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幕 第三场  塔
    第三场塔

    幸三郎一边带领客人登上会客室这边的楼梯,一边说:

    「我这道迷题,其实说穿了不是别的,就是盖这座房子时,为了这一天的来临,特别先准备好的。各位一定曾经觉得,位于西洋馆旁边,我所居住的这座斜塔,还有塔下那块花坛,形状和图案似乎很奇怪吧?我的迷题,就是要请大家猜出那个图案有什么含意?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就这么简单。」

    楼梯越变越窄,终于走到尽头。巨大的黑色铁门,宛如走到世界尽头似的堵住了去路。那扇黑沉沉的门上,由能表面像蛇腹般凹凸起伏,令人想到雕刻家的前卫艺术作品。一座坚固巨大的纪念碑。

    大家等著看幸三郎要怎么办,只见他串起挂在墙上的锁。锁变成一个环,喀拉喀拉的缓缓发出一阵轰然巨响,出现了大家料想不到的情况。

    大家都以为,铁门当然是往左右拉开,或是其中某一边可以打开,结果却不是这样,铁门竟是缓缓向对面整个倒下。

    这个位置或许是由能外侧就是屋瞻,略带倾斜吧,右侧墙壁朝著楼梯这边斜斜延展出去楼梯本身的右边也比较低,因此众人皆面带不安,在狭小的楼梯上站成一排。

    铁门缓缓的,就像正好通过十二点整位置的秒针一样倒下,然後众人再次被吓了一跳。

    原本从室内看到的铁门--严格说来那并不是门--原来只是一块庞然耸立著的金属板末端的一小部分。它的顶端消失在黑沉沉的遥远天边,仿佛直通天上。

    门倒下去,与墙壁间出现空隙後,在黑暗中开始微微传来风声,雪花片片飘落进来。

    锁链刺耳的喀拉喀拉声仍未停歇,当铁门在屏息静观的客人面前完全倒下後,众人终能明白为什么锁链非得这么长不可了。

    因为那是一座通往塔的「桥」。同时门上蛇腹般的凹凸起伏也不是前卫装饰,而是具有实用性的意义。换言之,那是「楼梯」。大家从主屋过来时虽己爬了不少楼梯,但是塔的顶端还在更上面。

    楼梯桥几乎完全躺平後,从刚才被堵住的梯形空隙,可以看到雪花乱舞的空间,在对面那一头,宛如宗教绘画似的,又像在听严肃的音乐一般,塔顶部分肃穆的现身了。

    塔顶的外观有点像比萨斜塔,中央有个圆形房间,周围似乎是一圈回廊。可以看到扶手和几根圆柱。同时中央的屋瞻边垂挂著一些巨大的冰柱,在这纷乱的大雪中,宛如极北之地的冬天在这狂暴的季节露出的撩牙。

    简直像华格纳未发表的一幕歌剧场景。令人意乱神迷的巨大美丽的舞台装置。斜塔的背景似乎是一片漆黑的暗幕,但在那後面,应该是布满流冰的北海。众人都觉得好似时光倒流,而且是被带至远离日本的异地,所以每个人都屏气凝神,从梯形的空隙中,注视著地狱一般的「冬天」。楼梯桥终于像船靠岸似的,发出惊人的喀锵一声。似乎可以过桥去那头的塔顶了。

    「好,桥已经搭好了。有一点斜,请大家小心走。」

    幸三郎转身对背後的客人说,即使他不交代,众人也早就紧紧抓住桥的扶手,提心吊胆的走向雪中。

    向右倾斜的空中楼梯,令人有一种错觉,似乎如果一下子太多人踩上去,梯子就会转一圈把他们甩出去。万一真的这样,只要抓紧扶手,至少还能获救吧,能是每个人都本能的用力握紧扶手。

    往下看时,由于大约有三层楼以上的高度,令人升起极大的恐惧感。而且他们用力握紧的扶手,冷得比冰块还要刺骨。

    首先抵达塔顶的幸三郎,从塔侧将楼梯桥固定住。塔顶环绕著宽度一公尺多的回廊,但是由于回廊外缘没有完全遮盖住,所以积满了大量的雪。

    走过楼梯桥,就是幸三郎房间的窗户,从该处向右沿著回廊大约走两公尺,就是入口的门。窗上没有亮著灯光。幸三郎打开门,轻巧的走入房间,打开灯後,又立即走出来。从窗上映出的灯光照追回廊,总算解除了众人对脚下的不安。幸三郎走过敞著的回廊和房门,向右绕行一圈。一行人也一边注意积雪一边跟著他前行。

    「我的迷题,就是要请问这个塔下花坛的图案,到底意味著什么。其实就这么简单,不过由于花坛太大了,如果站在花坛中间,不容易看清图案,因为无法看到全景。」

    幸三郎说著停下脚,然後将上半身靠在栏杆的扶手上。

    「那么该到哪里才能看清全景呢?就是『这里』。」

    滨本幸三郎站在雪中,轻拍了扶手两三下。于是众人都走到幸三郎旁边站成一排,缓缓的俯瞰下方。相当能三层楼高的脚下,的确有个花坛,藉著後院的照明,和那棵耶诞树的灯光,还有从一楼会客室流泄出的光线,正如幸三郎所说的,可以看见花坛全景。花坛覆盖著白雪,宛如耶诞蛋糕。透过轮廓勾勒,浮现出图案。

    「啊,原来是这种图形啊。」

    日下瞬靠著圆柱高声说。因为风声有点强,也有点冷。

    「哇!这真是了不起。」

    菊冈荣吉扯著他的大嗓门说。

    「现在被雪埋起来了,无法欣赏花与叶的颜色,不过有种植物的地方高高突起,反而看得比较清楚。因为没有多徐的东西干扰视线。」

    「是个扇形吧。」

    「嗯,是扇形,应该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描绘一把扇子吧?」日下说。

    「嗯,那并不是在描绘扇形或扇子。」幸三郎答道。

    「因为是围绕著塔建造的,所以才变成这种形状,是这样没错吧?」

    「嗯,的确没错。」

    「没有任何直线……」

    「嗯,日下,你果然抓到了重点,关键可以说就在这里。」

    幸三郎这么说完後,看到一行人中,有厨师梶原春男在内,便对他说:

    「梶原,你有办法解开这个花坛之迷吗?」

    梶原想也没想,便说:「我想不出来。对不起。」

    「好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具有何种性质,如果有谁想出来了就告诉我。不过我得先声明一点,这个奇怪的花坛,就是因为位于流冰馆这座建筑物的『这个地方』,才具有意义。它非建在这里不可。我希望大家『配合』这座建筑物一起去思考。说起来,这座建筑物之所以会略带倾斜,正是为了这个花坛的图案。希望大家好好联想两者的关系。」

    「这座建筑物盖成斜的,也是因为它吗?」

    日下惊讶的反问。幸三郎默默点了两三次头。

    这个花坛奇怪的图案和这座建筑物的倾斜,日下一边盯著仿佛被花坛吸引而笔直落下的雪花,一边想。这样看久了,会令人以为正面对浮雕著奇异图案的白壁。雪花宛如无数的箭矢,朝著靶心飞去,逐渐使人失去平衡感,仿佛快要掉到花坛去。大概是因为这个塔和主屋一样,也朝著花坛略带倾斜的关系吧。

    慢著,日下想,他觉得若有所悟。应该是『那个』吧。塔的倾斜,和仿佛要自上落下的感觉,应该和不安这一类的东西有关吧。

    然而,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迷题恐怕就很难解了。从这种模糊抽象的事物中,究竟能分析出什么东西呢?会是一种类似禅宗问答的答案吗?

    扇子,这是日本的象徽。从局塔俯瞰时,仿佛快要自上落下。那是因为塔是倾斜的--塔象徽著某种思想--大概是这一类的迷题吧?

    不,应该不是这样,他立刻想到。滨本幸三郎这个人的脾气,严格说来有点像西方人,和这种模糊又情绪性的答案比起来,他更喜欢乾脆一点,也就是那种大家听到解答时会一起发出赞叹声的,清楚明了的解答。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迷题应该有更具体的内容,而且必然有某种「玄机」。日下如此推想著。

    另一方面,户饲对这个迷题比日下更有兴趣。

    「我想画下这个图形……」户饲说。

    「那是无所谓,不过现在恐怕无法立刻准备吧。」流冰馆主回答。

    「好冷噢。」英子说。

    众人都开始发抖了。

    「好了,各位,一直待在这种地方,如果感冒可就糟了。户饲,我会把桥就这样开著待会儿再来画吧。我很想在我的房间招待各位,但是人数可能太多了。我们还是回会客室,喝梶原替我们泡的热咖啡吧。」

    众人皆无异议。一行人趁这个机会,就这么绕行回廊一周,走向楼梯桥。

    逐步走下楼梯桥,接近主屋时,大家都觉得好似回到熟悉的世界,拾回了那种安心感。

    雪依然继续飘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