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考吃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五部分 偻承蜩
    偻承蜩一语见于《庄子·达生》: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偻丈人之谓乎。”

    这是一个锲而不舍、专心致志地粘蝉的偻人的故事。偻者对孔子说,五六月粘蝉,关键要靠竹竿上的功夫。竹竿上的功夫是练出来的。要是竹竿上放两丸不掉下来,粘十只蝉可能会飞走两三只。要是放三丸不掉下来,飞走的可能是十分之一。要是放五丸都不掉下来,粘蝉就像拾蝉一样轻而易举。这里,承是粘的意思,蜩便是蝉。扬雄的《方言》考:“蝉,楚谓之蜩,宋卫之间谓之螗蜩,陈郑之间谓之螂蜩,秦晋之间谓之蝉,海岱之间谓之。”

    《诗经·豳风》:“五月鸣蜩。”

    按《论衡》的说法,蝉是金龟子幼虫所变。“蛴化为腹育,腹育转为蝉,生两翼不类蛴。”蛴就是金龟子幼虫,腹育就是刚钻出土的蝉。腹育而折背而出为蝉。

    蝉,方首广额,两翼六足,无口,从胁而鸣,乘昏夜出土中,升高处折背壳而出,日出则畏人也畏日。《庄子》:“蝉得美荫而忘其身。”《蠡海录》:“蝉近阴依于木,以阴而为声,故腹板鸣然。其性阳和,故此息而彼作。”说蝉以阴而鸣叫,但本性却是阳和,所以这边不叫了那边就叫。

    蝉出土登高而蜕壳,待壳炙干之后壳便不能蜕。所以,其蜕壳必须在日出之前有露水之前,待日出把露水晒干,壳就蜕不了。《埤雅》说,蝉蜕壳是“舍卑秽趋高洁”。蝉蜕壳登高之后吸风饮露,只溺而不粪,所以郭赞:“虫之清洁可贵惟蝉。”古人归纳,蝉有五德八名。陆云《寒蝉赋》记五德为:“头上有:冠带。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节则其信也。”《尔雅》记蝉的八个名称分别是:蜩、螂蜩、螗蜩、、蜻蜻、茅蜩、马蜩、寒蜩。李时珍考曰:“夏月始鸣,大而色黑者,蚱蝉也,又曰,曰马蜩。豳诗五月鸣蜩者是也。头上有花冠曰螗蜩,曰,曰胡蝉,荡诗如蜩如螗者是也。具五色者曰螂蜩,见夏小正,并可入药用。小而有文者曰螓,曰麦。小而色绿者曰茅蜩,曰茅。秋月鸣而色青紫者曰蛄,曰,曰蜓,曰,曰。小而色青赤者,曰寒蝉,曰寒蜩,曰寒,曰。”

    因蝉餐禀露,古人好食之。偻者练就一身绝活,五六月间以粘蝉为业,就是为了采蝉而去集市卖掉。

    古人食蝉之记载,最早见于《礼记·内则》,其中有三十一种君王当时所用食品。这些食品,除牛、鹿、豕、麋、獐、雉、兔外,还有爵、、蜩、范。爵是麻雀,是鹌鹑,范是蜜蜂,蜩就是蝉。古人采蝉方法,不光粘取,还利用蝉会向明火而飞,以火曜取。《荀子》记:“夫耀蝉者,务在明其火,振其树而已。火不明,虽振其树,无益也。今人主有能明其德者,则天下归之,若蝉之归明火也。”这段话说,点火后,摇动树干,要是火不亮,会虽振无益。蝉看到火光后,再摇动树干,就会自投火网。待它两翼着火,肉也就熟了,古人便就热熟食之。

    除这种炙食外,还可蒸食、氽食,做汤做羹。因为蝉多时只五六月,八月之后就日益稀少,所以古人在五六月做成菹。菹就是利用乳酸发酵再晒干保藏。加工时,一般只用蝉脯。《齐民要术》中引崔浩的《食经》,有“蝉脯菹法:捶之,火炙令熟,细擘,下酢”。酢就是醋。加工后的蝉脯,可以“蒸之,细切香菜,置上”。也可以“下沸汤中,即出,擘如上,香菜蓼法”。也可以制成蝉酱。

    唐以前,蝉脯是一道名菜。唐以后,食用便不普遍。唐段公路《北户录》中,记蝉是祭祀供品。《清稗类钞》中,只在记粤东食品时,记载说:“粤东食品,颇有异于各省者,如犬、田鼠、蛇、蜈蚣、蛤、蚧、蝉、龙虫、禾虫是也。粤人嗜食蛇,谓不论何蛇,皆可作餐。以之镂丝而作羹,不知者以为江瑶柱也,盖其味颇似之。售蛇者以三蛇为一副,易银币十五圆。调羹一簋,须六蛇,需三十圆之代价矣。其干之为脯者,以为下酒物,则切为圆片。其以蛇与猫同食也,谓之曰龙虎菜。以蛇与鸡同食也,谓之曰龙凤菜。粤人又食蜈蚣,食时,自其尾一吸而遗其蜕。粤人又食桂花蝉。桂花蝉者,似蝉而身长,色如蝉而大倍之。粤人取之,熬以盐,咀嚼之,作茶前酒后之食品。雌雄均可食,雄味尤美,作薄荷香,味微辣。”

    李时珍记:蝉咸,甘寒,无毒。

    宋代以后,蝉主要用于食治。俗语有:“蝉五月便鸣,五月不鸣,婴儿多灾。”故其治疗专主小儿。蝉去翅、足,加赤芍药、黄芩,水煎一盏,可治小儿百日发惊。蝉生研入乳香、朱砂成小豆大丸纳鼻中,可治小儿头风疼痛。另,据称取其能退蜕之义,以蝉脑煮汁服之,可治妇女产后胞衣不下。

    现今云南之傣族人还好食蝉。他们称蝉为“蚱”。他们利用蝉之趋光,不用火,守以灯火,坐待蝉来。他们吃蝉之方法,一是去翅、足,取一半炒熟,另一半生做,混合起来剁成酱,放入作料,再拌进两个煨熟的西红柿,叫做“萨蚱菜”。另一种方法,将翅、足去掉后,洗干净,用刀划开蝉的背部,把剁细的猪肉和葱、蒜、辣椒面及适量的酱油、盐拌和好,塞进蝉的背部,再把其背合拢,用细绳捆住,放入油锅炸成金黄。炸完之后,皮脆肉松,滋味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