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古董杂货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商品十五:铜香炉
    神仙姐姐

    文/伊吕

    [一]

    昏迷十五分钟后,孙建悠悠醒转,再度看见晕黄灯光中那张漂浮在半空的脸,心想:我还是继续晕吧。

    于是一翻白眼,正要歪头时,一根冰凉的手指点在了他的额头上,一股寒意顿时沁遍全身。

    “不要装了。”那张脸说道,“我不是鬼。”

    不是才怪!孙建嗤鼻,深更半夜从铜香炉里升起来的似烟非烟的家伙居然说自己不是鬼,谁信!

    说来说去都要怪他那个迷信的老妈,莫名其妙买了这么只锈迹斑斑的香炉回来,还跟他说古董店老板说了,这是很值钱的古董。切!值钱的古董会只卖30块钱便宜你?

    这不,出事了吧?半夜三更的里面跳出一只鬼!他刚才没被吓死还真是命大。

    “我不是鬼。”那张脸又说,“其实我是个仙女。”

    孙建一股脑儿地从地上坐起来,盯着它看了半天——人们总以“美若天仙”来形容美人,但如果天仙都长的和眼前这个差不多,那美女一定很悲哀。

    不过,如果这玩意真的是仙不是鬼的话,处境就立刻不同了。因为只听过鬼害人,没听过仙害人的。

    “仙女姐姐……”只因对方说它是神仙,孙建的语气里不可避免地带了几分谄媚,“请问,你为什么躲在我家的香炉里?”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一般这种情况下,神仙肯定会跟凡人说那是因为机缘。

    果然,只听那仙女说:“因为我和你有缘。”

    “你不会是来点化我出家修炼成仙什么的吧?”孙建第一时间想到了法海,然后开始觉得头皮发麻,乖乖隆的咚,他可不要出家,花花世界多美丽,他还没玩够呢!“先说好啊,这种事我是坚决不做的!如果我出家,我老妈就没儿子了,她半生守寡,要没了儿子,肯定会哭死,她一死你可就算造孽了!”

    而且……还有个原因他没说,就是舍不得邻居家的小嘉啊。虽然二十多年来小嘉一直对他横眉相向,非躲即骂,但他天生就是贱骨头,越这样对他他就越喜欢她。

    小嘉啊小嘉,没娶到你前,我绝不成仙!

    仙女面无表情的说:“不是,我是来满足你的三个愿望的。”

    孙建扬眉,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三个愿望?三个愿望!三个愿望啊……

    在最异想天开的梦境里,他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居然让他碰上中国版阿拉神灯!哈里鲁亚!他孙建出人头地了!

    “你可以向我提三个愿望,只要不触犯天条,我都能为你办到。”仙女还在那解释,孙建已把头一甩,万分坚定地说道:“我要什么?我当然是一要钞票越多越好,二要美女投怀送抱……”

    说这句话时他激动的腿都在哆嗦——钱和美女,果然从来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两种东西啊!

    仙女咦了一声,说:“你竟然没要求让小嘉爱上你。”

    孙建的心跳了几跳,这下相信她真的是个仙女了,否则怎么会知道他那么隐讳的秘密?

    “不急,我的第三个愿望就是——”孙建眉眼都在笑,“再给我三个愿望!”

    哇哈哈哈,他是多么多么的聪明啊!

    谁知仙女摇了摇头:“不可以,仙界不允许投机取巧。”

    死板的神仙!孙建暗啐了一口,挠挠头发说:“既然这样,那第三个愿望先放着,哪天想起来了再跟你说。”

    仙女的唇动了几下,欲言又止。孙建挑起眉毛:“怎么?不行?”

    仙女怔怔的看了他半天,喃喃道:“算了,反正都等了千年了,也不差这几十年……好的,你有答案了就来香炉叫我。”说完又跟缕轻烟一样缩回炉中。

    [二]

    第二天,孙建的生活就起了惊天动地的大变化。

    首先,一辆加长型凯迪拉克出现在他家门口,从上面走下一个西装笔挺带着金边眼镜的精干男人,自称是个大律师,代表某某集团的主席来找他。

    大意不外是经过DNA鉴定,证实他是该富翁遗落在外的私生子,如今该富翁去世,把身后遗产全部留给了他……

    “纽约曼哈顿的一整条街?”孙建睁大了眼睛,一直属于贫民阶层的他并不能理解那意味着怎样的富有。

    律师非常专业的解释给他听:“是的,一连二十多个号码,光每年的租金就达8个数字。此外,您还拥有罗亚河的城堡、加勒比海的游艇、瑞士的别墅……”

    “你干脆说我有多少钱吧!”

    律师想了想,回答:“也就是说,钱多的光每天所收的利息,你就已经花不完了。”

    “我的死鬼老爹,哦,不,我是说我那位未谋面的父亲,真是位神奇人物啊……”话虽然这么说,但孙建心里清楚,一切其实和那个死人没什么关系,真正神奇的是他房里的那只铜香炉,以及躲在香炉里的那个不像仙女的仙女。

    钱一来,美女就来了。

    这果然是个永恒不变的定律。

    孙建左拥右抱很是逍遥了一阵子,但是很快,麻烦也跟着来了。

    他噔噔噔跑上台阶,啪的锁上门,外面立刻响起一阵拍门声,其中夹杂着无数女子的娇呼声。孙建气喘吁吁的擦了把汗,领带、衬衫,甚至皮带都被扯断了,脸上还有很多手指印。孙妈一见儿子这样,吓得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阿建,你怎么了?”

    “妈,你先给我顶一下,我上楼去!”他顾不得解释,一口气冲上二楼,从书房的柜子底下扒出那只被打入冷宫的香炉,急声说:“喂,出来出来!快出来!”

    香炉里的仙女问:“你想到第三个要求了?”

    “想到个鬼!你先帮我解决眼下这档麻烦事再说!我现在根本不能出门,一出去那些女人就冲我尖叫狂喊,争风吃醋,搞得我一个头比两个都大!你快帮帮忙,让那帮女人快点消失!”

    “这算不算你的第三个要求?”

    孙建睁大眼睛:“这怎么能算?我现在弄成这样,完全是你没处理好第二个要求所导致的,所以你得替我收拾这个烂摊子。”

    “不行。”仙女冷冷说,“你要美女投怀送抱,我已经做到了,接下去怎样是你自己的事。”

    有没有搞错?神仙也这么不负责任?

    孙建脸一垮,哀求地说:“帮帮忙啦,仙女姐姐最漂亮,仙女姐姐最聪明,你不帮我我真的完了!”

    仙女沉默片刻,说:“这个其实不难解决的,以人类的力量完全可以办到的事情,为什么要来求我?”

    孙建一愕,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眼睛发亮道:“对啊,我怎么这么笨!谢啦,仙女姐姐,你继续睡觉吧。”说完把香炉再度往柜子底下一塞,下楼给保安公司打电话。

    从此以后,孙建身边多了十个凶神恶煞般的保镖,威风凛凛的往他身边一站,那些美女们果然不敢再放肆靠前,从而得以天下太平。

    这一天,孙建开着一辆骚包到底的莲花跑车回老家,以往的邻居亲戚老死不相往来的对头们都一个个围上前对他嘘寒问暖,可把他得意坏了。在那一张张写满企图的脸中,却有一人冷冷的瞥他一眼,转身不屑的离开。

    孙建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小嘉。

    是小嘉。

    再开车回到新买的别墅时,整个人便说不出的失落。他走上楼,从柜子底下扒出那个香炉来,有气无力的问道:“喂,你还在吧?”

    香炉里的仙女一如即往的问:“你想到第三个要求了?”

    孙建摇了摇头,抱膝在柜子旁坐下,说:“以前总在想,哪天等老子有钱了,喝老酒抽香烟,想喝红酒喝红酒,想喝白酒喝白酒。香烟点两根,抽一根,烧一根!把钱砸到以前看不起我的那帮龟孙子脸上去,看他们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我总想着要有钱要有钱,有了钱就什么都有,可是……”他怔怔的望着天花板上那盏仿十六世纪欧洲皇宫模式的大吊灯,喃喃道,“为什么我现在反而觉得很无聊呢?”

    香炉里没回应。

    孙建一把抓过香炉,几乎是贴着鼻子问:“我的第二个要求是美女投怀送抱,可为什么小嘉看见我还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很正常,因为小嘉不是美女。”

    孙建一呆,松开了手。严格说起来,小嘉确实不是美女,她只是长得很清秀罢了。可那份清秀,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自八岁开始,一直是他心中抹不去的影子。

    他倒在地上,吊灯的水晶挂链一闪一闪的,每一闪烁间,映出的都是小嘉的眼睛。

    “我想要爱情,一份真正的、让我刻骨铭心的爱情。”孙建喃喃,然后翻个身对着香炉,很认真的、一字一字说,“帮我追到小嘉吧。”

    香炉里烟雾升了起来,在空中凝聚成仙女的样子,她望着他,扬眉道:“你选择好了?不反悔?”

    “嗯!绝不反悔!”

    因这一句话,孙建的追妻计划正式开始。

    [三]

    追妻计划一号:

    “欲亲其人,先亲其亲”,即,爱屋及乌。

    脑白金、盖中盖、黄金搭档、昂立一号……凡电视广告里叫的出名的补品全都像座小山般地往小嘉家里送,把二老逗得眼睛都笑眯了,连声夸孙建这孩子好。

    可惜小嘉不领情,瞪着眼睛骂:“你送这么多药给我爸妈干吗?咒他们生病哪!”说着把那些什么补血补钙补铁补锌补铜补一切矿物元素的药都往他身上丢。

    孙建被砸的一头包的跑出来,心里很纳闷:怎么反应和广告里演的都不一样?

    追妻计划二号: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即,改头换面。

    大翻领、两粒扣的Prada修长西装夹克配以十字形状的嵌花针织衫,牛仔裤式的紧身长裤,孙建斜靠在哈利-戴维森机车上,唇叼玫瑰款款出场。

    小嘉下班从银行出来,视若无睹的从他面前走过。

    他连忙追上前说:“小嘉,我等你很久了,一起吃晚饭吧,我……”

    还没说完,小嘉已对路边一巡警说:“警察先生,这个人骚扰我!”

    孙建辩解:“我不是登徒子,我们认识的,我们是邻居!”

    巡警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揪住他的衣领说:“小子,你这种花花公子我见得多了,少废话,跟我回警局吧!”

    孙建坐在警局喝咖啡,心里很郁闷:难道小嘉不爱钞票也不爱俏?

    追妻计划三号:

    “欲摘其花,先赞其香”,即,恭维到位。

    银行一开门,哗啦——涌进大批人潮,全部往小嘉所在的C窗口挤。一个个办完手续后都去银行的意见簿上写道:“该职员服务态度认真、为人热情、操作专业,实乃不可多得的精英!”

    三天下来,银行的意见簿换了九本。

    银行行长面部抽搐,找小嘉去谈话,小嘉下班后直接来敲孙建的家门。孙建看见是她,高兴地正要跳起时,她把三本留言簿啪的摔了他满头,眼中含泪道:“姓孙的,我是哪得罪你了,要你这么变着法子整我!”

    孙建一边抱头鼠窜,一边问:“怎么了怎么了?”

    “怎么了?别告诉我那帮人不是你找来的,现在你满意了,我被炒了!”

    孙建一愣,怎么事情没朝他所想的方向发展哩?连忙满脸堆笑说:“不就是个小小职员嘛,炒了就炒了,你要真喜欢银行,我开家私立的让你当行长……”

    话未说完,小嘉已狠狠瞪他一眼,摔门而去。

    孙建看着散落一地的意见条,心里很憋闷:这下可是好心办坏事。

    追妻计划四号:

    “欲得其心,先助其危”,即,英雄救美。

    深夜、小巷、独行女郎,歹徒的匕首,英雄的拳脚,美女哭泣着抱住英雄,最后Happyend……

    多么美好的一幕,永恒的浪漫传说啊!

    孙建已跟仙女说好,等她幻变出的歹徒出现,以绿光为信号,他就立马奋身而出。于是一早就藏身拐角处,忍受刺骨的寒风,等候、等候、等候……

    终于,那边来了脚步声,小嘉从奶奶家回来了!这当然是仙女施法让她这么晚走这条路的,并且保证不会被某个路人甲乙丙丁打搅。

    紧跟着,歹徒也隆重登场,大喝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孙建顿时头冒黑线——

    这位仙女是不是在香炉里待的时间太久了,跟社会都脱节了,21世纪的今天哪个歹徒还说这话啊!

    眼见绿光闪起,他立刻跳了出去:“小嘉你别怕,我来救你——”定睛一看,啦字卡在了喉咙里。

    歹徒萎缩在地,蜷成一团。小嘉则正好把防狼电棒收回皮包里,一掠额际的碎发说:“孙建,你有完没完?别告诉我,这人不是和你串通好的,下次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我就马上报警!”

    说完还狠狠踩了那歹徒一脚,大步离开。

    孙建连忙扶起地上的歹徒,砰的一声,那人变成了轻烟,烟雾中仙女在哆嗦:“这、这这是什么东西,太可怕了……”

    孙建颓然倒地,心里很愁闷:这个仙女这么没用,真能指望她吗?

    [四]

    “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持之以恒,一定可以追到小嘉。”回到家中,仙女如此说。不愧是神仙,连安慰的话都可以说得冷冰冰。

    孙建叹了口气,再叹口气,一声比一声沮丧。

    仙女看着他,唇动了几下,大概是知道劝慰无效,只好自己缩回香炉里去了。

    追妻计划,就此暂告一段落。

    一帮狐朋狗友们得知他的苦恼后,出点子说:女人就是这样的,你越追她,她就越傲成什么样子了,你呀,应该把她晾一晾,若即若离才是追妞之最高境界。

    于是,孙建就在他们的怂恿下去夏威夷旅游。

    然而,喝水时,杯子忽然滚落,他想起了小嘉。

    散步时,天光忽然一阔,他想起了小嘉。

    抬头时,燕子忽然飞过,他想起了小嘉。

    凝神时,忽然无法言说,他想起了小嘉。

    在每个晨起夜睡生活的种种小间隙里,蓦然一静,乍然一空,清楚一痛。

    他想,原来他竟是这样爱着小嘉。十六年的时光,已经将他的感情纠结成了一种记忆,与骨肉相连。

    于是第七天早上,他毅然决定回国。这一次,不再玩弄任何花样,不再求助任何援助,他要认认真真的告诉小嘉——他爱她,十六年来他是如何卑微怯懦毫无希望却又满怀期待的爱着她。不管那爱情如何微不足道和被适合嘲笑,不管她是否对他依旧厌烦透顶避之不及,总之,他要亲口说出那句话语,那一份刻骨铭心,原来早已驻扎在生命之中,再也无法割弃。

    私人飞机在草坪上款款落下,孙建顾不得梳洗更衣,就那样一直朝小嘉家跑去。

    气喘吁吁地跑到原来住的地方,远远看见小嘉提着一袋垃圾出来,正要穿越马路倒垃圾。孙建顿时狂喜着朝她挥手,大喊道:“小嘉——小嘉——”

    小嘉转头回望,明媚的目光像承载了十六年岁月的沉淀,直直撞到他心里来。

    小嘉……

    然而就在这时,一辆卡车忽地歪歪斜斜地冲过红灯,路中央的小嘉来不及回避,就那样被砰的撞到,直飞出去——

    孙建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心中的欢喜还未消失,眼睛却骤然接收到这样的悲剧,他大吼一声,冲过去抱起地上的小嘉。

    穿着白裙子的小嘉,像一朵折断了的百合花,渐渐被鲜血濡染成红色。

    “小嘉!小嘉,不要死!你不要死!我还没告诉你我爱你呢!我爱你,我爱你爱了十六年啊,小嘉……”事故现场,行人迅速围拢,看见那个双眼通红的男子,抱着那个被车撞到的女孩子,发出野兽般痛苦的哀号声,他嚎啕大哭,泪流满面。

    [五]

    “对不起,孙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市第一医院的急诊室外,最好的外科大夫一脸抱歉的告诉孙建,“你……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孙建浑身颤抖着,一步一步走进去,看见小嘉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抓了她的手哭着:“小嘉……对不起!都是我,如果不是我叫你,如果当时不是我叫你,你就不会被那辆车撞到……是我害你的,是我害了你!对不起!”他突然反手,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打到唇角溢出血来。

    周围的医生护士看见他这疯狂的举动,无不目瞪口呆。

    小嘉的睫毛轻颤着,微微睁了开来:“孙……建……”

    “小嘉!”他立刻握紧她的手。

    小嘉看他的眼神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柔和,她轻轻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孙建……你,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可恶呢?”

    孙建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对不起,小嘉,我,我……我TMD就是个混蛋!”

    小嘉说:“你小时候,老是揪我的辫子,还把胶水涂在我的椅背上……”

    “对不起。”

    “你不肯交作业,我告诉老师,你就把我的作业本也给划花了……”

    “对不起。”

    “你把我画的花仙子贴到布告栏,还在下面写上‘丑八怪画的丑八怪画’,让其他小朋友们都笑话我……”

    “对不起。”

    “你逃课,和其他班的女生一起看电影,被我撞见,你威胁我不许告诉老师……”

    “对不起。”

    “孙建,你总是这么这么得可恶啊……”

    孙建已经哽咽地根本说不出话来。

    小嘉抬起手,忽然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声说:“可是,我小时候放学不敢一个人回家,都是你跟在身后默默的陪着我……”

    “呃?”

    “隔壁班的大强欺负我,你就揍了他一顿,逼他叫我姐姐……”

    “……”

    “爸爸妈妈吵架,我好害怕,你把我带到你家去,让你妈妈做饭给我吃,还送我漂亮的布娃娃……”

    “……”

    “我十七岁生日那天,你跑了九条街,才买到我想要的《简·爱》原声碟,然后打碎我房间的窗玻璃,把碟扔进来……”

    “……”

    “孙建,你总是这样子,嬉皮笑脸的,片刻都静不下来,谁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说假话。每次,当我以为我是与众不同的那个时,总会看见你对别的女孩也有同样的举动和话语。孙建,你真的是个很可恶的人啊……”

    孙建怔怔地望着小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难道……难道小嘉其实并不是真的讨厌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小嘉的眼睛雾蒙蒙的,但唇边却绽出一丝微笑,缓缓地说:“可是……虽然你这么可恶,但我还是喜欢你啊……喜欢你,孙建,我喜欢你呢。”

    “小嘉……”就在他怔仲时,小嘉的手从他的头上滑落,跌到了被子上,同一时刻床旁仪器里的心电图变成了直线。

    医生和护士走过来,给她盖上白床单,孙建一把扑上前叫道:“小嘉!小嘉!”

    “孙先生,请你节哀……”几个护士架住他,正想劝慰几句,孙建突然转身,发疯似地跑了出去,嘴里喊着:“你不会死的,小嘉,有我在你不会死的!我这就去求仙女,她一定能救你的,会救你的……”

    谁知回到家里,在柜子底下摸了半天,竟是不见那只铜香炉。

    孙建这下可是又惊又恐,满头是汗地大叫道:“妈!妈!我的东西呢?”

    孙妈在楼下和一帮三姑六婆们打麻将,他叫了好几声才听见,赶上来问道:“儿子,怎么了?”

    “妈,我的铜香炉呢?你有没有看见?”

    “呀,你说那只我30元钱买回来的破香炉?前几天闲来无事帮你整理房间,看那香炉也没什么用,就顺手给扔了。”

    孙妈还在不以为然,孙建一把扣住她的肩膀问:“你扔哪了?那香炉你给扔哪了?”

    “就在外面的垃圾、垃圾箱……”孙妈的话没说完,孙建已飞奔下楼。就那样一头冲向门口的垃圾箱,疯狂的寻找,吓得孙妈跟在后面连连惊呼:“儿子,你怎么了?那个破香炉,当初我买来你不是还骂我吗……”

    孙建没应声,一个袋子一个袋子地解开,抖落,没有,再解开,抖落,没有……重复再重复。

    仙女姐姐!你是有灵气的啊,我这么急着找你,你一定能感受得到的对不对?快回来啊,快回来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可是……为什么会找不到?为什么会找不到!

    孙建发出一声哀嚎,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六]

    不知过了多久,孙建慢慢醒转,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而三尺外的空中,仙女正很悲哀的看着他。

    仙女姐姐!

    他又惊又喜,连忙掀被冲上前跪倒说:“仙女姐姐!太好了,你还没走,快救救小嘉,求求你,救救小嘉!!”

    仙女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对不起……”

    “什么?”

    “我只能帮你实现三个愿望,超出这三个的,我做不到,也不能做。”

    孙建大急,嘶哑着声音说:“怎么会做不到呢?而且我的第三个愿望是追到小嘉,可她现在死了……”

    “你已经追到她了,不是吗?她在死前承认她喜欢你了。”

    孙建如遭雷击,整个人重重一震,静了下来。

    仙女垂下眼睛,低声说:“每次都是这样……你每次都是这样子,为什么就没一次能顺顺利利呢?”

    “你说什么?”孙建呆滞的抬起头。

    仙女沉默。孙建也没心思追问,只是苦苦哀求道:“仙女姐姐,我求求你,你救救她,只要你能救她,金钱美女我都不要了,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你救救她!小嘉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啊……”

    “不行,我不能帮你。”

    孙建忽然发起狠来,一脚踢飞那个铜香炉,香炉撞上墙壁,反震回来,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停在仙女的身下。

    “你TMD算什么神仙!给人富贵给人美女都无所谓,但是给人姻缘给人生命就不行了是吗?神仙不是应该普渡众生的吗?神仙不是应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吗?你们这些当神仙的,根本就是冷血!就是冷血……”孙建骂到后来泣不成声,“小嘉,我对不起你,小嘉……”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孙建狠狠一耸肩,避开那只手。身后的仙女发出幽幽一声叹息:“我要走了。”

    孙建冷冷一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在人间已经逗留了千年,这一千年的漫漫时光,你可知我是怎么度过的?”

    孙建怔了一下,原先的暴怒之色转为始料不及。

    仙女轻轻道:“孙建,你说你要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那么你知不知道,刻骨铭心对人类而言意味着残缺,意味着永不能达成的心愿。不错,我是神仙,我可以赐予你地位财富,但我赐予不了你真正的感情。感情是最难控制的东西,如能摒却,神仙不会犯错,而人类也可成神。”

    孙建还是不说话。

    “同样的,我也无法挽救已经逝去的生命,生死乃是天道循环,自有定数,强行救起,是逆天而行,我……不能这样做。”仙女垂下眼睛,低声说,“对不起。”

    孙建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个仙女的出现于他而言本就是意外,强行索取意外的幸运,这样的奢侈,贪婪了他的心。换句话说,她帮他,是她给面子,她不帮,本就天经地义。

    他有什么立场什么理由可以去怪她怨她恨她呢?可是……小嘉啊,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小嘉死在他眼前,分明是对他贪婪的一种报复,是他太贪婪,是他太奢求,是他没有珍惜那三个愿望,他应该选的是让小嘉平安、让小嘉幸福,让他永远能跟小嘉在一起啊!

    “你走吧。”孙建转身,望着仙女说,“谢谢你这些日子来对我的帮助。谢谢你。”

    仙女眼睛里有着蒙蒙水气。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她看上去竟比自己还要悲伤。

    “孙建……”仙女张口。

    孙建苦笑着摇摇头:“回到天上,要当个好神仙啊。”

    仙女沉默,许久后伸手一指,地上的香炉重新立起,她化做一缕轻烟正要缩回炉中,忽又说道:“孙建,真的那么想救小嘉吗?”

    孙建轻撇唇角:“想有什么用?”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也不是没有办法……”仙女的声音越说越轻。孙建却眼睛一亮,连忙转身抱住那个香炉说:“你有办法?快说!什么办法?”

    仙女成了烟雾,因此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到那声音充满迟豫和凄凉:“连人类都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更何况神仙……”

    “什么意思?”

    “没什么,孙建你发个誓,我就告诉你怎么救她。”

    孙建立刻发誓说:“我发誓,只要能救小嘉,我什么都可以舍弃!”

    仙女又是幽幽一叹,低声道:“什么都可以舍弃吗……也罢,你现在赶往医院,把小嘉的尸体从太平间里接出来,运回这个房间里。然后我会变出一些香料,你将它们放在炉中点燃,等香燃尽,她就能复活了。”

    “真的?”孙建高兴得跳了起来,紧紧抱住香炉说,“谢谢你!仙女姐姐谢谢你!”

    香炉里静静地,忽然没了任何声音。

    孙建当下照仙女吩咐的话一一照办,将小嘉放到床上时,发现床头柜上的那只香炉里已盛满了一种紫色的木块,几乎是打火机一靠近,它就燃烧了起来。

    孙建将盖子盖上,然后就静静的等待小嘉的复活。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小嘉发出嘤咛一声轻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孙建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喜道:“小嘉,你醒啦!”

    小嘉怔怔地望着他,不敢置信地说:“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不是死了吗?孙建,我怎么会再看见你呢?”

    “傻瓜,你不会死的。”孙建握紧她的手,呢喃说,“你没有死,一切都好好的,都好好的呢……”

    的确,爱人在怀,十六年的相思终得圆满,一切都好好的。

    除了,那只香炉在炉内的香料燃尽后,忽然哐啷碎裂。

    炉里的仙女不见了,孙建想,她大概是回天上去了。

    无论如何,他真该感谢她。

    是她,赐予他这样幸福的人生。

    [七]

    如此过去了很多很多天,一天孙建陪小嘉逛街,途经一条长长的巷子,巷子的尽头处居然有家古董店。店里坐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人见他经过,隔着玻璃窗对他笑了一笑。

    真奇怪,他分明是第一次见到她,为何她会对他笑得这么颇具深意?

    是夜回到家中,做了一个梦。

    梦见祥云萦绕,仿佛置身天宫,一少女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只香炉走过,忽然脚下一滑,香炉被打翻在地,她吓得面色惨白,连忙跪下拾捡,却怎么也拾不起来,急得直掉眼泪。

    于是孙建走过去问:“你怎么了?”说着伸手,将香炉捡起,放到她手中。

    少女抬起头,毫不起眼的容貌里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孙建冲她微微一笑:“别哭了,王母娘娘还等着呢,快去吧。”

    少女连忙行礼,捧起香炉匆匆离去。走到一半却又回眸看了他一眼,目露感激。

    孙建想:这姑娘真迷糊,倒是挺像他家那只香炉里的仙女姐姐的。猛然间大惊——她不就是那个仙女姐姐吗?可这是怎么回事啊?!

    天地忽然旋转,他再度看见那仙女踏云而来,沉静地望着他,目光温柔中又带了些许哀伤。这目光他并不陌生,她曾经这样看过他很多次。

    她说:“孙建,我本是天上王母身边捧炉侍女,因感你那日拾炉相助之恩,故而在你遭贬后随你入红尘,偿还因果。”

    孙建呆住了——难道她的出现并非是他的幸运偶然所至,而是必然的因果?

    她说:“你本是天蓬元帅,因调戏嫦娥而被贬入凡,那一世,你投胎为猪。”

    孙建满头黑线——不会吧?这也太离谱了……

    她说:“我问你有何愿望,你一要神力,二要兵器,三要与高家小姐结为连理。”

    孙建有点哭笑不得。

    她说:“我嘱咐你在婚宴上不得饮酒,你却不听,最后导致露出原形吓坏了高小姐。我任务没有完成,被天帝责罚,只得在人间等候百年,等你第二世轮回。”

    等等!猪八戒最后不是送唐僧西天取经修成正果了吗?他若真是猪八戒,怎的还会轮回投胎?原来西游记写的不是真的啊……

    她说:“第二世你为江淹,一要逃脱牢笼,二要高官厚禄,三要文采风流。于是我赠你生花妙笔,岂料你最后竟不慎将之折断。”

    啊,又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她说:“我等你到第三世,这一世……”

    孙建打断她,高兴地说:“这一世真是多亏你了!你的大恩大德,孙建没齿难忘!”

    谁料仙女听了,目光反而更悲哀了,最后她笑了笑,说:“那么,我走了,保重,孙君。”

    接着便看见她的身形由浓转浅,和以往无数次一样,化成烟缕,消散无踪。

    孙建睁开眼睛,看见窗外晨曦已起,阳光铺泻进屋,明媚得仿若初生。

    他回忆着刚才那个梦境,觉得很搞笑,心中淡淡的想:不管如何,仙女姐姐回到天庭后,肯定过的很好吧……

    同一夜小嘉亦得一梦,梦见一女子飘忽朦胧,对她说:“我本是天上捧炉圣女,为报恩而隐身炉中坠入凡间,助恩公完成三个心愿,以了此缘。谁料他转世为人后行迹卑劣,所求者皆好逸恶劳、不思进取,以至于前两世都功亏一篑。这世他虽也有颇多缺陷,却难得对你情真,感我至深。自你死后他悲痛欲绝,我不忍他余生都要忍受失情之苦,于是以自身法力换你一命。但求你真心相待,永不离弃。”

    小嘉一惊,伸手待要问个仔细,那女子身形由浓转淡,化做轻烟,不复存在。

    惊起,看见外边阳光正灿,想再回忆先前梦境,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八]

    “没了法力,永远回不到天庭了,不后悔么?”古董店里,女子对着铜香炉微微而笑。

    香炉静静,许久后方答道:“不……”

    女子转而凝视窗外:“他们很幸福呢。”

    “这就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了,不是么?”

    古董店外,午后的阳光明媚的落在广场上,两人携手漫步而行,正是小嘉和孙建。

    电影院在重播经典老片,小嘉欢喜地说:“孙建,我们看《阿拉神灯》好不好?”

    “好。”孙建柔声应她,微微一笑。

    阿拉神灯么?不稀罕,他也曾经有一个。

    一个仙女姐姐。

    附录:

    铜香炉考证

    青铜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发明,它是红铜和锡、铅的合金,也是金属治铸史上最早的合金。青铜发明后,立刻盛行起来,从此人类历史也就进入新的阶段-青铜时代。

    中国使用铜的历史年代久远。大约在六、七千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就发现并开始使用铜。相对西亚、南亚及北非于距今约6500年前先后进入青铜时代而言,中国青铜时代的到来较晚,但却不能否认它是独立起源的,因为中国存在一个铜器与石器并用时代,年代距今约为5500~4500年。中国在此基础上发明青铜合金,与世界青铜器发展模式相同,因而可以排除中国青铜器是由境外传播而来之说。

    《周礼》中记载:“剪氏掌除蚕物,以攻攻之,以莽草薰之,凡庶虫之事。”因此中国在尚未产生专用的香器之前,先使用一般的铜炭炉来薰香。

    香炉的形制始于战国时期铜炉,以后历代出现各种式样的香炉。材质有陶器、瓷器、铜器、鎏金银器、掐丝瑵琺瑯、画琺瑯、竹木器及玉石等,种类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