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蓝,另一种蓝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我和你互换一生
    第二天早晨,苍子正准备出门,床边的电话响了。苍子看着电话,期待它过一会儿就停,最后还是死心了,拿起了话筒。

    “啊,你总算在家了。看来你老出门哪。”

    不出所料,话筒里传来那个人的声音。理应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可苍子怎么听也不觉得一样。也许这就是对着录音机录音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吧。佐佐木苍子说得很快。

    “喂,你回个话呀。”

    “嗯,你在外面打的电话?”

    “是的。河见君今天休息,乘他睡觉时出来的。”

    听着她那富有弹性的声音,苍子不禁缩了缩肩。似乎她每天还是那么快乐。

    “咱们不是约好每隔一天联系一次吗,你怎么不在家呀。”

    “对不起。怎么,遇到麻烦了?”

    “也没什么……那个,算了。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几乎见不到佐佐木,每天一个人看看电影,买买东西,就这样玩。”

    “开心吗?”

    “嗯,开心。”

    苍子回答后,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再延长半年……”

    她可能在公寓后面马路上的公用电话亭中吧,卡车的声音掩盖了她的声音。

    “唉?对不起,刚才没听清。”

    “啊。没什么。开玩笑的。那么,再联系。”

    苍子静静地把电话放到桌子上,走到梳妆台前,在镜子前坐下,开始愉快地慢慢梳妆,理好头发,戴上刚买的金耳环。

    镜中的苍子微微一笑。

    其实听见了。那个人在说,要不我们交换生活再延长半年左右吧。

    “好吧,我和你互换一生。”

    苍子对着镜中自己的脸,哧哧地笑了。

    心情愉快的苍子出了家门,去逛银座的百货商店。她从今早的报纸得知,近来成为众人议论焦点的摄影师的摄影展就在那儿展出。

    原以为上班的时间应该人不多,可去那儿一看,会场前等待入场观看的人排成了长队。看到这么长的队伍,苍子不禁犹豫是排队呢还是回去,这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苍子。”

    一个身穿西服的年轻男子满面笑容地站在身后。胸口挂有他的名牌,应该是这家百货商店的员工吧。

    “你来看这个?如果你告诉我,肯定会给你准备入场券的。呀,不过能见到你真好。你好吗?”

    名牌上写着“牧原”。苍子抬头看了看他的脸,啊,她醒悟过来了,原来是那个人的情人。

    这么说来,这儿就是那个人打过工的百货商店了。苍子似乎想起她跟自己说过,会和认识的人撞见的,绝对不能来这儿。

    “人真多啊。对了,苍子在这个人出名之前就喜欢他了,还收集他的摄影作品呢。你确实有眼光。”

    好奇怪的寒暄。苍子暧昧地笑笑。是吗?自己喜欢这个摄影师吗?她仿佛在听别人的事。

    “我正好休息了,一起看吧。”

    牧原牵着苍子的手,向写着“员工专用”的门走去。

    “啊,等等,去哪里?”

    “从后门进去啊。你打算排队付钱进去?”

    听完,苍子立刻老老实实地跟在牧原身后。

    牧原似乎看过许多次展览了,他领着苍子,为她解说。牧原是个令人愉快的男人,会说无聊的笑话、肉麻的话语,奇怪的是,并没有让人感到讨厌。

    苍子仿佛理解了另一个苍子为什么选择这个男人作为情人。虽说他不是非常聪明,但受过良好的教育,性格豁达开朗。

    看完摄影展,牧原邀请苍子一起吃晚饭。

    苍子看电影消磨时间,等待牧原下班。她提早十五分钟来到约会的餐厅,发现牧原早早等在那儿了。

    当牧原问苍子想去哪儿时,苍子说想去没去过的店。因为她想去以前去过的店一定会露馅的。

    坐上出租车,牧原带苍子去了一家位于高级住宅区的小小意大利餐厅。

    “今天你的心情相当不错啊。”

    牧原看着苍子高兴地吃端上来的一道菜。

    “是吗?”

    “我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答应和我约会。我打过许多电话,苍子你不是都冷淡地挂了吗?”

    苍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默默地把意大利面送入口中。

    “你和情人分手了?”

    “嗯?”

    “上次你不是说,有了个新情人吗?”

    苍子笑着回答:“啊啊,是这样。”

    “那么,现在自由了?”

    牧原立刻眉飞色舞,凑了过来。

    “我有丈夫哦。”

    “现在不是没有嘛。”

    苍子和牧原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苍子大口喝着大玻璃杯里的葡萄酒,不知是喝多了,还是药劲过了,脑袋深处又轻轻地疼起来了。

    “怎么啦?”

    看到苍子用手扶着额头,牧原担心地问。

    “嗯,有点头痛。”

    “真的?没事吧?”

    “没什么,最近老头痛。不过喝了药就没事了。”

    “你的脸色惨白,真的没事?”

    牧原取消了甜点,马上结账,站起来搀扶着苍子,招来一辆出租车。

    “怎么办?去医院?还是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