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斜屋犯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幕 第一场  流冰馆的玄关
    [第一幕]

    如果世上真有能排遣无聊的舞蹈,

    那一定是死人之舞。

    第一场流冰馆的玄关

    从後方的会客室,流泄出白色耶诞的乐声和众人的谈话声。

    在细雪纷飞中传来车子雪链的声音,一辆黑色宾士爬上坡。是受邀来参加派对的客人。

    滨本幸三郎咬著烟斗,站在玄关门户大开的门前。他的脖子结著花俏的领巾,满头银发,高挺的鼻子,全身上下毫无赘肉,有点难以猜出年纪。他拿开茄斗,吐出白烟,微笑的看著身旁。

    么女英子站在他旁边,穿著显然很名贵的晚礼服,不畏寒冷的裸著肩膀。头发挽得高高的。虽然有遗传自父亲的鹰勾鼻,颧骨也很高,脸蛋仍不失为一个美人。身材很高,大约比父亲还高一点。

    她的妆配合晚宴场合,化得浓淡合宜,唇角仿佛正在聆听工会干部抗争的老板般紧紧抿著

    车子驶入泛著晕黄灯光的门前车道,在两人眼前停下。车子尚未完全停妥,车门己经被大力推开,一个大块头且头发稀疏的男人性急的跨下车来,踩在雪地上。

    「这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特地出来接我,这怎么敢当!」

    大块头的菊冈荣吉以过度宏亮的声音说。看来这人只要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大声起来。像这种生来就适合当工地监工的人其实十分常见。或许是因为嗓门大,他的声音相当粗嘎。

    流冰馆主优雅的点点头,英子说声「辛苦了」。

    一个娇小的女子尾随著菊冈下车。这对两位主人,至少对女儿英子来说,是件出乎意料、令人不安的事。女子穿著黑色洋装,豹皮大衣披在肩上,动作优雅的扭著腰下了车。滨本父女从来见过这个女子。她的脸蛋娇小可爱,宛如小猫咪。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秘书相仓久美……这位是滨本先生。」

    菊冈虽然极力克制,但话语中依然流露出一种自傲的音调。

    相仓久美嫣然一笑,用频率高得吓人的声音说「幸会」。

    英子完全没有把久美的声音听进去,这时她正倾身对著驾驶座,吩咐早己认识的上田一哉停车的位置。

    站在後面的早川康平带两人去会客室後,滨本幸三郎的脸上略略浮现了愉快的笑容。相仓久美是菊冈的第几任秘书呢?如果不记在纸上,简直记不住。她今後大概也会努力坐在菊冈的腿上,携手漫步银座,专心做好秘书的「工作」,累积她个人的财产吧。

    「爸爸。」英子说。

    「什么事?」幸三郎咬著烟斗答道。

    「您不用在这里等了。只剩下户饲和金井夫妇还没来,对吧?用不著您特地出来迎接他们,有我和康平就够了。您去陪陪菊冈先生吧。」

    「嗯,那就听你的吧。不过,你穿这样会冷吧?小心感冒喔。」

    「说得也是……那您跟大婶说一声,叫她帮我拿件貂皮大衣来好吗?随便哪件都可以。请您叫她交给日下,送来这里好吗?反正户饲也快到了,日下最好也出来一起接他。」

    「我知道了。康平,千贺子在哪里?」

    幸三郎转身向後问。

    「她在厨房那边……」

    两人一边说著这些,一边向屋内走去。

    剩下英子一个人之後,她不禁交抱起裸露的双臂。过了一会儿,正当她听著寇尔·波特的音乐,肩上突然被温暖的毛皮围绕。

    「谢谢。」

    英子略微转身,顺口向日下瞬说道。

    「户饲怎么这么慢?」日下说。

    他是个肤色白皙,长相颇为英後的青年。

    「八成是被雪困住了。那家伙开车技术本来就差。」

    「也许吧。」

    「你还没来之前,我一直在那边等。」

    「嗯……」

    一阵沉默。最後英子终于不动声色的开了口。

    「你刚才看到菊冈先生的秘书了吗?」

    「嗯,看到了……」

    「他还真有品味。」

    「……?」

    「一个人的教养最重要。」

    她说出口的话,在大多数场合,都仿佛是压抑感情的范本。这对围绕在她身边的年轻男士来说,可以产生一种神秘的效果。

    一辆日产的中等箱型车,引擎好似在喘息般缓缓爬上坡。

    「好像来了。」

    车子打横停下後,窗子立刻被摇下,出现一张戴著银边眼镜,血色丰润的脸。令人惊讶的是,那张脸上居然浮现少许汗水。他人还坐著,车门才略微打开,他便急著感谢英子的邀请。

    「你怎么现在才来?」

    「哎,走雪道真是伤脑筋。哇,英子,你今晚比平常更美,这是我送你的耶诞礼物。」

    他递上一个细长的包裹。

    「谢谢你。」

    「噢,日下,你在这里啊。」

    「对呀,都快冻得结冰了,快去把车子停好吧。」

    「说得也是。」

    他们两人在东京时偶尔会相约喝一杯。

    「快去停车吧。你知道地方吧?还是老地方。」

    「嗯,我知道。」

    中型车在细雪中摇摇昊昊的转向後方。日下用小跑步紧追在後。

    紧接著又出现了一辆计程车。车门打开後,一个极瘦的男人站在雪地上。那是菊冈的部下金井道男。他弯著腰,等待爱妻从计程车下来的样子,令人不禁联想到孤身飞来雪原的野鹤。好不容易才从狭小的後座挣脱出来的,是身材粗壮,与他成为明显对比的妻子初江。

    「真不好意思。小姐,你好,又要叨扰你了。」

    瘦削的丈夫带笑说道。这么说或许有点挑剔,但这个金并道男似乎太会陪笑脸了,以致脸上的肌肉都定型了。这该说是一种职业病吧。只要脸上的肌肉稍微用力,不管他本人的意思如何,脸上立刻会呈现陪笑的表情。不,或许当他要做出笑脸以外的表情,才必须动用到肌肉。

    英子常常觉得,每次事後要回想这个男人的长相,总是想不起他平常的表情。连从未见过的圣德太子的笑脸,还比金并的表情容易想像。他总是在眼角挤出皱纹,露出牙齿。英子想,他该不会从出生以来,就一直是这副脸孔吧。

    「大家都在等你们呢。一定累了吧。」

    「哪里的话。我们董事长已经来了吗?」

    「对,他已经来了。」

    「糟糕,我们迟到了啊。」

    初江在雪地上牢牢站稳後,立刻用从她笨重的身材难以想像的敏捷眼神,把英子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然後在下一秒钟,堆出满脸笑容说:「哇,好漂亮的衣服。」她只赞美了英子的礼服。

    客人应该就只有这些人。

    等他们两人往屋内走去後,英子也用夸张的动作转过身,走向屋内的会客室。寇尔·波特的音乐逐渐接近。她的步伐,就像一个从化妆间穿过走道,走向舞台的女演员,洋溢著适度的紧张和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