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武侠小说回顾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六、「新派」武侠之昌盛及没落 「超技击侠情派」巨擘──卧龙生
    卧龙生本名牛鹤亭,一九三○年生,河南省镇平县人。原在军中任职,因故退役,百无聊赖,乃开始撰写武侠小说。一九五七年春,牛氏以「卧龙生」为笔名,于台中《民声日报》发表处女作《风尘侠隐》,即大获好评。此书以少侠罗雁秋复仇故事为经,武当派与雪山派正邪之争为纬;更穿插了奇女子凌雪鸿等「群雌追一男」的多角恋爱,写来缠绵悱恻,荡气回肠。

    《风尘侠隐》向还珠《蜀山》借用了神鵰、彩鸾、灵芝液、千年续断及各种神奇武功;向郑证因《鹰爪王》借用了帮会组织、技击打法、风尘怪杰及各种独门兵器;向朱贞木《罗剎夫人》借用了若干诡秘布局与情节;再加上王度庐的「侠骨柔情」,一炉共冶,乃使武侠小说益发多彩多姿,扣人心弦。

    嗣后,卧龙生继作《惊虹一剑震江湖》,写少侠俞剑英与白燕玲的爱恨情仇故事,亦极哀感动人。但令人遗憾且奇怪的是,这两部名著都未写完,即以「告病」为由而辍笔;后有托名续伪之作,不可同日而语。

    从一九五八年起,卧龙生所撰《飞燕惊龙》(港版改名《仙鹤神针》)与《铁笛神剑》皆以武学秘籍掀起江湖风波、武林恩怨为主题。《飞燕惊龙》首张「武林九大门派」之目,基本上是套用郑证因《鹰爪王》之布局写法,改「凤尾帮」为「天龙帮」;再以一本假的「归元秘籍」作饵,交*叙述九大门派(代表正方)彼此之间的明争暗斗,以及天龙帮(代表反方)网罗天下奇人异士而与九大门派的对立冲突。究竟谁能代表「武林正义」?人性的贪婪自私在此表露无遗。

    持平而论,卧龙生写《飞燕惊龙》能别出心裁,打破前人窠臼,善于借镜却不生搬硬凑;对传统所谓「正邪殊途」、「非白即黑」的说法,亦加以反讽,不落俗套。虽然全书被一个失败的主角杨梦寰拖累,逊色不少,却也彩笔纷披,允称佳构。相形之下,如《风尘侠隐》那种「正邪分明」的单纯写法,就未免流于皮相──这是卧龙生创作思想及技巧的「大跃进」,并由此建立其台湾「武侠泰斗」地位。

    一九六○年《玉钗盟》在《中央日报》连载,堪称卧龙生前期武侠小说中的压卷之作。此书写身负血海冤仇的徐元平夜探少林寺,欲盗《达摩易筋经》;巧遇慧空大师「三日传灯」,并慨赠戮情剑。由此便引出一波波武林人物的贪嗔欲妄以及孤独之墓、南海奇叟、恨天一妪与慧空之间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可谓极尽奇正互变之能事。

    无疑,《玉钗盟》是卧龙生最成功的作品,它具有前此诸书一切的长处而无其短;特别是通过五光十色的江湖人物写出「善未意明,理未易察」的吊诡情境,尤足令人称赏。固然,就一部长达百余万言的通俗文学来说,败笔在所难免;但《玉钗盟》以悲剧英雄徐元平的陨灭作结,其热血足以洗尽一切瑕疵。此外,其同期作品《天香飙》写绿林盟主胡柏龄义薄云天,却惨遭黑白两道夹杀的壮烈故事,更为精警有力,动人心魂!

    早年卧龙生小说构思甚奇,善于运用前人武侠遗产,而以「传统风味」见长。其最大短处则在于学养不足,又缺乏幽默感;是以虽云「通俗趣味」广受欢迎,却似乎少了些什么,不耐久读。至于常为时人诟病的欠缺历史背景,则系台湾早期独特的政治环境使然,固无足深异。

    然而继《无名箫》(一九六一年)之后,进入卧龙生中期的《素手劫》即开始偏离「正宗武侠」轨道,而改走「半传统、半新潮」路线。自《天涯侠侣》、《金剑鵰翎》、《飘花令》以降,则每下愈况,乏善可陈。凡此,虽与迎合新读者的口味有关;但作者备多力分,且一再倩人代笔,当为「盛极而衰」之主因。迨至七十年代以后,卧龙生屡屡纵容不肖书商出版冒名伪作(至少在廿种以上),就更不堪闻问了。