在北海道当然不可能有熟人,至于说关东或关西的人特地偷偷来找他,这也说不通。这么一来,和上田一哉亲近的人……除了『在座的各位』,就没有别人了。」

    坐在真边的人,都以沉痛的表情互相对望。

    「这如果发生在札幌或东京那种大都市,当然另当别论。可是在这种荒凉的地方,外地人只要一出现,被当地人看到的可能性相当大。况且下面的村子只有一家旅馆,又是在这种季节,昨晚并没有任何客人投宿村里的旅馆。

    嗯,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比这个更重要。这点绝对有问题。那就是『足迹』。照理说,这种事警方通常是不会轻易告诉一般人的,不过现在我就老实说吧。我要说什么呢,就是上田一哉的推定死亡时间,是昨晚零时至零时半之间。也就是说在这三十分钟内,凶手用刀插入上田的心脏,所以凶手在那个时间,当然在上田的房间里。

    可是呢,这真是伤脑筋,昨晚大雪是在『晚上十一点半』停的。在『死亡推定时间,雪己经停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雪地上居然『没有凶手的足迹』。既没有来的足迹,也没有离去的足迹。

    各位也知道,那间房间只能从外面进出。凶手在那个时刻,真的待在十号房那间屋子里吗?如果他真的在那里,至少也该有离开的脚印,否则就变成上田自己用刀插入心脏。问题是,不可能有这种自杀法。偏偏又没有足迹,真是伤脑筋。

    我先声明,请别以为我们是在烦恼如何解决足迹的问题,或是那间密室之谜。足迹可以用扫把清除,我想方法应该多得是,密室也一样,推理小说家早已替我们想出各种方法。

    但假设真的有外人侵入,这家伙要一路清除自己的足迹,直到山脚下的村子,这可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只要仔细调查一下,不管是动了再小的手脚,一定会在雪地上留下什么痕迹。可是刚才警方相关方面的专家已经彻底调查过,完全没有这样的痕迹。

    雪在昨晚十一点半停歇,就一直没有再下。从十号房通往山脚的村子,或是从别的方向也无所谓啦,完全看不出有人动过手脚把足迹湮灭。

    各位明白我的意思吗?因为状况是这样,所以我也觉得很难开口,总之我们只能判断,凶手是从这个主屋的会客室、玄关,还有厨房後门--我暂时先把一楼所有的窗子都排除在外--这三个出入。来往十号房。」

    众人都感到,这等于是警方的宣战。

    「可是,」日下代表众人提出了反论。「刚才你说的三个出入。到十号房的来往路线上有动过那种手脚的痕迹吗?」

    的确是个好问题,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这个啊,从会客室到十号房沿路都是各位乱七八糟的脚印,所以无法充分确认,不过老实说,剩下的两个出入口,和一楼所有的窗下,也都看不出这种动手脚的痕迹。而且从几个特徽可以确定,雪地表面上,仍然保持雪花从空中轻轻飘落时的状态。」

    「如果是这样,那外部侵入若和我们,条件岂不是都一样了吗?」

    日下的反驳极有道理。

    「所以不光是这一点,也包括了我刚才所说的条件。」

    「而且这个主屋里,并没有扫把之类的东西。」

    「嗯,说得有理。这点我之前也问过早川先生。」

    「那为什么会没有脚印呢?」

    「如果昨晚风很大,那还另当别论,因为是粉雪。可是昨晚并没有什么风。」

    「午夜凌晨时,几乎一点风也没有。」

    「其他应该还有很多疑点吧?」

    「没错,就像系在刀上的绳子,还有尸体那种奇怪的跳舞姿势。」

    「尸体会呈现那种姿态,对我们来说并不希奇。被刀子插入体内,当然会相当痛苦,上田一哉一定也很痛苦吧。在我所知道的案例中,还有姿势更奇怪的死者。绳子的事也一样,比方说夏天衣服穿得薄,没有什么口袋时,也有人会那样用绳子缠在身上藏东西。」

    然而众人立刻就想到,现在是「冬天」。

    「那么,关于绑在右手腕连结床铺的绳子……」

    「嗯,那的确是这个案子比较特殊的部分。」

    「这也有前例吗?」

    「好了、好了,各位。」

    大熊带著後悔和一般老百姓抬杠的表情插嘴。

    「调查那些疑点是我们的工作。这点还请各位相信我们,各位只要在各自的领域,协助我们就行了。」

    各自的领域?身为嫌疑犯的领域吗?日下在心中暗想。不过他当然只能点点头。

    「这边有一张简图。」

    牛越说著摊开一张便条纸。

    「各位发现的时候,当然是在这种状态下吧?」

    客人和佣人全都站起身,头挤在一起探看。

    「这边有一个用血画出的圆形痕迹。」户饲说。

    「啊,血迹啊。」牛越显然把那当作骗小孩的玩意,轻忽的说。

    「大致上就是这样。」菊冈用粗哑的声音说。

    「这把椅子平常就在这里吗,滨本先生?」

    「是的。因为这个架子上层比较构不到,所以把椅子放在这里兼做垫脚台。」

    「原来如此,还有关于窗子,这边的,也就是西边装有铁栏杆,可是南边却没有铁栏杆,而且是用透明玻璃。同时,它和其他房间不同,没有装上二重窗。」

    「是的。那是因为这扇南边的窗子位能二楼,即使不装上铁栏杆,小偷也进不来。而西边的窗子,只要扭开就可以轻易进入,所以这里没有放什么贵重的物品。」

    「铅球放在这边的地上,平常也是搁在这里吗?」

    「这个我倒是没注意到。」

    「平常都是放在这边的架子上吗?」

    「不,那是看情况而定。」

    「这两个铅球上都用绳子交叉缠绕,各自挂著木牌是吧?」

    「对,铅球分为四公斤和七公斤两种,买来时就挂有木牌,各自写著重量。不过,虽然买来了,却完全没有使用、铁饼也是,就一直放在这里。」

    「看来也是,不过挂著七公斤木牌的绳子,好像变得特别长。」

    「是吗?是被解开的吧?我倒没注意到。」

    「不,根据我们研判,应该是故意加长的。从炮弹到木牌,一共有一四八公分。」

    「嗯,那是凶手干的吗?」

    「我想应该是吧。还有,这个写著七公斤的木牌,长五公分宽三公分,厚度约为一公分,这上面在略微凸出的位置贴了三公分的胶带。看起来胶带应该还算新。」

    「噢?」

    「你有什么印象吗?」

    「不,我不知道。」

    「这跟什么陷阱有关吗?凶手贴上那个有什么用途呢?」日下说。

    「这个就很难说了。此外,这里有个大约二十公分见方的换气孔。这是朝著那个楼梯打开的吗?」

    「是的。可是主屋的人如果站在走廊,是无法从这个位置窥看十号房内的。只要站在十二号房前面就会知道,因为从主屋这边来说,十号房的换气孔是在墙上的高处。如果是别的房问,比方说十二号房里面的话,只要用个台子,或许还可以从十二号房的孔中窥见什么,可是十号房的话……」〔参照图一〕

    「对,这个我知道。刚才我们已经确认过了。」

    「不管怎样,这都不是完全密室。既然没有足迹,说不定是从这个孔玩什么机关。」户饲说。

    「二十公分见方的孔,脑袋应该无法穿过去吧。而且被害人的手腕还绑著绳子,又在铅球上动手脚,如果不在屋里是办不到的。」日下说。

    「那足迹到哪里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要做出这个密室倒是很简单。

    「噢?」牛越佐武郎语带不悦的说。「那我倒想听听。

    「我可以开始说明了吗?」日下说。「这很简单,这间十号房平常当作储藏室用,是从外面挂著锁。可是有人来住时,就只有这种从里面把小铁条扣到底座上的简单门锁〔图四〕。因为後来才改成让人过夜的,所以只有装这种简单的锁。只要把像平交道栅栏一样上下移动的小铁条抬起来,用雪固定住就行了,等凶手走掉一段时间後,室温将雪融化,小铁条自然会落到底座扣住门。」

    原来如此。菊冈公司的人马敬佩的说。然而牛越却说:

    「我们也想过这个方式,可是,这个底座和铁条是钉在木柱上,木柱完全是乾的,所以恐怕不太可能是那样做的。」

    「啊?不是用这个方法吗?」

    「看来似乎不是。」

    众人都陷入沉思。

    「不过,我倒不觉得这间密室有多厉害。我想实际上恐怕根本没什么吧。老实说,有件事比这个更令人头疼。」

    「什么事?」

    「嗯,这个嘛,我觉得这件事必须慢慢琢磨,而且也需要各位的协助,现在就算把你们当作犯人审讯也没用,所以我就乾脆坦白说吧。据我们研判,凶手『应该不在各位之中』。

    众人轻声笑了。

    「这和我刚才说的话互相矛盾,不过凶手似乎真的不在各位之中,所以我们很伤脑筋。问题出在动机,各位之中与上田一哉熟识的人并不多。除了菊冈公司的人员外,滨本先生、英子小姐、早川夫妇、梶原先生,还有户饲先生、日下先生、嘉彦先生,都只有在今年夏天和这次见过他,总共才两次,对吧?而且见面期间很短,上田这个人又似乎相当沉默寡言,应该不会有人和他熟到想要杀掉他吧。」

    又是一阵乾笑声。

    「而且杀人太不划算了,拥有一定的名声地位,过著这种好日子的人,一旦杀了人,都得去坐牢。我想大概没有人有那种勇气吧。这一点对菊冈董事长、相仓小姐,或是金井夫妇来说,也没有太大差别。这么说或许有点过分,不过像上田一哉这种毫不起眼的司机,就算杀掉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我才觉得伤脑筋。」

    原来如此,说的也是。户饲、日下和英子都这么想。上田是个不引人注意的男人。如果他长得稍微帅一点,足以引起一两桩感情纠纷的话,事情就好解决了,可惜说句失礼的话,他只是个跑龙套的,根本没必要杀他。他既没金钱也没地位,甚至也没有那种足以与人结怨的积极性格。

    牛越佐武郎看著众人的脸,突然想,该不会是搞错了吧。或许凶手要杀的另有其人,结果弄错了对象,让上田当了替死鬼。

    可是上田明明从一开始就被分配到十号房,留在馆里的人全都知道这件事,他也并没有和原来住在十号房的人换房间。而且这间十号房,是只能从户外进出的特殊房间。要进九号房却误入十号房的可能性,可说是完全没有。

    实在很难理解。这个上田一哉实在不适合当被害人。牛越总觉得还有其他更该杀的人。

    「如果凶手在各位之中,希望你最好今晚就趁夜逃走,这样事.屠就好办多了。」

    牛越用并非开玩笑的语气说。接著又像说给自己听似的继续说:

    「可是,要是没原因、就不会发生事情,要是没有动机,更不会随便杀人。到头来,我们要找的还是动机。不过,在对各位做不愉快的个别侦讯前,我还有一个问题非问不可。

    在昨晚杀人时刻前後,有没有谁看到或听到什么奇怪、可疑的现象?比方说类似被害者的惨叫声啦,随便什么都行,即使是再小的事都可以。有没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一些乍看之下没什么的小事,往往会对调查大有帮助。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过了一会儿,有人说「有」。可以想见,那当然是相仓久美。她没有立刻回应,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似乎和对方问题的性质不大相同。也就是说,对于昨晚的经历,她实在不认为那是可以用「乍看之下没什么」,或是「小事」等字眼来形容的。

    「呃,你是相仓小姐吧,你有什么事要说吗?」

    「我有一大堆话要说。」

    久美觉得,终于有人愿意认真听她的遭遇了。

    「噢,你看到了什么吗?」

    乡下刑警目眩神迷的看著久美可爱的脸庞。

    「我看到了,也听到了。」

    「请你说详细一点。」

    用不著他说,她也有这个打算。虽然她有点犹豫该从何说起,最後还是决定,应该从内容较平常的部分说起。

    「昨晚半夜时,我听到了惨叫声。那大概就是被杀的上田先生的声音吧。听起来好痛苦好像是被挤出来,吼叫似的男人声音。」

    「嗯、嗯。」

    刑警露出满意的神态。

    「那你知道时间吗?」

    「我正好看了表,所以可以确定那是一点五分左右。」

    牛越突然一脸迷惘,叫人几乎不忍心看他。

    「你说什么?一点五分?你确定吗?你该不会弄错了吧?」

    「绝对不会错。我刚才也说过,我看了表。」

    「可是……」

    刑警挪一挪椅子,连椅子一起转向旁边,差一点就摔倒在地。在这个屋子里,即使是一个小动作,也要小心一点。

    「可是……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该不会是表坏掉了吧?」

    久美从右手腕取下手表。她是个左撇子。

    「我从那时候起就一直没碰它。

    牛越谨慎的接过对方递来的女用手表,和自己的廉价手表相比。当然,比对的是时间。两只表的时间一样正确。

    「据说一个月也不会慢上一秒。」

    这本来可以由菊冈来补充说明。换句话说,那是馈赠者菊冈说过的话。牛越小心的将那只名贵的手表还给久美。

    「可以了。不过……这么一来就更伤脑筋了。不用说各位想必也知道,上田一哉的推定死亡时间,也就是凶手犯案的时间。刚才我也说过,那是在午夜零时至零时半之间。而你听到那个可能是被害者发出的男人惨叫声,却比那个时间晚了三十分钟以上。你现在所说的话,绝对会让我们接下来伤透脑筋。

    其他人呢?还有人听见那个男人的惨叫声吗?不好意思,听到的人请举一下手好吗?」

    金井夫妇和英子,还有幸三郎都举起了手。久美瞥见英子也举起了手,心中极不愉快。

    「四个人……嗯,加上相仓小姐就是五个人。户饲先生,你没听到那个声音吗?你就睡在现场的十号房正下方。」

    「我没注意到。」

    「日下先生呢?」

    「我也一样。」

    「金并先生是睡在三楼的九号房吧?看来不见得是靠近十号房的人才听得见。那么,有哪位对时间有把握吗?」

    「我没有看表。因为也听见相仓小姐的叫声,所以就连忙跑出房间了。」幸三郎说。

    「金井先生,你呢?」

    「这个……我倒没注意时间……」做丈夫的说。

    「过了一点五分,正确的说,应该是六分左右。」初江在一旁笃定的说。

    「我知道了。」牛越苦涩的说。「这真是麻烦了。好吧,还有哪位听见或看到什么?」

    「请等一下,我的话还没说完。」久美说。

    「还有吗?」牛越警戒的说。

    久美突然有点同情刑警。光是惨叫声就让他变成这副德性,要是再把「那个」告诉他,不知道会怎么样?然而,她还是毫不留情的把昨夜异常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出。当她说完以後,牛越果然目瞪口呆。

    「你以为我光听到男人的叫声就会尖叫起来吗?」久美说。

    「是真的吗?可是,那个或许是……」

    「该不是在作梦吧?」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由于猜到刑警会说什么,久美抢先说出了他的下半句话。

    「你是想这么说吧?」

    「也可以这么说啦。」

    「我已经被大家讥笑半天了。可是那绝对是真的。跟昨晚相比,现在更像在梦中呢。」

    「这附近有这样的人吗?就是那种像巴西人般皮肤黝黑,脸上有大块烫伤痕迹的……」

    「而且还有梦游的迹象。」大熊在一旁多嘴。「或许是个看到月亮出来,就想在雪地上散步的怪物吧。」

    「绝对没有这种人。」

    简直像涉及自己的名誉似的,英子断然否认。

    「这个家里当然也没有这种人罗?」

    牛越这句话似乎更刺伤了她的自尊心。她嗤鼻一哼,说声「那当然!」便沉默不语。

    「平日只有幸三郎先生、英子小姐,还有早川夫妇与梶原春男先生住在这里吗?」

    幸三郎领首。

    「真伤脑筋。相仓小姐,你是睡在三楼。也就是说,呃,是一号房吧?一号房的窗下没有立足之地,而且下面的雪地上也没有足迹。难道那个怪物是浮在空中偷看你的房间吗?」

    「那我可不知道。而且我有说过那是什么怪物吗?」

    「看是惨叫声或是可怕的男人,真希望你能二选一就好了。」

    大熊又在说废话。

    久美懒得再跟他罗嗦,便嗓口不语。

    「好吧……还有其他想让我们伤脑筋的人吗?」

    众人都露出莫名所以的表情。这时,门口一名制服警官走进会客室,附在刑警耳边小声的报告。

    「滨本先生,那具人偶的脑袋好像找到了。据说是在距离十号房极远的雪地中。」

    牛越大概认为说出来也没关系,面向馆主说道。

    「噢,真是太好了。」

    幸三郎立刻站起来。

    「请你跟这位警官一起去。鉴识科或许要哲时保管一阵子,等到可以还给你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和身体接上,重新放回三号房的收藏室。」

    「我知道了。你们可以去了。

    幸三郎和警官一起走出去。

    「好,还有哪位发现到什么异状吗?户饲先生,你的房间就在上田的正下方吧。」

    「这个……我在十点半左右就已经睡了。」

    「窗子外面没有异状吗?」

    「我把窗帘拉上了,而且那又是两重窗子。」

    「可是凶手不知基于什么理由,把那么大的人偶从三号房搬到後院,而且还周到的把它拆得七零八落,只有脑袋丢得远远的。刚才找到的脑袋埋在雪里,正好是从身体的位置用力丢出去的距离。在雪中埋得很深,周围也没有足迹。

    雪在十一点半左右停了。从那具人偶的状况看来,凶手应该是在雪停之前来的,就在户饲先生的窗外。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声音……」

    「这个……我在十点半就已经睡了,完全没听见上田的惨叫声。」

    「没想到各位都这么早就休息了。」

    「是的,因为早上起得早……」

    「啊!」

    日下突然叫了出来。

    「你怎么了?」

    牛越摆出处变不惊的表情问道。

    「棒子!雪地上插著『棒子』。有两根。那应该是在杀人的数小时前。」

    「你说什么?请你再说清楚一点好吗?」

    于是日下就说出昨晚从会客室看到後院有两根棒子的事。

    「你大概是在几点看到的?」

    「那时已经吃完饭,刚喝过茶,所以我想应该是八点到八点半左右。」

    「呃,梶原先生,餐後喝完茶,的确是这个时间吗?」

    「我想应该没错……」

    「除了日下先生之外,还有谁注意到那两根棒子吗?」

    大家都摇头。日下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早知道他还是应该叫谁来看看的。

    「那时有下雪吗?」

    「有。」日下答道。

    「结果早上你去叫上田先生起床时,变成怎么样了?」

    「你是问棒子吗?被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早上棒子已经不见了。」

    「棒子的痕迹呢?」

    「不知道,我想应该是没有吧。因为那一带是丢弃人偶的地方,我今早在那边站过……那是凶手竖的棒子吗?」

    「不知道,不过怪事还真多。早川先生,你没有注意到吗?」

    「我们昨天几乎都没去院子,所以没注意到。」

    「那根棒子是竖得直直的吗?」

    「是的。」

    「也就是说,和地面是垂直的罗?」

    「是的。「看起来是牢牢插入雪下的地面吗?」

    「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一带两边的雪地下都是石块。」

    「你的意思是?」

    「换句话说,院子里铺著石头,就像石板路一样。」

    「嗯,你可不可以画出是哪一带?」

    牛越将纸笔递过去。

    「噢,这倒是挺有意思的。」

    日下画完後,大熊看著说。

    「这根棒子插在离主屋几公尺的地方?」牛越问。

    「大约是两公尺吧。」

    「插在人偶这边的这根也是吗?」

    「我想应该是。」

    「这么说,连结这两根棒子的线,和主屋的墙壁以两公尺的距离保持平行罗?」

    「嗯,应该是吧。」

    「嗯……」

    「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和案情有关的话……」

    「我看够了,这个以後再慢慢想吧,说不定和案子根本毫无关联。对了,昨晚最晚睡的是哪一位?」

    「是我。」早川康平说。「因为我晚上总是要关好门窗才睡觉。」

    「那大概是几点的事?」

    「过了十点半……我想大概是十一点前後。」

    「你有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没有,跟平常没两样……」

    「你什么也没有发现?」

    「是的。」

    「你刚才说要关紧门窗,不过,从会客室通往院子的出入口,或是玄关大门、後门,这些地方都可以从里面轻易的打开吧?」

    「你说的没错。如果从里面,的确可以……」

    「还有那具被扔在主屋角落的人偶。放置那具人偶的房间,平常应该是锁著的吧?滨本小姐?」

    牛越刑警这次转向英子问道。

    「是锁著的。不过走廊的窗子很大,窗上又没有锁,所以只要想偷,还是可以轻易的从窗口取出。因为那具人偶就放在窗边。」

    「我都明白了。就先到此为止吧。待会儿我会再个别的向各位请教,而且警方也要讨论一下,可不可以给我们一个空房问,窄一点也无所谓。」

    「啊,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用图书室吧。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不好意思。现在时间似乎还早。待会儿我们会喊名字,叫到名字的人,请你们一个一个到图书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