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古董杂货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商品十二:玉镯
    了愿

    文/木偶海

    我喜欢师傅以掌包容我的双手,有片刻的温暖。师傅说我是个见不得杀戮的女子,纯净的笑靥不染尘埃。他呢喃着,一遍一遍,用熟悉的眼神,追逐着我整整过了三百年.身后孤魂野鬼青面獠牙,每一个拥有血色的水蛇腰,悬着白足,妖娆起舞.很悲伤,很苍凉。轮回之外,我忽然明白,也许这三百年来睁开双眼,留守的正是这场角逐.一场任泪流纵横,依然无法扭转的宿命。

    我的名字叫青黄。三百年前,诀尘摘下第一片菩提叶,附于我掌心,那年秋天我四岁。

    他禀告我的父王,魑魅族的统领说,青黄是块美玉,有洁白的颜色。那是我第一次见他迥异于父王的彪悍,王兄们的俊俏,他的美是绝俗的。

    那一天,塞外飘飞着黄沙,我穿着紫桃软袄偎在父王战袍里,高高筑起的铜壁金垒下,我们的俘虏狼狈地倚靠在一起。诀尘就端坐在吠躁的铁麒麟中央,青丝束辫,云白水袖间,一双素手捧着白玉。他抬头回视我。就这般,淡然幽深的紫瞳一如他美丽的手指,重重烙进我的心。

    妖孽啊。群臣们纷纷臆测着。他们说诀尘长的不是人该有的容貌。紫色的眼睛里有太多纷繁,那是野心,掩藏于绝色的皮囊下,蠢蠢欲动。占星师说,这样的眼眸会让一个国家分崩离析灰飞烟灭,是天生的妖孽啊。

    我爱诀尘,我不喜欢占星师这样讲他。占星师也只有对我这样讲。对诀尘,他怒目相向。你师徒两人,将来必断情断义!我悚然一惊。在切切的疼痛里我仍不忘努力为诀尘开脱。我们是不会的。我才第一次见诀尘,我们不是师徒,我们不会的…心爬满焦躁,突突乱跳。慌乱中我急切寻到诀尘的眼睛,也是满目的疑问,会吗。我苦苦哀求父王,

    当时他矛盾的眼神我终生难忘。

    好吧,就遂青黄的意。

    父王没有杀诀尘,他说如果诀尘愿意用手中的美玉打造一只镯子,他便可以留下.诀尘答应了.同一个夜晚,占星师嘴吐鲜血,离奇死亡了,宫里流传着各色的说法,但谁都不能肯定。接着第二天玄武殿外便盖起了隐沧阁,诀尘有了家。而父王收养了占星师的独子,一个叫释梦的男孩。

    释梦很少和我们玩在一起,因为我喜欢缠着诀尘。父王常去隐沧阁监督玉镯打造的进度,释梦跟在后边。我喜欢呆在隐沧阁的父王,只有在那里,他看着白玉一点一滴被决尘仔细雕琢出形状,他才表情温柔,成了我的父王。释梦在诀尘的面前永远小心地收敛着光芒,连他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微笑弯曲成讨好的模样。也许,失去父亲的小孩都是稀奇古怪的吧。懵懂年幼的我这般猜想.每逢那刻,我就从低垂的帷幔后钻进诀尘的怀抱,揭开香茗,笑逐言开。

    我告诉父王,我恋上了诀尘身上飘渺难定的幽香。他睨了我一眼,便将诀尘赐予我。那一年,我九岁,父王的赤蟒宝锏没有流淌不止的殷红。我想我会幸福。

    我抵住诀尘的胸膛,感受他的鼻息,甚至心跳。每一个夕阳残红的傍晚里,我们一同看郊野上芳草氤氲浓绿成海,无数扬花飞起。然后我把父王的战绩,王兄们私下的逸事,娓娓述说着;他在一旁听.手指揉乱我的发漩,等薰香袅袅上升,宛若游丝轻逐炉边。安安静静。

    诀尘,我们永远永远在一起好不?我娇纵地问他,没有人敢拒绝我。

    诀尘没有看我,声音突然转冷。他说.你想太多了,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也许一觉睡去就再也不能醒转,抓住自己想要的都不容易。你还小,没有什么是永恒。

    诀尘从未提及他的过去,那一刻我甚至有点害怕。他也只是淡淡地望向白玉,良久。

    不生气,好吗?青黄不敢了。

    他继续抚摩我的发漩,没有表情。最后他说,你不必委屈自己。

    那晚我做了我人生中第一场噩梦,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害怕天黑。每一个星星渐渐稀疏的夜晚是梦寐无穷无尽的开始。任奶娘如何哄诱我依然哭泣。

    梦里父王手持赤龙宝锏站在玄武殿前的石阶上,红色的血液从他锏尖流下。空气中,四处是令我窒息的怨气.他的身下,异族们尸体面目扭曲,凄惨横呈。然后我看见入夜归巢的群鸟,飞快地落入天际,羽毛染成一片血色。我挥舞着手臂想要阻止它们,那越扩越大的血色.但耳边拂过的控诉揪住我,带着复仇的快感,让我无所遁形。直到过了很久我被纳入一具身体,温暖熟悉。我知道诀尘来了,我得救了。

    诀尘以手抚去我的眼泪,他说,你父王在你身上种下罪孽,唯有白玉的清冷可以化解。然后他开始教我刻玉.他的手包着我的,一遍一遍.我们刻许多的娃娃,像我像他.

    我们成了师徒。

    那天起,我唤诀尘师傅。有几次诀尘会在睡前拥抱我,把我的头抵在他的胸口。别怕,有我。即使只有短短四字,我想我们都心照不宣,我们需要彼此。女人都需感动,更而况是我,一个青涩的丫头.我无法揣测他的心意,我选择放弃,只是全心全意地爱着。也许,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能倚在他的胸前已经心满意足。

    我没有告诉师傅,那个梦从没停止过。最后一次,它有了结局。师傅也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变成了我的敌人。在他拥我入怀的瞬间,他背着我拔出了长剑。血鸟在风中飞舞,羽毛飘落像一群嬉戏的蝴蝶。剑气如虹,贯穿我的胸膛。给我一个理由好吗?我平静地看着,但很想从他的紫瞳里知道答案。泪水从师傅的两颊滑过,然后他用最简单的幻术冻结我的血液。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叫释梦来替我解惑。他继承了父亲的天赋,可预测未来。我讨厌他看师傅的眼神,让我想起占星师,充满忌惮。因此这是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结局的梦境。

    我问师傅,如果有一天青黄不乖,你会杀我吗?

    不会。怎么问这傻问题?他笑道,抬手又在白玉上雕上一笔.

    永远不会吗?

    永远……不会。

    我小心翼翼呵护着师傅的承诺,让一个怀疑永恒的男子许下承诺,我岂感再多奢求。童年划过,当枣花簌簌纷纷落了七重,飘满战士的头巾,新的战役开始了。我们的敌人是白翳族,一个弱小却顽强的部落。

    我尾随王兄来到魑魅族最伟大最神圣的祭塔下,释梦高高地站在上边,那是他的领地。14年前占星师站在同样的位置给我占卜,然后双泪长流。他昭告天下,我将给父王带去广阔的疆土,车马以计的珠宝与佳酿。预言实现了,瑶池贝阕里魑魅族的子民从此歌舞生平。而我只能躲在父王背后,看着一起起杀戮,源源不断.

    释梦穿着银色发袍,举起手臂接受群臣朝拜,他的黑发张狂地飞舞着,隐入乌云翻滚的天空。他连说话都换了语气。成熟的,略带野心。

    上去吧,青黄。师傅站在我的背后,小心翼翼地说着。别怕。我却只感觉恐惧。父王没有来。他说有的事情必须我自己去面对。打完这场战役,魑魅族将诞生新的王。

    每一个人面色凝重,释梦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结束了占卜,静静地站在祭台的中央,直到人群散尽。

    释梦,告诉我结果,好吗?

    青黄,你将是魑魅族新的女王。你的仁慈和宽爱远远超过了你的父王,而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除去你生命中唯一的绊脚石。从此以后,没有人能伤害你。你是最强的。相信我——

    绊脚石?我的脑海里闪过梦寐的结局,师傅的长剑穿过我的胸膛。不,不,不!我步步后退。摇头,摆手。说,不。仿佛我只会对着释梦说这个字。

    我感觉到释梦拉我的手。青黄,我们走。离开这里。你不喜欢这个地方。释梦说着,他一下子不再古怪沉默,看我的眼神全是捍卫。我既感动又惶恐,但是幸福终究无法交易。我需要的不是这双手,那双手已经离开。结局注定我逃不掉。

    开战了,又开战了。族人的呼喊淹没了我的脚步。父王的金戈铁骑破城而出。隐沧阁中央,赤龙宝锏早已不见。万籁俱静的城郭,四周号角连天,顷刻间,的卢飞快,霹雳弦惊。

    当我赶到城门.师傅被缚在楼篙上,他依然刻画着他的白玉,,每一记森冷绝情。紫瞳注视尸体一个个倒下,没有悲伤。

    住手吧,住手吧。师傅求求你,青黄求求你。他是如此的固执,就如同敌人的宝剑一刀刀落族民的身体上,果断坚决。他的眼神,始终落在我的脸庞。如血色的目光,温暖,安详,一眨不眨。

    我经不起他如此专注的注视。我突然感觉绝望,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我害怕这样的目光,在血色里温暖,安详,一眨不眨,注视着我,叫我无所遁形。这样的师傅,用目光将我割碎,遍体鳞伤。我对领我进来的释梦说,对不起。

    我知道我讲得很差,我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清楚。但是师傅却对他说,我要她。你去对她说,我要她留下。

    那个夜晚,玄武殿外到哭喊悲绝。我的七个王兄全部阵亡。父王受了伤.他躺在鲜艳的刺桐花丛里。我静静地守着,有那么一瞬间,我发觉父王苍老了许多。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除了他没有人能够伤害你。等待吧,一切终会水落石出——释梦的脸上挂着微笑,预言没有改变。

    三天以后,父王伤愈,他命令我在一年后继承王位。本来父王想让大王兄唯一的儿子世袭,可是他尚且年幼,剑术也不能服众。师傅被父王关进大牢,群臣们一致肯定他的白玉,带来灭顶的灾难。

    释梦带我到师傅关押的地方。迷离的月光,白玉的光泽冷冷清清,折射着俘虏们的躯体。

    我以为师傅会和我解释,或者求情帮助。他却只是要一只蜡烛远远地可以雕玉。污浊的空气里,死囚纵情歌舞。师傅是例外的,他依然神情安详,仿佛是他们的天使。我听着听着就睡去了。一只手还紧紧拽着他的袖口。他叹息,将袖子抽回来,我就醒了。他说,这样不如明天不要来了。明天是他处决的日子,他甚至没有挽留我。罢了,你再生气他都不在意你,青黄你输了。

    其实我没睡着,师傅,你可知道即使闭上眼睛青黄依然可以看到你。我决不让你死。

    我藏起了我们的玉娃娃,要求父王授于我首领的剑法。他知道我屈服了。因此当释梦再次要求父王处死师傅的那刻,父王没有点头。师傅从玄武殿外的大牢搬回了隐沧阁,一切似回到从前。

    青黄,释梦值得被信任。父王把赦免令交到我手中,这样深沉地说着。释梦是个内敛的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心里。他可以为别人预测未来,却从不为自己占卜。他有着和师傅一样的深沉和神秘。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释梦发出的剑气是热的,而师傅刻的玉器是冷的。父王说过,当一个人与一物浑然相成时,人即是物,物既为人,剑热心热,玉冷心冷。只可惜,我依然选择了师傅冰凉的手。哪怕,用我一生的幸福和自由。

    寒风呼啸着刮过祭台,师傅抬起头说,王,真正的冬天来了。

    我望着那朗朗的夜空,想起我和师傅的童年,想起我们一起雕玉赏月的日子,恍如隔世。

    我不再是那个任由他抚摩发漩,幸福自得的小丫头。我的肩头负上了枷锁,我将成为魑魅族的王,而他将成为部落的禁忌。

    玄武殿和隐沧阁不过几步,却好似隔着山穷水复。我再也不可以拥着师傅的怀抱入睡,感觉他指间粗糙的厚茧。那已经成为遥远回忆,这是我对父王的承诺。

    师傅叫我,王。以前他只唤我青黄。

    忽然之间,我想念师傅的白玉,可以雕刻一尊娃娃,一个似他,一个像我.

    师傅,青黄做你的妻子好不好。待来年春花烂漫的时候,请您娶我!我也习惯了每天看到你淡然的紫瞳。

    埋藏在心里的秘密终究说不出口.我真的还是小孩子。父王已经宣布我将在明年春天登基,他要为我筹备婚礼。新郎是释梦。

    小孩子会长大吗?我问师傅.

    会的.师傅答地如此坚定.他说,所有的女孩都将变成女人,就好像所有的爱恋都有一个收尾,所有的开始都有结束,所有有的伤都将结成疤。也许,你需要的只是足够的时间去遗忘。

    为何娶我?转过身,释梦站在祭台上,最近他一直陪我练剑,站在那么高高的位置。他身上围着父王那条像征权利的狐皮围巾。细细的雪在他的身后落下,周围有宫女们仰慕的眼光。

    不冷吗?他笑了,轻轻走下来,从高到低。

    我不得不正视他陌生却又熟悉的脸.认命吧青黄他将是你的丈夫。以花为貌,以月为神,以风为态,以玉为骨,以雪为肤。尤其是这双眼睛,涟如冬天的阳光.完美若释梦,你还奢望什么?可是这么美丽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父王说,神给了释梦家族洞悉天机的法力,因此他取走了人类最肮脏的部分作为回报。

    要是我能看到你该有多好.释梦淡淡地笑道,然后用一种忧伤至极的温柔接过我手中的剑。他把它举起,剑尖地对向我。笑容突然从他的脸上消失。为了诀尘,值得吗?释梦不笨,他终究猜到了。

    为了他成为这里的王,做我春天的新娘?

    对不起,释梦.

    我可以给你做到你想要的,可是,青黄,我是为了你才这么做,世界上只有你才值得让我这么做。你是我的唯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微笑从释梦的脸上消失,他是一个从来不曾失去微笑的男子。

    释梦看着长剑,他甚至流泪,也许我们永远都逃不出这一剑的距离。不会的.

    我跑过去,攀住释梦的肩膀,抚摸他的眼睛,那种晶莹得让我心痛的空洞,像海藻一样纠缠我的身体。虽然我不清楚他为我背负了什么,但我却真心怜惜着.

    命运正在渐渐地背叛,我依然懵懂无知。

    青黄,答应我,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相信我,好吗?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支持自己不去后悔。

    恩.相信你,释梦,无论多久多久,我相信你。我承诺着,眼前和脑海深处只有清澈的雪花和释梦在风中蜿蜒的发丝。

    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再留恋。

    接下来的等待是平静的。天空是一成不变寂寞的鸽子灰,很少下雨,很少有阳光。

    师傅在隐沧居专心为父王赶制玉镯,他把我留在这个干燥而多血腥的玄武殿。我们之间保持着若有似无的铭记或者遗忘,持续了整个冬天。

    我一直简单而安静地生活着,很好的活着。我不必再逼迫自己去舞剑,忍受谋术弄权,暗潮汹涌的日子,在这一点上释梦做得足够好。他用他认为合适的方式保护着我,这就够了。虽然他美丽的眼睛已经渐渐在我头脑里变得模糊。

    刚开始的时候,我会因宫娥侍婢谈笑间羡慕的语气引以为豪。它们是释梦——用哀伤的微笑预定我全部的信任后——换回来唯一陪伴我的。其他,什么都没有。但现在,只要他代替我走上威严的玄武殿,我都会盯着父王苍老而病态的睡容,一直盯到午夜。空荡荡的屋子,不时发出我的嗤笑,声音填满每一个寂寞的角落。有时候,拿出藏好的玉娃娃,一尊一尊抚摩,直到绝望的气息几乎把自己淹没。于是,我写了封短笺托玄武殿的宫娥呈给释梦。我说,我要一只白玉做的镯子,镯身突脊斜刀刻着饰龙纹,刀工简洁流畅,要和父王命令师傅雕琢的那般。我要一模一样的,这样,我就可以幻想师傅的体温透过,这尊倾注他所有视线的玉镯,传到我的腕间。我曾不再做噩梦,只因它才给过我安全。

    释梦答应了。宫娥传来了回复的折子。那上印着他的玺印,“准”。

    两个月后的春天。我被宫娥梳妆妥帖,坐在花轿里抬进玄武殿.这是场盛大的婚礼。老人们准备着细沙甜饼,猪头,鲜葱,高香,还有一枚和师傅打造的一模一样的玉镯子。它被一条红色的丝带缠上,由释梦亲自护送。我立于案前,神色恍惚。因为师傅也站在观礼的宾客里,他伫立在旁边,像寻常日子那般,手里却没有那尊白玉。

    我恍然大悟,想开口却被喜娘按住,遂连连和释梦磕拜下去。孩子们在玄武殿外燃起爆竹

    和纸钱。我开始绝望.释梦究竟做了什么。经用我的信任换取了魑魅族无尚的权利,在他还不肯放过师傅吗?是师傅延续生命的唯一脉络。没了,王定会杀他,很庆幸自由有双好眼睛,清了释梦的居心,庆幸的是我仍然记得父王的剑法。

    我在全场的惊愕中抽出藏在喜服下的软剑——那是释梦送给我的礼物……在如此尴尬的场面刺向了他。没有躲开。开怀大笑。的眼睛,双没有焦距的眼睛看着我,洁地笑着。那么的难以接受。

    释梦的血顺着软剑流到我的喜服上,有片刻的迟疑,还是伸手要抢玉镯子。傅在那

    看着我,满赞许。梦忽然执著起来,固守着玉镯。

    还给青黄。王突然出现。臣震惊了,都知道半年前的那场战役已耗尽父王的心力,命留下的只有等待死亡的残喘。礼必须取消,黄嫁给诀尘吧。样的声音哪怕曾让我期盼过许久,当它真正从父王的嘴里落下,疑像击落在我头顶的惊雷。

    父王,把我许配给释梦的啊!

    可是,青黄,只有诀尘可以救我.父王布满皱纹的脸上有闪亮的痕迹,在火光的映照下分外

    的耀眼.释梦和他的父亲欺骗了我们,诀尘不是妖孽,只有他手中的那枚了愿可以救得了我.

    了愿?

    是这枚玉的名字.释梦流泪了,即使是占星师的离去他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我说过他只会微笑.

    父王病态的脸皮扭动着,楚楚可怜.魑魅族的首领跪在师傅的面前,喃喃地和众人说,他在祭台发现了占星师的遗谕.原来,早在第一次捕获诀尘的时刻,他看着他紫色的眼眸,以及世间少有的青黄白玉便认出了它是传说中可以了人一个心愿的魔玉——了愿.他们害怕自己的地位因诀尘而动摇,因而动了杀机.

    我的泪落在爆竹跳动的火焰之间,哧哧的声音就像我的心燃烧的声音.释梦过来,问我,青黄,你信吗?

    他的血液是蓝色的.我这才想起释梦被刺的时候,那一滩晶莹的蓝色,我知道所有的族人只有背叛了自己的职责血液才会转为蓝色.而释梦根本就是欺骗了我,而我还曾说要永远永远相信他——我摇头了.不信,是不信啊.

    释梦离去的时候,表情前所未有地复杂.更多的,可能是愧疚.因为他没有忘了那段承诺,我也没有.

    我跟着他,走到城外,停住脚,掏出五十两银子给他.

    心里是平静的,我并不恨他.

    释梦很艰难地伸出手,接了过去.他喃喃地说,我不后悔.他把了愿还给我.青黄,别把它交给任何人,记住任何人.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忽然觉得能讽刺.这世界或许有好人坏人之分,但轮不到我们,我们根本只是工具,不是人,怎能谈得上好人还是坏人.他说的对,我们不会后悔,因为谁都没有机会.

    所以,释梦当然不是坏人,父王也不是.

    我又一次见到父王复杂的眼神,那么哀伤,那么哀伤。

    我的心止不住的疼痛。

    我坐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父王的手疲软苍白,冰凉蚀骨。在这个角度我可以细细地将他看清楚。他真的老了。青黄,不要这样看我,我已经老了,经不起你这样细细的推敲。青黄,曾经我是不服气的。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和别的部落斗,和权利斗,和金钱斗,和命运斗。就在我感觉胜利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败给了岁月。无论我如何努力,生命,曾经有过的辉煌时代都已经一去不返了。于是,我借助一切可以挽回的力量,我相信释梦的父亲,相信他所说的预言,我有了你就有了一切。如今我服气了。顺从。所有的人都在时间面前低头,无论成败。尤其是英雄,更加突兀。生命的衰败来得猝不及防,越是辉煌越是短暂。青黄,我只有这次机会。我老了,让了然赐我多活几年吧。

    我从来没有见过父王如此颓废,他一直是自信的。骄傲,勇敢,斗志昂扬。我发现我根本不了解他。这么多年来,我忽略了他。

    然而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无法给任何人保证,即使是我亲爱的父亲,父王。

    去求诀尘,青黄,把了愿交给他,他已经把它刻成了青黄玉突脊龙纹镯子,只要他再刻上龙眼,我就可以实现愿望。是的,我怎能忘记了愿上的龙儿威风凛凛,可没有眼睛.师傅站殿外等我。在黄昏夕照中,落日的余辉将他瘦削的影子拉得极细极长。投射到对面雪白的墙壁,像一株孤傲的水仙。我的心没来由地疼痛。他仰起头,青丝在风中飞扬。他唤我的名字,青黄……他不再唤我作王。我曾经认为我的名字是我今生唯一的美丽,因为那代表,师傅的心里有过我,我是他最爱的,最爱的青黄美玉。现在,终于明白了,再美丽的名字,于诀尘,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苍白,无趣。

    青黄,你不该来,这里哪里是你能够游刃有余的地方?

    晚上,我们挨挤在同一张床上。这些年来,我们从未如此亲密。

    师傅说,青黄,我羡慕你。

    我愕然侧过头看他。他却未曾看我,眼睛只是睁着向外盯牢桌台。了愿安然地搁在上边。当我无力地倒在床上,师傅从我背后抽出软剑用剑指着我的胸口,冷冷的剑气笼罩了我的全身。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我。

    给我一个理由,好吗?

    了愿身上的龙儿若想长上眼睛,就必须用祈愿者至爱的鲜血来交换!

    占星师是你杀的吗?那封遗谕也是你刻意安排的吗?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能让你的父王痛苦地活着就已足够。

    原来一切只是为了复仇。他的目光永远淡漠散漫,只有说起方才那句话才会集中,才会有令人心悸的闪亮。父王早已宽恕了他,是怎样的仇恨呢?都是迷雾吧。罢了罢了,就我来了结吧,也许糊涂的死亡也是一种仁慈。帮我做一件事,替我找回释梦,他是无辜的。

    我闭上眼睛的时候,里面全是释梦,他的眼睛飞舞着。青黄,你疯了吗?是释梦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看到他脸色苍白,你一定要杀她吗?是的,释梦,就算是你也无法阻止。

    接着在师傅像神一样慈悲的注视下,释梦一剑得手。我漫长的等待和心化成轻微的“噗”的声响和泉涌的鲜血,诀尘惊愕的目光画出一条弧线,像很多年前他把菩提叶赐给我的画面。释梦的剑响亮地落在大理石地板上。

    师傅倒下的时候,始终挂着眼泪,从来没有过晶莹剔透的眼泪。

    丝桐,我羡慕你。释梦把我带会白翳族——

    释梦痛苦地跪在地上,掩面而泣。

    逃亡,逃亡,为了一个不曾爱过我的男人,和一个真心爱上我的男人,我竟然放弃一切?这当然不是全部原因,还有,我已经对父王口中的长生不死,深入骨髓的厌恶。那扇城门外,释梦抱着诀尘的尸体,在等我。

    青黄,诀尘是我的哥哥。那天,释梦抱着我,亲吻我的眼睛,潺潺的泪水落在我脸上,那些温热的液体引起我的心灼热的痛。

    释梦坐在我的面前,他的左腕套着了愿,没有眼睛的龙儿,周身闪着银光。我就是在这样的光里面再一次端详他的脸。可悲的我竟然才发现,除却释梦空洞的眼睛,他与诀尘是何等的相似。也是第一次听到关于释梦和诀尘的过去:我的名字叫释梦,生活在美丽的白翳族那个开满菩提叶的部落。我没有见到过我的父母,我和哥哥诀尘相依为命。由一位部落的师傅养大。

    每当烈日炎炎,青石板铺的练剑场变成烧红的铁板。

    汗水滴下去,很快就迅速地消失了。师傅严厉的眼光扫过来,跟着就是重重的一鞭,皮开肉绽。

    别的孩子都嘲笑我们,因为身上鞭痕最多,就是最无用的。我们都是孤儿,师傅收养我们,派人教我们雕刻占卜舞剑,等我们长大再为部落献出生命。这合情合理,我们应该感激,应该永远顺从他们。

    就像地上那群蚂蚁,整齐地排着队,扛着食物,送给深深洞穴里的蚁王,前赴后继,死而后已。

    看蚂蚁,曾经是我生活中惟一的乐趣。我看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笑我傻。后来哥哥拉开了我,他们却开始围成一圈饶有兴味地围观那些蚂蚁。

    哥哥说,释梦你看他们黑压压的脑袋。他看他们只有像看蚂蚁一样。

    哥哥说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脑子,要有心,虽然,这很痛苦。

    我们第一次看到魑魅族王的画像,是为了一场生存的赌局。魑魅族又一次打败了白翳族,部落里养不起更多的孩子。所以师傅要从我们这群孤儿中挑中两名最优秀地潜伏在那位王的身边。

    师傅手下的卫士很强,我们这些孩子,一看就不是对手。

    对方出两人,我们也要出两人。

    族长发出了指令,师傅的手微微地抖起来。

    我第一个出来,同时,武功最强的哥哥站在我后面。我问哥哥,我们会死吗?哥哥笑了,不会,记住哥哥教你田忌赛马的故事。

    所以尽管我在全场的哄笑中被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哥哥却拼了全力。

    一和一胜,我们还是打平了这一场。

    族长开怀大笑,他的眼睛,贪婪地看着我们,赞许地点了点头。我们得到一尊青黄白玉,族长的白玉。

    我们就这样一直等待机会,直到10岁,我在黄沙里看到了我们的敌人。当时没有人发现除了哥哥,倒在他身边的我也没有死。我看到了凝视着哥哥的女孩,那个叫青黄的公主,于是我明白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生活,可以无忧无虑地在父王的怀里欢笑。我从来没有奢望过她会下来,并且可以和我说说话,因为我是那么的卑贱,卑贱到可以忽略。我奉命杀了占星师和他无辜的孩子,那片刻,我也有一阵难过,但是谁让他威胁到哥哥的生命。我用同一把剑刺瞎了自己的眼睛。

    我的剑上有很多人的血,有敌人,也有自己。

    但是,哥哥说我们不是坏人,因为,我们无法选择。

    我每天都会跟着王去哥哥的隐沧阁看他雕琢玉镯,听到丝桐在那里欢笑,不自觉地对她微笑。直到有一天她没有出现,我才知道我爱上了她。

    下毒,刺杀,放火…这些办法对付普通人足够,但对付王就很可笑。我知道他的朝服里周身铁甲,即使在炎热的七月,也不例外。

    释梦,他美丽的女儿是他唯一的弱点。哥哥这样说的时候语气淡淡的,我的心却像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那种尖锐的疼痛弥漫全身。哥哥认真了。王不杀他,是猫对老鼠的戏耍和嘲弄,他没有资格成为王的敌人,只能做他卑微的奴隶,靠主人的宽容苟且偷生。这样侮辱诀尘,使他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胜利。

    幽暗的城门有一个人在等,是父王!

    他果然没有放弃了愿,知道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敌人。

    释梦也在,不过已经是躺在诀尘身边一具冰冷的尸体,白色的衣服边,美丽的了愿孤单成影。

    我的力气,恐惧,悲哀,一下子被全部抽空。

    他那张精致的脸和诀尘贴在一起,眼角有一滴清泪,遥遥欲坠。

    父王的声音很遥远,他说释梦不肯为了愿上的龙儿刻上眼睛,他自尽前还问,长生不老对王来说真的那么重要,释梦的最后一句话是,爱你。

    我已经听不见,也已经看不见,轻轻地抱起释梦,轻轻地吻去他的眼泪,嘴里漾起的,却是鲜血的味道。

    只有我知道,他是多么善良多么无辜的孩子,忍受了多少痛苦和无奈。而我也终于知道,他一直没有欺骗我,我也爱上了他。

    青黄,根本没有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东西。了愿只是哥哥另一个报复的圈套,他要敛去你的微笑,然后看着你的父王哭泣。

    青黄,当哥哥的剑指着你的胸膛,我选择的是你。为了相依为命的哥哥,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改变了计划,可是请你相信我,他是好人。不管怎么样,我不可以原谅自己。我没有面对你的勇气,无法相信这会是现实。所以我要带哥哥离开。

    青黄,答应我,不可以再那样孤独,那样忧伤。像我们没有来过你的生命那般,快乐地生活。忘记我们的出现。就送我们到城门,你是魑魅族的王,不可以那么任性。

    解脱了,释梦不再是矛盾中煎熬的奴隶,也不再是被服着复仇使命的奸细,他睡在我的怀里,如一朵清香洁白的百合,只为我绽放芬芳。

    慢慢地,为他和诀尘理好头发,放下他。

    他们去的地方要比我所知道的一切地方都更美更好,幸运的是,我也要去了。

    我站起来,直视父王,仿佛透过释梦的眼睛看到当年看蚂蚁的他们。父王弱小地,迟疑地,却充满野心地,一步一步地走来了。杀我吧,刻上龙眼的方法就是用我的血换永生。

    我知道他也矛盾犹豫,诀尘终究算错了,但父王还是会出手,我知道他不会忘记我是他最爱的女儿,因为我曾带给他无数辉煌,他也不会忘记我死前的眼神,我还知道有一天,他会抱着了愿,疯狂地期盼龙儿长出双眼,然后期盼变成厌倦,最后逃亡。

    你的父王不曾爱你。释梦背叛占卜师的忠诚,守护了我的性命。他的血是蓝的,因为他骗了所有的人。青黄才是魑魅族的祸害,总有一天她会让昨日的辉煌变为明日的骷髅。

    来吧,用死亡来结束这复仇,开始下一个轮回。

    在我喝下那碗令人忘却一切过往的孟婆汤之后,所有的前程往事,不管是模糊的,细微的,被忽略的,那些我想遗忘了的,都齐齐地涌上心头。原来,孟婆汤是要人一生一世的痛苦痛到极至,痛得人不愿再想起才去忘记。可是我呢?

    青黄,你做不了人,转不了世。阎王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道骨仙风的牛神马面,行色匆匆,披星戴月而来。

    只在我腕上点下一个鬼字便走了。这段孽缘死心了方罢。

    死心?三百年前,我看着父王的血,同样浓而红。一滴一滴,缓缓流在了愿身上,口中絮絮念着永生两字。他都死心了,我还在期盼什么。

    诀尘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他陪着我,赴地府,见阎王。他定然要守在我的身旁。是孤魂野鬼也好,是妖是魔好,诀尘都记得要陪在我的身旁。

    他坚持了三百年。

    我对他说,师傅,我原谅你。

    诀尘笑,青黄,我何故要你的原谅?我并没有过错。

    我愣在原地。

    青黄,你已经漂泊了三百年。亦该明白谁才是真正爱过你。谁才是值得你付出,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许多的时候,我都忘了诀尘是害我至此的人,我会以为他仍是我师傅。许多的时候,都是他在教我该如何如何,我在他的教诲和忍让呵护之中一点点忘却疼痛。同时将他不经意伤害。

    我起身欲离去。

    诀尘却抢在我的前头,倚到六道轮回的入口。曳地的绯色长衫,青丝婉转,如海藻般在风中轻舞飞扬。左手环于胸前,右腕套着了愿。紫色的眼眸微笑,向我看来。青黄,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置气。感情是会转移的,人心叵测。世界上最永恒关系不过父子母女。你我都失却了。情人会背叛,兄弟会反目…

    师徒会成仇。我接口。

    他笑,纵情,放肆,风啸云生。然后突然伸出手拥抱我。

    诀尘伸手紧紧拥抱我。在我耳边低叹,青黄,我爱你。

    他终于肯说爱我,他一直都不爱我。他是我最美丽睿智的敌人,是我至爱唯一的男子。

    我也爱他。

    只是我们有多久没有这么拥抱过了?非肉体和肉体,鬼是无肉体的,他们只有灵魂。作这样亲密的姿势。一年,两年……三百年,可能更久。

    自从他成了战俘,我是公主。他因嫉妒和骄傲而将我推搡至绝望,破了心魂。

    占星师对他怒目相向,若为师徒,将来断情断义!

    我们都悚然心惊。

    我静静跟着诀尘的脚步,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共同做些什么。

    见了阎王,叙了前世。诀尘送我上奈何桥。

    诀尘依旧微笑,他今日笑得特别多,孟婆,第五百七十三个。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点了点头,盛一碗清汤给我。

    诀尘说在一起投胎之前不要看悲伤的玉镯子,我等你回来,我们一起给龙儿雕上眼睛。我微微点头,美丽的诀尘在六道轮回门口和我告别,风衣和长发被阴气吹起来。

    师傅,我会找到你。

    青黄,三百年前,释梦的剑浸了我的血,闭上眼睛的那刻我向了愿望许下希望,如果可以,我会试着爱你。那个传说是真的,只是雕上龙眼的方法并不是祈愿者至爱的鲜血,而是那一辈子祈愿者最缺少的东西。所以我把真心的眼泪留在了那一辈子。没有眼泪的鬼永远变不回人!

    青黄,祝你好运!

    诀尘把那只长上眼睛的了愿放到我手中,我感到他的手冰凉。

    三百年后,所有的记忆逐渐模糊,唯一鲜明的是手腕上青黄玉突脊龙纹镯温软的寒气。母亲说,这是枚好玉,虽然上边的龙儿邪狞张狂,但它有双眼睛,仿佛两滴人间最干净

    的眼泪,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魇…

    附录:

    玉器考证

    我国玉器制作源远流长,精品荟萃,因而素有“玉石之国”之称。软玉称真玉,如白玉、青玉、清白玉、碧玉和墨玉等,它们均具有蜡状光泽,纯洁乳白,从历代玉器看,我国用玉以软玉为主,古软玉在我国被称为传统玉石。‘

    “软玉常见颜色有白、灰白、绿、暗绿、黄、黑等色。多数不透明,个别半透明,有玻璃光泽,软玉的品种主要是按颜色不同来划分的。白玉中最佳者白如羊脂,称羊脂玉。青玉呈灰白至青白色,目前有人将灰白色的青玉称为青白玉。碧玉呈绿至暗绿色,有时可见黑色脏点,是含杂质如铬尖晶石矿物等所致。当含杂质多而呈黑色时,即为珍贵的墨玉。黄玉也是一种较珍贵的品种。青玉中有糖水黄色皮壳,现有人称其为“糖玉”。白色略带粉色者有人称之为“粉玉”。虎皮色的则称为“虎皮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